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池中烟雨

更新时间:2019-01-11 17:02:09

池中烟雨 已完结

池中烟雨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麦正矜分类:言情主角:池衷予词烟

主角是池衷予词烟的书名叫《池中烟雨》,本小说的作者是麦正矜倾心创作的一本现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上学的时候换位置是最让人期待和兴奋的事情了吧!和自己喜欢的男神或者女神坐在一起,那种幸福感溢于言表。池衷予是帅气的男神,是校草,班级里的女生都想和他坐一起,唯独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词烟。词烟是一个性格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是萌萌和单文速的事给予词烟不小启示,还是因为和池衷予一个拥抱后,让她对情感这种东西有了深一层的领悟。

词烟睡上美美一觉,在周六清晨醒来时的状态可谓是神清气爽。

萌萌在香喷喷的被窝里钻来钻去,最后还是坐了起来,样子呆呆地和词烟道了声早。

词烟摸了摸她的脑袋,自己先去盥洗室洗漱。

等出来时,萌萌仍坐在床上发呆,不过词烟也知道她的起床气消散得差不多了。

“萌萌,等会儿我们出去吃早餐。吃完了再陪我去上课。”

萌萌揉揉眼睛应了一声,那模样不知多乖。

词烟没急着换衣服,而是坐在床边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信息。

嗯,果然,昨晚她睡得早没回复某人,今早就看到他昨晚发给自己的几条微信。

她靠在床头柜前,想了想,回复他

——昨晚和萌萌聊了会儿天,困了就早早睡了。

不料他居然回得很快。

他发的是语音,词烟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听。

“早点睡觉好,乖。”

喑哑不失磁性的嗓音让词烟听完后,耳根立时酥软了下来。

他那边又回复,这回是打字过来

——周六怎么不睡个懒觉?

池衷予问得没毛病。现在哪个小姑娘小伙子,不上课不上班的时候,不睡个太阳晒**的好觉。

词烟是知道他周末都要陪他爸爸去公司的,所以对他早起一事没什么疑惑。

词烟回:忘记和你提了,我九岁开始,逢寒暑假和周末都会尽量抽空去上形体课。

池衷予发了句语音。

——我不高兴了,这等大事你居然从来没和我提过。

词烟一想到池衷予会这么直白地说出他不高兴,恐怕还真有点儿不太开心。

她也顾不上打字,直接给他也发了语音。

——别生气啦。上了七八年的形体课,现在我过去上课也只是坚持塑形,这些课程于我来说早就融为我生活的一小部分,没拿出来说也是因为一种习惯所以没和你提起……再说了,我现在不和你说了嘛。

正步下楼梯,坐下准备和爸妈吃早餐的池衷予,听到耳机里传来的这番解释,一时忍不住嘴角微微翘起。

坐在池衷予对面的池妈妈,看了儿子这春风萌动的模样,很是狐疑。

等他再抬起头继续吃早饭时,池妈妈假咳了两声。

池衷予终于分了点注意力给自己老妈。

“宝贝,一大早笑得这么春心荡漾,谈恋爱了?”

池妈妈想问吧,又不敢问得太过。可不问吧,她心里那个急。

实在是现在耽美盛行。

就算是他们池家家风再开明,也做不到看着性格看似冷漠、实则傲娇得不行的独生子有那方面的问题呀。

池衷予已经不记得他和他妈妈提过多少回,不要再叫自己宝贝。

但是一大早因为某个姑娘一席话心情变得相当明朗的他,难得没反驳母亲的话。

“还没有。”

他言简意赅地说道。

池妈妈惯例失望地哦了一声。

三秒后,她掐了身侧的池爸爸手臂一下,听到池父传来一声闷哼,她立马兴奋站起身来。

“儿子儿子,你说什么,你说你还没有谈恋爱!?”

池衷予其实真的很怕老妈过于奔放的性格会搅黄他的情事。

可一想到他和词烟已经拥抱了一回,接下来没有意外,自己肯定能做她的男朋友,他私下里都会傻笑出声。

面对老妈的日常盘问,好像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抗拒心理了。

“嗯。”

他表面上仍是没有多余表情。

可池妈妈怎么说也是把他从小带到大的,怎么可能捕捉不到一丝痕迹。

“哎哟哎哟,老公你瞧,你儿子平时都爱搭不理我这可怜的母亲,现在他肯应我,这回肯定真的谈恋爱了!”

若不是多年教养和礼仪的沉淀,池妈妈现在真想回到少女时代时的自己,至少高兴了还能蹦蹦跳跳起来。

听到老婆的欢呼雀跃,池父要说没有一点反应是不可能的。

毕竟在池母的鼓舞和洗脑下,池父纵使一开始反对儿子早恋,后来立场也变得愈来愈动摇。

最后甚至觉得池母的说法虽然有些天真和不切实际,但至少也有一定道理。

明面上他仍是不站队,可私底下也被激发出点八卦因子,池母委屈抱怨儿子的不懂事时,他也试图帮忙出过一回小点子。

提到要不要培养个至少能知根知底的童养媳时,池母看池父的眼神……

那**裸的鄙夷和鄙视,教在外冷面习惯了的池父,恨不得把童养媳三个字生吃嚼回肚子里去。

“还童养媳。你怎么不说以后我们宝贝儿子会成为人家的长腿叔叔呢?”

在池母扎心的一句话中,池父内心如雪般冷飕飕一片。

早知,他应该保持高冷的父亲形象,做个偶尔听老婆吐槽、负责三两句开导的好老公模范,足矣。

为了不让父亲伟岸的形象崩塌,池父的视线从报纸中挪到儿子身上,轻描淡写地问道:“看样子是还在追求阶段?”

池衷予也不再瞒着家人,“嗯”了一声算是承认。

毕竟他既然对词烟迈出了第一步,那么接下来的每一步,他对她的真心实意都不会掺半分虚假。

池父对自己儿子的眼光有信心,也不想再做个被老婆找到机会就嫌弃的丈夫。他点点头,又把注意力集中到报纸上。

“来来来,和妈妈说说,对方是个怎样的女孩儿?”

池妈妈干脆早饭也不吃了,绕过餐桌,直接往儿子身旁的凳子上一坐。

“能让我们家宝贝喜欢的女生,不说冰雪聪明,至少也是个明艳动人的小仙子。”

“妈,你错了。”

池母愣了一下,“嗯?”

“她,才貌双全。”

池母听后。立时笑得比盛绽的蔷薇还灿烂。

“儿砸,好样的!”

她拍拍池衷予的肩膀。她家儿子的眼光,他们信得过。

太棒了!

倘若她儿子真的带人家小姑娘回家,她还用得着愁她儿子是不是钙?

早点想想怎么给两人举办个订婚宴,让他们早点定下来才是王道。

不得不说,在思想层面上,池衷予的母亲,确实超前到某种境界。

池衷予即使在周末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息时间。

他得和父亲一起去公司。

以前还是初中生时,在会议上他只需作为旁听,再帮忙父亲整理一些文件。

最终结果仍需父亲的检阅过目。

到现在,他不仅需要跟着出席重要会议,在涉及到公司利益的某些重要合作案上,他也掌握着决定权。

池母一度呈反对意见。

所幸池衷予深知自己作为继承人身上的责任,早点担当不比晚点接手难到哪里去。

为此池衷予的父亲对自己儿子表面上是没说什么,心底其实对他那是一百二十万分的满意。

不愧是他池修然的儿子。看来张弛有度的教养,能让池衷予变得更为优秀。

这边,池衷予给词烟发完信息,就把手机揣兜里,和父亲直接步入会议室。

那边,词烟和白暖萌吃完早饭,出门一块去往练习室。

上午在私人会所里专门辟开的练习室里,词烟姿态优雅地进行身体上的塑形。

白暖萌因为进阶得晚,这会儿还在练习基础形体动作当中。时不时哎哟两声,惹得一对一教学的老师们听到后,无不笑出声来。

“烟烟,你带来的这个萌萌还真是个宝。”

教词烟数年形体的骨干级老师,和她打趣道。

词烟因为练习多年,加上她并不参赛,所以一直只是把形体和塑形两方面,作为塑造个人优美体态的日常训练。

词烟年龄小的时候,形体训练是她练习的重点。

现在长大了,塑形对她来说才是保持体型姿态最重要的方式。

也因为多年坚持练习下来,塑形的动作词烟可以做到优美得无懈可击。这也让教导她的老师轻松不已,陪她一起练习之余还能亦师亦友地一块儿聊天。

词烟冲老师扬起嘴角,“对,萌萌可不就是我家的宝么?”

年已过三十的老师纵使保养得再好,在看到词烟一颦一笑间始终明媚精致的面孔时,忍不住又一次发出感慨:“烟烟啊,我感觉我这小半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教了你这么个可人儿。”

恣意张扬的青春年纪里,从小姑娘到大姑娘的词烟,不施粉黛都能让一个看了她数年的老师看得很是羡慕和感叹。

初初老师对着她的脸发呆赞赏时,词烟还觉得很不好意思。

到现在老师第N次赞扬,词烟表示她已经没太大的感觉了。

毕竟三番五次地被同一个人发表大同小异的夸赞,好像也是会麻木的呢。

在会所里吃了一份由营养师专门均衡调配好的营养餐,词烟和白暖萌还得赶往另外一个老师的家里。

当白胡子老爷爷一见到白暖萌时,胡子随着下巴的抬起仿佛能翘上天去。

“哎哟你个调皮捣蛋的小丫头,你咋地又跟来了?去去去,和我家小宝玩儿去。”

白暖萌对老爷爷略略略吐了吐舌便跑开找小宝玩儿去。

词烟知道白爷爷其实是很欢迎萌萌到来的。

有时候她来上课,萌萌没跟着,白爷爷的小孙儿问萌萌怎么不来陪他玩时,白爷爷也佯装不经意问起,实则旁敲侧击,萌萌为啥没来他家玩。

所以当她带萌萌过来白爷爷家的别墅这,肉眼可见白爷爷高兴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烟烟丫头,走,爷爷这回在拍卖会上买到了一套清朝的文房四宝,谁来了爷爷都不给用,只有我和你才能用。”

“谢谢爷爷,还好我今天过来了,不然可亏大了。”

“你不过来,爷爷可就要上你家拎人啦!”白爷爷瞪眼,翘起白胡子佯装恶人的样子。

可惜他眼里的慈善,却是藏也藏不住。

三年前某次宴会上,词烟父母带着词烟和白老爷子打招呼。

彼时是词烟首次被父母带到社交场合去,老爷子一眼就觉得词烟是个可造之才。

于是当场就直入主题,问词烟有没有兴趣在周末时候,去他那学习书法和画画。

要说白家老爷子的书法和画功,在上流社会人家里那是出了名的出神入化。

想要收集人家的作品,花钱都买不到。

若是老爷子觉得这人不错,大手一挥直接送给人家。

收徒儿这种操作,同样也是给再多钱都不能踏入他家。

老爷子才不教蠢货。

词烟的“没基础”在他那儿完全不成立。

用词烟父母的话来说,自家女儿那是恰好合了老爷子的眼缘。

萌萌那讨喜的模样也同样合了老爷子的眼缘。

说把她们当亲孙女一般看待毫不夸张。

老爷子一家人住在傍山别墅上。

儿子媳妇因工作关系,忙着世界各地飞。

孙子被丢在家里,只有保姆和年过六旬的爷爷在带着。

这不一到周六,白家因词烟和白暖萌的到来,明显热闹许多。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民国小说
  3. 武侠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