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偷心小娇妻:总裁宠上天

更新时间:2018-09-19 15:05:25

偷心小娇妻:总裁宠上天 已完结

偷心小娇妻:总裁宠上天

来源:好书云作者:萌萌哒泡泡分类:武侠主角:夏致谭熙凡

主角是夏致谭熙凡的书名叫《偷心小娇妻:总裁宠上天》,本小说的作者是萌萌哒泡泡所编写的总裁宠文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夏致的工作在邻市,为了省钱留着结婚,她选择住在职工宿舍。假期夏致回去却发现男友被富婆包养了。夏致一怒之下分手后,带着赞了半年的一笔积蓄回到邻市,在酒吧买醉偶遇谭熙凡。夏致醉醺醺地倒在酒吧,被谭熙凡好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昨天旷工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谭熙凡拿着签字笔抽出一张纸递给夏致。

“先写份检讨书。”他沁冷的面色闪烁着不易觉察的得意,清幽的冰眸微微眨动。

夏致接过纸笔后写下检讨书三个大字,接着她突然不知如何下笔,检讨书这种东西上一次写还是读初中的时候。

“谭总……检讨书写多少字啊?”夏致面露难色,期盼他不要像自己的变态班主任那样一份检讨书抄写五十遍。

谭熙凡本想借着夏至写检讨书的空当,查阅本季度华东地区的销售情况,听到她的问题后耸耸肩膀,淡淡地说:“随你,态度诚恳就好。”

夏致为了不想被谭熙凡找茬叼难,还是洋洋洒洒地像写范文那样上交一篇八百余字的检讨书。

谭熙凡仔细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他很喜欢夏致的字,瘦成清秀的字体让他看着很舒服。

“嗯,写得不错。”谭熙凡满意的点点头,嘴角总算勾起一抹寡淡的笑意。

夏致如释负重般呼出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问:“谭总,那我先去工作了。”

“等一下。”谭熙凡放下检讨书,冰眸微眯别有深意地说:“我的公司管理严格,旷工不是写封检讨书就可以了事的。”

大不了就是按规矩扣奖金嘛……夏致满不在乎地思忖。

自从徐信豪劈腿后,以往赚钱拼搏的斗志也一并死去。

现在对她来说,只要有份稳定的工作按时发工资够用就好,赚再多的钱也无法弥补她支离破碎的心。

“谭总,是我无故旷工在先,我接受扣奖金的处罚。”夏致颔首行礼,谦逊恳切地答道。

谭熙凡微抿双唇,端倪了夏致一番,声色幽然地说:“扣奖金是必然的,但你上班第二天就旷工,我足以把你解雇。这样好了,在我解雇你之前,如果你愿意做我家的**管家,我还可以考虑留下你。包吃包住有底薪,有意见吗?”

夏致怔了怔,她想起昨晚被谭熙凡带回他的别墅后,在装潢奢华雅致的房子里,他对自己倒是没有过分的举动,只是安慰她几句便分房而睡。

不过眼下夏致确实需要钱,昨天走得太急,身上除了手机和身份证,连钱包也没拿。

现金和银行卡都放在出租屋里,但她可不想再回去见到徐信豪。

她只能暂时寄居在谭熙凡家,如果做**管家可以拿双份薪水,也是一桩好事。

想到这里,夏致平静地点点头说:“谭总,不过我没有做管家的经验,如果哪里做的不好还请您见谅。”

谭熙凡见夏致这么爽快就答应下来,幽冷的双眸也如冰雪消融般柔和起来,他淡然一笑,挥手说道:“我了解,你先去工作吧,今晚我有事,你自己回去。”

……

当天临近下班的时候,夏致突然接到房东的电话,据房东说邻居告诉他出租屋大门敞开着,屋内像被洗劫过一样,到处都是凌乱的衣物和被打碎的餐具。

夏致听后眉头一紧,她猜想到一定是徐信豪等得不耐烦决定离开,但临走之前还要再报复她一次。

她算知道什么是翻脸不认人,在夏致的记忆中,徐信豪以前并不是这个样子。

然而房子是她租下的,现在被徐信豪搞成这个样子,总不能置之不理。

下班后她徒步走回出租屋,上楼梯的时候,她果然看到敞开的大门,但奇怪的是屋内却飘出阵阵食物的香气。

夏致一脸莫名地走进去,但当她踏进客厅时,却看到一副,与房东所述截然不同的场景。

出租屋虽然面积不大,但之前被房东打理得井井有条,现在看起来更像一个温馨整洁的小家。

厨房里还发出炖煮东西的声音,一阵牛肉的香气扑鼻而入,茶几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水果。

夏致有点发懵,也不知刚才在电话里的消息是幻听,还是眼前的一幕皆为幻象。

“夏致,你下班啦!今天我买了好多你喜欢的菜,还做了土豆烧牛肉给你吃。”徐信豪身上系着围裙,一脸阿谀逢迎地从厨房里走出来。

天呐,他居然还没走……

夏致看到徐信豪走到门口关上门,然后关怀备至地帮她脱下外套。

这个举动立即令夏致异常警惕,她细眉紧蹙,抓紧自己的外衣说:“徐信豪,你又想耍什么花样?你找过房东?”

徐信豪看着夏致对自己反感的态度不以为意,他露出温和的笑容说:“对不起,我也只是想让你回家吃饭才拜托房东帮忙的。夏致,你去洗洗手等着吃饭吧,我再炒两个小菜就好了。”

夏致用怀疑的目光死盯着徐信豪,一步步退到门口,但她突然想起自己的随身物品还放在这里。

她没做回应,甚至鞋子也没换直接走进卧室,她发现昨晚徐信豪睡过她的床,但被子倒是叠得整整齐齐,皮包也原封不动地挂在衣钩上。

现在夏致不想欠徐信豪半点人情,既然这顿晚餐是为她做的,就算她只闻了香味,也想把这笔账算清楚。

打开皮包,夏致想从钱夹里拿出几百块还给徐信豪,但却突然发现里面的钱不但少了一大半,放着存款的银行卡也不翼而飞。

夏致一口咬定此事肯定是徐信豪做的,她的怒火顿时被引燃,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横冲直撞地走出卧室。

此刻徐信豪也迎面走过来,似乎打算给在卧室里的夏致一个惊喜。

他怀中抱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两人刚好撞在一起。

玫瑰花顿时散落一地,撞击下掉落的花瓣也纷纷而至,情景颇为浪漫。

但夏致就早已被气炸了,他狠踩一脚地上的玫瑰花束,气急败坏地说:“徐信豪,我问你一件事,我钱夹里的现金和银行卡是不是你拿的?”

以前徐信豪从来没有小偷小摸的习惯,在夏致的印象中,徐信豪温柔体贴,除了有时有点贪玩,没什么严重的缺点。

徐信豪绽开的笑颜顿时收敛,他瞥望了一眼地上被夏致踩扁的玫瑰花,眼神黯淡而心疼,他突然神情痛苦地说:“夏致,昨天是我情绪激动,我不应该强迫你,你别生我的气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夏致听了一愣,徐信豪都在说些什么鬼,问东答西……

“徐信豪,你够了!不要扯开话题,我在问你钱夹里的现金和银行卡哪里去了?”

随后夏致看到他的眼神中慌乱不已,遮遮掩掩地面露难色。

“夏致……”徐信豪纠结而痛苦地拉长声音,“我说了你别生气啊,心情被我拿去买菜了,至于银行卡……我发现密码还是我的生日,于是我拿去用了。”

仿佛挨了一巴掌似的,夏致顿时眼冒金星,虽然她不知道确切的答案,但银行卡里的辛苦钱肯定是被徐信豪拿去胡作非为。

“拿去做什么用?”夏致面色阴翳,冷冷地反问他。

徐信豪吱吱呜呜的,半天不敢说出来,终于在夏致的屡屡逼问下,他幽幽地说:“其实我和姚姐分手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件事,她带我去赌钱,我因为不会玩输了她好多钱,于是我们吵架。后来我想赢回来就自己去赌,所以又欠了好多钱,我先借你的钱拿去还利息,以后有了肯定还给你……”

夏致面色苍白地离开出租屋时,她彻底对徐信豪失望透顶,甚至连争吵的心思也没有了。

默默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夏致踏出出租屋的那一刻,她在心里告诉自己,这辈子她也不想再见到徐信豪。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穿越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