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

更新时间:2019-07-20 14:05:04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 连载中

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

来源:微阅云作者:云深何处分类:言情主角:顾筠皇甫若墨

完结小说《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由云深何处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顾筠皇甫若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后母继姐齐上场,要致她于死地?一朝穿越,还当她是软柿子捏?她铁血军医,一手银针出神入化,治恶奴,立家威,谁欠她的必定一一讨回!传言,他,绝色冷情的皇太子,高深莫测。传言,他将她束之高阁,弃之如敝屣?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雅马上想起顾筠刚才的话。什么吃穿用度都成问题,这是想在太子面前诋毁母亲虐待她么?

果然够狠毒,她不会让贱人的奸计得逞的。“恭喜妹妹为祖母找得如此草药。但是妹妹刚才所言姐姐有些不明白。你说你平日过得清贫,吃穿用度都成问题,这是何意?”

她既伤心又委屈,“妹妹的吃穿用度一向是按照我的份例来置办的,母亲又怎么会亏待了你?这些全顾府的下人都可以作证的。我真的不知道妹妹何出此言,父亲,你要为娘亲作主呀!”

顾雅言下之意就是指责妹妹不知感恩图报,企图装可怜在大家面前抹黑南宫瑜和顾雅。

宾客也纷纷猜测,这顾筠虽是顾府的庶女,但也是皇上御封的未来太子妃,怎么着也不会过得太差吧,怎么会连基本的吃穿用度都成问题呢?难道真是在抹黑正室待薄于她?

顾府姐妹互相指责,有热闹可看了,大家都来足了精神。

顾国公最维护的就是顾府的脸面了。他绷紧了脸,想要厉声教训顾筠,却又碍于太子在场,只好说,“筠儿,不得胡言乱语。还不赶快下去。”

这就是顾筠原身的父亲顾国公--顾长卫了。

顾筠瞥了他一眼,作为丈夫,待何氏凉薄无情,作为父亲,对顾筠生死置之不理。作为家主,此刻他不辨事非曲直,撵顾筠下去,更让她心生厌恶。

“父亲,你为何一口断定是筠儿在胡言乱言,抹黑母亲?”

好一个是非不分的好父亲,顾筠感到心里徒地升起一股子冷意。

她看向南宫瑜和顾雅,她们据傲地睥睨着自己,一副看好戏的架势。

哼哼,她现在就要在众人眼前揭穿这对母女的真面目!

顾筠像是悲从中来,猛地吸吸鼻子,眼里瞬间储满了泪水,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看上去我见犹怜。

众人看着她那泪珠马上就要落下来了!她终于惊觉,拿起丝巾想要擦试泪水。

不经意的动作,却不慎蹭掉了脸上的面纱……

面纱如风般轻轻飘落于地,顾筠失声轻呼,欲伸手去捕捉,又忙不迭用手掩面。

可这已经太迟了,布满血痕的脸在众人的目光下暴露无遗。

只听见一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这脸,原本是极美的,即使脸上鞭痕累累,这么美的一张脸就这样被毁,真是可惜了。

众人纷纷摇头,又禁不住猜测,这泛着血迹的的伤明显是鞭打所致,且是新伤,看来她刚刚所言非虚。不仅生活清贫,而且还受到虐打。她可是东澜国堂堂太子妃,不知是何人如此大胆敢虐打她?

“筠儿,你脸上是怎么回事?”顾老夫人颤抖着手,看见顾筠脸上的伤,心痛又吃惊。

顾筠听到祖母问起,真切地感受到祖母的痛惜,想起在31世纪自己逝世的祖母,她好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真心的关怀了。鼻子一阵发酸,双目泛着氤氲。

顾老夫人把顾筠护在怀里,“孩子,你莫哭,有天大的委屈祖母替你做主!”

旁人看到顾筠泪如雨下,更是纷纷猜测着其中缘由。难道是……?宾客中一些意味深长的眼光瞟向南宫瑜。

端坐着的南宫瑜此刻坐不住了。雅儿这孩子,做事怎么还给别人留下把柄,私底下毒打区区一个顾筠只是小事一桩,但是事情闹到明面上来就难办了。

南宫瑜感到意外的是顾筠为何会逃脱来到宴会上,而且和雅儿针锋相对?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

她感觉到微妙的危机感。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难免她会在宴会上状告自已……

她冷笑着对旁边一个管事嬷嬷耳语,未雨稠繆之事她做得得心应手,看来,她以前安插在贱人身边的耳目今天或许派上用场了。

此刻,身为太子的皇甫若墨脸上面沉如水,喜怒难辨。他对这素未谋面的太子妃的印象是:无感。

虽然初见之时觉得她有点特别,有别于一般浓妆艳抹的女子,但也仅此而已。

皇室多寡情,皇甫若墨见惯了太多的政治联姻,各家的官家千金时不时对他献殷勤已经让他不厌其烦。无论是顾筠,还是李筠,对他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女人,不过就是锦上添花罢了。

这样一位名义上的准太子妃,他愿意束之高阁的话,放着就是了。但,若有人敢动,就是对他莫大的挑衅。

他绝对不允许!他的东西只能他碰!

“启太子殿下,微臣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皇甫若墨的谋臣,兵部陈尚书上前作揖。皇甫若墨用眼神示陈尚书说下去。

陈尚书拱着手,“顾筠姑娘是皇上钦赐的未来太子妃,竟敢有人蔑视皇室威严,对她下毒手,我堂堂东澜皇室颜面何存?请太子彻查此事!”

说到这,顾国公脸上也挂不住了,他咳嗽着清了清嗓子,起身向太子作揖,

“小女是未来太子妃,身份尊贵,顾府上上下下都不敢有所怠慢。今天受到如此对待,微臣一定严查到底!”

顾国公说完关切地问顾筠:“筠儿,说说脸上是怎么回事?是否有歹人虐待于你?”

一众人等视线都集中在顾筠身上,这行凶之人到底是谁?

攒够了同情心和关注度咯,“迟疑”良久的顾筠终于鼓起勇气,把目光转向顾雅,伸出手,指向她:“打我的并非他人,就是姐姐!”

好啊,贱人!顾雅听见顾筠对自己的指控,心中恨得牙痒痒,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盘!枉想在太子哥哥面前装可怜,好让太子哥哥为你作主,让自己和母亲丢脸难堪?

顾雅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妹妹何出此言?”她伤心不已,“我知道,父亲和母亲鹣鲽情深,父亲另立母亲为正室,你一直对母亲有所芥蒂。可是母亲视你如已出,锦衣玉食,从来没有让你受过一丝委屈,今天妹妹所作所为,实在让姐姐心寒--”说到此处,顾雅已经泣不成声。

顾筠看着顾雅堪称完美的演技,慢慢地步向顾雅,边走边抛起宽大的衣袖,白皙的手背上,绳索捆绑的勒迹、鞭打的伤痕赫然在目。

“母亲视我为已出?所以母亲就安排妹妹住在小杂院里,干粗活,食馊食,还让姐姐时不时来拳脚相加?所以姐姐今天还特意绑了妹妹毒打?”

顾筠的字字句句掷地有声,清冷柔弱的嗓音听着让人不禁起了怜悯之心。若真如顾筠所言,这顾家母女还真是过分。

顾雅被顾筠看得心里发虚,不过她很快稳住心神,因为她看到南宫瑜对她的轻微地点头。“空口无凭,妹妹可有证人证明你所讲的话?”

“这证人嘛”顾筠故意拉长了口音。

“证人在此!”一声女声在门外吆喝众人齐刷刷地望向来人。是一个紫衣的丫鬟。南宫瑜及时开口:“大胆奴婢,何事在门外喧哗!”

紫衣的丫鬟跪在门外“夫人,奴婢名叫紫兰,紫兰可以为二小姐作证!”

第一次听见顾府里的人叫自己“二小姐”顾筠还挺不习惯。她讶异地看着紫兰,搜索着记忆,印象中确实是有紫兰这个人物。紫兰原来是顾筠生母何氏的丫鬟,何氏去世后,就成了南宫瑜的丫鬟。紫兰念着旧主的情份,时常偷偷地来看望顾筠。在顾府的惨淡岁月里唯一收获的阳光。

顾筠想起她刚刚穿越过来时看到的一抹紫色衣裙。这唯一的阳光却在顾筠被毒打至死时消失了?

顾筠看着紫兰这个证人,此刻出现,顾筠也不敢枉想她是作证帮自己的。想必她就是顾雅安插在她身边的无间道了,难怪她不嫌弃顾筠,和她成为好姐妹。

“你说你可以作证?”南宫瑜有些意外,“上前来讲话。”

紫兰走进前厅,行走间弱柳扶风,脸上毫无血色。

顾筠玩味地打量着她这位“好姐妹”。紫兰跪下便道:“回夫人,就在前两天,二小姐给了我十两白银,”紫兰打开钱袋,倒出其中的银两。

南宫瑜接着问:“二小姐为何给你银两?”

“夫人,奴婢也是逼不得已的,请夫人饶命!”紫兰突然不停磕头,“二小姐逼奴婢……”

“你且从实说来!”南宫瑜接着问。

“二小姐让奴婢鞭打她,奴婢哪里敢?可是二小姐威胁奴婢,不从就把奴婢卖去青楼!”

“这真是奇了,二小姐为何要你鞭打她?”南宫瑜惊奇地问。

“禀夫人,二小姐曾对奴婢说过,她被夺去了嫡女之位一直对您怀恨在心。想在祖母大寿之日,借苦肉计,欺骗太子,让太子为她出气,夺回嫡女的身份。”

“你这个逆女,还不快跪下领罪?枉我待你不薄,你居然想欺骗太子殿下,好大的胆子!”南宫瑜向顾老夫人福身,“太子殿下,老夫人,真相已查明,都是我管教不力,妾身自愿领罚!”

不可能!顾老夫人听完,情急地质问紫兰:“你……你这奴婢休要胡言乱语,我的筠儿怎么会是心肠歹毒之人?”她绝不允许有心之人诬蔑她的孙女。

顾筠握着顾老夫人的手,示意她稍安匆躁。然后她的目光直直对上南宫瑜,“母亲!单凭紫兰一面之词就断定筠儿的罪,是不是操之过急了?”

她走到紫兰身前,低身凑近紫兰,闭眼轻嗅,神态像是鉴赏一朵花的香气般自然,接着她睁开眼,眸光闪烁,若有所思,“厚朴、北杏、桔梗、防风、苏叶、前胡、荆芥、紫苑、冬花、炙麻黄,我的好姐妹,你刚刚可是服了止喘药汤?身子好些了吗?”

顾筠没来由的一问,让听众满脸疑云。

紫兰却听明白了。她今天所煎的药正是止喘汤,这个贱人怎么知道的?紫兰避而不答:“二小姐,对不起,奴婢不能帮你做味良心的事!”

“大胆奴才,到现在还在颠倒黑白!”顾筠厉声娇喝。“回祖母,方才孙儿闻到紫兰身上有止喘药汤的味道。再观察紫兰,面色蜡黄,毫无血色,气息不稳,孙儿断定紫兰长期身患喘疾,而且刚刚在这两日旧疾复发。”

那个贱人怎么知道的?紫兰脸色心里发颤,接着气息急促,忍不住猛烈咳嗽起来。

“这又能说明什么?你与紫兰一向交好,自然知道她患病之事。”顾雅忍不住开口反搏。

“太子殿下,筠儿斗胆,请宁太医为紫兰诊脉。”刚才顾筠慧眼识草药,宁太医对顾筠的印象颇佳。听见顾筠的请求,点头致意,上前为紫兰诊断。

片刻后,他双手作揖,“太子殿下,紫兰确实是喘疾发作之症。据微臣所知,喘疾复发之人,呼吸都成困难,枉论干粗重之活了。”

“宁太医,顾二小姐身上的伤,有无可能是紫兰鞭打所致?”

“回殿下,姑娘身上的伤极为严峻,我敢肯定非紫兰所为。”

皇甫若墨的脸色黑了又黑,好啊,今天胆敢冒犯他的人可真不少。连一个奴才也敢在他面前信口雌黄。

皇甫若墨的侍卫孤鸿明显感到了主子的怒气,立刻上前喝道:“大胆奴才!欺君乃是死罪,是谁指使你诬告顾二小姐?还不速速招了!若再有半句隐瞒--”说着他“唰”一声拨出手中的佩剑。

紫兰早已吓得脸如白纸,她不停地磕着头,“咳……太子殿下饶命,咳……太子殿下饶命!奴婢所说的都是夫人教的,求太子殿下恕罪,咳……”

顾筠低头睥睨着紫兰,“紫兰,太子殿下还是听不懂,在场的夫人可真不少,到底是哪位夫人?她可在此?”指认出她来,或者可以当个污点证人嘛。

“就是她!咳……”为保命,紫兰直直用手指向南宫瑜,“是顾夫人!就是她命人教奴婢上来诬陷二小姐你的。二小姐饶命,太子殿下饶命!咳……”

南宫瑜听见紫兰指认自己,刚才还成竹在胸的她被眼前的变故打得措手不及,脸色变了又变!她明明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这眼下如何是好?

看到紫兰被识破,母亲被反咬一口,顾雅也是又惊又怒,一向暴躁的她,在太子哥哥前面,只好选择隐忍,她情急地地转头望向南宫瑜,欲寻求应对之策。

顾筠把母女俩的神情看在眼里,这就急了?好戏还在后头呢!

既然无间道讲实话了。接下来……顾筠不动声息,藏在袖子的手连续打了三个响指,真正的证人该出场了。仿佛上演了一场大戏,是时候作个了结了。

小说《冷皇热宠:铁血医妃难自持》 第四章 打脸恶人(2)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幻想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