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落魄王妃亦倾城

更新时间:2020-07-31 11:33:37

落魄王妃亦倾城 连载中

落魄王妃亦倾城

来源:微阅云作者:网络作家分类:穿越主角:许芳辞苏靖朝

主角是许芳辞苏靖朝的书名叫《落魄王妃亦倾城》,它的作者是网络作家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明明是出身医学世家,十五岁就出国攻读临床医学,十八岁拿到临床医学、生物学、药理学等数个博士学位,回国后开了一家私人医院的年轻医学天才,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被丈夫厌弃、连丫鬟都敢鄙夷的落魄王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这么做,其实都是为了王妃。”容菀幽幽叹了口气,“小虎子落水的事,归根到底都是因王妃而起,她立誓救不回小虎子就要以命抵命。容菀想着,只要把孩子救活,是谁的功劳都不重要,再者王妃要是真的出什么事,她父亲定会前来纠缠不休,让王爷您烦心。”

如此善解人意的言辞,让苏靖朝对她的愧疚之情愈发浓厚。

当初要不是许芳辞从中作梗,他恐怕已经娶了容菀为妻。

如今那个蠢货惹出了这么大的祸事,容菀还愿对她宽厚以待,两人相较,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

“容菀,说到底是本王负了你,如今你正值大好年华,京中好男儿无数,你大可再挑选一位良人,别耽误了自己。”

许芳辞已经是他的妻,即使再不愿意承认,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虽说身为王爷可以纳妾,但无论是让容菀做平妻还是为妾,都是一种侮辱。

“王爷,您没有负我,说到底都是天意弄人罢了。”容菀泪眼婆娑的看着他,“您也不必觉得对我有所亏欠,一切都是容菀心甘情愿的。至于另寻良人,这种事还是随缘吧,急不得。”

“也罢,现在小虎子已经恢复,你傍晚便回去吧。”容菀说到底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子,总是在他这里待着,容易招惹闲话。

容菀抹了把眼角的雾气,“是,那容菀这就先走了,王爷记得保重身子。”

“去吧。”

起身走出了书房,门关起的一瞬间,容菀脸上的哀愁瞬间变成了得意。

说到底,王爷心里还是记挂着她的,许芳辞那个贱人,拿什么跟她争。

容菀昂首挺胸,正打算出府,一位丫鬟却捧着个精致的木盒匆匆忙忙跑到了她跟前,“容菀姑娘,这是王爷嘱咐奴婢送给您的。”

她温柔的笑了笑,“多谢。”接过木盒,打开一看,发现里面静静躺着一支玉笛。

要是没认错,这笛子应该是闻名于世的“长相思”,乃是当今圣上赏赐给苏靖朝母妃的。云妃娘娘不善音律,便赠给了自己的儿子,如今却到了她的手里。

长相思,长相忆,这不恰恰代表了苏靖朝对自己的真心么?

容菀嘴角止不住的勾起,她眼珠转了圈,忽然转道去了芷兰院。

空荡荡的院子里,许芳辞正闭眸躺在摇椅上晒太阳。

上辈子她总是日夜颠倒的忙碌,像现在这么清闲的日子,简直想都不敢想,看来穿越还是有好处的,简直提前进入了养老模式。

“我还以为许姑娘被罚了禁闭会以泪洗面,不曾想竟如此悠闲,如此好的心态,真是让人钦佩。”

好觉被扰,许芳辞不情不愿的掀开了眼皮子,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容菀那张让人倒胃口的脸。

不得不说,一张美丽的面容真的很有欺骗性。

光看这位容小姐的长相,绝对会认为她是个清纯温婉的大家闺秀,可记忆里的桩桩件件事却提醒着她,这女人分明是一条剧毒的蛇,碰一下都会流脓生疮。

“容菀姑娘,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我这院子可真是蓬荜生辉啊。”

容菀浅笑嫣然的走进了院内,婀娜的身姿踩在满地的落叶上,简直美的不可方物,“我听下人们说,许小姐的额头被磕着了,所以特地来看看。”

“多谢容菀姑娘惦记,只是小伤而已,不打紧。”顿了顿,她又道:“倒是有一件事,我需要提醒一下你。”

容菀挑眉,“哦?什么事?”

“我现在是王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回来的王妃,更是这偌大王府里的主母。所以容菀姑娘称呼我时,请按照规矩,叫我王妃娘娘。”

容菀嘴角笑意一僵,虽恨得咬牙切齿,但还是维持着那副白莲花的表情,“王妃娘娘教训的是,是容菀愚钝了。”

“哪儿的话,容菀姑娘冰雪聪明,一点即通,想必以后定然会牢牢记着,不会再喊错了。”

“是。”

许芳辞满意一笑,拢了拢身上盖着的薄毯,摆出了十足十的王妃架势,“容菀姑娘还有什么想说的?若没有就退下吧。”

“确有一件事想跟王妃娘娘说。”容菀将那只小木盒取了出来,“听闻王妃出阁前精通音律,琴艺和长笛更是京中一绝,容菀就远不如娘娘您了。这笛子是王爷刚刚赏赐的,我生怕辱没了如此好的物件,所以想请您多指教指教。”

原来是特地来自己跟前炫耀的。

许芳辞心中冷笑,面上仍是笑意浅浅,“这笛子一看就是个好物件啊。”

“是,此笛名为长相思,乃是先帝传下来的物件,极为珍贵。”容菀特地加重了“长相思”三个字。

“啧,容菀姑娘,说到底你还是个学医的,难道不知道吐沫可以传染很多疾病么?”

容菀一愣,对她这话感到很不解,“王妃娘娘何意?”

许芳辞摇头道:“你想啊,这笛子从先帝那就开始使用了,指不定被几个妃嫔吹奏过,流传到当今圣上手里,也定是被好好把玩过的。这你送我,我再送给你,多少人的唾沫星子残留在了笛子内部?”

“......”容菀有轻微洁癖,听许芳辞这么一说,手里的笛子仿佛成了烫手山芋,恨不得立刻丢出去才好。

“指教就算了,我身子弱,可不能传染了莫名其妙的疾病,容菀姑娘身为大夫,尝药草,试百毒,定是不怕的,所以还是你自己慢慢钻研吧。”

容菀眼角抽搐,半晌才扯出了一个比哭都难看的笑容,“是,那我就不劳烦王妃娘娘了。”

“嗯,你可得好好练,两月后就是王爷的生辰宴,到时候本王妃会提议让容菀姑娘上台吹奏一曲,让大家欣赏欣赏你的才艺,千万让我失望啊。”

“是,我定谨记在心。”

容菀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许芳辞忍着狂笑的冲动,朝着她摆了摆手,“行了,下去吧。”

“容菀告退。”

目送人出了院子,许芳辞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

白莲花!

跟她斗,还嫩了点。

小说《落魄王妃亦倾城》 第七章 与白莲花的首次过招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