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八王爷的锏

更新时间:2020-03-14 16:10:06

八王爷的锏 连载中

八王爷的锏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白山黑水一小白分类:武侠主角:十三郎赵佶

小说主角是十三郎赵佶的小说叫做《八王爷的锏》,本小说的作者是白山黑水一小白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宋太祖造天地人三剑、免死金牌,留下天子剑余者分赐赵光义和柴氏,如此安排只图兄弟和睦共享万世,但太宗弑兄篡位将一切搅乱……宋靖康年间,正值皇族蒙难徽宗与李师师之子偏巧此时认祖归宗,小小十三皇子颠沛流离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内侍门官蹑手蹑脚走进来,伏地叩首禀报:“大家,大臣们殿外候着呢,想求见太上皇议事!”

徽宗无力的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议什么……还议什么啊,又能议出个什么?就说我身体不适正在休息,让他们散了吧!”颓废的闭上眼不再说话。

内侍只得躬身后退,退出大殿去回复众臣,在龙德殿宫门外,太阳刚东升,一缕金光笼罩龙德宫,让宫殿显神圣!但今天仿佛更冷了,几十人身着单薄官服,虽也身披金辉却没有一丝暖意,瑟瑟发抖跺着脚恭候见驾,内侍官出来道:“太上皇身体不适,已经歇息啦,众位大人还是退下散去了吧!”

一位三十多岁,书卷气浓郁,身体高瘦蓄有黑须的大臣道:“如今社稷危如积卵,他老人家如何歇得下?定是你这厮没有传讯,如今这个时候,尔等还为几个小钱使坏,你这是误国知道吗?该杀……滚开,我就算闯宫,王某也要见驾!”

那内侍一脸苦相,都要哭了,忙打躬作揖道:“我说王大人呐,你可冤枉死我了,某家就算有天大个胆子,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因为几个钱误事啊!真是大家歇下啦,实话跟您说吧……大家他老人家,昨夜就一夜未眠,这才刚刚才歇下,您让我怎么办?我敢惊驾吗?”

王大人、王若水,一向耿直且热血,他看了内侍一眼:“即便你说的是真的,可国家危亡在即,你再去通传……如果你担心身家性命,那王某愿去太上皇面前禀明,只要你不拦阻下官就行,如何?”

内侍实在无奈,才勉强说:“某家可不敢劳烦您亲去,既然您话已说到这份上,那某家就再去一次……可我可不敢保证太上皇会见你们,你们自己也能明白某家难处,对吧?”

王若水脸色肃穆深打一躬,人虽瘦却在官袍下更见风骨,他道:“这可是社稷江山生死存亡之际,我等臣下一片赤子之心,还望公公一定让太上皇知道,我就在此跪请他老人家临朝!”说着扑通跪下,带动所有大臣都跪在了龙德殿宫门前。

内侍皱了几次眉,却没好意思再说推拒的话,他也是玄龙卫之一,因当职昨夜未去护官家,可今天看到那百名兄弟死状,让他心悸,十好几位都是自刎,那是什么情况才被逼到那种境状?他想不明白也不敢想,可偏又乱想,是君让臣死?否则……唉!但愿太上皇不至那么昏聩胡涂吧……

转身进了龙德宫,一咬牙行至御阶前跪倒叩首道:“启禀太上皇,大臣们宫门外跪请您临朝!”

徽宗刚刚迷糊了一下,被这声禀弄醒,连日心惊肉跳再加上昨夜未眠,受此一惊顿时大怒,张开惺忪睡眼两目尽赤,一扬手,一个茶盏被抛出摔在内侍身前,摔得粉碎残茶四溅,他哑声怒斥:“混帐,朕没告诉你我身体不适吗?叫他们滚……都给我滚,摆驾回寝宫……谁再来捣乱、搅了朕的觉……杀,杀无赦!”站起身,在宫娥搀扶下回去睡觉了。

宫门外,王若水、秦桧等众位大人跪在地上,听到了内侍回报,纷纷无奈摇头,王若水抬起双臂仰天长叹:“唉!天亡我大宋吗?皇帝被掳走,太上皇却不理不问……太上皇啊……起码那是您儿子啊,您又能如何安枕?臣等跪求……您、您就临朝议政吧!”

王若水声泪俱下,跪伏于地向宫门口磕头,龙德宫宫门前,虽然雪都被清理得干净,可冰冷的青石更硬更凉,没有硬骨头是跪不下也坚持不住的。

在这刺骨寒冷的正月十六早晨,大臣们跪在龙德宫门前,跪请太上皇临朝,而且闻讯来的大臣渐多,随着时间推移,两个时辰后,在瑟瑟冷风中肢体渐渐僵硬,没了知觉,有年龄大的御史言官刘大人,血脉本就不畅,伏在地上竟然没了呼吸。

又过去一个时辰,太阳已正当头,可天地与人都变得冰凉,人的心更是凉透,王若水开口道:“诸位大人,此时天寒地冻,我们跪求也已经时间不短了,还是起身活动一下,否则冻坏身体事小,我等还要留有用之躯匡扶社禝江山啊!”

此时王若水已经嘴唇发紫,四肢僵硬了,他勉强爬起身,搓着早已经冻的失去知觉的双手,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然后去扶身边老臣刘大人,可没有扶起来,再一细看人没了呼吸,早已僵硬死去多时。

群臣一阵慌乱,见此情形王若水激动的道:“各位大人,已经不能如此等下去啦,王某甘愿触怒龙颜也闯宫见驾,各位稍待!”

他抖抖身上官服正正衣冠,迈步就想往宫门闯,内侍忙阻止:“王大人呐,这又何必呢?好吧,如今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啦!某家就再跑一趟,您还是别犯这个险啦!唉……”内侍长叹一声一拱手转身入宫。

徽宗在寝宫早已经起身,说是回宫睡觉,可躺下后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思虑着如何化解这次危机。

难道把八王后裔扶上皇位就会无事?太宗的誓言真这么灵?不至于吧?可至仁宗之后到自己之前,几帝可都不是长寿善终啊……就算仁宗长命,可那他也是八王义子,嗯,十有八九这誓言灵验啦!那我呢……会是什么结果?

骨碌一下坐起身,身上全是冷汗,侍女慌忙上前给擦拭,脸上汗珠擦净可前后心冰凉一片,透心凉意让他清醒了好多,吩咐道:“给朕更衣,上朝时穿的龙袍冕服,快去。”

门口寝宫内侍弯着腰进来,禀奏:“大家,前殿值事官上奏,大臣们跪请大家您临朝,已经三个时辰了,御史言官刘大人被冻死啦!请大家示下,值事官还在殿外候旨。”

“什么?该死的奴才,为什么不早点上奏,快去,通知那些大臣们,朕即刻摆驾金銮殿,并命人好好收敛刘大人,朕会厚葬此忠臣的,去吧!”徽宗听讯猛的下榻,赤脚站起,然后又无力的摆手说道。

升坐八宝金銮殿,手扶御案,用苍老沙哑的嗓音道:“众位爱卿,都平身吧!朕,本不想再临朝干政,奈何金军无礼掳走当今皇上,朕虽老迈勉强堪用,众卿家,有何议项去此兵患,就请讲吧!”说完镇定自若的靠向龙椅,但心忐忑至极。

此刻,一六七岁小孩身穿胡服,戴狐皮帽,兽皮衣裤,脚蹬胡靴,步伐稳健来到高大的皇宫门前,对门前侍卫兵卒用稚嫩的嗓音说:“看门的,去告诉太上皇我爹,就说他十三郎回来啦!”

守门官无不侧目,这孩子虽然长相还俊秀,但不算壮实皮肤也略黑更显粗糙,若说有些贵气吧……可身穿胡服,再贵重也不可能是天子贵胄,龙子龙孙吧?

有一老军上前好心劝说:“小郎君,这冒认皇亲可是重罪,会株连九族的,你又不是乞儿,还是去吧,况且京城危急,如今想逃的……咳、咳,都恐不及,你年龄幼小,我们就当这事没发生也没听见,你自去吧!”

小孩手拍胸脯砰砰响:“我这儿有御笔亲书十三郎,你们敢拦着,叫你们头儿来见我,小爷我回家却遭拒绝,是何道理?”

左右守门侍卫全部傻眼,哪有见火坑还跳得理直气壮的?可看样子小孩儿不像扯谎,万一是真谁也担不起这责任,忙层层向上禀奏。

小说《八王爷的锏》 第5章 跪请临朝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