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朝天阙

更新时间:2019-08-22 17:52:49

朝天阙 已完结

朝天阙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白鹭未双分类:言情主角:赵长念叶将白

经典小说《朝天阙》由白鹭未双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赵长念叶将白,内容主要讲述:人人都知道,七皇子赵长念好吃懒做,经常闯祸,与那激烈的皇位争斗无关。但没人知道,七皇子其实是个女人。权倾朝野的辅国公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后来,他为了掩盖这个秘密,一定要送赵长念下地狱。我可以九五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内殿里的气氛突然就有些古怪。

长念呐呐地不敢说话,叶将白也没主动开口的意思,旁边的错银云龙纹香炉袅袅地升着暖烟,晕染开半幅纱帘,两人距离很近,彼此的呼吸都十分清晰。

叶将白觉得很嫌弃,一个男人,怎么能动不动就脸红呢?

更可气的是,这七皇子脸红起来还好看得紧,肌肤白里透粉,眼里粼粼泛光,**嫩的唇无措地抿着,叫人真想伸手去碰碰。

意识到自个儿在想什么,叶将白脸色霎时阴沉,他起身,别开头漠然道:殿下可还记得今日本该做什么?

今日?长念怔愣片刻,突然想起点什么,小脸更白:……那个……”

您把事情搞砸了。

……对不起。

在下本以为殿下能成事,已经打算去替殿下邀功,如今倒是好,别说邀功,殿下还会连累在下。

说起这个叶将白就生气,他安排得十分周密的计划,就被她这一觉给睡乱了。

本来么,这差事落在七皇子头上,他什么也不用管,想护着的那位主子也逃过一劫。就算七皇子到时候与两位大人有什么不愉快,他适时出面打个圆场也就罢了,还能在七皇子面前得个好。

结果现在变成了他在帮七皇子挡灾。

说来也是他自己不小心,红提来传话说出事了,他问也没多问就跟着过来,若是早知道,他该不来的,叫这蠢货吃个亏长个记性,他也不用蹚浑水。如今再后悔,到底是晚了。

长叹一口气,叶将白闭眼揉了揉眉心。

赵长念慌得身子都在发抖,偷偷抬眼看了看他,伸手就拉了拉他的衣袖:是我的过错,您别生气,我改,千万别不要我……”

嗯?

叶将白横眉:什么不要你?

他什么时候要过他了?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这么别扭呢?

没不要我就好。长念似是没明白他那是疑问,不是质问,反而松了口气,拉着他过来,很自然地就替他捏肩,一边捏一边道,偶尔去中宫请安,母后总会念叨,说朝中这么多皇子,都与朝臣关系融洽,独我一个少与人结识。好不容易得国公赏识,若您也觉得我不堪相交,那我便真的不知该怎的是好了。

原来是这么想的,叶将白暗哂,皇子与朝臣结交,靠的都是权势和圣上恩宠。七皇子两样都没有,没人愿意与她结交也是正常。

就连他,也是没安好心的。

想想七皇子也是十分可怜,叶将白消了些怒意,身子也微微放松。

察觉到他柔和了下来,长念按捏得越发用心,叶将白侧头,就能瞧见那**如葱的手指压着他深蓝色的朝服缎面,微微用力,指节就泛白。

像极了梦里那双情动的、抓着床单的手。

喉咙有些发干,叶将白端了茶来抿一口,暗骂自己荒唐。

夜色深沉,风停云在自个儿府上正打算就寝呢,门就被人地踢开了。

大人!管家无措地站在后头,朝他指了指踢门的那位爷。

风停云挑眉,瞧见来人就笑:这是怎么了,都这个时辰了,竟还有闲心过来找我?

眉目间隐隐有戾气,叶将白沉着声音道:陪我出去逛逛。

京都繁华地,向来不夜城,可两个大男人,三更半夜的能逛什么?

青楼。

风停云坐在窗边,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月亮,又回头瞧了瞧屋子里的莺莺燕燕和主位上的叶将白,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叶将白竟然想找女人了!

位高权重的辅国公,府里没妻没妾,至多挂着几个通房丫鬟,还不得他的宠。旁人都以为他跟自个儿一起断了袖,但风停云很清楚,这人心里的盘算很多,抱负很远,是不愿意为情爱分心的。

所以这么多年,谁都想往他身边塞女人,他没塞过。

结果怎么的,今儿月亮是方的了,叶将白竟然要幸人,还选青楼之地?

不过,别的厢房里都是嬉笑调趣之声,他们这间也太严肃了些,活像是朝堂议事,十几个姑娘站成两排,没一个敢上前的。

老鸨急得直擦汗,虽不认得叶将白,但看这气势和衣着也不敢小觑,见他半天不点人,便上前小声道:公子,这些姑娘都是楼里最懂事的,您看看?

叶将白抿唇:太小的不要,挑十八九岁的,身子干净,性子乖顺,不吵不闹,不媚不精。

风停云一口茶喷在了屏风上。

老鸨笑意僵了僵,抽着眼角朝下头的姑娘挥了挥手,不一会儿就换了两个小丫头上来。

咱们这地方,干净的姑娘都是素的,也不知合不合您胃口。

她其实很想说,在青楼来找干净的,还要不媚不精明的,是诚心找茬吧?但看一眼叶将白的脸,老鸨没敢这么说,反而是越发殷勤地躬身。

叶将白抬眼看了看,两个小丫头,都不是很好看,眉目平淡无奇,肌肤也不白。

他皱眉,摇头。

老鸨脸都绿了,想了一会儿,又换了几个小丫头进来,但这一回,几个丫头里还夹着两个小倌。

风停云吓得直接站了起来,起身过去招了老鸨,抬袖挡着唇低声道:不要命了?小倌也敢往他面前送?

老鸨苦着脸道:爷,奴家也不知道那边那位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最近来咱们这儿找小倌的大人也不少,奴家就是想试试。

试个鬼!叶将白最痛恨的就是断袖!

快撤了!

人都送到面前了,哪里来得及?叶将白一抬眼就瞧见中间那个小倌,唇红齿白的,正冲着他笑。

怎么说呢,同样是清秀,可这人的清秀就远比不上七皇子,大抵是风月场里滚多了,眼角眉梢都是让人不舒服的笑意。

不像赵长念,傻里傻气的,笑起来明媚极了,干干净净的,像一块上好的白玉。

心里烦躁更甚,叶将白伸手就摔了茶碗。

地一声,水花四溅,老鸨吓得跳上来拖着两个小倌就跑。


小说《朝天阙》 第17章 最痛恨的就是断袖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悬疑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娱乐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