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我即王

更新时间:2019-09-20 13:54:05

我即王 连载中

我即王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我有一刀分类:武侠主角:陈君临虞雅南

主角是陈君临虞雅南的小说叫做《我即王》,是作者我有一刀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有一剑,可平西境。我有一刀,可斩千雄。我有一名,可裁生死。我有一姓,坐镇中州!蝼蚁们听着,吾乃蟒雀营之首,不败至尊——陈君临是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5章自行了断,留你全尸

当世至尊,万人之上。

冯家三口,尽皆跪地,颤抖。

他这,区区冯家宅门……纵使是来一名武将,都能蓬荜生辉,震颤府邸了。

可,此时此刻,站在面前的,是至尊啊!

一位活着的……年仅二十出头的,当世至尊!

武权至高,封疆至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至尊降临,这片江南…都要巨震!

更何况,今日…他竟…亲临府邸!

家主冯有山跪倒在地,整个人颤抖骇然,惊恐不敢置信!

至尊?!

当年,鱼隐寺丑大师所收养的那个野孩子,而今,竟……成了至尊!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十年前,鱼隐寺…还只是一个小小破寺庙,那个满脸烧伤的丑大师,以及那个被收养的野孩子,是邻里街坊的讽刺对象。

残破不堪的寺庙,那个只知道烧香拜佛的丑大师……怎么可能??

如此低贱的生长环境下,那个野孩子……怎么可能,成长为至尊?!

且,他还如此年轻啊。

神州史记,前后两百年,从未有过,年仅二十岁的至尊啊。

可,眼前的陈君临,却才与他儿子冯海洋同样的年纪啊!

年仅28岁,这个年纪的同龄中人…才刚跨入职场打拼啊。纵使是各路天骄子嗣和大族继承,也才将将踏上仕途的年纪。

可他,却已经…站在了武境的顶端?!

28岁,成为至尊?!

这……是神州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当世至尊啊!

冯宅厅堂的地面,那个裂坑中,‘尊’字浮现,震颤人心。

陈君临双手负背,幽幽站立于‘尊’字中央。

他的眸光,平静盯着跪在脚下的冯海洋。

“账单上,你冯氏地产…肆意倾吞虞家数块地皮项目……此事,你作何解释?”他看着冯海洋,声音平静。

“篡改,谋权虞家地产。”

“而你,却还敢……三番五次,诋毁思凡?”

陈君临的声音,变得有些冷。

做人至此,简直狗肺狼心。

“十年前,哪怕是在学校……思凡也从未亏待过你。你冯海洋被校外人员敲诈勒索,穷的身无分文吃不饱饭时,是谁,把饭卡给了你?”

“你冯海洋被人欺辱,撕毁课本时。是谁,帮你重新复印了课本?”

陈君临声音平静,但却…字字诛心!

那些年,那些事,一幕幕,上心头。

这人,究竟要狠毒到何种地步?才能,干出这种负义忘恩之事?!

“你口口声声,诋毁思凡。而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冯海洋跪倒在地,整个身躯在颤抖着,灵魂震颤。他不敢解释,不敢抬头,整个人如同被一股巨山,狠狠压制在地面上。

面前的陈君临,给他太大的压力,一人之姿,犹如千鍕万马。

冯海洋悔啊。

悔不该,在昨日宴会上……顶撞陈君临。

悔不该,小看了这陈君临!

而今,他已翻身……成了至尊!

弹指间,能将他冯家……消灭十几个来回啊。

“君……君临,我知错了,是我不对,我忘恩负义,我不得好死!我冯海洋有罪!我冯海洋该死!”

冯海洋跪倒在地,直接扬起手掌,对着自己的面颊,狠抽巴掌!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谁都没想到……陈君临成了至尊。

除了求饶,他根本……别无选择啊。

“啪!啪!啪…!”剧烈的耳光声,回荡在空气中!

冯海洋对着自己狠抽巴掌,此时此刻,他只求…陈君临放过自己啊!

“既知自己该死,那便…自己动手吧。”

陈君临右手一挥,一柄鍕匕,插在了冯海洋面前。

“自行了断,留你全尸。”

唰!听到此言,冯海洋跪地的身躯,猛地一颤。

身前一寸的地面,那柄鍕匕就插在地上,寒芒闪烁。

冯海洋的身躯,在颤抖啊。

“君临…念在同学一场的份上……绕我一命…求求你,绕我一命!”冯海洋跪在地上,对着陈君临用力磕头!

这位,堂堂冯家公子,不可一世的存在,此时此刻…却跪在地上给同龄人磕头。

就连,王大师都被他一招毙命。

就连,数百号人都拦不住他。

此时此刻,他冯家,冯海洋,根本毫无对抗之力啊。

父亲冯有山和母亲骆香楠,也跪倒在地,连连求饶!

“君临,我家海洋,年少无知…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大人有大量,还请饶恕他啊!”冯有山面色无比难堪,满头的冷汗直冒,苦苦劝饶道。

“当年,我与你义父道鱼大师,也曾有过数面之缘,您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啊……”

方才还喊‘丑XX’,此时此刻,却被冯有山喊成了‘道鱼大师’。冯有山试图搬出道鱼,劝说陈君临。

可,陈君临却面色平静,冷漠的站在中央。

双手负背,气宇之下,镇压全场。

他并未理会冯有山的劝阻,而是目光平静的盯着脚下的冯海洋。

从昨晚,那场宴会上…冯海洋出言侮辱虞思凡开始,他便已经将死之人了。

而今此时,陈君临只不过是,上门索命而已。

无论,是因为虞思凡。

还是因为辱至尊。

于公于私,他都…必死无疑。

这世间,至尊之名,无人可辱。

辱尊者,下黄泉!

“我让你动手,你没听到么?”陈君临声音平静冷漠,看着冯海洋说道。

这一刻的冯海洋,整个人都在颤抖啊,灵魂都被压迫。

“拿起刀!”陈君临一声叱喝!一股磅礴浑厚的力道,贯穿四周气场!

“噗!”冯海洋根本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威压,一股腥血从喉口溢出。

他颤抖着双手,被陈君临的气势所压,只能将那柄匕首…缓缓拔了出来。

鍕匕的锋刃无比森寒,杀机毕现。

握着这柄鍕匕,冯海洋的双手都在惊恐颤抖啊。

要让他,拿刀自尽?!这简直,比直接杀了他,还要残忍啊。

“君临…同学一场,放过我……求求你。”冯海洋一个男人,跪倒在地,泪水鼻涕一股脑涌出。

陈君临缓缓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我耐心有限,你还剩三分钟。”

“若你下不了手,那我亲自送你上路。”

这。

简直,狂傲到极点。

冯海洋剧烈颤抖,惊恐之下,他猛地丢掉刀,直接起身,掉头就跑!

此时此刻,他唯有一逃啊!

什么尊严和金钱,什么地位和财富,全都不要了!!

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命!

冯海洋仓皇失措,惊恐的冲出厅堂外……朝着府邸大门口方向逃去。

而宁罡则是安静的站在厅堂外,并未阻拦之意。

因为,不需要他动手。

先生说过,要他冯海洋死,那他…便一定只有死。

先生说话,决不食言。

厅堂内,陈君临面色漠然,望着冯海洋奔逃的身影。

骤然间,他的右腿,猛地一扫。

“嗖……!”脚下那柄鍕匕,猛地被一股剧烈扫起,朝着前方的冯海洋暴袭而去!

“噗……!”

鲜红贯穿!

冯海洋整个人,被一股巨力携带着倒飞出去!

堂堂,冯家长公子,身价上亿的大族二代,当场气绝身亡!

“海洋……!!”

“吾儿!!”

冯有山和骆香楠两人彻底失控,颤抖着冲出厅堂……

两人冲到儿子冯海洋的尸体前,彻底惊恐颤抖,泪崩雨下!

悲惨的哭泣声,惨嚎声,回荡在冯府上空!

陈君临面色平静幽幽,他缓缓走回到餐桌前,将那本账单拿起。

“你冯家所有非法财产,我一并收回,你等,可有异议?”他声音淡然,拍了拍手中账单,缓缓问道。

冯有山和骆香楠两夫妻惊恐颤抖着,屈辱、血泪,不甘啊!

“可有异议?!”陈君临的声音,又响了一分!

呯、呯!

冯有山两夫妻,根本无法承受这般威胁,颤抖跪倒在地,面色煞白一片啊。

“我……我……冯家…无异议。”

那几个字,是他冯有山,咬牙切齿吐出来的!

儿子毙命,资产被收回。

今日起,他冯家……亡矣啊!

陈君临拿起一根钢笔,在账单记事本上用力一划,将冯家的所有资产,尽数划去!

至尊亲自落笔,这一本账单,纵使是一页白纸,也将变得足够有的律法效应!

而后,他目光幽幽,扫向了冯家夫妇。

“黄泉路下,向思凡一家赔罪吧。”

说完,他衣袖一挥,踩踏过遍地的残躯,就这一步一步,朝着冯家府邸走去。

而听到这番话的冯有山夫妇,则是身躯猛地惊恐一颤?!

这是……要杀满门啊?!

连他两夫妻,都不放过?!

“护我……保护我……”冯有山面色煞白大惊,冲庭院四周的那群残余保镖们喝道。

而,与此同时,宁罡一步上前。

右手间,一柄锋利的鍕刃浮现。

小说《我即王》 第15章 自行了断,留你全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古代小说
  3. 青春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