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都市之风流天师》李郡石轩小说全本免费试读

时间:2019-05-06 15:04:22编辑:庄子墨

主人公叫李郡石轩的小说是《都市之风流天师》,它的作者是倾城日光薇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金石不停地吸着香烟,始终没吭声。因为自认识夏梅那天起,他就有一种古怪的预感,那就是夏梅和自己,必然会为了某件事而擦出火花。“不会是这件事吧?”正想着,云珊推了推他,指指夏梅说∶“你不会瞧不出来吧。”他...

《都市之风流天师》 第十四章善意谎言 免费试读

金石不停地吸着香烟,始终没吭声。因为自认识夏梅那天起,他就有一种古怪的预感,那就是夏梅和自己,必然会为了某件事而擦出火花。“不会是这件事吧?”正想着,云珊推了推他,指指夏梅说∶“你不会瞧不出来吧。”他这才发现往日泼辣凶悍的夏梅,今夜怎么忽然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鹿,还用恳求与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那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豆大的泪珠。“这是假小子吗?”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身躯,咬咬牙说:“好吧,梅子,我答应你就是了。但你别指望我会原谅你大姐。娘的,竟然敢对我下药。”

这梅子是夏梅的小名,文怡也很少这样称呼她,金石还是第一回。

夏梅万没想到,金石竟会记住自己的小名,听起来觉得好亲切,当即破涕为笑。“你放心,龙哥,你做人有原则,我也有。”她又对云珊说:“往后,别再和我大姐合伙捉弄龙哥了。”

云珊点头“嗳”了声问金石:“龙哥,小妹很想知道,你那天是怎么扛住的?”

金石笑了,老实地说:“这事,我还得谢你。那天从你大姐房里匆忙出来,无意中撞在你的身上,幸亏你抱了我一下就松了手,如再多抱我一秒钟,我就成了你的盘中餐了。所以,要谢谢你,没让我丢脸。”

“瞧你,白白地失去了大好机会。”夏梅取笑了云珊一句。

一觉醒来,已是晚上七点多了。

出乎夏梅意料的是,经三天的相处后,敏敏竟然亲自将一碗馄饨送到了她的手上,并亲切地说∶“自己包的,先填填饥,程菲正在做饭,再过一小时就能吃了。住在这里,如有什么需要尽管吱一声,千万别见外。”她虽然与敏敏没直接冲突,更谈不上有什么私人恩怨,但由于受文怡的影响,以及金石过份宠爱敏敏,这才导致她非常憎恨这个女人。但同时,她又是个恩怨分明的性情中人,此刻让敏敏这么一友善,一时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忙说:“谢谢!敏敏姐。”

“醒啦。”金石带着小弟走了进来,招呼了一声后,有意当着夏梅的面在敏敏脸上吻了下,说“你包的馄饨不错啊。”然后问夏梅∶“睡得怎么样?这可是我的床。”

夏梅点头笑笑,直到最后一只馄饨咽下肚子,将碗还给敏敏后,这才竖起大拇指说∶“敏敏姐,仇归仇,恨归恨,但你这馄饨的味道,确实一流,谢谢你送过来给我吃。”

“谢什么。”敏敏一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将碗递给了金石,小弟忙接了过去。“夏梅。”她双手搭在夏梅的肩上,望了金石一眼说∶“如不是他的存在,我俩不应该有恩怨。说实话,我是恨你大姐,而且是恨之入骨。”

“这我知道。”夏梅接过小弟递来的香烟,点燃后说∶“敏敏姐,既然说开了,我就告诉你一件事,你可以不信。”说到这,她朝金石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龙哥,你不方便听,不好意思。”

“好,我没瞧走眼。梅子,我欣赏你这种处事原则。”

金石赞扬了夏梅一句,拍拍敏敏的脸说∶“好好聊,我在客厅。”他和小弟到了客厅,见李建华正在和程菲论当年,说得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就朝小弟摇头一笑,说:“瞧这老五,都老大不小了,还在吹,也不怕吹爆。对了,小弟,快打个电话给慧娟,失踪了几天,别把她吓坏了。”

小弟这才想起了女朋友慧娟,忙一拍脑袋说:“坏了,今天是她的生日。”慌忙冲到电脑桌旁,抓起电话机,拔了个手机号,通后忙打招呼,可没说上几句话,就让慧娟的欢笑声盖住了。“谢谢你,好老公,这钻石戒太华贵了,我喜欢,只是尺寸大了些,明天陪我去换。水玲他们来了,不和你聊了,今天早些回来,我烧霄夜给你吃。”他傻住了。“钻戒?我连金戒都买不起。”吃愣了一阵后,他这才想到肯定是金石做的好事。“四哥。”他转过身,可客厅里哪里还有金石的影子,惊骇中忙问李建华:“看见四哥了没有?”见李建华摇摇头,忙挂了电话,满屋找了一遍后,推开了金石的卧室叫道:“不好了,四哥不见了。”

“什么?”夏梅的脸色都变了,慌忙掀被下床,穿上衣裤皮鞋,从枕头下摸出手枪,和敏敏,小弟来到客厅,对大家说∶“这下要坏大事了。现在只能误打误撞,碰碰运气。谁也不许用家里电话,方便龙哥打进来。敏敏打他手机看看,程菲联络他的儿子,我打他办公室电话,你们三位胡乱打吧。”说完掏出了手机。

这下家里象炸了窝一样,大呼小叫地比新客站还吵闹。

大家忙乱了一阵后,都象漏气的皮球瘫软在了地板上,你瞧着我,我瞧着你,谁也不说一句话。

就连贝贝和欢欢,也乖巧地趴在了茶几下。

客厅顿时成了一潭死水,沉闷的让人窒息。

不知过了多久,敏敏突然说∶“刚才他在厨房吃馄饨时,不小心将馄饨馅掉在了地上,刚想伸手去捡起,却让躲在桌上的欢欢叼走了。他吃愣了一下后,突然拍手笑了起来,当时吓了我一大跳。他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些什么怪怪的话,好象是说散鱼饵,要把鱼儿引进网内之类的话。夏梅,你脑子好使,看看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与他的突然离开有关?”

这事太明白也不过了,金石想引蛇出洞。“找死。”夏梅轻声地嘀咕了一句,抬手抹了把脸上的冷汗,瞧了一眼敏敏,没作声。“胆也太大了你。”她又自言了一句后,往秋萍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龙哥命在旦夕。千万别惊扰我大姐,你和云珊坐到奔驰车里等我消息。”随后朝敏敏一笑,嘻嘻地说∶“这龙哥坏诱了,让我们虚惊了一场。嘿!他一定是见你这么喜欢小动物,一时心血来潮,偷别人的宠物去了。对了敏敏,趁他不在,允许我溜出去散散心,如他回来,立即打我手机。”说完急忙离开了敏敏家,坐上奥迪车,驶出了古华花苑。

敏敏这些人还真让夏梅这善良的谎言给骗了。

“阿哥也真逗,竟然会去偷别人狗来讨好你敏敏姐。”

“偷狗是小弟的绝活。”

金石捂着左臂,脸色苍白地走进了办公大楼,在电梯口撞见了保安小李。

“二老板,浑身是血的,遇上打劫的了?”

金石忙点点头,顺着小李的话说∶“幸好包里没多少钱。”说吧进了电梯,安了一下八楼,咬了咬牙。“这女孩又是谁呢,为什么要救我?”出了电梯,回到办公室,打开所有电灯后,他脱了风衣扔在沙发上,抓起电话拔通了夏梅的手机。“梅子,蛇出洞了,我在公司,你快过来。”他挂上电话,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后,跌跌撞撞地闯进了卧室,从床尾抽屉里拿出一盒七星香烟,一巴手术剪刀,和几卷纱布回到办公室,坐在大班椅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娘的!爷爷我确实老了,连三个人都对付不了,如不是那女孩替我档了一刀,也许命也没了。唉!”他忽然觉得自己老了,往日的威风已经不在,这心里感到异常的悲哀,禁不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骄子,神倦。神绻,骄子。”走廊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女孩的叫声。

金石惊喜地从大班椅上跳了起来,几步冲到门口,打开门大声说:“我在这,快进来。”

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从外面闪了进来,顺手关上门,却是那个小酒井。

“快把衣服脱了,我替你止血。”金石说着又冲进了卧室,打开那只旅行箱,抓起一只马夹袋就出了卧室,来到办公室,将马夹袋里的东西倒在大班桌上,再冲进盥洗室拿了两条毛巾出来。“快,躺在大班椅上。”他让赤着上身的小酒井躺在了大班椅上,然后调节椅子上的接钮,让她靠在椅背上。“张嘴。”说着将一条毛巾塞在了小酒井嘴里,开始为她治伤。

谁知小酒井将嘴里的毛巾取了出来,说:“这点小伤,我还能忍。”

“随你。”当金石擦去了小酒井身上的血后,才发现一条六七寸长的刀伤从左胸上斜到右胸下,伤口不深。“还好,幸亏没伤及胸部。”他从一堆纱布内找出一根竹筒,拔掉堵在竹筒上的木塞,将竹筒里的黄色粉状全倒在了伤口上。“这是止血的极品药粉,外面很难搞到,平时我都舍不得用,今天全给你了。不是我小气,虽然这些药粉就值八千元,可配制这种药粉老郎中,已死了七八年了。”说话间,他已包扎好了小酒井身上的伤口,带她走进林颖的卧室说:“这是我女儿房间,想穿什么自己找,如累了,就上床睡吧,有话明天再说。”

“骄子,你别走,帮我穿衣服。我怕自己穿,会崩裂伤口。”

金石一想也对,再看小酒井的裤子上有不少血,索性帮她上下里外全换了,随后问:“对了,你是哪位长老的弟子,又怎么会出手救我?”小酒井笑了,将自己与小泽原的关系,山口千惠子让她来上海的目的,以及怎样从岳韵那里偷了他的档案卖给文怡,和季丽纹联手文怡要害他的事,基本说了个大概。他这才明白了许多原本不明白的事情,但想到夏梅随时会来,忙将自己的手机和办公室电话号码,及包里的一万多元钱给了小酒井,说:“尽快离开,免得与夏梅相遇,节外生技。记住,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小酒井也不说话,收拾完自己的衣服后,却没忘了临走时亲热地吻了金石。“你好可爱,难怪我姨这么爱你。下回来,我还要吻你。”扔下话,她开门闪了出去。

金石也真是个马大哈,替别人处理完了刀伤,却忘了自己左臂上的伤口,抹掉大班椅上的血迹后,点燃香烟,躺在老板椅上思考与分析小酒井所提供的那些事,也已基本肯定,跟踪和伤害自己的这些老外,与那个叫岳韵的人有关。但他不知道的是,这岳韵不但是黎郡的亲奶奶,还是自己的一个师叔,紫云观的前任主持。

“龙哥。”门外响起了夏梅的声音,金石顿时精神一振,说∶“梅子,门没锁。”

夏梅闯了进来,将手上的两条小黑狗住地上一放,锁上门,见了大班桌上的纱布,心里已明白了分。她从盥洗室取来毛巾,替金石抹了一把汗后,说了声∶“张嘴。”将毛巾塞在了他的嘴里,取下他左手护肘,拿起手术剪刀毫不犹豫地将他左手T恤和棉毛衫的整条袖子全剪了。左胳膊上露出了一条三四寸长的伤口,她的心顿时一揪,扔了剪刀,伸手从休闲西服内插口袋里取出一只半盒香烟大小的盒子。“这是我从香港带来的刀伤药,对止血非常管用。”说话间已将盒内的粉剂全倒在伤口上,然后取过沙布包扎好伤口,取出他嘴里的毛巾,点燃一支香烟放在他的嘴上,生气地说∶“你把我夏梅当什么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活得太幸福,太轻松了,非要闹出点什么事来折腾我,见我伤心,见我流泪,你才高兴啊。你家敏敏是用水做的,难道我夏梅就不是用水做的?你别搞错,我也是个女人,伤心了会流泪,欢乐时也会,不说了。说了也等于在放屁。”

她不再理金石,收起剪刀纱布进了小卧室,东翻西找了一阵后,见都是女孩的东西,忙退出来到大卧室,找出内衣内裤,T恤外套往大班桌上一扔,说∶“是我帮你换,还是你自己换?秋萍和云珊马上就到,别损害自己的光辉形象。”见金石笑笑没吭声,她走进了客厅,注视着窗外。

都市之风流天师

都市之风流天师

作者:倾城日光薇娜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都市之风流天师》如水意写的书有血有肉,我很喜欢,而且不太浮夸,情节细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