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末日独行

更新时间:2020-08-10 16:03:08

末日独行 连载中

末日独行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狐狸与我分类:都市主角:凌奇张雨落

凌奇张雨落是小说名字叫《末日独行》这本小说的主角,它的作者是狐狸与我,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一夜之间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活多久,凌奇,夹缝中生活的无名之辈,直到末世来临,他从来都不奢望自己能活多久,他只想找到,与自己仅仅确定关系一天,就失踪了的爱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2章

“关门!”

大叔一声令下,我立刻转身把钢化玻璃制造的警察局大门关上,大叔抄起立在一旁墙边的木柄拖布,一脚踩断了木柄,把木棍穿过大门的扶手,卡住了门。

门外的丧尸一拥而上,狰狞可怖的一张张脸,贴在透明的钢化玻璃门上,嘴中吐出了黄绿色液体,顺着玻璃缓缓留下。

我微微的舒了一口气,心中一阵后怕,如果不是大叔迅速的把我从车里拉出来,今天我真的是要被这一群怪物活活生吞了。

大叔只是喘了几口气,把背包递到了我的怀里,双手再次攥紧消防斧,一点一点的向着警局的长廊摸去。

有些不对劲。

警察局门外正街,有这么多丧尸,按理来说,持有枪支的警察应该是有能力把它们清除掉的,但是却没有。

“阿泽西!小心点!”

我控制着脚步,蹑手蹑脚的跟在大叔身后,显然大叔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浑身紧绷的像是一只狩猎的豹子。

这一层长廊的门,绝大部分都是开着的,大叔直接随便进了一个距离我们最近的。

空房间,只有办公用品,房间内很凌乱,墙上满是黄绿色液体留下的印记,还有血红色,触目惊心的手印。

“警察局,多半也沦陷了!”

大叔轻轻的说了一句,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安和压抑。

我快步走到桌子旁,这间屋子不知道是用来干嘛的,但是,这可是警察局,没准能找到武器。

“啊......可惜了,没有啊!”

我把抽屉都翻遍了,只有一些档案还有文件,别说是枪了,就连子弹都没有。

“慢慢搜吧,小心一点就是!”

大叔显然也有些觉得心塞,但是也没埋怨什么,举着消防斧进了下一间屋子。

一连七八间,别说是武器,就连丧尸都没有,房间里都是乱糟糟的,而且还有搏斗的痕迹。

一楼的所有房间都看过了,应该都是处理报案案件的办公区域,一把枪都没有。

我和大叔当然不甘心就此作罢,打定主意,缓缓的向二楼进发。

“嗷......”

大叔马上就要踏在一楼半缓台的脚,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定格了。

我们都听到了丧尸的声音,很近很近,也许就在二楼的楼梯口,只要我们一踏上缓台,它就能发现我们。

大叔还是决定上去,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我们必须搞到枪。

我跟在大叔的身后,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嘣嘣嘣”,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我们踏上了缓台,果不其然,楼梯口确实是有一只丧尸,但是它看到我们,只是“嗷嗷”的叫着,却没有扑过来。

我和大叔对视一眼,心中充满了疑惑。

这只丧尸穿着蓝灰色的警服,看得出来,它生前应该是一个年龄并不大的新警察。可是它为什么不主动攻击人类呢?难不成它还有意识?

大叔壮着胆子向上走去,手中的消防斧一刻也不敢放松,直到走到丧尸附近的两台台阶上,他才停下,然后,就不动了。

“阿泽西?”

我尝试着叫了大叔一声,他没有回应我。

看着就距离我不到五米远的丧尸,我真的是头皮发麻,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靠近它,不过大叔不知怎么了,我还是决定走近看看。

“嘶......”

我的目光绕过了丧尸,看见了二楼,类似于审讯嫌疑人的大厅。

我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嗓子一瞬间就像是过敏了般,有种差不多要窒息的紧张感。

大厅最里边,是两个用作短期羁押的铁笼子,每一个笼子,差不多是一个长宽高约两米的正方形,而现在,里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丧尸。

整整两大笼子,都是丧尸,一个个灰头土脸的丧尸,都在朝着笼子外面的我们,伸着血淋淋的双手。

而我们面前的这只年轻警察变的丧尸,也并不是还存在意识,而是它有一只手腕,被亮闪闪的手铐,拷在了暖气水管上。

“噗!”

身边的大叔突然举起手中的消防斧,迎头劈下,消防斧直接砍断了警察丧尸的脖子,碗口大的创面,喷溅出已经有些发黑色的血液来。

大叔大踏步的向大厅里走去,环顾四周,这个大厅中,除了这两笼子丧尸以外,差不多还有七八个丧尸。

它们的共同点就是,生前都是警察。

而且,它们和楼梯口的这只丧尸一样,都被手铐禁锢在了一处地方,虽然看见我和大叔,嘴里也一样不断的流出液体,嘶吼着想要吃了我们,可是它们却不能像其他丧尸一样可以四处移动。

“阿泽西!这是,什么情况?”

我,有些看不懂,为什么这些警察变的丧尸,和其他的不一样?

“小子!他们是警察!是战士!”

大叔说的很缓慢,我听出,他在说到“战士”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已经哽咽了。

“他们被感染了,或许没有机会再束缚其它丧尸了,但是,他们可以做到束缚自己,最起码能保证,自己死后,不会去迫害曾经拼命保护的平民。”

“他们应该是在还有残留意识的时候,就把自己铐起来的!”

我的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像是被触动了什么,我的喉结因为想要哭,而躁动的上下起伏。

我为什么?哭了?鼻子好酸,眼泪决堤了一般,几乎是一瞬间就从眼眶中滑落。

“小子!我们给他们行个礼吧!”

大叔拉着我的胳膊,深深的九十度弓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行了一个礼。

我终于懂了,为什么小孩子们的愿望是当警察,当战士,为什么老百姓们爱戴战士,为什么有战士专属的服务通道。

何为战士?又何为警察?

“谢谢,谢谢!”

我口中重复着这个词汇,对着身穿蓝灰色制服,被拷在水管边上的每一只丧尸,都说了一边。

这是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真正明白,“死而后已”这个词,究竟有多重的分量。

小说《末日独行》 第12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