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神医狂妃甜且娇

更新时间:2020-03-26 14:27:41

神医狂妃甜且娇 连载中

神医狂妃甜且娇

来源:有书阁作者:溪照影分类:言情主角:秦偃月东方璃

甜宠新书《神医狂妃甜且娇》是溪照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偃月东方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医学天才,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毁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术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冷酷绝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阎罗。“娘子,你治好了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呀,对不起啊,婆子我做粗活习惯了,力道有点大,您没事吧?”陈妈妈嘴上说着对不起,脸上半点没有道歉的意思。

秦偃月站直后,眉头紧皱。

这个婆子,是故意的,故意用力推搡她。

刚才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并不过分,若她计较,不免会落人口实,传出小气的名声。

陈妈妈似乎也笃定了她只能吃下这哑巴亏。

秦偃月冷笑,抬手,狠狠地在陈妈妈脸上扇了一巴掌。

那巴掌,力道不大,却也不小,清脆的巴掌声响彻在院子里,众人都吓了一跳。

陈妈妈感觉到脸上**辣地疼,她捂住脸,老脸红一阵白一阵。

在这种场合被曾经耍得团团转的草包蠢货打了巴掌,她的面子算是丢尽了,心底生出怨气和恨意来。

“区区一个奴才,连个请字都不会说?”秦偃月呵斥道,“用这种粗鲁动作对本宫,谁教给你的规矩?”

这个陈妈妈她记得,是秦雪月的智囊,喜欢出馊主意,还喜欢搬弄是非,因为这个婆子,原主替秦雪月背了很多次黑锅。

“这些东西琥珀怕是用不到,还请拿回去吧。”

秦偃月将包袱扔到陈妈妈身上。

“七王妃,是老奴的错。”陈妈妈心底恨恨,表面上却放软了态度,“是老奴莽撞了,老奴该打。请您一定收下这包袱,这是三王妃送给琥珀的一点心意啊,您不能随意糟蹋了。”

她见秦偃月要走,忙抓住她的手腕。

秦偃月眸色一寒。

陈妈妈力气极大,像是在报复一般,用了死力气捏住她的手腕。

原主的身体很单薄,很瘦弱,被这婆子一捏,纤细的手腕都要断了。

“放手。”秦偃月呵道。

“请七王妃收下包袱。”陈妈妈更加用力。

秦偃月脸色变了变。

她本不想伤人,更不想在这种关头上惹是生非。

但,这个陈妈妈仗着自己粗壮有力,想生生将她的手腕捏断,还以此来威胁她。

“我最后说一遍,放手。”秦偃月提高声音。

陈妈妈依然没放手。

手腕被捏得发青,骨头明显被挤压到一起,疼痛感一波波袭来,再继续被她捏下去,这只手怕是要废了。

秦偃月冷着脸,另一只手里多了一把如柳叶一般又薄又锋利的刀子。

她捏住刀子,划过陈妈妈抓住她手腕的手指。

三根手指瞬间被斩断。

断指滚落到白雪中,瞬间融化了雪花。

鲜血如注,从陈妈妈的指尖喷出,印成一片血红色。

看到鲜血之后,秦偃月的鲜血恐惧症又犯了,她忙往后退了几步,将刀子扔到地上,将手抄到袖子里来遮掩颤抖。

陈妈妈不敢置信地看着被切断的三根手指。

三根断指静静地躺在地上,鲜血如水流一样控制不住地流出,不仅染红了地面,还染透了衣裳。

紧接着,院子里响起了杀猪一般的叫声,凄惨无比。

十指连心,断指的可怕疼痛感袭遍全身,陈妈妈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哀嚎,到后来力气越来越小,人也晕了过去。

这些事发生得极快,似乎谁也没想到瘦削的秦偃月会做出这番动作来。

他们面面相觑,震惊无比,谁也不敢开口。

秦偃月强迫自己保持镇定,她正面看向宫正司的嬷嬷。

“嬷嬷,太皇太后制定了律法,是用来保护他们的,不是让仆人来蹬鼻子上脸的,这一点你应该比本宫更清楚。若是她不对本宫动手,本宫也不至于如此过激。”

她伸出手,不停颤抖的手腕上已经形成了淤青,看着触目惊心。

“陈妈妈力气极大,方才她用了将本宫手腕折断的力道,本宫若是不反抗,这手臂怕是要废了。这是其一。其二,陈妈妈身为下人,先是对本宫推搡,又想折断本宫的手腕,本宫此举是为了自保,实属无奈。宫正司最为公正,是非曲直,嬷嬷应该看得清楚。”

嬷嬷脸色微变,却偏偏找不到反驳的点。

“秦偃月。”秦雪月快气疯了。

今天她可是做了完全的准备来的,没想到还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陈妈妈被切断了三根手指,还昏迷过去,生死未卜。

陈妈妈若是死了,无非是斩断了她的左膀右臂。

秦偃月看着明显乱了阵脚的秦雪月,冷笑道,“劝你赶紧带她去看大夫,包扎及时她还能保住一命,若是止血不及时,她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当然,若是三王妃执意不营救,甚至落井下石,陈妈妈必死无疑。宫正司的嬷嬷,也请您做个见证,本宫刚才只是自保,无意伤人性命,还请及时将人送去治疗。”

“三王妃,救人要紧。”嬷嬷沉声道。

秦雪月气得浑身发抖。

眼前的秦偃月,跟以前的那个蠢货完全不一样了。

她喜怒无形,眼神凌厉慑人,声音也冰冷如刀,她不再是草包,蠢货,而是从地狱回归的夜叉,可怕又阴森。

上一次的可怕感觉,不是错觉。

秦雪月暗暗咬了咬牙,看着血流不止的陈妈妈,深知不能再耽搁下去,挥了挥手,率领着人离开。

秦偃月将那包袱扔给走在最后豆腐婆子,“大娘,这包袱里的衣裳首饰就送给你了。”

豆腐婆子的谎言被戳破后忐忑不安,生怕惹官司。

好容易等事情结束了,长松一口气的时候,被七王妃扔了一个包袱来。

她不敢要,想着还给秦偃月的时候,秦偃月“砰”一声将外门关闭。

“三王妃,您看……”婆子忐忑不安。

“你就拿着吧。”秦雪月嫌弃地瞥了她一眼,“今天的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不然……”

婆子千恩万谢,揣着包袱消失在风雪中。

秦偃月倚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动静消失才算松了口气。

门口染红了鲜血,刺眼的颜色充斥在眼前,强行撑着的身体终于到了极限,软软地瘫坐下来。

“娘娘。”翡翠小心翼翼地打开门,看到门口的鲜血吓了一跳,声音都变了,“您没事吧?可有哪里受伤?”

“没事。”秦偃月揉了揉冻红的鼻尖,“翡翠,先将门口的鲜血处理掉。”

她看着她担忧的眼神,安慰道,“放心,这血不是我的,我没受伤。”

就是前脚刚被琥珀身上的鲜血**了一把,又被陈妈妈的血**了,身体颤抖得厉害,丧失了力气。

小说《神医狂妃甜且娇》 第一十六章 三根手指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