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星河迢迢月未歇

更新时间:2019-08-12 10:30:55

星河迢迢月未歇 连载中

星河迢迢月未歇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银河有寄分类:仙侠主角:荼翎未因

小说主人公是荼翎未因的小说叫做《星河迢迢月未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银河有寄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缘起缘灭,花开花落。她误闯进幽冥,误入凡事纠缠,以为不过都是巧合,结果却是劫数……传说,天池能容纳天地浊气,洗涤灵魂,然而泉眼匿迹,干涸万年。六界之中,凝聚天地灵气而生的泉眼,竟化成了形体,遁迹于六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元夜琴瑟喧喧,花街灯火阑珊处。小桥头上人来人去,脚挤着脚,桥下流水哗哗,有花船经过,上面立了公子佳人,岸上的人纷纷朝那来来往往的花船投去羡慕的目光。

这花船有数十艘,虽然不大,却胜在小巧玲珑。城中有公子愿博佳人一笑,包下一艘船,与美人同游。

未因已经来到河畔,看见了那顾清河已经等候在桥头。

她知道今晚顾清河有行动。

但是,她趁此机会,造了封假信给顾清河。

来之前,顾清河收到一封信,信中说:

今夜成事之后,他想放一盏花灯,邀她一同。

如此,给趁他们机会,顺便再制造些什么巧合,促进他们的感情。

不多时,莫鸶出现。

“你怎么来迟了?”顾清河看见他,皱起眉,“可是任务出问题了?”

莫鸶眉头不展,只是应道:“嗯,耽误了一会儿。”从怀中取出一封文书,递给她。

顾清河接了过来,却见他手上有血迹,问:“你受伤了?”

“嗯。”他低下眼。

顾清河疑惑,他的武功现在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况且那商宜身边跟着的护卫也不过是泛泛之辈,他怎么会受伤?

“今日的花灯祭很多好看的花灯,你喜欢哪一种?我们去选一盏。”顾清河先按下心中疑云,想到他的那封信,自然是先去选一盏灯。

莫鸶抬起眼,似乎有些诧异,于是道:“都可以。”

“方才我看见桥头处有一盏荷花灯,放河里应该很好看。”顾清河指了指不远处的花灯,正要过去,“你在这里等我。”

莫鸶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人潮,眼中暗潮涌动。

去买了灯,顾清河用手托着灯回来了,对他道:“现在我们去坐花船吧,把这盏灯放在河里。”

“好。”莫鸶点头。

未因与荼翎躲在暗处悄悄观察,她转头对立在她身后的荼翎说:“待会他们上了船,我就施法让船晃动。等着看吧,嘻嘻。”

“你在天界常干这些勾当?你这手法很是熟练啊。”荼翎在一旁说道。

“小仙不才,曾经用这招撮合过苍梧神君。”未因颇有些得意,不禁眉飞色舞的扬起脸。

河水波光粼粼,闪耀着花灯映照在水面上的光。莫鸶负责划船,船桨在水中搅起阵阵水声。

顾清河点亮花灯,慢慢的放进水中。她传承祭司的术法,对着花灯施了祈福的术法,然后对莫鸶道:“你可有什么心愿?今日良辰美景,一并许了吧。”

莫鸶看着河中大大小小的花灯,眸中忽明忽暗,说:“好。”

顾清河侧着脸看他,见他神色郑重,高挺的鼻,明亮的双目,在这夜色中异常的耀眼。

正在这档口,未因突然在岸上施了法术,他们所坐的花船开始摇晃。

顾清河立在船上,一时重心不稳,将要跌入河中。

莫鸶忙丢开手中的浆,挽住她的腰。二人面对面,几乎要贴在一起。看着这一幕,未因十分满意的收回法术。

“郡主。”莫鸶松开了手,侧过脸去,不看她。

荼翎看着这场景,不由得看了身旁站着的人,道:“待他们大婚之后,便尘埃落定,你便可回去了。”

“自然。不过,我这也算间接帮了陛下的忙,帮你化解了南冥的瘴气,可有何答谢啊?”未因笑笑,伸出手来,问他讨要酬谢。

荼翎见她这会换了一副面孔,伸出手来拍落她的手,道:“我不怪你给我找麻烦,你却来问我要酬谢,我看你是被凡尘蒙了心吧!”

“小气鬼!”未因哼了一声,“不给就不给。”

荼翎却是笑了:“鬼?你不知我是冥王吗?”

“冥王陛下竟如此吝啬,小仙从未听说过。”未因牙尖嘴利,嘲讽他道。

荼翎见她如此耍懒,只得摇摇头,伸出手,从掌心变出一朵鲜艳殷红的花朵来。

“这是……”未因惊讶地看着这花,没有叶子,只有盛放的花朵,长得极为妖冶。她在冥界见过,那忘川河畔开得绚丽。

“这是冥界的曼珠沙华,我手中的这一朵,被我施了法,可永不凋谢,送你了。”荼翎说。

“好吧。”未因在心里嘀咕,果然是个吝啬的冥王,只送个花,不能用不能吃,算了,她就看在他那宫里那寒碜样,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她拿着那花,在鼻尖嗅了嗅,有股奇异的淡香,与它那夺目的外表倒是有种莫名相配的感觉。

忽地想起,佛经记载有“曼珠沙华,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她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真是送花也不送个吉利点的,看在冥界只有这一种花的份上,却还是把花用法术封印进袖中。

正当两人说话的空当,却见那顾清河与莫鸶下了船。

梁珂带了几个人堵在桥边,神色阴鹜。

“你怎么在这儿?”顾清河问。

梁珂并不看她,只将手中刀剑指向莫鸶,说:“他今日必须死。”

顾清河看着他,手掌握住了袖中藏着的短刺,不懂声色的说:“为何?”

“方才他来行刺商宜,我正巧在与商宜谈事,他刺了商宜一剑,拿走了军火图。我正巧要求这张图,上前拦住他,却不料他如今武功了得,与我交手竟丝毫不落下风。”

顾清河伸手拦住梁珂的剑,道:“这是我给他的任务,他只是听我调遣罢了,何必为难他。”

梁珂冷笑一声:“为难?他明知道你我的目标一致,谁得了那地图都是一样,他却不放手。他若是没有问题,那如何说得通?”

“此事,我会仔细调查。”顾清河说。

梁珂仍旧不依不饶,继续说:“若真是我多疑倒也罢了,他却在与交手时,对我下了杀手。我与他向来无怨,何以如此。”

顾清河瞥了旁边的莫鸶一眼,他却并没有争辩的意思。

梁珂伸出手来,那掌心乌黑,看伤痕的样子,不似她教的武功。

见顾清河沉默,梁珂趁机将剑挥上莫鸶的脖颈处。

眼见那剑端已经削落了莫鸶的发丝,一只雪白的手伸出来死死抓住那剑。两方力量相抵,剑刃上滴下血来。

顾清河神色冷漠:“他是我淮安王府的人,清理门户不劳你动手了。”

梁珂看她如此坚决,便也收回了剑,说:“罢了,你的手……”

“无妨,今日别过,若此事真有蹊跷,世上便没有他这个人了。”顾清河留下这一句话。

回了淮安王府,莫鸶一路无言,他知道该来的迟早会来。

顾清河走在前面:“为何不辩解?”

他在后面说:“即使辩解也无用,人只相信自己心中相信的。”

顾清河转过身来,眼中却含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也许你说你没有二心,我就会相信你。可现在,你如此说,我该如何说呢?”

莫鸶直视她的眼睛,似乎要看穿她的想法,他此刻倒不明白她的意思,问:“郡主?”

“今日,你做的很好。作为一个死士,就是要绝对忠于他的主人。你没有把图交给梁珂已经足以说明你的忠心。”顾清河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却不知道,原来她心中是如此的想法。

“可是……”她话锋一转,眼中突然锋芒毕露,“你的武功到底是从哪里习来的?我记得我并未教过你其它的武功。今日梁珂的伤,不像是淮安王府的功夫!”

莫鸶忙道:“郡主恕罪,那功夫是我在校武场与别人切磋时学会的,未曾想竟然郡主起了疑心。”

顾清河将信将疑的看着他,说:“我暂且相信你的话。不过你今日伤了梁珂,他与我情分非浅,你却伤了他,你自己去领罚吧。”

“是。”莫鸶低下头。

淮安王府刑罚自成一套。

接下来,他便免不得要受些皮肉之苦了。身上本就有伤,又再经受一次严刑,幸苦他还能吃得消。

夜晚,借着烛光,他掀开自己的衣服,细数身伤的伤痕,已经多得数不清。那些是刀伤,哪些是鞭伤,他早已分不清。

他只是想活下来,其它的想法或许有过,但他甚至不敢去细想。

拿出伤药涂抹在伤口上,闭上眼睛,他的眼前却又是她的脸。

她走之前,对他说:“你若再伤他,你便不要留在淮安王府。”

她留给他的话,是这样的。

如此,他便笑了,是了,他们情分非浅,从小青梅竹马。而他莫鸶,不过是她捡回来的一个死士,死士怎么能够反过来伤了主人呢。

死士是没有感情的,也不应该有,无论伤痛也好,愤怒也好,都不是一个死士该拥有的东西。

只要顺从主人的命令就好了。

凡间时光飞逝,距离茯苓公主和亲之日已近。

那宣国太子也主动前来羌国拜访,以表诚意。顺便,将他那位未婚的妻子也接回宣国。

此番,羌国举国共庆,欢迎宣国太子来羌。

满朝文武皆在王宫接见。

只见那宣国太子乘一辇车,在车上打盹。待辇车停至大殿外,才伸伸懒腰,从车上下来。

本来,未因作为茯苓公主,被软禁在兰鸾殿不得出来的,可是这宣国太子点名要见他未来的太子妃,于是皇帝才让她亦在列等候。

她只道这太子架子倒是十足,等得十分无聊,于是便打起了哈欠。待那太子进了殿,看清他的真容,她的睡意顿时全无。

这清逸的眉眼,面若桃花的样子,哪里是宣国的太子,分明就是她认识的苍梧宫神君穆何。

她差点就要喊出他的名字了,可碍于这满朝官员,一时间憋在嘴边,眼睁睁地看他从她面前经过。

他完全没注意到她,只客气地对皇帝行礼。顺道在寒暄两句:“见过羌皇,父皇让我代他向你问安。”

“你我将要结为姻亲之好,不必客气。”羌皇坐在龙椅上,气质雍容,十分大度的说。

“听说羌国公主姿容无双,不知现在何处啊?”他提起了茯苓公主,眼睛四处张望。

羌皇立刻笑道:“小女正在你太子的左侧等候多时。”

他便将眼睛向左看去。却见到未因和顾清河并排站着,眼神似乎在她们二人间徘徊,待他仔细打量了二人的装束,很是肯定地对未因笑了笑。

小说《星河迢迢月未歇》 第八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宠婚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