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悬疑 > 守阴人

更新时间:2019-12-15 09:07:24

守阴人 连载中

守阴人

来源:七悦文学作者:铆钉分类:悬疑主角:丁宁陈雪

精品小说《守阴人》是铆钉所编写的悬疑推理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丁宁陈雪,内容主要讲述: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房间里挖出一口红棺,二叔说,里面装着我媳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迷雾惊魂

阴井里的阴气刚开始外泄,七只大公鸡就死得一只不剩。张四一看满地死鸡,脸都白了,但他现在回村里带童男童女过来也来不及。

至于刚才雾里的东西,很可能都是被阴井引来的邪祟,可惜陈雪用手电一照就跑没影了,谁都没看清是什么东西。

胖子这时也急了,大馒头脸挤成一团,没去理会张四,而是跟我和李林说:“你们一个是丁家的娃,一个是李家的娃,不会什么都不懂,赶紧拦着雾里的东西,我去封阴井。

我满脑子都是镇上那家人的死相,双腿都在打颤,那里还能听得进去胖子给我们的任务,而且我和李林,真的是什么都不会!

张四这会缓过一些神,怪胖子的说:“我就嘛,孩子不能送回去,现在好了嘛,搞出大事来了,要玩球蛋了!”

张四就像学了普通话回乡的人,着急下飚起了土话。五个青壮村民手里提着扁担木棍,脸上也是写满紧张和恐惧。

陈雪见我们还躲在她咯吱窝下,顺手把我们揪出来,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俩不是从家里拿了东西?还不赶紧帮忙!”

她一提醒,我和李林才反应过来,李林抓了把木屑,闭着眼睛就胡乱的撒了出去。

雾里原本什么都看不见,但木屑一飞出去,里面就传出几声惨叫。

那声音就像发春的野猫,说不出的瘆人,而且离我们还很近。李林一看有用,又撒了一把,不过这次雾里没动静了,那东西像是逃走了。

陈雪惊归惊,头脑还算清醒,拉着李林让他不要浪费木屑,同时问张四说:“村长,雾里到底是什么!”

“我杂过晓得哦!怕是山里来呢东西!”张四的声音都要哭出来了,不过他还知道用手电照着胖子。

此时的胖子右手拿着一支毛笔,左手端着的一个破碗,沾着碗里的红色液体,正在井房门上画着符。

我费了老大劲才把包里的灯给掏出来,举在胸前,慌乱中也看不见那东西在那,只能左边对一下右边对一下,当成保命符。

变故一下子发生,五个青壮里有一个岁数小的熬不住,精神崩溃了,毫无征兆的怪叫起来,脱离我们,跑上了回村的小路。

他的同伴来不及阻拦,张四吼了一声:“回来!”但那小青年完全没听见,一路跑一路嚎啕着喊妈。

跑出十来米,他的身影就被大雾给湮没了,连陈雪的手电都照不到她,几乎是人才消失在雾里,他的怪叫就变成了惨叫,而且一声过后就戛然而止。

叫声一停,四周静得就只剩我们粗重的呼吸声。

而此时胖子已经画好符,井房里的阴气一下弱了不少,可见他画的东西有用。胖子过来,左手中指上血淋淋的,我这才知道他画符用的是自己的血。

途中他抬起手里的碗,把剩下的血全部喝了,看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村里剩下的四个小伙哆嗦着,没敢去找同伴,毕竟在危险和恐惧下,人都是自私的。

胖子手里的毛笔上还有些血迹,趁着没干,他在张四和四个村民眉心上画了一竖血线。

用阳血封灵,可以防止被脏东西附身。这是农村广为流传的土法,但这也不是谁的血都能管用。

我和李林见他把我们忘了,急忙伸着脑门提醒他别漏了。胖子看了眼,扔掉手里的笔说:“你们就不用了。”胖子随意一说,回头就跟张四说:“问题不是出在这里。村长,你带着他们四个人守着井房,不要放任何东西进去。丁宁,陈老师,李林,你们三个跟我走。”

李林和我忙着捡地上的笔,相互在眉心画了一条血痕,颜色有些淡,还描了好几下。李林想给陈雪也画一下,但陈雪嫌弃的摇了摇头,说她不用。

我有些奇怪,李林家里是做棺材的,李叔多少会点东西,这在村里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家是守阴的,虽然二叔做的事只是给人看看灵堂,但每次他说起守阴人,给我的感觉都是一个比较厉害的职业。

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即便我们什么都不懂,身上也会沾到一些气,有这股气在,邪祟很难沾身。

可陈雪,她不过是一个文化人……

我还想着,胖子就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跟上。

李林一个箭步抢在前面,等我反应过来跟上去的时候,已经落到最后一个了。

走夜路,最怕的就是在最后,何况还起了大雾,七八米外都看不清人。

还好陈雪关心我,把我拉到她前面。要上小路的时候,胖子又说:“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要说话,直到我停下来为止。记住,途中听到有人说话,不管说什么都不要相信,更不要停下来。”

胖子的语气很严肃,说完就加快了速度。

顺着小路走了二十来米,我就看见路边的草里躺着刚才跑出来的青年,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前面的胖子和李林都没有停,我心想现在走了没多远,喊一声,村长他们都能听到。要是大哥哥还有一口气,却因为我们不管出了事,心里会很愧疚。

想着,我咬牙停了下来,回头想喊村长。但就在这时,我脖子上的银项链突然发寒,冷得我打了个哆嗦,抬头一看,李林已经走远了,吓得急忙追了上去,嘴里大喊的把情况说了,让他们过来救人。

到了田间地头,大雾更浓了,腾腾的雾气从路边的草里、土里升腾起来,前面的李林我都只是能看到一个影子,胖子更是完全看不见了。

雾气很寒,不多时我眉毛上就挂满了水珠。我冷得拉了拉衣服,结果脖子上的项链突然变得暖暖的,连带我的身子也暖和起来。

我心里一喜,心想媳妇儿也没那么坏,不仅知道安慰我,还会嘘寒问暖。

想到她现在就陪在身边,也不是那么怕了。

只是胖子带的路越走越偏,像是朝着山里去了。农村的山里坟地随处可见,平时也没什么,但今晚雾气里阴气沉沉,此时上山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心里想着,也不敢在开口乱说话,脚下提了些速度,紧跟在李林后面。

但不知不觉的,我发现身后的脚步声好像没了!

细细一听,还真没听到陈雪的脚步声。

山间地头,路边都有野草,走得在轻,也不可能什么声音都没有。而且我还有种感觉,我一直跟着的黑影,好像也不是李林。

大雾蒸腾,我的心突然怦怦怦跳了起来,脖子上的汗毛也刺了起来。

心里越是想,我就越觉得不对劲。低头看了下,之前脚下还能看到陈雪的手电光,现在却没有了。

她的手电很亮,雾气在浓,只要她跟着,我都不可能看不到光。

嘶!

我倒吸了口冷气,也顾不上胖子的叮嘱了,喊了陈雪两声,结果没有任何回应。

都已经开口了,我又大声的喊李林,一连喊了十几声,前面的黑影都没反应。

我喊了那么多声,李林就算听胖子的话不回答,至少身体也会有一点反应,可黑影依旧直挺挺的,脚步都不曾慢下来。

真不是李林,那我一路跟着的是谁?

现在,我很渴望能听到有人说话,可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自己裤子刷到路边的野草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雾很大,我只能看清半米内的东西,周围已经不是田地,是树木,我们现在已经是进山了。

我紧握着玉灯,整个人的神经都绷到了极致,我想停下来,但我不知道停下来后会发生什么。

同时又想,我就这样一直走,等胖子停下来后,或许我现在感觉到的,其实就只是一个错觉,到时候前面依旧是李林和胖子,后面是陈雪。

抱着这个念头,我咬着牙一直跟着。可是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前面的黑影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此时周围出现了松树。

松木喜寒,都是生长在山顶,胖子不可能跑那么远做事。

我知道不能在走下去了,相信媳妇儿在身边,出了事她也会保护我。不过停下来之前,我又喊了陈雪和李林几声,跟之前一样,都没回应。

喊完顿了几秒,我一下就停在原地。结果我一停下,前面的黑影也跟着停了下来,身子微动,像是要回头看我。

我一看顿时紧张起来,用玉灯对着他,可我刚举起玉灯,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重重的拍在我双肩上。落下之后,那双手也没有收回去,就这样压着我的肩膀。

隔着衣服,我都感觉到那双手上的冰冷。

那一瞬间,我差点瘫软在地上,但我还记得自己绝不能回头。

只要我一回头,魂很可能就会被勾走。这是农村流传下来的一种说法。

我不能回头,就看不到背后是谁,只能一动也不敢动,哆哆嗦嗦的问:“陈老师,是你吗?”

手都已经搭我肩膀了,如果是陈雪,听到我问就算不出声,至少也会用手给我一个暗示。

可是都没有!

让我想哭的是,银项链此时也变得异常的安静,那暖暖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我暗怪媳妇儿,这种时候,她就算打不过,好歹也变个白雾出来,帮我看看后面是什么。

可是她没有!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前面的黑影也已经转过了一半身子。我敢肯定,那绝不是李林,甚至很可能不是活人,因为活人的动作不会那么慢。

我被吓得三魂不见七魄,正准备挣开肩上的手,从旁边逃走。结果后面的人突然在我后脑勺吹了一口气,声音沙哑的问我说:“你怎么不走了!”

小说《守阴人》 第十章 迷雾惊魂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