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更新时间:2019-10-08 16:41:14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连载中

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来源:追书云作者:小黑天分类:穿越主角:姜沉璧颜弈

姜沉璧颜弈是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小黑天,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据说燕京的颜家二少,天生废柴,沾花惹草,欠了一屁股桃花债。据说姜家庶出的四小姐,爹不亲娘不爱,还被扣上水性杨花的帽子。当她再度睁眼,光华流转间,已换了灵魂!此生重来,从侯门到江湖庙堂,挡我者,通通解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话儿一出,四下又是哗然。

连颜弈也是陡然一惊,瞬间清醒:他的彪悍娘子口出惊人,是想作什么妖啊!?

一时间,四面八方涌来的目光都集聚在姜沉璧身上,包括大国师深沉的眸色,姜沉璧越众而出,笑意盈盈地一指梁上,“在那里!”

她语气笃定,神色郑重,所有人的目光皆被指引过去,一位长老心急,立刻使出了看家凌波微步的功夫,飞身越到梁上,好是一番搜检,待下来的时候,脸色已由焦灼瞬间阴沉下来,“明明没有画卷!你是怎么看的?”

姜沉璧耸了耸肩,“本来就没有啊。”

“你!”那长老勃然大怒,上前便要拿人,大国师却扬手一止,“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虽不知这名画藏在何处,却已知贼是何人,这算不算呀?”

“谁?”

“大国师还没回答我,如果我揪出贼人,能不能算过了第一轮试炼?”

男人瞳中墨色翻涌,酝酿着欲来的杀意,“自然算。不过,如果你所言非实,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他!”

姜沉璧知道见好就收,胃口吊的差不多就行了,再卖关子自己的小命怕不是要交代出去,纤纤小指一点,指向适才捧着金匣的掌事!

“你!你荒谬!”掌事一怔,旋即大怒,“大胆妖女,安敢口出狂言、血口喷人!来人哪,给我拿下!”

“谁敢动她!”

角落一隅,一袭白衣倏然而起,如惊鸿一般飞渡至姜沉璧身侧,将她虚带入怀。颜弈的面上终于浮现出几分焦灼,低声道,“不要胡闹!”

怀抱特有的温度让姜沉璧有瞬间的失神,她轻轻挣脱,有条不紊道,“方才我信手一指,所有人都信了我的话,向梁上看去,掌事大人,你为何不看呢?你真的真的不好奇你家天泽司的名画下落吗?”

那掌事神色一变,“我,你——”

“因为你心里很清楚名画的下落!”姜沉璧喝断他的话,“你心中有数,自然不会信我的,对不对啊?”

“信...信口胡言!”

“真的吗?”姜沉璧微微一笑,“诸君只看名画价值千金,可知这鸳鸯金匣也是个稀罕物,它不能强行打开,否则里面的王水便会腐蚀掉原本珍藏的东西,能在大会之前拿到,又丝毫不能破坏,就只能是监守自盗喽!”

那大国师缓缓抚掌,“掌事,身为天泽司的老人,你是知道刑法规矩的,知而故犯,勇气可嘉。”

姜沉璧仿佛是觉得这浑水还不够浑,好死不死又神补刀一句,“这一位是不是真正的周掌事还两说呢,方才我便看见他脚步微陂,似有内伤,但是那双长靴却左右平平,嘿嘿,想来搏斗费了不少功夫吧?”

“小娘们找死!”周掌事,不,准确的说是“贼人”自知败露,一时间气急败坏,自袖中抖落出一把寸长匕首,直冲姜沉璧胸口捅来!

“我看你才找死!”颜弈冷笑一声,身形微微一晃,白折扇便同那匕首生拼一记,说时迟那时快,这贼人眼见一击不得中,一个鹞子翻身便想逃,颜弈更快一步,折扇抖出四方幻影,步步紧逼,照着男人自顾不暇的空档,对准其老二就是一脚。

一时间,整个大殿都听到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叫。

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那男人痛的倒在地上来回打滚,颜弈却不肯放过,追上前还欲再打,看架势,是要人命的节奏。

姜沉璧伫立在原地,竟觉得有一丝莫名的情愫自心底葳蕤而生。冲冠一怒为红颜,他甚少动怒,究竟是为了聚贤大会,还是为了...红颜?

“这位公子且慢!”一个大长老喝止了颜弈下一步预备的暴打冲动,微微施礼道,“留他一条贱命,日后方便候审。”

颜弈不紧不慢地合上折扇,一指姜沉璧,“我说的不作数,问她。”顿了顿又补充,“我家历来娘子说的算。”

举座笑声四起,姜沉璧俏脸通红,这人真是帅不过三秒,枉费她方才还觉得颜弈出手干脆利落,颇是潇洒,转头又开始老不正经!

“既是天泽司的事,自然由天泽司做主。”姜沉璧摆一摆手,十分大方。她要这人的命干什么?她只想走后门,少一关试炼,“那,大国师,我们的试炼是不是可以——”

拼命明示。

主座上的大国师不言不语,似有沉吟,倒是大长老发了话,“天泽司言必行、行必果,自然说话算数。既然贼人已擒下,二位就算是通过这第一轮试炼了。天雪,你带这两位小友去鸣鹤山庄小憩。”

四下一片惊叹艳羡之声,个中夹杂一两句“不过是投机取巧”,还有质疑颜弈身世,好奇姜沉璧身份的,在众人窃窃私语之中,已上前一名白衣女弟子,“二位,请随我来。”

这白衣女弟子身形纤纤,面容清秀,嘴角一对梨涡甚是可爱,“公子,你方才那一招好厉害啊,我都没看清楚,便将贼人擒下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姜沉璧正待看这个传闻中的富家子弟怎么撩妹呢,颜弈却一脸正人君子相,拱了拱拳,四平八稳地介绍,“燕京颜家庶子,颜弈。”

那女弟子对他的冷漠丝毫不以为意,又转向姜沉璧问道,“这位...姑娘年纪轻轻,却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你怎么看出来周总管有问题的?”

姜沉璧很想吐槽“是你们天泽司太疏忽大意了好吧,连自己人被替掉都看不出来”,但是又不好拂了少女的面子,遂道,“我嘛,看他鬼鬼祟祟,一点也不像你们天泽司光明磊落,大家风范,就觉得事出有异了。”

那白衣女弟子果然被哄得十分开心,倒是颜弈冷声道,“就凭这个?”

姜沉璧眨眨眼,没意识到他语气的变化,“对啊!”

“若是你蒙错了呢?”颜弈一改素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眸中灼灼,一叠声逼问道,“天泽司会如何处置?就算你蒙对了,你能预见那贼人鱼死网破,非跟你拼个死活吗?你可知方才有多危险,可知我有多心慌?”

那白衣女弟子显然被陡然变色的颜弈吓到了,连姜沉璧也怔忡在原地,三人面面相觑,沉默半晌,小弟子满脸红云,“天哪!姑娘,这是你的夫君么?真真伉俪情深,羡煞人了,你们两个...”

姜沉璧窘迫地回避着女弟子热切的八卦目光,一时间心乱如麻,“劳烦这位...呃,道友一路护送至此,这山庄也快到了,我们便不耽搁你回去复命了。”

那女弟子冲姜沉璧娇俏地眨眨眼,示意“我懂我都懂”便退了下去。

偌大的鸣鹤山庄顷刻间只剩两人。姜沉璧发现,这个素日里看上去嘻嘻哈哈的颜家二少爷,陡然沉静下来,竟然隐隐有了一种摄人的气场。

“此事事出突然嘛,”姜沉璧开始给自己理直气壮地找借口,她在考虑要不要告诉颜弈那个鸳鸯金匣本来就是她做出来的,想了想还是别卖弄了,万一颜弈说一句,好,你现在给我做一个出来试试看?

她可做不出。

“再说了,你大哥可就在旁边听着看着,万一我告诉你再被他听了去,白得了便宜怎么办?”这倒是实话,颜弈面色稍霁,仍微微蹙着眉,“下次不能再这般擅做决定了!若是——”

忽然之间,那植种的紫竹林无风自动,颜弈神色一凛,“谁人鬼鬼祟祟,还不现身!”

月色之下,一袭猎猎红衣翩然而出,衣袂飞转之间,如同冥河一岸绽放摇曳的曼珠沙华。大国师一只修长的手,缓慢摘下了面具。

乌眉若刀裁,深目如蓝墨,鸦羽长睫在鼻梁裁出阴影,是暹罗后裔特有的锋利轮廓,阴鸷而俊美。

姜沉璧整个人震愕在原地,一霎时忘记了呼吸。

怎么会是他!?

小说《夫君莫慌,妾有药方》 第十七章 惊重逢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