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更新时间:2021-01-10 12:55:51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已完结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季月灯分类:武侠主角:张小宝沈雪怡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是作者季月灯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精彩章节节选:只是一柔弱书生,却背负血海深仇,全家二十余口无一幸免,惨遭屠戮。少年凭羸弱之躯,忍受无边苦难,终报血仇登江湖至尊之位。这是一个关于少年的传说,也是一个关于江湖的故事。张小宝端坐武林盟主之位,耳边隐隐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忽听一阵马蹄声响,从岸上飞身上来一紧身女子,只见她长剑一抖,舱外望风的小嘎子还没来得及拔刀,便给她挑了天突穴,躺下地来。我情知不妙,发一声喊,挥刀迎将上去,不料才交手数招,左臂便给她刺了个窟窿。

好在刘师兄郑老弟当即挥刀相助,围住她厮杀,我才留得一条小命。

看,我身上这几处伤,便是那贼婆娘给我留下的。哼哼,也亏得我们硬挺,才到得老兄你这儿来。”姓杨的敞开衣服,露出三四处剑伤来。这些伤虽不太重,却也不太轻,若是伤在寻常人身上,只怕要躺上一二个月的。

旁人看了他的伤,都一阵唏叹,又催他快说。只听他咳嗽一身,又叙述道:“我因左臂有伤,出手便有些滞慢,但心里却尚不惧她,以为加上两位师兄,想来也不难制服她的。

呔,这贼婆娘生得又有一番风味,英姿飒爽,煞是动人。嘿,不料这婆娘剑法高超,虚幻诡异,使将出来,只见重重剑影,飘忽不定,忽前忽后,忽左忽右,防不胜防,只一会功夫,我身上加了几处伤不算,便是这刘师兄,郑老弟也跄跄踉踉,颠颠倒倒,如同喝醉酒一般。

原来,他们身上或前或后也都血迹斑斑,伤痕累累。

忽听那婆娘喝道:‘撒刀!’不知如何,我们手中的兵器便跟着‘咣当’落地。那贼婆娘又喝道:‘跪下!’嗐嗐,我们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给她下跪?不料那婆娘伸手在刘师兄身上一点一拍,只见刘师兄浑身乱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白了转青,青了又转紫。只听‘噗’地一声,刘师兄双腿跪在船板上。嘿嘿,刘师兄,那阵子你是个什么滋味?何以这般模样了?”

那刘师兄倒不以为忤,满脸潮红,张牙咧嘴又摇头,表示苦不堪言。

“那贼婆娘转向郑师弟道:‘你跪是不跪?’郑老弟歪了歪头,才待说话,那婆娘的手又伸将过来,一拍一点,郑师弟脸色立变,汗如雨下,连连叫道:‘我跪,我跪!’便也跪下。贼婆娘在他们身上各拍了一下,解了他们的痛苦,却朝我逼来。

咳咳,这贼婆娘问也不问我,便把手又伸将过来。他妈的,我见这手生得又白又嫩,险些忘了她的歹毒,在她堪堪就要戵到我身上时,才悚然叫道:‘就跪,就跪!小的给姑奶奶跪下!’呃,这……这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能屈能伸。

贼婆娘一脚把我们的兵器踢到河里,又在小嘎子身上踢了一脚,解了他的穴道,也照此办理,叫他跪在我的旁边。这时那老艄公跄跄踉踉跨上船,慌慌张张奔向舱里,嘴里叫道:‘小姐,小姐!没事吧?’舱内一阵唏嘘声,似怨似哀,袅袅传来,端的凄楚动人。

忽听那贼婆娘喝道:‘都给我老老实实跪着,谁要敢动一动,我便要他的狗头落地。’说时长剑在我头上一挥,便把我的头发也削了一半,吓得我连说不敢。那贼婆娘随即进了舱内,道:‘小姐不必难过,好在他们并未得逞。哼,这些混帐王八蛋正在听你发落呢。’大约小嘎子听了这话,知道难逃一死,忽然飞身下船跃上那婆娘搁在岸上的坐骑,要打马溜槽。当时我们只恨自己愚蠢,竟比不得小嘎子机灵,居然有些……有些嫉妒的意思。

不料人算不如天算,那畜牲又踢又叫,只在原地打转,全不买帐,忽见那婆娘飘身而出,起手一剑,小嘎子哼都没哼一声,那颗不大的头颅果真落到了地。这时天色渐黑,我们一壁惊战,一壁却暗暗盼望挨到打更,便可以跳船逃生。

那贼婆娘柳眉倒竖,美目圆睁,似已看出我们的心思,冷冷道:‘哼哼,想逃么?只怕没那么容易!’说着从身上拿出一把碎铁莲子,挥手打出,只听河对岸的芦苇丛中野鸭惊起,原来这贼婆娘的暗器功夫也甚是了得!”

“这当儿那老头搀着小姐走出舱来,这老儿好不晓事!偏偏在这时将刘师兄,呃,将我们如何对这小姐动手脚的事一五一十数落出来,听得那贼婆娘横眉怒眼,紧握剑柄,‘哗’地一声抽将出来,那青光闪闪的剑梢时而贴着我们的脖子缓缓划过,时而又在我们眉眼中间点点戳戳,这时我只觉得……咳咳,只觉得裤裆湿润,呃,忽见那小姐捂着鼻子向这婆娘掬躬行礼道:‘姐姐救命之恩,小妺终生铭记在心,永世不忘!’那婆娘赶忙扶她起来,小姐又道:‘只是……还请姐姐放过这些人。

上苍有好生之德,姐姐乃万福之人,犯不着为这些……这些畜牲沾污了身手。’待她说完,那贼婆娘怔了一怔,忽然大喝一声道:‘向小姐磕头谢恩!’我们依言行事,贼婆娘却又嫌我们磕得太轻,反手一掌,打得刘师兄险些跌倒河里,左脸上坟起老高。顿时只听得船板上咚咚乱响,那小姐道:‘算了吧,你们须得改邪归正,好生做人。’我们嘴里应着,船板上依仍咚咚山响。贼婆娘又喝:‘听到没有?还不快谢小姐开恩!’我们谢过小姐,贼婆娘又如此这般折腾一阵,方才叫我们滚蛋走路。呔!刘师兄,郑老弟,我们这口气如何咽得下?”

众人听了他这番叙述,感叹不已,各有所思。这边张小宝望了望王伯,见他也正望着自己,似有话说。

忽听胡一义道:“杨老弟,你们可知那婆娘是什么来路么?”

杨某道:“她叫我们滚……呔,她叫我们走时说道:‘你们这帮混帐东西,下次再撞到姑奶奶我的手中,定叫你们的狗头落地!’后来我们我多方探查,得知近年闻名江湖的那个什么苏女侠便是这般模样,二十八九岁,心狠手辣,而且一发怒便要说什么‘狗头落地’的话儿!”

胡一义沉吟一会道:“这苏女侠我倒是听说过的,她的名字似是叫什么苏敏慧,却极少有人知道她的来路。”

张小宝听得这话,不由想起雪怡的大师姐苏晓敏,她们两人的名字如此相近,莫非有什么亲缘关系不成?想到这里,他猛然抬头望着那坐在火旁的布衣书生,心中豁然省悟,原来这书生长得竟与那苏晓敏一模一样,只是男女打扮不同而已。张小宝越看越惊奇。心里正不知该不该将这事告知王伯,忽听王伯问道:“公子是否还有两位姐姐?”

张小宝随口答道:“是有两位姐姐的。大姐七年前已出嫁,二姐待闺在家。还有一个八九岁的弟弟呢。”

王伯未再说话,似在沉思,张小宝也未加注意,两眼仍然盯着那布衣书生。那书生只顾看书,对身外之事似是全然不觉,嘴里依然嚼着松花豆。那老板娘绕来绕去又到了他的身边,嘴里不知叨叨咕咕说些什么。

忽听那姓杨的大声道:“咄!我却是探得这婆娘就在城里。今日早上,我见这婆娘的坐骑栓在南街的悦来客店门前,心下格呼直跳,记忆犹新。遂暗暗在窗外打量窥探。果然便见那贼婆娘坐在店里吃茶哩。我又悄悄问了店小二,得知这婆娘果然便住在悦来客店。他妈的,我们今晚何不也给她来个......来个狗头落地?”说着将手中的鸡骨头随手一丢。

不料那鸡骨头恰恰落到了青年道士的碗里,只见他暴跳如雷,奔将过来就是一掌,打得杨某人倒飞丈许。

旁边刘师兄才说:“这事怎可在此商量。”忽见此变,惊谔之余,发一声喊,领着同桌四五人围将过去,纷纷挥拳舞掌,朝那道士打来。这些人酒后兴起,出手全无招法,可是劲道却十足,铺天盖地。

那青年道士虽然颇有些功底,但到底敌不住这众多的拳脚,先时还频频反击,那刘某等人倒有二三个被他打得鼻青眼肿,过得一会,只见他一手招架,一手握着剑柄,却无暇**,身上呯呯叭叭不知挨了多少下,直打得他跄跄踉踉,不知东南西北。

忽见那银须老道腾身而起,只一个起落,便到了众人的中间。老道两手左右交叉拍出,劲风激荡,这些打斗人众顿时东倒西歪,站立不稳,纷纷跌向两边。那老道一把拉住年轻道士,不许他再拔剑相拼,嘴里对刘杨诸人道:“诸位不可欺人太甚!须知冤家宜解不宜结。”众人为他声势所迫,都垂手待立,无人再动手,也无人答话。

忽听门口有人接着老道的话说:“这位道长说得好,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都给我退下!”

小说《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第12章 心狠手辣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