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职场 > 爱是人间留不住

更新时间:2019-01-06 11:19:11

爱是人间留不住 已完结

爱是人间留不住

来源:连城书盟作者:歌尽桃花分类:职场主角:齐言思陆予

小说主人公是齐言思陆予的小说叫《爱是人间留不住》,是作者歌尽桃花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拍水下婚纱照那天,老公竟然想要淹死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房间里全都安静下来以后,陆予轻车熟路地走进洗手间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浴巾把我给包裹起来,声音轻柔地问我,“你没事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把浴巾拉拉紧,咬着嘴唇不敢抬头看他。

  英雄救美,还是两次,加上他较好的容颜,不得不让我侧目,心下微微一动。

  在经历了江哲年的背叛跟邪恶以后,忽然有一个这样完美的男人站在我的面前,我想谁的心都不能平静地下来。

  陆予好看的嘴唇微张,勾起一抹笑容,“我不是说过了,我是来来拿你欠我的那条泳裤的。”

  我的脸再一次飞上两片红云,知道他不是个正经的人,却没有想到他喜欢屡次那这个东西开玩笑。

  我的一双手紧紧抓着浴巾,窘迫到不知道要朝哪里放。

  见我这样子,陆予咳嗽了一声,正色道,“好了,不逗你了,我只是路过而已,现在送你回家。”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出门。

  不确定高利贷是否已经全部离开,所以跟着陆予无疑是最安全的方法。

  陆予这一次换了一辆车,同样也是豪车,只不过比上一次的低调一些,我以为还是客人的,未免让他觉得我虚荣,就没敢朝车子多看一眼。

  坐在车上,我无法描述自己的心情。

  来来回回折腾了这么久,除了看出江哲年的残酷以外,最终一无所获,我没有能够抓到江哲年的把柄,这一场持续的拉锯战,不知何时才能够结束。

  我满心疲惫。

  “还是去上一次的地址吗?”陆予透过后视镜问我。

  我楞了一愣,回过神来,先是‘嗯’了一声,又忽然间想起我跟我妈所撒的蜜月谎,连忙准备摇头的时候,我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大作。

  等我接完电话,浑身都冰凉了,我眼睛湿润地看向陆予,“带我去旧城警察局,拜托了。”

  旧城警察局,是专管我妈老房子那片辖区的。

  我一踏入警察局,就有两个曾经的邻居揪住我的衣领子朝我咆哮,“你怎么不照看好你家的疯婆子,你看看都把我都男人给砍进医院了,你必须赔钱,不然我让你妈坐牢!我告她蓄意杀人!”

  我妈此刻,头发乱的跟鸡窝似得,衣服上都是零星血迹,一只手上被拷着冰凉的手铐,手铐另一端连接在铁柱子上,我妈就这么抱着膝盖蜷缩在地上,嘴里念念叨叨。

  我挣扎着从那两个邻居手底跑过去,抱住我妈安抚她,她缩在我的怀里不停地颤抖。

  刚才在电话里,警察已经跟我说清楚了,说是接到报案,我妈持刀砍伤邻居,邻居已经被送进了医院里,幸好没有伤及人命,我妈这几年情绪不正常我是知道的,可是她像这样发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同时被警察通知的,还有江哲年,刚才我在酒店房间里受辱,没有来得及接到电话,所以江哲年是最先到的。

  江哲年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跟看一个陌生人似得,然后转身朝那两个邻居说道,“我跟齐言思已经离婚了,你们要赔偿去找她,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心,早已在刚才死去了。

  江哲年这一番话,不过就是在已经死去的心上多踩了两脚,并不能够让我再痛一次。

  我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帮我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扫视过江哲年的脸庞,看向邻居低声说道,“是的,我们离婚了,医药费是多少,等医院结算了我会赔给你,一分都不会少。”

  “呵呵,医药费,你以为光医药费就够了吗?还有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要么赔偿我二十万,要么让你妈坐牢!”

  落井下石,狮子大开口,人心薄凉,我这几天算是彻底体验了一遍。

  二十万,我没有这么多的钱,偏甚江哲年还在一边趁火打劫,“思思,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把房子卖给我,我给你两百万,你不就有钱赔了吗?除非你是压根不想赔钱!”

  这一把火上浇油,让情势越演越烈。

  就在此时,我妈忽然有些清醒过来,紧紧拉着我的衣袖说道,“思思,哲年,哲年刚才回家说你们离婚了,是不是真的?”

  这句话让我如遭雷击。

  原来又是江哲年!是他跑过去告诉我妈我们离婚的事情,**到了她,她以为江哲年辜负了她的女儿,她才会不顾一切持刀伤人的!

  我抱着我妈的手,不住地颤抖着,下一秒,我‘蹭’地站起来,用尽十二分力气给了江哲年一巴掌,怨毒地看向他。

  江哲年是最爱面子的,登时就恼了,跳起来准备打我的时候,陆予挡在了我的面前。

  “你算什么东西,滚开!”江哲年面目狰狞。

  陆予眉眼淡淡的,吐出三个字,“陆予。”

  江哲年的脸色瞬间灰败下来,他的喉结滚了两滚,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再说就仓皇离开。

  这种时候我根本没有心思去追究陆予到底是谁。

  一个江哲年离开了,还有两个纠缠不休的邻居。

  就在他们重复叫嚷着要二十万的时候,陆予以手握拳轻微咳嗽了一下,明明同样都是人,他这一声咳嗽却带着别样的气场,整个警察局都安静了下来。

  他朝前踱了两步,勾起嘴角嘲讽地笑,“根据法律规定,如果是精神病患者被蓄意**伤人的话,是可以视情节不追究法律责任和赔偿的,如果你们坚持要法庭上见,恐怕连医药费都不能全部报销。”

  他很聪明,一下子就点明了我所没有见到的。

  我了解我家邻居,没事就喜欢乱嚼舌根的那种妇人,定然是在江哲年**了我妈以后,她们两个人又跟我妈说了些什么,我妈绝对不会发疯砍人。

  不然为什么砍到的是邻居,而不是江哲年?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思思家门口有监控,孰是孰非,我们一看就知道。”陆予丝毫不畏惧。

  终究是他的气场吓退了邻居。

  最后在警察的协调下,我们签下了和解书,仅仅赔偿治疗的医药费和误工费。

  当我把我妈搀扶着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我的双腿都在打颤,要不是陆予看见了从后面扶住了我,我几乎都要跪倒在地上。

  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我从未带我妈去看过医生证明过她有精神病,我家门前也没有监控。

  陆予掌心的温暖从我的背后传来,变成了我此刻悲凉人生里唯一的慰藉。

  回到家哄我妈睡着以后,我盯着那个站在挑窗前看月光的背影,他紧紧握着手机,似乎刚刚接完电话,脸色的表情很严肃,跟我从前看见的不太一样。

  我在心底犹豫了片刻,递了一杯水过去,“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要不是因为有你,我一定已经答应了赔偿那串天文数字。”

  “答应很轻易,可你要从哪里筹钱?”陆予转过身来,眉色间的阴郁瞬间消失不见。

  不过没有接那杯水,而是目光灼灼地看向我。

  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实在没办法的话,就随便找一个人嫁了,凑个二十万彩礼还给他们。”

  “齐言思,在这个世界上,自暴自弃的人,并不值得更多的同情,觉得不甘心,努力过得比他们都好,才是正确的路。”陆予一本正经的讲严肃道理的时候,还是很让人目眩神迷的。

  他说完以后,顿了一顿,说出了一句让我瞠目结舌的话,“还有,既然想要随便找一个嫁了,那不如嫁给我好了。”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