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总裁 >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更新时间:2019-10-09 10:00:23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已完结

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森九离分类:总裁主角:顾宁暄温龄

完结小说《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由森九离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宁暄温龄,书中主要讲述了:爱一个人究竟能爱多深,爱到骨血里,哪怕坠入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顾宁暄就为了这样一场执念,撑着残破的身体立在顾氏顶端。一纸协议,他执意娶了温龄,一场争斗,他几乎毁了季斯贤十二年,他爱的卑微辛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溢处理完顾氏的事情,急匆匆的赶往顾宁暄的家。

“二少!”他担心的大喊,温龄急忙冲他噤声:“嘘,他没事了,刚刚睡着。”

何冲在一旁点了点头,江溢走上来低声问:“何医生,二少怎么回事?”

“应该是累到了,伤口未痊愈,引发了高烧,再加上刚刚生气......”

他看向温龄,眼神里多了一丝窥探的意思。

他刚离开顾家,车子没走出多远就听说顾宁暄大发雷霆,当即辞退了苏毅和手下的保镖。何冲还在疑惑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就接到了温龄的电话,说顾宁暄晕了过去。

“已经吃了退烧药,好好睡上一觉,烧退了,人就没事了。”

江溢悬着的心放下来,何冲看了看手机,对温龄说:“夫人,医院里还有事,我要先走了。给二少开的药明天我会让丽莎带过来,您看行吗?”

“好。”温龄点了点头,何冲是在试探她有没有发现丽莎,她毫无防备的应着,何冲这才放心的走了。

顾宁暄在睡着,苍白的脸上布满疲惫,温龄没以为他的身体状况这么糟糕,不禁有些担心。

安静的陪了一会儿,温岭的手机响了,是季斯贤。

屏幕亮的时候江溢就站在一边,看的一清二楚,脸色瞬间垮下来,温龄抿了抿唇,拿着手机出了卧室。

“江溢......”

顾宁暄平静的睁开眼睛,叫了一身身侧的人。

“二少!”江溢急忙要将他扶起来,顾宁暄抬了抬手,说:“你亲自去顾氏发声明,就说我要静养一周,顾氏事宜暂时搁置,等我康复再处理。”

“这样恐怕大少那边又会借机闹事了。”

要静养还要握着执行权,顾诚泽怎么可能同意。

“我就是要让他闹事,闹得越凶越好。”顾宁暄沉声道:“再告诉顾诚泽,我需要保镖顶苏毅的位置,让他给我推荐,不管他推荐谁,你去查清楚背景,明天晚上之前,连人一起带来见我。”

江溢细细的记下来,担忧的加了一句:“二少,您没事吧?”

顾宁暄摇了摇头,把藏在袖子里的药瓶拿出来,放进床头柜的抽屉里。

“我很好,不过是吃多了几片青霉素。”

江溢惊讶不已,顾宁暄唇角勾起一抹笑:“温龄太心急了,刚刚烧了顾诚泽的办公室,又借机把苏毅赶走,顾诚泽再迟钝也该想到这其中有猫腻,所以我必须要生病,最好一病不起,这样他才会放松警惕。”

江溢恍然大悟:“夫人知道吗?您这样,身体吃的消吗?”

“嘘。”顾宁暄伸手掩住唇:“不要告诉她。”

“你去忙吧,最近都要辛苦你了。”

............

温龄接到季斯贤的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有些哑,听上去像是感冒了,说了两句话,温龄才知道他其实是喝醉了。

“你在哪儿?”

“我在哪里重要吗?你会来找我吗?”

声音透着埋怨,温龄朝着顾宁暄的房间看了看,说:“你在哪里,晚一点我去找你。”

“晚一点?温龄,你让我等你,你从来不会让我等你......”

“阿季,我再问一遍,你在哪?”

电话那边的人像是磕倒了,窸窸窣窣一阵响,季斯贤打着酒嗝,沙哑着嗓子说:“我在崇文中学。”

温龄心口一滞,沉沉应着:“好,我马上过去。”

等她重新回房间,江溢正要出门,顾宁暄已经醒了,他脸色苍白如纸,温龄想了想,去给他倒了杯水。

她不说话,顾宁暄便猜到了。

“你去吧,我没事了,不用人看着。”

温龄搓了搓手:“我去做点清淡的菜,你晚点饿了记得吃。”

“冰箱里还有剩余的三明治。”

“早上你就吃的那些,一天不能......”

“你去吧,今晚不回来也没事,苏毅已经走了,我想今晚这里不会有人监视。”

温龄原本就是个不会多做解释的人,顾宁暄说什么,她即使知道不是那样的,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那你自己多多注意,如果还是难受,给我......或者给江溢打电话。”

“好。”

顾宁暄撑着身体靠在床头,顺手拿起床头的一本书,自顾翻着看起来。

崇文中学正是放学时候,季斯贤在街角的书店,蹲在地上翻着一本漫画看的津津有味。

他身上是浓烈的酒气,面容冷峻凌厉,周围看书的学生都不觉离的他远一些。

看了一会儿,温龄的电话来了。

“你在哪?”

季斯贤站起身子朝着外面马路上看了看,一眼看见温龄,他唇角笑开,小跑着出去。

“往前走。”

外面的风透着暖意,季斯贤蹑手蹑脚的出门,看着那个纤瘦的背影,促狭的笑起来,猛地冲上去从后面一把将温龄抱了起来。

“啊!”温龄吓了一跳,慌张着要打,忽然又闻到酒味,她慌乱的心静下来,转头看见季斯贤一张黑黢黢的脸。

“你根本没喝醉!”

“我的酒量你忘了吗?千杯——不倒!”

季斯贤将温龄扣在怀里,护着她转而绕进街角的胡同。

这个胡同很隐秘,每天都会有学生敲诈的事情发生,季斯贤将温龄扣在怀里,贪恋的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满足的抱紧她。

“小丫头,我可太想你了,你想我没有啊!”

温龄在他怀里笑,季斯贤只有在浓情蜜意的时候才会叫她小丫头。

她小他两岁,现在想来,他今年刚好三十岁了。

一直因为顾宁暄而紧绷的心因为温暖的怀抱而放松下来,温龄靠在季斯贤怀里,点了点头:

“想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来见你。”

街角的胡同里垃圾密布,潮湿阴冷的空气里泛着苔藓的冽清气,季斯贤吻着温龄的发顶,忽然问:

“那个男人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温龄知道,无可避免的是要聊到顾宁暄,她摇头。

“真的?”

“真的。”

“我不信!”

季斯贤猛地低下头,狠狠咬住温龄的唇,他拽着她,将她按在冰冷的石砖墙上,然后去撕扯她胸口的衣服。

温龄不挣扎不出声,任由他做。

季斯贤的唇啃噬着她的脖颈,热络的手游遍她的全身,最后停在她的心口处。

平稳跳动的心脏,一下下强有力的震颤着。

季斯贤弯了弯唇角,亲昵的亲了亲温龄的耳垂,说:

“你还是老样子,镇定的吓人。”

温龄看着对面墙上的苔藓,笑着说:“因为是你啊!换做别人,我怕是要一刀捅上去了。”

小说《爱你是一场执迷不悟》 第十五章:戏中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神仙妖精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