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

更新时间:2020-08-13 10:07:57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 已完结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

来源:追书云作者:夏悬分类:言情主角:沈清笛崔兰溪

《王爷家的掌事夫人》是作者夏悬著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王爷家的掌事夫人》精彩节选:女扮男装的沈清笛自愿入九王府,与半身不遂又脾气火爆的崔兰溪相依为命。府上揭不开锅,她独自担起担子,赚钱养王爷,王爷有病,她自学医术诊治。崔兰溪不中用,就由沈清笛来保护他。此处无财无宝,更没有人了解她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翌日大早,崔兰溪起的比阿笛还早一些,他拄着拐杖上井里打了水,洗了个冷水脸,束发穿衣,阿笛打着哈欠起来时,他已然坐在屋外读书。

长袍如青山淡雅,常年垮下来的脸,今儿却出乎意料地微微上扬着。

阿笛煮了一大锅米粥,炒了一碟白菜,一碟萝卜丝,伺候他用饭时他说:“用了早饭,你随我出门一趟。”

“嗯,咱们这是要去何处?”

“去张府。”

“张府是指郡守大人的府邸?”

阿笛不知他怎会突然要去那个地方。

他拄着拐杖走不了太远,府上没有车,阿笛正想着如何出门,阿贵哥俩过来吃饭时,崔兰溪对哥俩说:“上午要劳烦二位随本王出门一趟。”

哥俩面面相觑,九王爷极少吩咐他们事情,毕竟两方的立场不同,哥俩一直都在监视九王的一举一动,王爷自己非常清楚。

阿贵问:“王爷这是要去何处?”

“本王要去一趟张府,会一会郡守大人。”

“所为何事?难道是老道那件事?”

“嗯,是,也不是。”

崔兰溪后腰抵着个靠枕,端坐道。

阿贵没再问其他,用了早饭,几个人便收拾收拾,锁了门出发。

附近恰好有一辆牛车经过,阿笛付了钱,托人载着他们前往张府,张府距离万寿宫很近,万寿宫算是洪都城的中心,郡里的达官贵人全都聚集在此处,是个非常热闹之所。

崔兰溪极少出门,今儿选择出来,是为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他们拜上名帖,门房进去通传,张盎急急忙忙出来迎接,张盎这个地方官权利非常大,整个豫章都属于他一人管辖,从征兵收赋,到农作商贾,都是张盎一人说了算。

此人在官场混迹数十年,场面上的事情很了解,九王爷虽然被贬到此,但是王爷亲自上门,他依旧奉上了一盏金瓜贡茶。

崔兰溪素袍加身,握着茶盏轻轻摇晃,好似在喝一盏酒,张盎不知他突然登门所为何事,斗胆猜测道:“王爷,这许久不见,贵体金安呐?”

端坐着的男人蓦地轻嗤一声,笑了一下,将张盎给吓一跳。

崔兰溪虽然身残,那股天家养出来的威严却丝毫不减。

“本王来豫章已有一年之久,前段时日杀了个老道,那桩悬案还未解决,死了三百多人,这么大的事情,圣上那边该知道了。”

地方出了大的命案,按理是要上报朝廷的。

张盎拖了一年未报,已然不合常理。

“当初出事之时,下官刚好在外巡察,回来时底下人说已经找了凶手,那个凶手常年疯癫,动手打人也是家常便饭,关进大牢没多久就自杀了,底下人匆匆结案,下官本以为那件事就得到此为止,孰料..............”

“张大人,底下人失职,可不是你隐瞒不报的理由,圣上若知道此事,你觉得他会如何处置?”

“下官该死,一时间担心圣上问罪,故而拖延上报了,请王爷在圣上面前替下官说几句好话,下官感激不尽。”

每月一封信是阿贵送出去的,崔兰溪并未插手,今儿他带上哥俩,不过是做做样子给张盎看。

张盎自是早就搞清楚王府这几个人的来头,一见阿贵和小林子也来了,以为九王爷与这二人是一伙。

崔兰溪问:“老道的藏身之所可找到了?他是为何要杀人?”

“找到了,就在六眼井那块地,从他家中搜出许多金银财宝,估计就是杀人劫财罢了,这等江湖之人,死有余辜。”

“本王看老道可不仅仅是为了钱,他在去年一口气弄死三百多人,后来销声匿迹一段时日,最近又重新动手,若真的为了钱,这消失的一段时日他去了何处,是否在别的地方又犯案了?这么大的事情,张大人该去查一查才是,别又弄出个大案子来,到时候本王可就保不了你了。”

张盎擦了把汗,连声应下。

崔兰溪问了案情,忽地又说:“金秋之日,处处丰收,本王听说豫章此地盛产大闸蟹,鱼虾肥美,水稻饱满,还有许多的新鲜素菜和果子............”

张盎了然,道:“王爷,下官府中刚好新得了一批鄱阳湖的大闸蟹,还有新鲜鱼虾数百斤在湖里养着,今年新收上来的水稻也甜美极了,下官立刻让人给送到府上,请王爷不要嫌弃。”

崔兰溪道出此行的真正目的,满意地起身,一边的少年郎扶住了他的身形,他低首冲阿笛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阿笛小脸一红,忙得别开头去。

“对了,张大人,去年豫章闹了水患,收成不好,圣上特意关照,故而没有缴赋进贡,今年既然是大丰收的年岁,就得正常进贡了。”

九王爷被贬来豫章,当初圣上是划了豫章此地给他的,每年豫章向九王缴赋进贡,九王再向朝廷进贡,这里是九王的封地。

一年来他病在府里,没有主动过问过此事,底下人也欺负他病重,连问安都不会,今儿他起了兴致,特意来提及此事,张盎立刻就懂了,他是王爷,无论如何,一个地方官不可能明目张胆欺负到王爷头上去,张盎当即表示,择日就派人把这一年的收成列个账目,上交到王府。

阿笛扶着崔兰溪出了张府,外头秋高气爽,四下田地之间的稻穗金黄饱满,崔兰溪对阿笛说:“往后府里的家计该不会那般困难了,你可得替本王好好打理家产。”

阿笛笑着道:“我还以为公子来做什么的,当真是关心老道?谁想到,你竟然是来要钱的,还要的这么猥琐,这个是不是叫同流合污?”

崔兰溪唇角轻轻牵扯了一下,拄着拐杖一步步朝前走,几人路过万寿宫外,阿笛买了好些肉,雇了牛车,赶在午饭前回府。

午饭做了锅包肉,阿贵哥俩吃的欢畅,崔兰溪和阿笛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吃相倒是一样。

“公子,下午我想出门找一找那个六眼井在哪里。”

阿笛说。

“嗯,你去找找,附近二里地,应该不难找,我觉得老道不仅仅是为了钱财那般简单,他背地里可能还做了别的勾当。”

崔兰溪的感觉很敏锐,阿笛吃了饭洗了碗便出门去,阿贵和小林子叮嘱她小心一些,她笑着便溜达远了。

羊子巷外荒芜一片,因为附近二里地都无人居住,农田荒芜,民居破败,偶见野狗穿行。

她往前走了好一会才见一个老妪在路边拔野菜,上前问老妪:“婆婆,你可晓得六眼井在何处?”

老妪听说她找六眼井,顿时紧张起来:“小子,那个地方不好,死了好些人,阴魂不散,可别去。”

“当时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六眼井里的水本来很好喝的,清甜可口,附近的人家每天都去那里打水,有一天不晓得怎么回事,附近的人喝了井里的水都死了,一个上午死了三百多个人,哎,真是造孽啊。”

喝了井水死了,这样看的话,井水里应该有毒。

阿笛说:“我也是听说这桩惨案,事情都过去一年来,想去看看六口井,不如婆婆带我去瞧瞧罢。”

看少年郎彬彬有礼,老妪背着手,领着她往远处的一个小山坡走去。

小说《王爷家的掌事夫人》 第15章 上张府走一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