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放手,不再执着

更新时间:2020-02-15 14:23:47

我放手,不再执着 已完结

我放手,不再执着

来源:爱看小说作者:小丑女分类:言情主角:安暖沈湛邶

安暖沈湛邶是《我放手,不再执着》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丑女,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主角:安暖沈湛邶;“小叔,不要,我不要去法国,别赶我好不好?”安暖哀求着沈湛邶语气冰冷,“留你在这里?让你继续伤害欣然吗?”安暖不止说过一次,夏欣然的腿不是她找人干的,她没有算计他爬上他的床,她没伤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湛邶逐渐归于冷静后,疯了一般踩油门,冲回了沈家。

一进门,就看到旋转楼梯上,夏欣然一袭丝织缎面的雪白睡衣裙,赤着脚踝,黑长直发柔顺的贴附在腰际。

一张无害的脸总是这般无辜,无辜到她说的每一句,他都未怀疑过。

“湛邶。”夏欣然如小鹿般纯墨的眼眸,疑惑的看着他,“今天你这么早回来吗?”

呵——

这双眼睛真会骗人吶!

“夏欣然,你的腿?。”

夏欣然眼微微一缩,有些心虚,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依旧微笑,“哦,我今天突然发现它在好转,尝试了一下,我真的可以走了,湛邶,我好了,好开心啊。”

她如少女一样,开心的转个圈,想让男人尽情欣赏她的美。

“为什么要骗我?”男人声音冰冷,死死盯住眼前的女人。

夏欣然心头一紧,却面露茫然不解,“你在说什么啊?我好了你不开心吗?”

沈湛邶噙着冷笑,“还要和我装到什么时候?你的腿,呵呵...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所谓的伤害你的混混,真的是安暖找的人吗?”

夏欣然呼吸微微顿了顿,声音干涩,“湛邶,你怎么了?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你的意思?”

“啪!”

他猛地将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眼神阴冷盯住她,“还不承认吗?”

夏欣然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整个人都往后缩了缩,声音颤抖,眼睛浮起水雾,“湛邶,你现在好可怕,我没有……”

“如果当日你真的救了我,为何没有一点伤痕,反倒是安暖被查出多处重伤?”

他噙着冷笑,都怪他当时太蠢,居然连这些细节都没有发现,对她的话,也是丝毫不怀疑。

“安暖是逃走自己被抓住了,所以才满身伤的。”

“那为何你一点伤都没有?”他似笑非笑地看向夏欣然,“那日跑的人是你!”

夏欣然哑然,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驳。

沈湛邶好像知道了所有事,可她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错了。

正她在运量着该如何解释时,沈湛邶手机响起来,是搜救队的电话。

“沈先生,我们打捞到了安小姐的行车记录仪,现在正在恢复数据,您要过来吗?”

他呼吸一顿,“马上,她有消息吗?”

“暂时还没。”

说完,沈湛邶便将电话挂掉,转身大步离开。

行车记录仪已恢复,不过只有片段。

车前面是悬崖,“呵”一阵女人的轻笑声传来,悲戚又绝望。

沈湛邶颤了颤,这声音他怎么听不出来是安暖的声音。

“小叔,我终于解脱了……”

平缓叹息般的声音一顿,便是汽车急速前进撞破栏杆,跌下悬崖的场景,伴随着风声,撞击声以及,撞到悬崖的炸裂声

所有人瞬间心脏猛地一紧,呼吸变得格外凝重与痛苦。

再然后,行车记录仪的录像归于安静,修复的这段视频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安暖!

沈湛邶,内心久久无法平静,半晌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人还没有找到吗?”

搜救队不忍心,但还是摇了摇头,“还没有,海面太广了。”

沈湛邶失魂落魄的从搜救队走了出去,心脏每次跳动是难以呼吸的痛,他不敢想,那是绝望到何种地步,她才觉得这样的方式才是解脱?

她被他宠成公主,可也是他亲手扼杀了她!

外面,便是她曾经摔下去的悬崖,这长长的划痕也是她曾经留下的。

海面的风,静静拂来,有着几分寒冷,刺得他神经疼痛,他眼眸凝视着这片海域,一望无际。

心沉重到谷底,眼睛现在已是一片通红。

还记得她说过,海是浪漫的地方,每个人都应该与爱的人去一次海边。

可是,他们再也一起去不了了。

心止不住的抽痛,沈湛邶双肩颤颤,通红的眼眶,逐渐被泪水盈满,最终不争气的流出来,肝肠寸断的滋味买他现在懂了,比谁都懂。

颤抖的双肩,抑制不住的哀吼,这个男人在这一刻像个孩子一样肆意用眼泪宣泄着心中的痛楚。

“安暖!”

撕心裂肺的一句呼唤,在海平面上回荡,那个女孩最最终还是没有,转过脸来,冲着他笑!

天渐渐沉下来,四周已经被黑夜包围。

沈湛邶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中,坐在沙发上,双目有些空洞无神。

李嫂闻声倒了杯水走上来,“先生,夏小姐走了。”

他眼眸微微冷了下来,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随后站起来,独留一个萧索的背影给李嫂,回到了房间,只感觉好累,像千斤巨石压在心头,堵得他难受极了。

他前所未有的疲倦,仿佛闭上眼便再也无法醒过来一样,眼帘阖上,旋即沉沉睡了过去。

.......

梦里,他在黑暗的甬道内走着,四周墨一般的黑,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这样走着,不知走了多久,“滴答——”的水声在这漆黑的甬道内格外清晰。

他不由得提心起来,大脑绷紧,沉重的呼吸着,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瞬间打破这一片宁静,在这空荡的黑暗里,不断回荡。

他心一紧,眼眸惶恐看向前方,这个声音,“安暖…”

他追寻着声源,往前面不停的奔跑着,他像是不知疲倦一样,终于他看到了前方的一点光亮,直到尽头。

一个长鞭袭来,沈湛邶被这突然袭来的一幕吓得闭上眼睛,但是鞭子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啊....别打我了,求求你别打我,我什么都听你的,我把钱都给你,啊...别打我一”

安暖的声音在哭喊着,他睁开眼,血腥的一幕印在他的眼眸里,扬着长鞭的是赵成,鞭子狠狠落在安暖身上,一下又一下。

安暖身上穿着的雪白长裙,现在已经破损不堪,鲜血凝固在她的长裙上,身上**的部分全是密密麻麻的伤口,体无完肤,

她脸色苍白如纸的唇,声音痛到颤抖,朝他爬来,边爬边喊:“小叔…救我。”

“安暖!”

一声惊呼。

沈湛邶猛地睁开眼睛,做起身来,去身已经被汗水浸透,额头泛着细细的冷汗,湛黑眸子里有着一丝恐慌,呼吸急促。

虽然是梦,但是清楚的提醒了他,安暖曾经经历了些什么。

想到日记里的那些描述,梦境跟日记重合,沈湛邶心中惊恐,安暖到底面对了多少恐惧绝望的夜晚,和难以生存的痛苦。

赵成!

我将人完好无损交给你,你都做了些什么。

沈湛邶咬牙,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直接拨通张特助的电话。

“赵成,整他!生死不论。”

沈湛邶将电话挂掉,墨若点漆的瞳仁浮现刺骨的冷冽。

当晚,在夜总会寻欢的赵成,因涉嫌藏毒贩毒,以及强.暴未成年,被警察连夜带走。

次日,沈氏。

“总裁,赵成那边已经解决了”

沈湛邶那漆黑如夜的眸子讳莫如深,不可窥探的一丝冷意,鼻间发出薄凉的一声,“嗯,夏欣然呢?”

张特助低头,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已经在处理了,消息已经放出去了。”

“好,下去吧。”沈湛邶声音冷淡的说着。

“是”

偌大的办公室,此时只剩下沈湛邶一人,他眼眸凝聚的浮霜,寒意渐渐渗出。

小说《我放手,不再执着》 第13章质问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冤家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