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都市之风流天师》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李郡石轩小说全文

时间:2019-05-06 15:03:53编辑:冷无情

新书推荐,《都市之风流天师》是倾城日光薇娜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郡石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哪几位大哥是苦主?我是二老板的妹子,来赔钱的。”这回狗主人也不乱开价了,将二条死狗往程菲面前一放,看她怎么个赔法。程菲也不赚脏,蹲在地上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狗后,起身对二位狗主人说:“这二条狗,虽不是什...

《都市之风流天师》 第十三章 跟踪 免费试读

“哪几位大哥是苦主?我是二老板的妹子,来赔钱的。”

这回狗主人也不乱开价了,将二条死狗往程菲面前一放,看她怎么个赔法。

程菲也不赚脏,蹲在地上仔细地查看了一下狗后,起身对二位狗主人说:“这二条狗,虽不是什么好狗,也值不了几个钱,但考虑到你们养狗辛苦,对自家的狗也有了感情。这样吧,我代阿哥作个主,金巴二千,苏牧五千,如二位大哥觉得可以,我这就给钱。如二位觉得小妹是外行,在乱说价,那我就让懂行的阿哥下来,你们自己和他谈,怎么样?”

到了这份上,再死缠硬泡已没什么意思了。

“都是一幢楼的人,就按你说的价给吧。”

“都过了半夜了,五千就五千吧。”

程菲在金石身边呆久了,这待人处事也和别人不一样,从车里拿来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叠钱,利索地数出了二十五张,将七千五百元放在其中一人的手上,望了一眼天空说:“这是七千五百。七千是狗的钱,这五百嘛,是小妹请二位大哥吃夜宵的钱。大冷天的,喝酒暖暖身子。”说完也不再理狗主人,见有人拖着一辆助动车到了自己面前,心里自然明白了分。

这助动车主人也是个爽快人,不等程菲开口,先说了:“这车已开了好多年了,也值不了几个钱,就给二千吧。如不行,一千五也可以。”

对助动车,程菲是外行。但她觉得这人说话挺爽的,这心里自然也舒服,将手中的钱往这人手上一放,笑嘻嘻地说:“你这破车,就是不撞也该换了。这是二千五百,你数数。”

“数什么。二老板的妹子,我还能信不过。谢了,小靓妹,我走了。”

程菲朝这人挥挥手,一见那个保安,突然想起什么,忙从车里取出五条红双喜对保安说:“这是我阿哥给你的。阿哥阿嫂还让我谢谢你。”说着将香烟硬往保安的身上塞。

保安意思意思地推让了一阵后,见四周无人,也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谢谢你哥。”只怕让人看见,说完后急忙闪进了值班室,拿了张报纸包好香烟,又找了只马夹袋放进去,见程菲停好车走进了大搂,忙跑出值班室去开电梯,等程菲走进电梯后,又伸手帮她按了个八搂。

几经疯狂的发泄,将原本生龙活虎的金石榨成了一个虚脱、滞呆,疲惫,干枯得就象一具活尸,惨淡地倒在床上。他的呼息如此急促,只怕一口气接不上就会魂飞魄散。

虽经几轮狂风暴雨般的摧残,但敏敏依旧象朵永不凋谢的牡丹,静静地躺在爱人的身边。

外面传来了一阵拍门声。

敏敏明白,是程菲来了。她活动了几下四肢后,起身下床,拿起地板上的被子盖在金石身上,取过一条浴巾边走边随意地围住双胸遮掩下身,穿过客厅来到办公室,伸手打开了门。

程菲闪了进来。“我阿哥他怎么样了?”她万分焦虑地问了一句,关上了门。

“别怕,都已经过去了,他在安静地睡觉。”程菲抹了一把涌出泪水,跟在敏敏的身后。

一路上,散落着金石的外套,鞋子,袜子,内衣,内裤。到了卧室,满地都是敏敏那被撕烂的衣物。

“阿哥,你真的好傻呀。”程菲可以想象出,金石回到办公室后的那种情景或细节,见到敏敏时的疯狂,那是一种超强自律抗争心魔之后,在心理防线崩溃的一瞬间,所想得到的兴奋发泄与渴望。因为他已到达了安全地带,那么魔兽般的疯狂也就没了束约,脑海中除了能尽快释放魔兽般的发泄,以解救随时可能错乱的神精。“你当时要什么,我都不会反抗。”这是一句大实话,如没有敏敏的存在,她将是金石今夜发泄的对象。“我为什么不主动帮他解脱痛苦?”也许男女间的关系就是这么令人费解,但当时来得实在太突然,她没有丝毫的准备,如有几分钟的抉择,相信自己不会犹豫,会以最快的速度就近找一家宾馆,主动让金石发泄,可现在一切都已成了过去。“阿哥。”当她见到金石那张枯黄的脸时,这感情终于扛不住了,扑在他的身上痛哭了起来。“你笨,你傻,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呀。”她痛泣地叫着。

自将金石接回家里,敏敏荒废了生意,保单对程菲也不再重要,俩人24小时轮流守护在床头,喂汤喂饭,擦身揉腿,陪伴说话,照顾入微,使金石慢慢地恢复了元气,脸上也有了血色。

程菲笑了。这是五天来的第一个笑容,笑得异常灿烂。“那天,吓死我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蹦出这么这句话来,可接下的一句话终于让金石明白了这阿妹的心里所想。

“阿哥,那天是我的初吻,你好坏啊,做事做得半吊子,还撕坏了我的胸罩。”

似乎做了一回魔兽后,金石这定律比过去更强了。“瞧你,为了我,这秀发都成了草窝了。”他没敢接程菲的话,却将她搂在怀里拍拍她的脸说:“有你这么个阿妹,我很心慰。往后不管你做错什么事,我都不会怪你。记住,我会象过去那样呵护和宠信你。”

“阿哥,遇上你后,我再无所求了。”

“没出息。”

“没出息就没出息,反正这是我的心里话。”

“这我知道。对了,你敏敏姐呢?”

“今天周末,接佳威去了。”

金石“嗯”了声后放开程菲,让她快去梳理一下,免得让佳威撞上,有损靓姐的美好影响。程菲走后,他拔通了办公室电话,详细地询问林颖公司这一周的情况后,又与尼斯通了电话,说病已好,如不出什么意外,下星期可正常上班,这小老外听了自然高兴,刚挂了电话,就见敏敏走了进来,还关上了房门,这心里一愣之后,忙向她伸出双臂笑笑说:“快。让我抱抱。”

“你这冤家,坏透坏透了。”

敏敏上床抱住了金石,在他脸上亲吻了几下后,将半片脸靠在他的胸口问:“晚上想吃什么?”

离开小南国,已是晚上10点多了,可敏敏觉得还不够尽兴,提议去钱柜唱歌,不玩通宵不回家。程菲立即呼应,佳威自然不会反对,金石也不想扫大家的兴,这一点头,宝马车就调转了方向。

一路上,三人有说有笑,可金石却搭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事。

敏敏觉得不对,忙问∶“冤家,是不是不舒服啊?如不舒服,我们就回家。”谁知等了很久,金石也没回答,就象没听见似的,她有些怕了,忙问佳威∶“你老爸他是不是睡着啦?快摸摸他的额头,看烫不烫?”

“老姐,我老爸他没睡,正在运功呢。”

敏敏听后一楞,吃惊地说:“运功?认识他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啊。”

佳威见程菲伸手要去拍父亲的脑袋,忙一把捏住她的手腕说了声:“别碰我老爸。”然后松开她的手说∶“老爸对我说过,在他运功时,谁也不许打搅他,不然会分散神气的。我想,老爸他一定又产生了什么预感。”

听佳威这么一说,敏敏忙将车拐入一个安静处停下,回头朝程菲摇手示意别吭声,让金石集中神气运功。

约过了十几分钟,金石忽然抬起头来对儿子说:“臭小子,好好注意后面,我想一定有尾巴跟着。”然后对敏敏说:“钱柜改日再去。你随便兜兜风,证实一下我的感觉。”他嘴上说得轻松,但心里却异常沉重。“娘的!难道文怡这女人,准备对敏敏动手啦?如不是她的人,还会有谁跟踪我呢?”这么一样,他立即拔通了一个手机号:“别吭声,我是你龙哥。你如实告诉我,你的车是不是尾随在我后面?”手机里顿时传来了夏梅那紧张的声音:“没有啊。是不是有人在跟踪你?快告诉我呀,龙哥,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即赶过来保护你。”

不是文怡在暗中派人跟踪自己,金石的心更沉重了。他想了一会后,对夏梅说∶“我暂时还没什么危险,如不怕得罪你大姐,你一小时后在徐家汇天桥上等我,就这样。”

“到了这时候,我还怕得罪谁呀。”听得出,夏梅的心情要比金石还沉重。

宝马拐了四五个弯后,佳威果然发现了什么,忙叫了起来∶“老爸,有三辆奥迪,一辆桑车,已跟了我们三条马路了。我们快,他们也快,我们慢,他们也慢,怎么办?”

程菲早已吓傻了,但敏敏还算冷静∶“冤家,这些人会是谁呢?为什么半夜三更跟踪我们?”

金石没吭声,指指方向盘,让敏敏小心驾驶,然后拔通了一个电话∶“老五啊,我是四哥,你立马通知老六他们,带上短家伙,在你家小区门口等我,不见不散。”不等老五说话,他已关了手机,安慰敏敏说:“别怕,不会有事的,现在往家开,我心里已经有了计划。”

对敏敏来说,金石是她此生最敬佩的人,既然他已经有了计划,那怕天塌下来她也会不再害怕。

车到古华花苑,敏敏问:“冤家,是下车,还是怎么样?”

金石拍拍敏敏的脸,一笑之后却没回答,而是回头问程菲:“怎么样,宝贝,还敢开车吗?”经过一阵紧张之后,程菲早已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嘻嘻地说∶“当然敢。不过,要你这位阿哥坐在我的车上。”

“没问题。臭小子,小心保护你的老姐。蜜儿,紧跟在我们车后,别掉了。宝贝,快去开车。”

不久,丰田和宝马一前一后地驶出了古华花苑,那四辆车又幽灵似地紧跟在后面。

其中一辆奥迪突然减速,并开起了S形,象是有意在阻拦那辆紧随在后的桑塔纳。

这开桑车人的技术也不错,一个刹车之后,猛然提速,超过了奥迪。

趁着夜深车少,丰田快速之后,车在斜土路碗平路口停了下来。

佳威拿着警棍下了车,守在敏敏的车窗旁,见父亲过来,忙指指路的西面说:“瞧!老爸。”

金石冷冷一笑,拍拍儿子的肩说:“用不着理他们。他们已经失去了最后机会。”然后朝迎面跑来的六个人吹了一声口哨。

“四哥,小弟他也来了。”那是李建华的声音。接着大家就围住金石问长问短,说个没完。

“有话往后再说。”金石说了声,虽然声音很轻,但大家还是瞬息安静。“来,认识一下。”他指指儿子说∶“这是我儿子佳威,敏敏和程菲你们都认识。”他见一辆大众出租车开来,忙扬招拦下,指指路边,接着说∶“老五,我把他们三人的安危托付给你们了,别让四哥太失望了。各位好兄弟,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说完朝大家拱拱手,钻进出租车后,随即便消逝在了夜色之中。

金石在夏梅和云珊一前一后的保护下,安全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娘的!是谁对我这么感兴趣。”金石倒在大班椅上,点燃香烟,将烟盒和打火机扔给了夏梅,让云珊去客厅的窗户看看,有没有哪几辆可疑的奥迪车。他实在想不出,是哪位贵人会对他花费这么大的精力?竟然半夜三更跟踪自己。“娘的!见鬼了。”他摇头冷笑了一声。

夏梅点燃香烟后,仔细地察看了一下办公室,客厅,和卧室的窗户,吩咐了云珊几句,回到办公室,搬过藤椅挨着大班椅坐下,从身上掏出两巴手枪检查了一下,放回原处,问∶“龙哥,这层楼面,有几家公司?还有没租出的空房吗?”

“七八两层楼,全是尼斯公司的。有什么不对吗?”

夏梅没吭声。数秒钟后,她忽然离开藤椅,拔出手枪叫了一声∶“龙哥小心。”人已闪到了门旁,贴墙静听。云珊听见夏梅的声音,拿着手枪跑了出来,护在金石身边,脸色有些紧张。

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金石的脸色一变,伸手拉开老板桌右面最下面一个抽屉,迅速地拿出一只保暖衬衫盒大小的木盒,打开盒盖取出一件黑色背心穿在身上,拉上拉链后又打开上面一只抽屉,取出一付黑色护肘和一付白色无指手套,分别戴上后,这才朝夏梅一点头,打了个开门的手势。

就在夏梅要打开门的一瞬间,门外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渐渐远去,接着传来了一声关门声。“妈的!”她无声地骂了一句,望了云珊一眼,指指金石后,开门冲了出去。

静悄悄的走廊里,连个鬼影也没有,安全通道上的门紧闭着。

“妈的!胆小鬼。”这回夏梅骂出了声来。回到屋里关上门,上了保险,到了金石身边问∶“龙哥,除了你之外,谁还在公司过夜?”

“我的老板尼斯,住在七楼。但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八楼住,我不太清楚。”

“外敌易躲,内贼难防。龙哥,你听我一句,这段时间别在公司住了,也别上班。收拾一下最要的东西,天亮就离开。放心,我不会趁你之危,逼你住在我家的。”

显然脚步声的出现与消逝,使夏梅感到了事态严峻。而不知对手是谁,又何时才会对金石下手,这才是最可怕之处。“在危险没消除前,我谁都不相信,从现在起,我24小时保护你的安全。”今夜她才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会如此紧张金石的安危,也知道“怕”字怎么写了。“不许说不行。”她望着金石,期待他的回答。

都市之风流天师

都市之风流天师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都市之风流天师》如水意写的书有血有肉,我很喜欢,而且不太浮夸,情节细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