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步步生金

更新时间:2020-05-29 11:07:13

步步生金 连载中

步步生金

来源:追书云作者:钓人的鱼分类:职场主角:张小驴陈晓霞

《步步生金》由钓人的鱼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职场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小驴陈晓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中国做生意,一半是交易,一半是关系;没钱时有多难,有钱时就会多狂欢;每一个大亨都是嗜血的鲨鱼,从差两万娶不起老婆,到挥金如土夜夜笙歌,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血腥,只有张小驴自己知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些人平时玩手机习惯了,上厕所可以不拿厕纸,但是绝对不能不拿手机,所以,要是回到了寨子里不能用手机上网,还不如杀了他们呢。

“哥,这样好吗?”张小米有些紧张的看着哥哥张小驴,问道。

“有什么不好的,他们不想在这里玩就走人,我们又没做什么”。张小驴说道。

“不是,我说的是这泡面十块钱一碗,要不要就进价算了”。张小米一边在旁边的吊炉上烧着水,一边小声问张小驴道。

“不行,我们费了这么大劲就是为了在春节捞一把,能赚的钱都要赚到手,一分钱都不能放过”。张小驴说到这里就想起来了陈晓霞。

要是把她娶回来,自己也许还想不到这个赚钱的点子呢,这都是没钱逼的。

张小米不知道她哥在想什么,笑笑说道:“那我们干脆再把价格提高一倍,二十块,那不是赚的更多?”

张小驴闻言摇摇头,说道:“那不行,十块钱只是赚一倍多点,要是二十的话,就有点多了,你想,他们在这玩一天才五十块,要是一碗面就二十,他们就会想,还不如回去吃,两碗面就可以多玩一天了,永远不要把人当傻子”。

“哦,我知道了”。

“嗯,卖面赚的钱都给你,好吧,回学校好好买点吃的”。张小驴说道。

“真的,太好了”。张小米高兴的说道。

这时候,有人从帐篷里出来喊道:“老板,来碗面,加一根火腿肠,哈哈哈……”

在这里玩的这些人现在都叫张小驴老板,但是背地里都骂他是奸商,可也就只敢背地里嘀咕嘀咕,就连第一天和张小驴叫板的那家伙,第二天还不是乖乖的来交了一千块钱包了一个月的帐篷。

“哎,来了”。张小米答应道。

“那是二蛋,这小子在这里吃了好几天了,待会给他送一杯咖啡,记住了,消费十碗面送一杯咖啡”。张小驴说着,拿出来一个纸杯子,将一包速溶咖啡倒进去。

“二蛋,你的面,送你一杯咖啡”。

“谢谢哥,来,进来坐会吧”。二蛋接过来咖啡放在一个小板凳上。

这小板凳也是张小驴提供的,为此家里人吃饭都得站着了,能坐的,能放东西的微型家伙事都被他搬到这里来了。

“来来,老铁们,看看我这个哥,这就是我昨天和你们说的那个奸商,把自己家地圈起来让我们上网的哥,简直是天才创意吧……”二蛋也是搞直播的,张小驴还是比较喜欢他的,可是其他人不喜欢他,因为这家伙一天到晚就是弹吉他唱歌,搞的一到夜里好像是闹鬼似的。

虽然收到了很多投诉,可是张小驴也不能把他赶出去,再说了这家伙还是包月的,自己就更没理由赶他走了。

其实都是一个寨子里的,都是熟人,所谓投诉也是闹着玩的,张小驴比较欣赏他是因为人家是凭本事吃饭,玩音乐的,也算是个文化人吧。

“嘿嘿,别听他瞎扯,我是为他们服务的,你忙吧,不耽误你了”。张小驴说道。

“不忙,驴哥,聊一会吧,一年没见你了,还挺想你的,嫂子的事我听说了,很不像话,虽然我也姓陈,但是这次我绝对不会向着他们说话,打算以后怎么办?”二蛋问道。

“没想好,再说吧,过了年再说”。张小驴说道。

张小驴没说实话,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计划,以前以为只要是守着家里人,照顾好父母就算是尽孝了,但是经历了娶亲不成这事之后,他算是看明白了,就算是再孝顺,手里没钱拿什么孝顺父母,因为娶亲不成这事,父亲又病倒了,他知道,父亲是窝囊病的。

虽然张小驴在山上干的风生水起,可也招来了非议。

这不,就在张小驴和二蛋在山顶上聊天时,张小驴家里来人了,是村长陈来喜,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因为张小驴利用村里的土地出租赚钱,话里话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让张小驴拿出来一些,别自己独吞了。

张小驴是被父亲托邻居打电话叫回来的,山上留下了张小米烧水卖面。

“老张,这事村里人意见很大,所以,你还是和小驴说一下,拿出点来,以平息众怒,要不然的话,我怕大家会有不好的做法,都是一个寨子里的,还是团结重要嘛”。陈来喜说道。

“是是是,是这话”。

“嗯,小驴来了你和他说说这事,我回去等信了”。陈来喜说完了事就走了,对于张家,他唯一比较忌惮的就是张小驴,他也是在等到张小驴上山了之后才来张家的,他根本不敢和张小驴面对面的谈。

张小驴回来之后一听有些火大,老张看看他说道:“算了,散了吧,你拿了不少钱了,也该收手了,现在有人眼红了,你还想捞到什么时候?”

“爹,你放心吧,我去找他说说这事,山上的事还没完,我要是现在这个时候撤了,那之前交钱的那些人还不得找我来退钱,那我这几天都白忙活了,不能退,爹,这事你不要管了,他要是再来找你,你让他找我来”。张小驴说道。

老张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主意太正,自己是管不了的,就像是几年前自己病了不能下地,他自己就自作主张辍学了,自己知道后让他跪下,扫地的扫把打散了三根都没能把他打回到学校里去,犟得很。

天黑下来,张小驴打发妹妹小米下山之后,卖完了最后一波泡面,熄灭了火也下山了,但是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陈来喜家里,要是不把他的嘴堵上,村里人,尤其是陈家人一定是说三道四,他们的儿子孙子赚了一年的钱,不给家里交回来多少,反倒是去给他张小驴送钱,他很担心这些人在一起嘀咕,然后自己再激起众怒。

张小驴不会一味的蛮干,相反,他是有脑子的人,对农村人的劣根性熟悉的很,他们一方面没有门路,不知道怎么去赚钱,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对那些先自己一步富起来的人羡慕嫉妒恨,而且很善于聚在一起嚼舌头根子,说不定就有人会挑个头把自己这事给搅黄了。

而且他们很信奉法不责众这个词,以为一哄而上就会没事,时刻都处在一种蠢蠢欲动的状态,可是他们也惧怕官员,哪怕是村里的干部。

这就是张小驴所考虑的事情,一定要堵住陈来喜的嘴。

小说《步步生金》 第7章 我有脑子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