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寒门小吏

更新时间:2021-03-05 11:15:31

寒门小吏 连载中

寒门小吏

来源:互联网作者:九夜北风分类:官场主角:夏平安顾胜男

小说主角是夏平安顾胜男的小说叫做《寒门小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九夜北风最新写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司被害,寒门小吏夏平安竟成为头号嫌疑人,在逃避被真凶灭口的过程中,他与女捕快顾胜男相爱相杀。一次意外坠入洞穴,他竟获得官场秘藉《权谋》,从此揭开官场重重黑幕,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十六章有钱的主

夏平安无奈道:“我知道你不怕,倘若你再出事,你母亲怎么办?”

王秀云咬了咬嘴唇,惨然一笑说:“可是如果他们想要我和母亲死,我们逃到天涯海角都没用的。你逃到那么偏远的石崖子乡,他们不也一样追过去了吗?”

夏平安张了张嘴,只好闭上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仍然搞不清头绪,反而更加心烦意乱了。

王秀云还得照顾母亲,便把他送出了门。

夏平安离开王家后,径直向家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味着对方刚才的一频一笑,感觉得她说话细声细气的,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和顾胜男那个母老虎可是完全不同呢。

如果其父不出事,她仍然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娇小姐,可惜现在,不得不抛头露面了。

从王家到夏家并不太远,如果抄小路会更近,但是因为上次走松树林遇到那档子破事,所以夏平安认为,越热闹的地方才越安全,于是就绕道经过一条很繁华的街道。

街道两旁各式货物琳琅满目,特别是首饰店、绸缎店和水粉店最为常见,所以好多女人在逛街。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之前订过亲的蔡玉娥,赶紧放慢了脚步,躲进了一个角落里。

此时身材清瘦的蔡玉娥,手里拿着一副赤金头面,正在向一个身着绸缎、油光满面的中年男人比划着什么。

不一会儿,男子就掏出一叠银票,豪爽地递给了掌柜。

夏平安有些心寒,这才短短几天的工夫啊,她就搭上了另一个男人,一看就是有钱的主。

不一会儿,蔡玉娥就含笑收起头面,和中年男人有说有笑地走向了对面的水粉店。

夏平安不敢再看下去了,便紧走几步越过了他们。

他觉得失败极了,早年丧父不说,好不容易找了份差事,还被牵进一桩凶杀案,现在连准备过门的媳妇都另寻了人家,自己的命简直比黄莲还苦啊。

夏平安正这样想着,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算命的摊子,附近人经常过来求签,连他母亲都说很灵验。

他原本是不信命的,但是人一倒霉,就开始信了,所以就想知道自己这霉运,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到头?

现在丑时刚过,街上的人正在陆续散去,所以算命摊前并没有什么人。

夏平安径直走过去,无精打采地说:“圆通大师,我想抽个签。”

圆通大师扫了他一眼,便沉声问:“施主,你想问哪方面的事?仕途还是姻缘?”

夏平安自嘲道:“我哪里还有什么仕途?就问问姻缘吧。”

圆通大师一捋银须,就把面前的签盒推了过去。

夏平安拿过签盒,虔诚地不断摇晃着,但是第一次却怎么也摇不下来,第二次终于摇下来了,却又掉到了地上。

他弯腰捡起来一看,虽然大师还没有解签,但是心里却拔凉拔凉的,只见上面写的签文是:别梦依依到谢家,小廊回合曲阑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果然,圆通拿到这支签后,叹了口气说:“这是一支下下签,意思是你不要对女子动心,因为动心必伤心啊。”

夏平安苦笑道:“也就是说我这辈子,注定只能做和尚了?”然后又沮丧地说,“连抽签都抽得这么烂,可见这霉运要跟我一辈子了。”

圆通大师眼中却精光一闪:“那倒不会。正因为你姻缘失意,说不定才会官场得意呢。”

夏平安不由一愣,随即苦笑着说:“官场?大师,你摊子摆了那么久,怎么还不会解签?别说官场了,我现在连小命都快不保了,怎么会官场得意了?”

圆通大师却哈哈一笑道:“我不但会解,还解得很准呢。你若不信,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好了。”

夏平安连忙说:“大师,你误会了,我不是不信你,是因为我现在,真的是倒霉透顶,不但卷入一场凶杀案,已经订亲的媳妇也跟人跑了呀。”

圆通大师却笃定道:“‘乐极生悲、否极泰来’!”

夏平安仍然摇头,不过心情还是稍好了些。虽然按照惯例,下下签不用给钱,但他还是给了五文钱,然后急步向家里走去。

他回到家,母亲的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并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只道石崖子乡太偏远冷清了,所以在给他下波菜面条时,在碗底窝了两了荷包蛋。

齐氏虽然喂着十几只鸡,但家里却很少吃鸡蛋,都要攒起来卖钱以补贴家用的。

夏平安鼻子一酸,挑起一只鸡蛋说:“娘,你也吃吧。”

齐氏却避开儿子的筷子,并撒了个善意的谎道:“娘吃过了呢。”然后又关切地问,“平安,你在石崖子乡过得惯吗?”

夏平安连忙说:“过得惯、过得惯。”

齐氏又道:“王大人的事,听说上头还在追查......”

夏平安只得敷衍说:“随他们追查不追查,反正已经不关我的事了。”他担心母亲还要问别的话,赶紧三下五除二吸溜完面条,然后借口赶路太累,便洗洗睡了。

当晚睡在床上,其实他很犹豫的,保护自己的那三个捕快已经返回花厅了,再说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呆在石崖子乡,自己还要不要回去呢?

不过他想着想着,便释然了。

正如王秀云说的那样,如果有人想让自己死,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的。

所以第二天一早,夏平安便告别母亲,再次直奔石崖子乡而去。

他刚出家门不久,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夏平安不想给对方带来麻烦,便想要绕路回避。

没想到郑子谦已经看到他了,不但没有避嫌,还热情地说:“平安,你回来了?也要回县衙应卯吗?”

夏平安摇摇头:“不,我只是昨天回家看看,还是要回石崖子乡的。”

郑子谦则淡然一笑道:“那就先回吧,反正你很快还要回来的。”

夏平安疑惑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点听不明白呢?”

小说《寒门小吏》 第一十六章 有钱的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