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良妻有毒

更新时间:2019-10-09 11:06:30

良妻有毒 已完结

良妻有毒

来源:奇热联盟作者:画堂春梦分类:言情主角:姚婧姝星遥

主角叫姚婧姝星遥的小说叫《良妻有毒》,它的作者是画堂春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星遥邪魅的笑道。都说她毒良妻,姚婧姝偏生不是,深宅内苑多是非,她只做傲娇的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大图见娘不耐烦他,嗫嚅道:

“我说的可是真的,如今束府四少爷看上了妹妹,想娶她为妻,今天还把我叫去酒楼见他,我是早上起来看了袁貌送过来的拜帖才知道的,原先也觉得奇怪,束府四少爷如何会给我下帖,一到了酒楼方才知道缘故。妹妹是不是在七夕赏花灯的时候出去过,四少爷就是在那个时候看见妹妹,对妹妹一见钟情的。”

听了姚大图的话,葛氏坐直了身子,正视姚大图,一脸期待,她正在为婧姝的婚事头疼,想在圣旨下来以前找户人家把婧姝嫁过去,束府世代经商,外面有传言说他们家的银子围起来能绕紫禁城一圈,葛氏到不是贪慕虚荣,如今婧姝的婚事在跟圣旨抢时间,一时半会实在找不到一户好人家配得上他们家婧姝的。不过就算如此,葛氏感觉光凭儿子说的还不能完全相信,她得跟老爷商量一下,看到底应该怎么办。

婧姝见娘陷入沉思,伸手推了推她,疑道:

“你,你怎么了?哥哥的浑话你难道也信吗?七夕那晚女儿是跑出去过,可并没有遇见什么公子,想必哥哥是乱说的。”

“我没有骗妹妹,就算骗全天下的人我都不会骗妹妹。”姚大图见婧姝不相信他,急得赌神发咒。

“好了,你们全都不要争了,婧姝,你回房吧,我有话想单独跟你哥哥说。”葛氏居然撵婧姝回去,留姚大图在屋里,婧姝哪里肯依,唬着一张漂亮的小脸,站在地下就是不肯走。

“快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歇着。”

“娘——”婧姝还想对葛氏撒娇不肯走,葛氏硬把婧姝哄到了自己屋里。

婧姝在绵绵的服侍下洗了澡,坐在书案前独自想心事。那盏荷花灯就挂在窗前,睹灯思人,束星远俊逸潇洒的模样浮现在婧姝面前。

一家人都怪怪的,像在酝酿什么计谋不好让我知道似的,难道哥哥说的是真的,七夕那天晚上我是遇见过几位公子,束府四公子是哪一位?一想到这里,婧姝的眼睛下意识的朝荷花灯瞄去,绵绵洗了澡刚好进来,见了婧姝痴痴呆呆的模样,在她肩上拍了一下,婧姝被吓了一跳,发现是绵绵戏弄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冷不防被你在背后拍一下差点把我吓死。”

绵绵边铺床边笑道:

“小姐这些天是怎么了,一到了晚上就对着那盏荷花灯发呆,莫非小姐喜欢上送灯的那位公子了——”

绵绵话还没有说完,婧姝就红着脸打断她:

“这丫头大概疯了,连主子也打趣。”

绵绵从小服侍婧姝,两个人早就像一个人似的,深知彼此的秉性,自从七夕之夜那位站在玲珑桥上的公子送了这盏荷花灯给小姐之后,每天晚上小姐都会对着花灯发一会儿呆才肯上床安寝。

“若是小姐将来有福,能嫁给送花灯的那位公子,这一生也就足了,不如明天我去皇姑庙拜拜,正所谓心诚则灵,若我虔诚祷告希望小姐将来的夫婿是那位送花灯的公子,说不定就灵验了。”

“真是越说越不像话,大概是你这丫头自己长大了想嫁人,何苦拉我下水。”婧姝不想再听绵绵叽叽歪歪,吹灭了灯罩里洋蜡,躺到床上睡下了。绵绵见屋子里漆黑一片,边埋怨婧姝干嘛不打声招呼就吹灯,边摸黑朝外间自己睡的床榻走去。

“早点睡吧,别那么多废话。”婧姝在床上翻了个身,一眼看到挂在窗前的荷花灯,原来里面还有一小截洋蜡仍在燃烧,外面起风了,吹得花灯摇晃起来,婧姝虽然人躺在床上,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若哥哥今天晚上的那番话说的是真的,那么对我一见钟情的束府四少会是谁?如果是玲珑桥上的那位公子,嫁个这样的人岂不是前世修来的。如果不是,那看上我的又会是谁?莫非是站在蓬莱酒家窗口贼头贼脑的那几个浪荡子。想到这里,婧姝马上在脑子里掐灭了这个想头,翻了个身。绵绵在外间听见婧姝翻身的声音,打了个哈欠,说:

“小姐还是快点睡吧,你这么想那位送花灯的公子,说不定会在梦里见到人家。”

“这丫头大概真的疯了,再胡言乱语我就撕你那张没正经的嘴。”

绵绵是不怕婧姝的,婧姝从来没有摆出主子的谱惩罚过她。

“好了,我不啰嗦了,我也是见小姐躺在那里长吁短叹的想让你快点睡下才这么说的,哈——,真困啊,我要睡了,小姐也快点睡吧。”

绵绵说要睡,不一会儿婧姝就听见她匀称的呼吸声,知道她已经进入梦乡。

“这丫头到是入梦的快。”婧姝也想像绵绵那样倒头就睡,可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了,躺在那里就是睡不着,眼前不断浮现出送花灯的那位公子的身影。他是谁?是束府四少爷吗?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不是那等浮荡淫邪之人,如何会对哥哥说想娶我为妻?站在酒楼窗口的那几个到更像做这等事情的人,特别是站在大胡子旁边的那位穿青灰色直裰,长一双桃花眼的人,那双直勾勾的眼睛像是看得到自己的衣服里面似的。一回想起束星遥勾魂似的眼睛,婧姝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裹紧了身上的薄被蜷缩起身子像要把自己封起来似的。束星遥的那双眼睛真是太讨厌了,在婧姝看来简直是淫邪。

等婧姝回房之后,葛氏详细询问姚大图,姚大图不像在撒谎,最后葛氏绷起脸来正视着他问道:

“你是不是在外面赌输了钱,拿你妹妹做交易?”

姚大图见葛氏这么问,立即在地下跪下,指天发誓:

“若我做出这等丧天良没人伦的事情来,愿遭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葛氏也没这么毒,真要儿子受那等罪,嗡声打断他:

“行了,你没骗人就好,干嘛发那起子毒誓,没得真应在自个身上,我会和你爹商量,如果你爹觉得可行,改天你把束府四少约出来,让你爹先看看人物,你爹的眼力界好过你千百倍。”

姚大图答应下来,等爹同意了之后约束星遥出来,让爹识一下对方的人品。此时姚大图对葛氏说妹妹险些做了和亲工具,葛氏绷起脸来教育儿子,这个事千万不能对外面的人讲,其实你爹也已经从御医王慎之那里知道了。

“我和你爹正愁得没办法,谁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况且还是蒙古,生活习惯跟中原完全不同。等你爹见了束府四少如果觉得人品不错,就早点把你妹妹嫁过去,这样总好过让你妹妹去蒙古和亲。不过这个事千万千万不能对外面的人讲,否则就是杀头的危险。”

姚大图在葛氏面前保证他绝不会讲出去,他对葛氏说:

“想必那束星遥是真的爱妹妹,他有一位好朋友是圣上的亲侄子,妹妹要去蒙古和亲的事是这个好朋友告诉他的,束星遥说的到是跟娘说的一样,蒙古人生活习惯跟汉人截然不同,妹妹嫁过去肯定要受不少苦。娘,从这一点上看,你是不是也发现束星遥特别爱妹妹。”

葛氏还是那句话,没有亲眼看到束星遥本人以前,不好下结论说人品怎样。原本葛氏担心的是如何在圣上下圣旨以前给婧姝找一户靠得住的人家,如今束府四少爷的冒然提亲让葛氏看到了生机,然而不知怎的,葛氏心里又有了新的忧虑,不知这位高门大户出生的公子人品怎样?脾气是好是坏?婧姝嫁过去了之后会幸福吗?公婆妯娌能待婧姝好吗?这一夜葛氏又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葛氏还没有梳洗就跑到老爷房里,跟他说了一切,姚子柏的意思跟葛氏意思的一样,让儿子把四少爷约出来,有姚子柏亲自把关,如果觉得人品不错就抓紧时间赶快把婧姝嫁过去。不能再拖了,再拖可能就要晚了,皇太后已经选了婧姝做义女,只要圣上一道圣旨下来婧姝的终身大事就定下了,到那时还想反悔就真的来不及了。

葛氏从老爷房里出来之后马上叫醒还在睡觉的儿子,让他吃了早饭就去约四少爷出来,商量跟老爷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姚大图见娘着急的样子,一刻也不敢耽搁,马上起身梳洗,等吃好早饭连长随袁貌也没有带,一个人骑着马出了府。

当爹娘还有哥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婧姝浑然不觉,葛氏又严重警告姚大图不可以把真相告诉你妹妹,婧姝是个聪明孩子,若是让她知道了她会做出什么事谁都无法预料。

束府,二房柏园。

昨天晚上束星远从云南回来了,也许是缺乏睡眠,也许是旅途劳顿,第二天一直睡到晨正还没有起来,等醒过来时发现天光已经大亮,忙翻身下床,一边数落屋里的大丫鬟朦胧。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不叫醒我?待会还要去铺子里理货呢。”

朦胧从水壶里倒了热水在脸盆里,再从边上的鬼脸青小瓷缸里用半个葫芦舀了冷水和匀脸盆里滚烫的水,方才让少爷就着脸盆洗脸。束星远很讲究养生之道,就算现在是夏天也不用冷水洗脸,不吃用井水净过的瓜果。

朦胧边给三少爷拿衣服边说:

“三爷昨天差不多天亮才睡的,奴婢晨初的时候来屋里看过三爷,原本想叫醒三爷,但见三爷正睡得酣,不忍心叫你起来,想让你再多睡一会儿。”

“这个时候娘那边恐怕已经吃早饭了,我却还没有起来,像个什么样子。”

朦胧把星远可能要穿的衣服搭在手臂上,星远挑了左手臂那件青灰色圆领缎袍,每天早上朦胧都是如此侍候少爷穿衣的,她知道少爷特别注重形象,自己要穿什么衣服向来都是自己选的。

“出去几天还没有见过娘呢,若不是昨天回来的太晚,是要去娘屋里请安的,一觉睡到这么晚才过去太不像话了。”说话间星远已经穿好了衣服,只等万喜家的进来给他梳头。万喜家的早就在屋外候着,只等朦胧叫她进去。束星远屋里这么多丫鬟的梳头手艺全都不能令他满意,唯独万喜家的梳的头才能叫他满意,因此每天早上万喜家的都会过来。

朦胧打小服侍三少爷,对他们这位小爷的怪癖早就见怪不怪,走到外间叫了句万喜家的你可以进来给三爷梳头了,万喜家的便进来给星远梳起了头。等打理好了一切星远站在穿衣镜前照了照自己的仪态,同时朦胧拿着一面小圆镜站在星远身后,这样镜子里的星远就可以看见自己身后的样子。朦胧抿着嘴笑,想他们家这位小爷就是爱臭美,一位少爷的房里居然摆了四五面镜子,最大的一面镜子是镶嵌在门上的穿衣镜,还有楠木桌案上放着的小圆镜、小方镜、小菱镜。照完镜子束星远方才跑去林氏屋里。

束星远今天是晚了,早饭已经吃到一半了。等星远进了屋,下人忙着给他安排座位,身为林氏的长子他自然坐在林氏右手边,左手边坐的是星遥,星遥下面坐着二姐彩靳和二姐夫莫忠海,星远下面坐着大姐彩新和大姐夫杨飞。一见了星远杨飞就大着嗓门问他:

“云南那边怎样?我听跟你一起去的伙计说那边热的慌,已经热死了好几个人了。”

“那边是挺热的,热死人的事到没有听说过,恐怕以讹传讹传错了。”

“娘,进来说话,我有事跟你商量。”星遥吃的特别快,又在多宝阁后面招手让林氏进去。林氏才刚吃到一半,彩靳忍不住数落四弟:

“你又有什么事招呼娘?等娘吃完了再说你的宝贝事儿不成吗?”

林氏见儿子急急忙忙的样子,边嘀咕边放下吃到一半的早饭:

“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个猴急的性子。”林氏走到里间,星遥把房门关了起来。

彩新抿着嘴儿笑对彩靳:

“四弟叫娘进去,八成为了让娘去姚府提亲的事。”

彩新话音刚落,桌上的几个男人全都是一副惊愕的表情,最夸张的人是杨飞,只见他一脸迷惑,连夹在筷子上山的玫瑰腐乳也掉在了碗里。

“什么,四弟要成亲?才刚退了广陵孙家的亲,这回子又说要成亲,他把成亲当儿戏还是怎么着?”杨飞低首重新夹起掉在碗里的腐乳,摇头叹了口气:

“不知道哪家没造化的姑娘会嫁给他。”话一出口就遭到彩新的白眼:

“就你废话最多,吃了还不快去铺子里帮三弟检查刚从云南买来的普洱茶。”

星远听说星遥要成亲也觉得意外,他在心里赞成杨飞说的,哪个姑娘若是嫁给放浪形骸、不拘无数的星遥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星遥把林氏叫到内室催她赶快去姚家提亲,林氏看了星遥猴急的样子,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就是个急性子,这样冒冒然去姚府提亲人家当我们是做什么的呢。自从上次你在我面前说了之后,我暗中派人查过姚家的底,姚家世代为医,祖上还都是御医,姚婧姝排行老三,是二房所生,乃庶出——”

星遥见林氏说庶出嫡出,以为娘嫌弃人家的出生,忙打断林氏的话头:

“说起来娘在家里也是二房,我和哥哥姐姐也都是庶出,庶出配庶出不是正正好。”

“哈哈哈。”林氏被儿子说乐了,疼爱的抚了抚星遥英俊的面颊,她就是喜欢这个儿子,尽管星远无论长相还是才学都不比星遥差,林氏不爱星远是因为觉得这孩子太古板。

“遥儿想岔了,娘怎么会是那起子眼睛长在额头上的小人,家里有一位老仆是姚府大太太陪房的亲家,娘就是让长贵家的向她打听的,遥儿大可放心,说起他们家三小姐连大太太的陪房都说是个好的,模样出挑,性子温婉,听说还会琴棋书画,没事就跟老爷在屋里下棋。看来我们家遥儿还是有眼力界的,娘没有白疼你。”

“我就说我没有看错人,娘,我和婧姝是有缘分的,七夕那天晚上我正好站在窗口看板凳他们放炮仗,婧姝站在下面,就在这个时候她正好抬头看上面,我又正好低头看下面,我们两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娘,你说这是不是缘分?”那天晚上的情景束星遥在梦里都已经不知道出现了多少回,他对婧姝的迷恋程度不亚于婧姝对束星远的迷恋程度,此时在外间吃早饭的束星远隐约听见弟弟说七夕那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里星远整个人愣住了,他想起在玲珑桥上遇到的美丽姑娘,因为没有带钱,他还出钱买了一个荷花灯送给人家。只是一别几日,不知那位姑娘怎么样了?每当她看到灯会不会想起我来?

“唉——”星远忽然在餐桌上轻声叹息了一声,引得彩新他们全都抬起头来看他。

“三弟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叹气?”彩新关心的问星远,她发现从云南回来之后三弟整个人瘦了一圈,也比从前黑了。

“别叹气了,吃饭吧,吃了饭还要去铺子里呢。”彩靳把星远最爱吃的地瓜萝卜丝放到三弟面前。

星远默默吃着,他的心思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此时他在想什么当然也没有任何人知道。等吃的差不多了,大房朱氏屋里负责传话的小丫头墨痕跑过来说:

“大太太让三少爷去铺子以前先到她屋里去一趟,有话对三少爷说。”

大伙全都不知道大娘找三弟什么事,催他吃了饭快去朱氏屋里。

小说《良妻有毒》 第七章 思人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青春小说
  3. 科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