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妖孽王爷战神妃

更新时间:2019-02-05 12:29:21

妖孽王爷战神妃 连载中

妖孽王爷战神妃

来源:微小宝作者:尘霁子分类:穿越主角:叶莨归阮渊

主人公叫叶莨归阮渊的书名叫《妖孽王爷战神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尘霁子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冷宫来了个小可怜,衣衫褴褛,神情恍惚。 后来,她的一心扶持的皇夫和万分怜惜的庶妹亲密相拥到来后...... 叶莨归这个曾经名动朝野,征战四方,一统天下的女战神,就那么惨死在一处凄凉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娘!”

叶意欢在叶莨归进门的那一刻,一双杏眼瞪的老大,不可置信地看向母亲。

那个蠢货怎么卸了妆?

红玉夫人朝着叶意欢皱了皱眉,示意她不要引起别人的误会,然后下了坐,款款走到叶莨归跟前,牵着她的手,一张嫉恨的脸已然换成盈盈笑眼。

“这是我的大女儿,平常就待在家里玩儿,一向都是意欢代她出门见人,诸位自然不熟识!”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众人心领神会,原来这大小姐虽有一幅绝美样貌,却仍是顽劣的性子!

“不错,莨归着实感谢姨娘虽然总认为莨归面目丑陋却仍让庶妹代我出门参与贵族间的交际!”

叶莨归话尽,引起轩然大波。

这贵族间的交际一般都是嫡子参与,而红玉夫人所出不过庶女,让自己的庶女代替嫡女的理由居然是红玉夫人认为大小姐丑陋?

宾客间看了看绝美的叶莨归,又看了看脸色一下子僵了的红玉夫人,沉默了起来,彼此心照不宣。

而红玉夫人更是一口老血梗在心头,捏着叶莨归的手凉了个透。

这蠢货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一会儿让下人在众宾客间叫她嫡小姐,一会儿称意欢为庶妹,甚至还听出自己的言外之意,反将了她一军。

这叶莨归莫不是被意欢推下水,脑子一下子清白了吧!

红玉夫人幽暗的瞳燃起一抹惧色。

察觉到掐着自己的手加重力度,变的泛白,叶莨归的嘴角牵起一抹弧度。

“姨娘,莨归向大家称赞你们呢!嘻嘻!”叶莨归小声说道,笑的天真灿烂。

红玉夫人抹了把冷汗,猜想叶莨归一向敬重她们母女,没理由突然间对她们使坏,大概是嘴钝才说了这番自以为能讨好她们的话。

这样一想,红玉夫人轻吐一口气,轻松不少。

“多谢我的归儿!”

红玉夫人把叶莨归禁搂在怀里,显得亲密无间。

“看直了眼吧!”

阮渊尚陷在深思中,冷不防腰间一痛,下意识倒吸一口气。

“欢儿怎的不自信么?我们既已成了好事,自然心中满满的都是你!”

阮渊将腰间的柔嫩手掌拿了下来,握在怀中,用一贯的浓情蜜意哄着醋味大发的叶意欢,只是眼睛却仍是直勾勾地盯着叶莨归。

真是有趣的女人!

“哼!待会儿你就知道她的本性了!”叶意欢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回到红玉夫人身边。

“你今日何故迟来,让大家平白等你一人!”

叶玄放下满载美酒的白玉琼觞,笑意早已散去,微蹙眉头,不怒自威。

“父君息怒,今日父君宴请诸位大人,莨归作为府中嫡女,自当多加打点,姗姗来迟,还望父君恕罪!”

叶莨归走到叶玄面前,弯腰行礼,拜了又拜,言语间满是敬意,而叶玄冷漠如初,一直到她行礼完毕才拂了手让她起身。

两人间,竟是疏远的仿佛是官僚间的上下属一般。

传言,摄政王爷不喜嫡女果真不假!

“红揲,吩咐厨房上菜,莫让各位大人久等!”

叶莨归并不在意叶玄的冷淡,退却一旁,招手吩咐,婢女应了声便下去,很快,端着满盘珍馐的下人鱼贯而入。

菜还未上桌,浓郁的香味便已散了开来,水汽萦绕在大堂内,朦胧的平添几分仙气。

“第一道,八仙过海蜜酿蝤蛑,主料蜂蜜、甜柚,甘蔗、海蝤、蛤蛑、辅以米酒、桑葚、桂圆。味甘。”

“第二道,十全十美木樨清露白玉翅,取晨中桂花初露,于瓮中辅以料酒、沉香子蒸馏所得香液淋与腊月寒冬所捕鲟鱼之上,味稍酸。”

“第三道,百子千孙凤凰胎,伽罗鸡披胸肉,清酱郁过,以网油包放铁奁上烧之。撒以胡椒、孜然,抛以牛油,味辣。”

“第四道,千秋万代遍地锦装赛红颜,苦果水浸硙碎,滤去滓,煎以麻油就釜收之。又有入缸内,以石膏末收者。大抵得苦、咸、酸、辛之物,皆可收敛耳。再以腐皮包裹馅心,包馅成兜,以麻线收口,蒸熟成型。甚苦。”

一道道菜肴在叶莨归清脆婉转声音的介绍下,显越发诱人。

众人伸长了脖子,眼中满是一品香泽的欲望,回神想到某处,不禁心里一咯噔。

这菜看似简单,其中深意却让人心惊,莫不说这菜名,就是这菜的材料,深海里的蝤蛑,寒冬腊月里的鲟鱼、万千香露才汇成一杯的琼花露,便是连皇宫也不一定凑齐,以至于这西域的孜然,莫不是摄政王府还和边疆有牵连?

摄政王府大小姐竟......

“诸位大人,请用!”

叶莨归仍是一幅谦和恭敬的样子,温良的笑意使人如沐春风,然而已无人再敢轻视。

叶玄一双沉着的眸子紧盯叶莨归,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入座。”

随着叶玄的一声许可,众人纷纷落了座,叶莨归迈着轻盈的步子坐在了叶玄身边,把本属于女主人的位置占了,红玉夫人被挤兑到一旁,恨的牙痒痒却无法反驳。

满盘珍馐到了嘴边,竟无人赶动筷,侍女放上来的餐具竟也是纯金打造。

这摄政王到底是愚了,竟不懂韬光养晦隐藏锋芒,怕是沉溺荣华只知炫耀而无长远打算吧,呵呵!

席间两人交换个眼神,捏着胡子,露出一抹嘲讽的精光,看来可以向那位报告了!

一旁的叶玄捕捉到两人的小动作,露出不易察觉的冷笑,伸了手叫来管家吩咐几句,看来账簿上又该添两个人了。

“大小姐落落大方,持家有道,叫渊佩服!”

阮渊身为皇子落座叶玄的主桌倒也说的过去,坐在叶莨归身边,一双墨瞳泛起惊羡,似乎已经不在意初见时的压迫感。

“谢渊哥哥!”叶莨归脆生生地叫上一句,许是初见不好意思,一张娇美的脸羞的通红。

渊哥哥?

阮渊不想刚刚还气度非凡让人望而生畏的叶莨归竟主动向他示好,心里顿时轻飘飘的,心里的算盘打的更响了。

“归儿妹妹劳碌了许久,渊敬你!”

“谢渊哥哥!”

叶莨归娇羞着揭开面纱,樱桃小嘴轻尝几许,辛辣的刺激,粉嫩的舌头微吐,皱着一张小脸,惹的阮渊心里毛毛的,真想上去用那双柔夷来慰藉自己。

真恶心!

叶莨归一口酒饮下,察觉到身上那道暧昧的目光,面上透着笑,内心却已被恶臭的泥潭塞的满满。

和阮渊重见,讨好他的每一刻都叫她恶心!

“娘,为什么还没发作!”

叶意欢平静的声音透着无限恨意,眼睁睁看着自己未来的夫君和一个蠢货打得火热,真叫她厌恶!

“翠儿,把我准备的熏香拿过来。”

红玉夫人一直紧盯着,却见药效迟迟不发作,也正焦急,被女儿这么一催,倒是想起自己还有另一手准备。

哼,叶莨归管你喝下去是多是少,只要熏香一到,我让你欲性大发,身败名裂!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宫廷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