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开在黎明的花

更新时间:2019-06-25 23:54:44

开在黎明的花 已完结

开在黎明的花

来源:微小宝作者:缚瑾分类:言情主角:周逸辞程欢

主角是周逸辞程欢的小说叫《开在黎明的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缚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里洋场,波诡云谲,浮城迷事,血色残阳。 我爱上周逸辞在我最悲惨的岁月里。 他是叱咤八方不可一世的矜贵,像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给了我最温暖的救赎。 我爱他不惜千夫所指粉身碎骨,他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薄唇含住碗口,喝了一少半,一脸忍耐将碗放在茶几上,我赶紧俯身给他斟茶漱口,他不知余光察觉到了什么,忽然从文件里抬头看向我,他目光在我脖子和锁骨位置顿住,我反应过来想拉好衣服起身避开,他让我别动,随即伸出一根手指压在衣领上,向下探了探,当看到皮肤上面的红痕后,他蹙眉仔细辨认,排除是亲密的痕迹,他便知道我是挨打了。

“你惹了谁。”

他很了解我的处境,我不想丢掉饭碗,毕竟我不火,即便江北出去的,风尘圈里一点知名度都没有别的场所也不会愿意收纳我,何况他们还担心我是不是得罪了江北里的人,为了避免惹祸上身对我避之不及,除非我去美人苑,美人苑背后的老板在滨城有地位,并不畏惧周逸辞,但那场所太乱,陪侍每天都有出事的,不是人流死了就是被虐得面目全非,场所里的人还眼巴巴想往外跑,我才不会去送死。

另一面我又不愿背叛他脏了自己身体,他现在还愿意要我,我不想作到他不要我,所以我在江北过得异常艰难,三天两头因为不识趣不懂事挨打挨骂,如家常便饭一般普通。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不打个招呼让我好过点,他可以私下里支会经理一声,她也不敢传出去,但他连这个都没做,就好像真跟傅惊晟说的那样,他心里眼睛里压根儿没放过我位置,养一只鸟儿出门在外还惦记着,我倒不如一只鸟儿。

我摇头说没惹谁,自己不会看眼色。

我说完转身要走,当时已经委屈得眼泪在眶里打转,周逸辞讨厌女人哭和矫情,我之前忍不住一回,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落泪,什么事都要有个度。

可我转身还没走两步,他手忽然越过茶几抓住了我,他扯着我衣服将我拉到他怀里抱住,我低垂着头,他命令我抬头。

我扬起面庞时,眼泪已经忍了回去,只剩下一点潮红,他盯着我看了半响,“怎么回事。”

我摇头说没有,他又要张口追问,我两根手指压在他唇上,可怜兮兮央求,“我知道在周先生心里我并不值钱,所以我拼命在寻找价值,可以让您不舍,在您身边留得长久一点,我希望周先生看到我只想起快乐,而不是那些头疼的琐事。”

他听我这样坦白有些怔住,并没想到我这么肯委曲求全,在他心里我有点小聪明,很会演戏装可怜,他一直认为我的隐忍和顺从都是为了更大的图谋而假装,所以我稍微说错话,他都会敏感怀疑我的目的,明显这样大度温柔的我让他很惊愕。

越是城府深心计重的人,和他玩儿表面的东西反而有效果,因为无论如何深入也深不过他,还不如别露怯。

周逸辞活得非常辛苦,他为了控制一切贪占权势,和所有人都在玩儿心眼,而这套宅子是唯一净土,他会卸掉许多防备,我只要将贤淑懂事的样子演得足够到位,不露出过分贪婪的嘴脸,他都会相信我。

击垮一个男人残忍原则的最大武器,不是眼泪,也不是温柔,而是聪明。在他有打算之前,比他更先有,懂得先发制人,会变黑为白。周逸辞抛弃我唯一的理由就是厌恶,我越是把自己与世无争渺小化,他越会对我包容。

在周逸辞抱着我不知说什么时,他助理从庭院外进来,助理看到这样一幕习以为常,他目不斜视把东西放到茶几上,垂着头要离开,周逸辞忽然叫住他,“江北今天发生了什么,鬼仇告诉你了吗。”

助理立刻站住,“说了,场所今晚派对,包房员工凑不上数,万芳找陈红要个小姐到三层救场,要求漂亮不红,那自然就是程小姐了,于是陈红递了过去。程小姐在包房受了委屈,被一个丈夫出轨不忠受刺激的太太打骂了一通,后来被万芳和傅总一起救下。”

我听到助理最后提及傅总,吓得险些窒息,我没打算把傅惊晟对我抛出橄榄枝的事对周逸辞坦白,这对我而言不是一件有利的事吗,我为什么要堵死也许他日会成为我后路的出口,而所幸周逸辞也没关注这些,他所有关注点都在我被打骂了一通上。

他让我坐在他腿间,背对助理的方向,扒开我胸前衣服,看到那些遍布每一寸肌肤的红痕,尤其是两个胸上,他有些发怒,对经理把我交出去很不满,“告诉陈红明天晚上到我办公室,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找人动手,让她选。”

助理抬眸看了他一眼,知道周逸辞恼了,立刻点头说是。他不打招呼不代表他对我的一切不闻不问,陈红不识趣就是她愚蠢了,愚蠢的女人留不留也没什么价值。

我被那富婆劈了一顿,算是因祸得福,周逸辞意识到对我放任不理我会受到很大伤害与不公,他对接替陈红的新经理叮嘱要关照我,那经理很机灵,虽然周逸辞把我们关系阐述得很隐晦,她仍旧一点即懂,每天按时在签到簿上给我挂牌,但不怎么对客人推荐我,我本人到不到场所她也不理会,该结算的钱却一分没少。

在场所干了两年,我尝尽了最悲惨的苦味最非人的待遇最冷漠的眼神,忽然过得这么轻松,我有点觉得像做梦,一个很不真实的梦,梦里有周逸辞,有不用我提心吊胆的生活,还有那金灿灿的星星和大把发着光的钞票。

我也彻底明白了权势二字有多重要,除了起死回生,几乎什么都能办到。

滨城在我过得最舒服的那几天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周逸辞名下船场的对手公司被查出偷工减料,造船所用材质是渣子工程,输送到码头运货的轮船在半途渗水,浸泡了底层甲板,险些引发沉船事故,七十余名工人紧急被邻船营救后才死里逃生,那些侥幸保住一命的人当然不依,私下拿了一笔精神抚慰费勉强答应缄默,好不容易平息下来,不知何故又旧事重提联名告了那家公司,知情者透露这些人又从别处拿了更大一笔钱,幕后操控者让他们反咬。

而幕后人是周逸辞的岳丈,白宏武。这样的牵连一目了然,明显是在替周逸辞扫雷填沟,两家公司生意上竞争得厉害,各自把持一半轮船输出,平了这个对手,周逸辞算是垄断一方了。

另外一件是陈红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和周逸辞之后谁也没提她,这口气他帮我出了,出得这么决绝这么痛快,怎么出的过程他不想说我也别瞎问。

不过场所因这事流言四起,事件主角是周逸辞和陈红,大家完全没想到他俩会闹掰,周逸辞捧了陈红不假,但陈红对周逸辞也是誓死服从那种,真跟走狗一样。

陈红在江北有多红呢,这么说吧,娱乐圈有王牌经纪人,而风尘圈也有王牌经理,陈红就属于滨城经理里的扛把子,这片土地上场所这边不下一百个,除了美人苑那边老板牛逼,场所也火,几乎所有场所的老板都挖过陈红,把她挖过去意味着能带走江北一部分被她捧红的,还能在她教导下培养出自己场所的台柱,绝对是值得的,所以开出比江北多一倍甚至两倍的价格。

但陈红不去,周逸辞知道这事儿,他也没给涨钱,陈红仍旧安分守己,所以她留下显得特别难能可贵,干这行的谁不图钱啊,钱是祖宗,不然谁愿意跪在地上装孙子,诱惑摆在眼前还能不为所动,得是多大的忠心。

陈红的名气不只是滨城,再划远点地界,方圆十几座小城市,她名气都挺足的。

她手底下有何曼,有宋清,还有两个离开江北做了姨太太的,对她都非常感恩,逢年过节提着大包小包带着保镖保姆来场所看陈红,随手送珠宝礼盒,那气派十足隔着八丈远就闹得人尽皆知,搞得全场小姐心浮气躁,都恨不得一朝登顶穿金戴银吃香喝辣。

手底下姑娘有出息,陈红脸上也有光,都说她是造星场,凡是被她看上的,不飞上枝头当凤凰,也能风月场上艳名远播。

这样一个大功臣,整个滨城都恨不得给卷走的抢手货,竟然被周逸辞给踢了,这让陈红颜面扫地,谁也无法保证她不会怀恨在心,她到了其他场所还好说,后台没江北大,一样会被周逸辞和傅惊晟压制,可倘若陈红去了美人苑,后果不堪设想,美人苑老板不是善茬,据说和傅惊晟称兄道弟,这些周逸辞清楚,只是很明显他真急了,不愿意再为了那些后果而隐忍,我那些伤疤实在太打他的脸,毕竟他是包养我的金主。

陈红被赶出去当天晚上场所有个在大门口值班的保安,他把当时情况说得特夸张,什么鼻青脸肿哭哭啼啼断了胳膊腿,小姐们都信了,传得有鼻子有眼,几乎把江北都要掀翻了,都纳闷儿陈红对周逸辞那么忠诚,怎么也没个好下场,周逸辞那么精,为什么要折损自己的左膀右臂。

眼见场面收不住了,周逸辞助理代替他出现警告了一番,这事儿才渐渐平息。何曼综合前因后果察觉出了有问题,她在我下班进洗手间卸妆时把我堵在了里头,反手锁上门。

我从镜子里看到她那张义愤填膺一切了然的脸就知道大事不妙,何曼大嘴巴是远近闻名,她知道基本就等于登报了。

我转过身抖了抖手上的水珠,故作镇定问她怎么了,她二话没说上来一巴掌,她没使劲,就是装样子吓唬我,我立刻破功笑出来,她气得咬牙切齿,“够意思吗?我哪儿对不住你了,这么瞒着我。”

“我不都瞒着呢嘛,又不是就你自己呀姑奶奶。”

我上去拉着何曼手对她撒娇,她吃软不吃硬,她现在属于场所里第三,第一二在别组经理手下,她脾气最烈,场所里姑娘都怕她,她喜欢扇人巴掌,做事很张扬,嘴巴大四方,她没好气甩开我的手,哼哼唧唧的,“怎么勾上周总的啊?你也太有手段了,不言不语闷葫芦一个,胃口可真大。”

小说《开在黎明的花》 第11章 委曲求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女强小说
  3. 逆袭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