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

更新时间:2019-01-11 10:44:09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 连载中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乔阿左分类:穿越主角:谢明渊季如意

小说主人公是谢明渊季如意的小说叫《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是作者乔阿左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农业女硕士季如意一朝穿越,成了三个娃的妈。 住的茅草屋摇摇欲坠,米缸里几粒米,还有个媒婆在她床前喋喋不休催她嫁给村里的二流子,五年后还要迎来兵荒马乱的黑暗时代。 别人的金手指发家致富,她的金手指改善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婆子,你说我收了你家柳山二两聘礼,我可一文钱都没拿到。”季如意不耐烦地抓着她,冷声道:“你倒是说说,那聘礼到底去哪儿了?”

想到昏迷前的事情,柳婆子看着她清凌凌黑白分明的眼睛,下意识地打了个颤。

然而一提到钱,她的脸色就沉了下去,声音尖锐地喊道:“我家山儿亲手把钱交给了张媒婆!张媒婆说了你都收下了,你别想昧了我家的钱,你要不是收了我家聘礼,哪来的钱去置办那么多东西!”

“就是,她家穷的都揭不开锅了,哪有钱买那么些东西。”

四周的村民也纷纷点头。

“我买的东西是我当了我早死的相公给我留的簪子,你们要是不信我家里还有当票,城里的当铺也能给我作证。”季如意咬牙,扬声道:“但是你们说我收了聘礼,谁能作证?”

“我娘不就是现成的证人吗?”张青青忍不住攥紧了手帕,轻声故作善解人意地劝道:“季嫂子,你聘礼都已经收了,到现在还闹什么呢?弄得村子里也不太平……我看你不如就承认了,柳山哥受了伤也需要照顾,我们大家跟村长商量一下,给你条活路。”

柳婆子一听这话却不肯依了,嚷嚷道:“这怎么行!我们家山儿才不要这样的毒妇当媳妇!她昨天还是砍伤了山儿,改天趁着咱们都睡了放火可怎么办!”

村民们听这话,顿时脸色都变了,看着季如意的眼神里全都是戒备。

张青青抬起帕子盖住嘴角的笑意,才抿唇故作为难道:“柳婶子,你们家这都下聘了……”

“我说了,我没有收聘礼!”季如意蓦得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坚定,道:“别说收了,我连一文钱都没见到!”

“你糊弄谁呢!”张媒婆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张嘴就骂:“小浪蹄子翻脸不认人,不是你看到银子就点头要嫁的时候了。我这是什么命哦,看孤儿寡母可怜给她说亲结果碰到了个白眼狼……”

就在她哭天抢地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一声诧异地声音:“这是怎么了?季妹子,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这是干什么?”

季如意一顿,只见一个挎着篮子、穿着干净布衣裳的妇人正一脸诧异地看过来,见到她狼狈模样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关切。

“狗子他娘,你是不知道啊……这个季娘子狠毒的很……”

可以看出这个妇人的人缘很好,她张嘴问顿时就有人七嘴八舌的原因给她讲了。

而季如意也知道了这个妇人的来历。

在那山脚下除了她这栋破茅屋之外,隔着几十步远最近的人家就是她家,这个妇人大家都叫她兰嫂子,家里有三个儿子,丈夫常年在外面做工,是村里难得的体面人。

原身病在床上起不来身的时候,也是这位兰嫂子看三个孩子可怜,时不时过来给做顿饭。

季如意的眼底生出几分暖意。

另一边,兰嫂子听完事情经过,顿时露出有些惊讶地表情,摊摊手道:“季妹子收了聘礼,这不能吧?”

张媒婆一听这话直接急了。

她本来就心中有鬼,这会儿忙拔高了嗓音虚张声势地道:“狗子他娘,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可不能被这个贪心的蒙蔽了,长得一张狐媚子脸干的也不是人事儿!她当时一看见那二两银子眼睛都直了,千恩万谢就差没舔我老婆子的脚!”

话说的粗俗不堪,张青青皱了皱眉,觉得很脏了自己的耳朵。

但是想到能将季如意踩下去,她还是应和着叹口气道:“兰嫂子,你人心善,也猜不到有些人能做出些下做事情来……我也没想到,季嫂子竟然就这么翻脸不认人了……”

脸上就露出点难过和伤心,好像很失望似的。

那些年轻点的小伙子见到她这样子,简直都快要心疼死了。

兰嫂子却不吃她们娘两这一套,笑了笑张口道:“张媒婆你这意思是说,季妹子当初见了二两银子就动了心,收了银子对你千恩万谢的是吧?”

“那可不是吗?”张媒婆拍着大腿应了,道:“我老婆子也不是不能理解,寡妇带着三个孩子难啊!她看见那钱眼都放光了,直感谢我给她说了个好人家。要不是我老婆子见她家揭不开锅了,中午头儿她都要拉着我在她家吃了!”

满嘴胡沁,张嘴就喷粪。

季如意眼底闪着怒火,张嘴想说话就见兰嫂子冲她使了个眼色。

紧接着,兰嫂子笑着对村长道:“村长,你看我这儿就住在季妹子家的旁边,有些话我也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她家男人在外面做工,家里在村里是数得上的过得好些的,平日里也没少给村长家送点肉油布之类的往来。

这会儿见她张嘴前还知道给自己做面子,村长更满意了,难得和颜悦色地冲她点点头:“尽管说。”

“哎,有村长这话我就放心了。”兰嫂子笑眯眯的点点头,这才说道:“张媒婆,季妹子好歹也是我邻居,这要人命的事儿我可不能说瞎话。”

“怎么我看见的,跟你说的不一样啊?”她道:“我怎么昨天出来泼水的时候,看到季妹子拿着大扫帚把你给打出来了?你还在门口摔了个大马趴,裤子都摔破了个洞呢!”

这哪儿像是收了聘礼高高兴兴的样子?

同样凑过来看戏的妇人们就有人念叨:“说起来,我昨天上午好像看见张媒婆腿上都是土,骂骂咧咧地回家去了呢!”

“我也瞧见她裤子上的破洞了……”

眼光都有些诡异。

张媒婆的脸色顿时变了,梗着脖子道:“你,你是看错了!她那是留我吃饭我走得急才不小心摔了!”

兰嫂子也懒得再替她遮掩,露出嘲讽的笑容,道:“我还没老眼昏花呢!我可亲眼瞧见季妹子把你打出去,还让你别再去了呢!”

张媒婆一梗。

她为了钱这张嘴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村子里姑娘嫁娶不是没有被她祸害过的,跟大方爽朗的兰嫂子比当然没什么可信度。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腹黑小说
  3. 校园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