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仙魔同修

更新时间:2019-05-06 14:47:29

仙魔同修 连载中

仙魔同修

来源:微小宝作者:张小星星分类:仙侠主角:陈悟道赵清

主角叫陈悟道赵清的小说叫《仙魔同修》,它的作者是张小星星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西天取经,功德无量?错!西游是场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错!佛果是种孽,好人不长命,坏人总能活千年。一世又一世,一年又一年,人们总是活在被前人编排好了的无聊的世界,并且为之束缚。看我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雪妹妹,你那表哥到底是什么来历呀?武功这么厉害?”武晨无话找话的问道。

“这个,这个,他从小就资质很高,后来又机缘凑巧,得到过仙修的指点;因此虽然他不会仙法,武功却也超人一等;这次的仙考聚气,我猜测他很有可能会成功的啊。”林雪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详细的说了出来,说话时眉宇间透露出丝丝敬畏。说起表哥时,林雪儿总感觉不是那么的舒服。

“啊啊,这么厉害啊;那你表哥对你怎么样啊!?”武晨又热情做作的问道。

“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说完林雪儿便立马站了起来。

“我送你回去呗。”武晨也连忙起身。

“小子,我回去了啊。”林雪儿温柔的对陈悟道一招手,说道。

陈悟道连忙点点头。

“陈老哥,这个妞让给我了啊,你不有江昭萱呢?你赶紧回去吧?”武晨紧走几步上前偷偷的对他说道。

陈悟道无奈的点了点头,却又叹了口气。心想这小子功业未成,想得倒挺多。

武晨转过身,非得要送那林雪儿回去。

陈悟道见状便一人溜达着往客舍走去。

来到客舍门口后,又想看看那赵清和海心怎么样了?上前一敲门居然吃了个闭门羹;不知两人是不爱搭理他了,还是出去游逛去了;无奈下便回到客舍翻看跨界前得到的幽冥冥录去了。

陈悟道拴上门,然后从贴身的衣兜了拿出密书。走到桌旁认真的读了起来。

“可怜呀可悲!遥想当初的逍遥日子,老朽悔没听那独耳老友的话!不该攻打地府啊,悔呀,悔呀,悔!”后边接连几页都是大大的悔字!最后却没有署名。

看到这几行字,陈悟道猜测一番,心想:“攻打地府!?这得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啊!?”心中不免有些心潮澎湃。

接着往下看了几篇却没看到一个武功仙法,不免渐渐有些失望,心想看来这些人是对自己的功法没信心啊,要不还能困住了!?

不过这事却是他想错了,不是几人仙法不行,而是那无间地狱太过恐怖,试问万天诸界,又有谁能从中逃脱!?

再者无论是谁,若被困了无尽岁月,谁还有心研究什么功法?

接着往下翻看去,见下来的那人倒是有些文采,字迹整齐,文风清醒透亮:“试问苍天谁做主?作此无间困英才!地狱好如混沌处,何年脱困笑青川?”落笔是沧海青城子。

却依然没见什么功法。

这时陈悟道也感有些无奈,却也体谅了这些人的心境,测度他们终于有个机会了,还不趁机抒发点自己的想法?

再往下翻去,居然还是女子的笔迹,马上猜想会不会是送书的那红衣女子?一看字迹却又不像,却还是有些好奇,认真的读了下去:“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丛中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呀!?仙人也有如此的相思之苦啊!?”陈悟道更加惊奇,心想看来村里老人小时候教自己的还是有些偏差啊,心想看来不一定要断绝情欲才能成仙啊。想到此不免心中偷乐。

看完此人记载后也没什么功法。“女子应该如此,不能打打杀杀的,”陈悟道自我宽慰的想到。

终于,

发现一篇有关功法的记载:老朽一生仙修,却也孤苦伶仃,不喜长生,不爱红颜;只愿轰轰烈烈震荡天地,可惜却陷入了如此无间境地,哈哈,老朽也无悔!……。众人皆推崇傲龙八诀,老朽也佩服;不过老朽没有那么多的耐心。老朽的最爱还是我那裂神刀法。今日便记录在此,若他日被有缘者得之,希望你也性如烈火,形同老夫,哈哈哈哈哈!”

最后却没留下姓名,陈悟陈悟道想可能是这刀法名气太大了吧。

心里一动,这刀法不刚好适合那武晨老弟?随即有了决定,马上拿纸笔誊抄了下来。

抄完后,想到这老人如此狂傲居然也佩服傲龙八诀;心里一动连忙打开一看却完全看不懂,全是些炼气之法。陈悟道倒也不着急;准备再找寻一番,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咚!陈悟道,快!快,武晨被人抓住了,要出大事了!”陈悟道一听是江姐姐的声音马上下地开了门。

“为什么呀?”

“你说为什么?早说让你俩不要沾花惹草的,看看这下出事了吧!还是昨天那几个人呗,先赶紧去看吧!”赵清焦急的催促着。

“啊,好,好,海心呢?”

"她在那里了,赶紧走吧。!”赵清拉起陈悟道飞奔而去。

话说几刻前,武晨一路美滋滋的跟着林雪儿往回走去。

半路上林雪儿一再让他回去吧,他根本也不听。

一路还吸引了不少目光,武晨却更加得意,路过一个玉石雕成的巨大狮子时。

只听另一边的角落却有人说话了。

“呀,那不是老大的女人吗?后边这小子他娘的要干啥,跟得怎么紧,赖皮狗似的!”一个贼眉鼠眼的瘦小男子说道。

“哪,哪?啊,真是啊,晕,这是有事要发生啊,快,快,你去报告老大,看这小子有点面熟啊,我先去教训他一顿!”接话之人面色黝黑,长脸细眉,眼睛很大,一笑透出一股狠厉之色,见手臂很长;看来是擒拿高手。

“丁老二,你小心啊,我赶紧去找老大!”先说话的那人连忙跑了去。

丁老二绕过来悄然尾随一段,忽然紧步上前,一巴掌拍在了明圣的脑袋上,一下,两下,接连拍了四五下。

武晨顿时就被打蒙了。

“你个土包子,昨天没收拾够你呀,还他娘的犯贱!”丁二见他回过头来,顺手又掏出了一把铁锤。

“你个大爷的!”武晨暴怒,马上掏出新选的制式短刀,一招“沧月映江”,刀势如泼水般斩向了那丁二。

林雪儿一回头,心道:坏了,心想表哥来了看到这样子不妒火更盛吗?想了想赶紧溜了去。

丁二铁锤一挡,“叮当”一声,武晨往后一退,丁二一扭身,双锤齐出,又打在了明圣的刀上。短刀咣啷落地。丁二收起双锤,一迈腿扑上前来,擒拿手随即展开,不到两招便把明圣摔倒在地,丁二一抬腿便跨了上去。

“你个狗样的东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今天你就在我的胯下反思反思吧,贱东西!”丁二满脸阴狠,骑在武晨身上,双腿紧紧将他夹住,又伸出手在他头上拍了又拍。

武晨什么脾气?受此侮辱,真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只见他气愤之极,双眼通红,青筋暴起,四肢极力挣扎,却丝毫挣脱不得。又见不停的被敲打脑袋,气急败坏中无奈的双手猛捶地面;地面都是玉石铺成,不一会双手便出了鲜血。

而他却还是一声不啃,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不一会儿,人群分开。丁二一抬头,是欧阳云逸到了。

只见他阴冷的看了丁二和地上的武晨一眼,冷冷一笑开口道:“放开他!”

丁二心里还有些疑惑,心想这老大向来就不可琢磨,还是听话的赶紧起来吧。

武晨挣扎着也要站起,还没站稳。

欧阳云逸忽然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胸前;一脚将他踹出去了四五丈远。

武晨捂着胸口,痛苦的咳了两声,恶狠狠的抬头看向欧阳云逸。

“呀!不服啊!”欧阳云逸见状更是阴阴的开口。

武晨“呸”吐出一口血痰,挣扎的又慢慢站了起来。

欧阳云逸一脚撑地,另一脚飞旋而去,一招连环踢,又将他踢出去十多丈远。

“服,是不服?不服,今天老子就踢死你!”

武晨咬咬牙,捂着肚子又站了起来,气急中也冷静了下来狠狠说道:“我喜欢林雪儿,而你又何可服的?你说到底有何可服你的!”

欧阳云逸一听,也有些来气,上前几步,飞身一跃,跳上半空,一招飞鹰掠空展开,狠狠得向他砸下,真有心一招要了他的小命。

看得众人一阵惊呼。武晨手中没有兵器,疯狂的挥舞双臂挣扎着冲了上去。

欧阳云逸处身空中连环踢出,接连三脚全踢中了他的胸口。

武晨吃力,接连后退几步,颓然倒在了地上;欧阳云逸潇洒的落身着地,马上又抬起一脚,踩在了他的头上。

武晨只感全身酸痛,吃力的一扭头,挣脱出来,张口就向欧阳云逸的脚脖子上咬了去。

“哈哈,果然是条贱狗啊!居然会咬!”

丁二在一旁哈哈大笑。

“武晨哥哥,武晨哥哥,别打了,快起来呀!”海心害怕极了焦急的上前哭喊了起来。

原来海心先前跟着赵清来到客舍中炼药,哪知江姐姐却心不在焉,一会又拉着她出来游逛,不由得又来到了饭堂门口,这溜达那溜达的,却也不知在找些什么。

片刻后,却突然听说有打架的,便不由的跟着人群来到了近前;一看居然是武晨被人打,赵清马上就急了,细一打量却不见陈悟道的身影,心想自己又不会打架,遂连忙四下寻找陈悟道;特意让海心留在了哪里,还嘱咐她不要乱动。

但是眼见哥哥如此被人打,海心实在是心痛害怕又可怜,焦急中流着眼泪又站了出来。

地上的武晨满脸的泥污,掺杂着血迹,扭头又看到了惊吓中的海心,勉强一笑,样子却很悲惨,却咬着牙喊道:“海心,快,快回去!”

海心此刻早已六神无主,闻言不但没退还紧步跑了上来,伸出小手开始拉扯欧阳云逸的衣服。

欧阳云逸不胜其烦,回踢一脚,顿时将海心踢飞摔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海心吃痛,“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喂喂,钉子,去把这小乞丐扔到一边去。”

欧阳云逸一看踢得是小女孩,好似刚有一丝后悔,但是又马上变作了厌恶。

丁二听言遂上前一把提起海心,往一旁走去,恰见旁边有个水池,便一把将她扔了进去。

“哭,再哭就淹死你!”

这还不算,丁二又上前摁住了小海心的脑袋,作势就要把她摁进水里。

海心吓得怔怔的望着前边,不敢再哭了。

“不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居然来这里撒野,以后见到我那雪儿妹妹叫奶奶知道了吗?叫我,要叫爷爷!他娘的!”欧阳云逸,踩着武晨的脑袋,阴阴的说道。

“服你娘的个鸟"明圣全身疼痛,却始终倔强。

欧阳云逸面部肌肉一抽搐,马上抬起一只脚,狠狠得就要将武晨的脑袋踩碎了去。

“嗖嗖,嗖!”空中飞来几粒暗器又快又急的迎上了抬起脚的欧阳云逸。

欧阳云逸虽然不惧,却也知道要是打准了穴道,必然也是酸麻疼痛,更重要的是会丢尽了颜面;只得连忙跳起躲过。躲开后又想展开身法回踢过来,“嗖嗖!嗖嗖!”空中却又是几粒黑珠暗器。欧阳云逸只得又躲。

跳开躲开之后,嗖嗖,又是几粒。

然后却见一个飞快的身影,几步上前,将地上的武晨抱了起来;来人正是那陈悟道。

“江姐姐,赶紧扶他回客舍医治。”

赵清闻言不敢怠慢,扶起武晨转身离了去。

陈悟道依旧不停的用暗器打向欧阳云逸;直将他逼出了十多丈远,见江姐姐远远去了,这才飞速回来,如法炮制将海心又救了出来,然后才飞速的往客舍跑去。

“追!给我追,要了这几条狗的贱命,他娘的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欧阳云逸感觉很失颜面,马上喊了手下一路追赶下停。

哪知陈悟道跑得飞快,一拐两拐,居然失去了踪影。

欧阳云逸气急败坏,带领手下开始挨屋搜索了起来。

陈悟道回到客舍明圣的惨样,只感觉每一丝伤疤都好似疼在自己身上,义愤填膺,又看见那惊吓中的海心,一扭头出了屋,飞身走出。一跃跃上屋顶,飞速的往回奔来。

刚瞅见欧阳云逸的那一群狗腿子正在嚣张的搜查。

“嗖嗖!”陈悟道脱手一个接一个的暗器就打了下去,方向奇准。

“狗东西又出来了,在这里呢,快来啊!”下边的人顿时大喊道。

陈悟道听他们喊自己狗东西,脸色一冷。

接连又是几颗暗器打出,话说欧阳云逸那几个手下,哪有那么高的武功;顿时便有两人被打瞎了眼睛,蹲在地上惨叫了起来。

欧阳云逸一看这还得了,这还是自己的地盘吗?

马上喊了丁二,展开轻功,快步扑了过来。

陈悟道有心将他们引开,飞起一步,跃上更高的屋舍房顶,回头顺手又是几镖。

欧阳云逸此刻已被激起火来,随手拔出长剑,一招“追云逐月”身随剑走,瞬间来到了陈悟道身边,陈悟道慌忙一躲,却还差了一分,胳膊上顿时被刺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陈悟道一咬牙,飞窜又去。不忘打回两镖。

欧阳云逸要格挡耽误一会儿,瞬间又落后了一段。

陈悟道趁机又向丁二打出几镖。

丁二挥起双锤一挡,倒也轻松。

陈悟道暗叹自己的武艺还是不够啊,却决心一定要为兄弟出了气。

接着飞快的奔跑;回头瞅准了空子,就甩出暗器。

欧阳云逸和丁二空有一身的武艺,却因轻功暗器差点,一路追赶下来感觉憋气非常,不由的破口大骂:“你他娘的有本事别跑啊,贱东西!”

陈悟道跑得也很吃力,自己无心顾及,转眼跑到了饭堂上空,只见里边雾气腾腾,灵机一动跳了下去。

两人随后也追进来一番寻找,却好似失去了那人的踪迹。

丁二从蔬菜,蒸锅间小心的寻找着,忽然一桶开水从天而降,丁二两忙躲避,“嗖嗖”两声,丁二只感腿部一麻,开水瞬间泼在了腿上。只听他顿时一声惨叫,遂狼狈的跑出食堂,往水池子而去。

食堂中的欧阳云逸见状,急忙喊道:“你出来,咱俩光明正大的打一场,你要赢了,今日之事就算作罢,如何?”

陈悟道早看这欧阳云逸恶心非常,跟他说话的心思都没有。

瞬间又是一锅开水泼出。

欧阳云逸忍无可忍运起内力,不顾滚烫的开水,一剑出手又向陈悟道刺来,这一剑刺中在了他的腿上。

陈悟道吃痛终于是坐在了地上。

“我呸!”

随后欧阳云逸又一口粘痰吐在了他脸上。

“跑啊!你再跑啊!”

欧阳云逸想先歇息一会,再来侮辱他。

此刻,镇上最高的一个阁楼上,正有两个仙官,坐在那里下棋,不时的还关注一下这边。

“嗯,这小子的剑法不错,我敢打赌,他俩要是正面对打的话,那小子接不下三招!”一个白胡子老者说道。

“上官自然不会看错,要不我也赌一把,就让他俩演武场比试一番如何?”另外一个年轻的仙官有点逢迎的说道。

“哦!?行,如此也没什么意思,这么着,我允许你去调教那小子一番,一个月后再比试,如何?”地位稍高的那名仙官嬉笑着说道。

“就依上官所说!”

两人商议完,那名年轻仙官潇洒飘下,转眼来到饭堂,一把将小子扶了起来。

“你俩!一月后,演武场比试,胜者,有赏!”

欧阳云逸一听大喜,连忙拜谢。然后又轻蔑的看了看陈悟道。

陈悟道身上此刻两处创伤,无心顾及其它,匆忙点点头。找了一根拐棍,一瘸一拐的往客舍走去。众人对着陈悟道指指点点,说笑中还有一丝同情。

陈悟道脸上发烧,不自然的继续往前走去。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种田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