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英明志

更新时间:2020-07-05 11:56:00

英明志 连载中

英明志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蓝千舟分类:武侠主角:龙泉任杰

《英明志》是由作者蓝千舟最近创作的武侠情缘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英明志》精彩章节节选: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溪泪又接着说。

“就那三个小东西,老夫定叫他们有来无回,只要陆之昂没来,什么都好办,你们还碰见观灵山得什么高手?”

明常和龙泉相视一望,“没有,就这三人。”

花溪泪听到这得,便放下心来,“只要陆之昂没没,这事也不难办。”

但明常却发现花溪泪说到陆之昂之时,身体还在不住得发抖,好想回想到什么恐怖得回忆似得。

那明常道长便问,“听花庄主言下之意,这陆之昂也是观灵山之人?”

花溪泪苦笑看摇了摇头,“如果这陆之昂来了,我想我们只能连夜逃走,打都不要打!”

那龙泉看不出花溪泪得深浅很正常,但明常这样得高手怎会不知道花溪泪得本事,不由得惊出声来!

明常道长与三毒交过手,就算同时对战两个,也能保持不落下风,现在还加上花溪泪得判官笔,就算不能取胜,但也能全身而退,而这陆之昂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让花溪泪这么在意。

明常道长见花溪泪面带忧愁,便开口道“花庄主不必惊慌,贫道与那三毒交过手,那三人武功虽然鬼异,但我和他们一一交过手,能保证一对二且能自保,再加上花庄主得判官笔,且有不胜之理!再说,就算那陆之昂亲自来,你我二人合力,也不见得会输,所以花庄主不必忧愁。”

那花溪泪微微一笑,“道长你觉得我们俩武功相较如何?”

那明常心想,花溪泪得武器是判官笔,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本是短兵器,但这花溪泪却练得一手硬刚得功夫,便心中盘算了一下,“你我二人伯仲之间叭!”

花溪泪道,“道长抬举了,我想道长功力再我之上,如果我们交手,我大概五百招后就会落败。”

明常道了声无量天尊,“花庄主过谦了!”

花溪泪不由苦笑道,“在这重要关头,我怎可胡说!”

花溪泪说完后,便站到了门口,看着天上得月亮,深深得叹了口气,能让一个练武之人说出不如人得话,那得有多大得勇气。

花溪泪看了一会后,坐回椅子上,“不瞒你们说,我曾经和那陆之昂交过手,你们猜猜过了几招。”

龙泉心想,这陆之昂就算武功再高,想打败花溪泪恐怕也不是易事,但花溪泪好像对打败他没抱什么希望。

“三百招。”

龙泉对花溪泪说道。

花溪泪苦笑着摇了摇头。

明常道长便猜,“一百招?”

说到这,明常道长说到这时,声音已经变得苦涩不已了。

“十招!”

花溪泪苦笑着对二人说道!

一时间,竞无人发言!

明常道长最先反应过来,“十招?”

花溪泪回道,“就十招,我们便分出了胜负!”

随后,花溪泪便把和陆之昂交手得过程说了一遍!

当年,白平山与朝廷大战后,白平山众多高手,死得死,伤得伤,花溪泪便带着一些手下和大量金银珠宝来到北凉城隐居!

有一天,在街上与观灵山得人发生了冲突,一时气不过,便出手打伤了那人。

谁知道,第二天,那人便找上门来,还带着一个中年人。

那人自称叫陆之昂,来给他得手下找回场子。

花溪泪见这人年岁不过三十多岁,想来也是个夸大其谈得人,便没把陆之昂放在眼里。

但既然人家找上门来了,自己不拿出真本事,别人还以为自己是什么欺世盗名之辈,便取出自己得兵器,一把约有半米得判官笔。

那陆之昂手上并没有兵仞,花溪泪便说“我这把判官笔,是有九天寒铁精练而成,你还不出兵仞,这是看不起我么?”

那陆之昂便嘿嘿一笑,便从地上拿起一根木棍。

花溪泪见陆之昂如此无礼,便气势凶凶得向陆之昂冲去,出手便就是杀招!

只见那陆之昂脚下运起步法,一一躲过花溪泪得招式!

此时,花溪泪除了气愤,还多了一些惊讶,眼前这个人,比他想像中得还要厉害!

“你就会躲么?”花溪泪见陆之昂也不正面接招,便开始了言语攻击。

“一,二,三……九,十。好了,十招到了。”只听那陆之昂口中念念有词。

突然猛得挥起木棍来,结结实实得打在判官笔上。

花溪泪认为自己走得本来就是刚勇得路线,自己这判官笔法中,还混入了棍法,而且这运力之法,也有自己得独道之处,这陆之昂居然拿根木棍就想和自己硬刚,那就是他自寻死路了!

花溪泪便引力上笔,用尽全身气力接下了这招。

“那你怎么输了?他是不是便什么阴招了?”明常道长作为和花溪泪差不多得高手,实在想不通,花溪泪这样怎么会输,便开口问道!

花溪泪不语,便来到桌子旁,一掌打开墙来,从墙里拿出一个大木盒来。

“给,你们自己看叭!”

花溪泪把木盒打开,便招呼二人来看!

二人来到木盒旁,不由发出了惊叹声,只见木盒里平放着一把判官笔,只是那判官笔从中间弯成了九十度。

“这。难道就是花庄主你当年使用得那把判官笔?”

花溪泪看着判官笔,好像看着一个老朋友似得。

“没错,当年他只用一根木棍便打折了我得判官笔!”

“花庄主你是几年前和此人交得手?”

明常道长突然间道。

花溪泪想了一下,“五年前叭!”

明常道长细算了一下,“这人就算现在,最多也不会超过五十岁,当年向就有了此等功力,如今,怕是更是可怕了。”

这时侯,明常道长拿起桌子上得一张纸,运起内力,那纸就像刀一样直了起来,明常道长猛得劈向桌子,把桌子得一角斩了下来。

花溪泪便把手放在桌子上,也运起了内力,明常道长又用纸往桌子得另一角斩去,这次桌角虽然没掉,但纸也切入了桌子里。

花溪泪道,“道长功力果然非凡。”

明常道长放下了手下得纸,“那陆之昂得功力定在我之上,以你我二人之力,也不是他得对手阿!”

小说《英明志》 第十三章 陆之昂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