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大叔暖宠小新娘

更新时间:2019-01-11 17:11:04

大叔暖宠小新娘 已完结

大叔暖宠小新娘

来源:掌中云作者:月夜潇湘分类:言情主角:宁婉鱼龙耀阳

主人公叫宁婉鱼龙耀阳的小说是《大叔暖宠小新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夜潇湘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新婚在即,宁婉鱼被未婚夫抓到了出轨视频,怒指她不守妇道。小女人有屈难申欲哭无泪,竟还遭到绑架。床上的男人轻烟慢吐,随意的道,“把孩子给我,我让你走。”“孩子,什么孩子?”“你给我生的孩子。”“我什么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泄气的回到旅馆。

戒指卖不了,兜里仅剩下三百块,被逼的穷途末路。

正在为生计发愁的女人长吁短叹,手机上一条短信提示,打开,看到林千业的名字。

“今天是我自以为是了,不知道你和龙少进展的这么快,还不自量力想去帮你,祝你们幸福,以后不会再打扰。”

看完短信,手机啪的一声砸在床上,宁婉鱼气的眼圈都红了。

双手狠狠的在心脏位置敲了两下。

今天竟然被两个男人气的发疯,阖目,把不争气的眼泪擦掉。

忍了一夜的肚子叫,清晨的时候简陋的旅馆里来了不速之客,乔烟。

踩着尖细的高跟刚进门,便闻到屋内的霉味,狠皱着眉头捂住鼻子满脸厌弃。

多待一分钟都是折磨,睨着她,打开包拽了张支票出来,扔过去。

“长话短说,一百万,拿着钱离开海城,以后大家都能过的好。”

宁婉鱼挑挑眉,盯着支票上的数字冷笑。

乔烟又道:“昨天在金店的那一出我不知道你和龙耀阳在演什么,不过现在看来你就是走投无路,我不喜欢你在千业面前晃来晃去,拿着钱离开海城,对你对他都好。”

见她不动,乔烟捡起支票主动塞进她的手里,又重新捂住鼻子皱起眉。

“我知道你恨我把视频拿给千业看,破坏了你们的婚约,不过宁婉鱼,你也不想想,那视频里要没有你的亲情演出我就是给他看了又能怎么样?”

“那视频有问题,里面的女人根本不是我。”

乔烟的视线心虚的一闪,把头转开。

她的神色很细微,却还是被宁婉鱼犀利的捕捉到了。

心急的抓住乔烟的手:“你知道那视频有问题对不对?里面的女人是谁,还有视频你是从哪得到的,告诉我!”

乔烟反应很大的甩开她:“宁婉鱼你有病吧,视频里的女人除了你还能有谁?这天底下还有和你一模一样的脸吗?至于视频是从哪得到的,你无需知道。”

宁婉鱼眯起眼睛看她,眼中闪过怀疑。

她确定乔烟知道视频里的女人,这世界上真有和她一模一样的脸,龙耀阳正在找那个女人。

但乔烟不肯说,她在隐瞒。

被她看的心虚,又见她抓着那张支票,乔烟狠瞪了她一眼仓皇转身。

临到门口时才回过头,勾起唇角笑的阴鸷,“宁婉鱼你还不懂吗?没了那层膜你就是说的再好听千业也不会信,不管视频里的女人是不是你千业都不会再要你,呵。”

小高跟踩在破碎的楼梯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

宁婉鱼的小手攥成拳头,支票捏在手心里攥的皱皱巴巴的。

拿过手机,播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等了很久,以为那边不会再接起时才传来冷淡疏离的嗓音。

“有事?”

宁婉鱼深吸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哽咽的味道:“乔烟刚刚来过,我们见一面吧,有东西要还给你。”

那边沉默了许久,在宁婉鱼失望的就要挂断电话前林千业才吐出一句。

“四点,去我们以前常去的咖啡馆坐坐吧。”

“好。”

露天咖啡馆,林千业把那张支票重新推回宁婉鱼的面前。

他修长好看的指不停的搅动咖啡,低沉的口气,“收下吧,乔烟说你现在过的很窘迫。”

知道她独自一人住在小旅馆时,林千业体内蕴藏的怒消失殆尽。

她没和龙耀阳在一起,他却自私的感到满足。

这个女人他爱了五年,捧在手心里的珍视,甚至没有碰过她,只等着新婚的那一夜享受她的美好。

可她却给了别人。

龙耀阳在她身上律动的身影又出现在脑海里,目光一滞,感到恶心。

宁婉鱼一直在看他,瞪着眼,抿着唇,感到一阵阵的难堪与心底的刺痛。

他竟然让她收下乔烟的支票,那代表什么意思他不懂吗?

是侮辱。

男人静静的喝着咖啡,压下心底的异样,抬眸望她:“婉鱼。”还是和从前一样好听又温柔的嗓音,温柔的唤她婉鱼。

“我和乔烟就快结婚了。”他的声音很平淡,平淡到宁婉鱼觉得他在说着别人的事:“我家人喜欢她,而你的事……”

他顿了顿,眼神望向一边:“他们希望我和乔烟结婚。”

“你们已经在一起了?”宁婉鱼垂下头,咬着唇,目光生硬的盯着手里的咖啡杯,余光瞄着他。

林千业喝咖啡的手一顿,已经给了她答案。

声音又哑又涩:“她把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我。”

“别说了。”宁婉鱼逃避似的阖目,抓着咖啡的手狼狈的一抖,咖啡洒出来。

“婉鱼。”他又叫,魔音一样。

瞥着她面前的咖啡渍,心痛的挣扎:“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说完后又垂下头继续喝咖啡,五年的感情真正走到了尾声。

宁婉鱼突然觉得很好笑:“你以为我找你来是要向你摇尾乞怜?死乞白赖的缠着你?”

他清冽对过来的视线让她难堪,不可否认,她的确曾对他报有幻想。

五年的感情不想因为一个误会这样终结。

她咬着唇,蓦的抬头,想着之前乔烟的躲避眼神,沉声反问:“如果现在我告诉你,那段视频里的女人不是我,乔烟也知道那个女人不是我,却把视频拿给你看,目的昭然若揭,你还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的清白吗?”

林千业搅动咖啡的手指僵了一下,黯淡的看向她。

半响后,他沉了口气,低哑的声线有些黯然。

目光笔直的射进她眼底:“婉鱼,那你告诉我现在你还是完好的吗?”

这句话像一把利箭一样猛的刺穿心窝。

“你已经不是了,不是吗?”

她哑然失笑,狼狈落寞,掩饰不住的难堪。

乔烟说的那一句,【没了那层膜,你就是说的再好听千业也不会信。】一直在耳边回荡。

是啊,过程不重要关键是结果,她已不是完整的了,就算弄清了视频的事又怎样?

她怎么这么傻?

他不过是要一个干净的女人啊!

林千业看着她伤心,苦涩,双手在桌子上攥成小拳头,青色的血管都要胀出来的隐忍。

他把头转开,站起来,将支票塞进她的手里。

“拿着吧,或许离开海城你能更好的重新开始,云邸公寓你也可以卖了把钱带走,下半生即使不工作也能衣食无忧,婉鱼,现在的自尊帮不了你,钱才能帮你。”

原本心碎的女人蓦的抬头瞪他,瞳孔欲裂。

这句话是对她最深的侮辱,赤果果的打击。

他竟然让她放下自尊,还是他认为,不是完整的自己已没有自尊?

再也想不起五年的时光他温柔如水的样子。

忍住心碎,难堪,站了起来。

“等等。”她绕到桌子的另一边挡在他面前。

林千业低头俯视,看她的眼神晦暗不明。

正疑惑时,一个巴掌毫无预兆的甩了过来。

他的头一偏,脸上**辣的疼。

转过头,瞳孔瞪大,恶狠狠的瞪她,似乎还不敢相信她竟然打他。

宁婉鱼对他的恼怒视而不见,举起手中的支票撕成片片雪花,砸向他的脸,又从包里掏出那张她珍藏的公寓门卡。

这栋房子代表了他曾爱过她的心意,现在却成了笑话。

在他复杂的视线里,她把房卡折成两半扔向他的脸。

弯起唇角冷笑道:“那天你看到视频提出分手,当时我还是你口中所谓的处*女,第二天我被龙耀阳绑架带走之前,也是你口中所谓的处*女,可你不相信我,你只相信你眼睛看到的。”

“在你抱着乔烟的时候,可曾想到过我?你是自愿的而我却是被强迫的,我告龙耀阳,你却说我影响了你的声誉逼我撤诉,林千业,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

她冷冷嗤笑鄙夷的望向他:“如果是的话,那你的爱真是太廉价了,我谢谢你放我走。”

“婉鱼……”

她躲开他的手,就像那天他躲开她一样,满眼的厌恶。

“视频的事我会查出来的,如果让我查到这件事情是乔烟故意在背后设计,我不会放过她。”宁婉鱼望向他时眼睛里已没有了曾经的热忱。

林千业突然感觉自己就要失去她。

“还有,我不会离开海城,不过套用一句你说过的话,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不见。”

绝然的转身,泪如雨下。

可她不会再让那个男人看见,不会再给他机会轻视她。

五年的时光,再见。

……

沉寂的办公室里,气压凝结。

龙耀阳看着视频里手下发回的画面,那女人哭的惨白的脸,眉头锁的很深。

“她人呢?”

聂新拿出手机播了一通电话,又把刚刚传回的画面递到男人面前。

“一直在四处走,没有目的,走了五个小时了。”

男人刚毅硬挺的轮廓更加暗沉,如鹰一般锐利的眸子微微眯起。

五年的记忆,要用五个小时走完它吗?

聂新收回视线,又将一份文件递到龙耀阳的手里。

“这是林千业与乔烟的个人资料,宁小姐提到的那段视频已被乔烟删除,恢复不了,我安排了人在她身边监视,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嗯。”

龙耀阳点了点手指,拿起外套和车钥匙起身:“把她的位置发到我手机上,查查龙氏旗下和林氏有没有合作,有就摧毁。”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穿越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