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蓝雪境

更新时间:2020-04-01 16:46:29

蓝雪境 连载中

蓝雪境

来源:粉色书城作者:奋青儿分类:仙侠主角:蓝雪灵魄神君

完整版小说《蓝雪境》由奋青儿所编写的仙侠虐恋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蓝雪灵魄神君,内容主要讲述:仙界花神为封印妖魂而灰飞烟灭,爱人不忍,以元神祭法换她重生,创立蓝雪幻境,境中填满为情所伤的命魂。并为此堕入凡间与转世花神虐恋一世。凡间已了,幻境会灭,仙届再重逢。却发现花神转世之路与前世完全一致,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塞本是个游牧部落,靠着骁勇善战收归了一些周边小群族后,才得了块可供生存的地盘稳定下来,近几年族群越扩越大,甚至威胁到了梨落父亲的青羽部落。

青羽部落可算是梨落父亲一手打下来的,他14岁被封平王,便开始挂帅出征,十几年来在外征战,平定边乱,甚至连先王的葬礼都没有赶回。

平王的哥哥在先王死后继了位,待平王班师回朝后,又以功高致极为名将王位禅让于平王,成就了如今的青羽王。但只有袁天宇和少数几个亲随知道,这个禅让实际的含义。后来袁天宇又在外收服了剩余的三个小部,划出了一片安全国界,青羽这才算安定下来。

近期塞本部落的崛起让青羽王很是不安,本想找机会试探一下,却接到了对方想和亲的请书,这是对方主动示好,青羽王只用一个自己不待见的公主,便能换两国和睦相处,自然十分乐意。

梨落要嫁的是塞本的二王子,他战功卓著却不太受塞本王的喜欢,每次得胜归来都只是入王城领些赏赐,然后就驻在城外的行帐之中,塞本王从来不让他入驻城内,也从未在王宫留宿过。

所以梨落的婚礼也就只好在行帐举行,塞本的风俗与青羽不同,婚礼是在夜间,白天梨落被接进大帐,有侍女进来给送了吃的喝的,而后就没有人再进来,身边只有环丫头在旁陪着。

不一会,外面便响起了丝竹歌声,环丫头去看过,外面好多人正围着帐子跳舞,一直到天色全黑歌舞声才渐渐弱了下来,有人进帐给了梨落手里塞了块红绸,并牵着她走出去。一番听不懂的诵经敲打,跪跪起起后,梨落头上的盖头被忽地掀下来,众人皆呼地惊叹一声“好美啊!”

眼前出现一张蓄了短须的白净面庞,眉如飞剑,目若流星,看到梨落的一瞬,本就明亮的双眸,又蓦地亮了一下。

梨落听到周围的人在夸漂亮,心中有些疑惑,她从未对自己的相貌有过评价,自出生来就没有人夸赞过她。容貌也好,习武修地也罢,除了泾长老说过她灵气逼人,天生适合习法外,没有人评价过她。所以她只知自己擅用法门,并不知自己样貌如何。

随后,有人递给梨落一把弯弓,请梨落射向五十步远处一只吊在长竿上的兔子。

梨落不解,将目光投向递弓的人,一旁的二王子低声解释道“你我成婚后,我将受封王位,而王位的高低,由婚礼上妻子射兔决定,从低至高依次为兔身、兔耳、兔脚、兔尾、兔眼。”又补充道“兔眼便是储君,射空,则发配周旁属地,做个闲王。闲王也不错,你但射便是。”

梨落问道“王子有意争储吗?”王子挺胸回应“大丈夫立于天地,凡事定当争先,但我做王子,也无须靠妻小之力,公主宽心。”这王子阳光磊落,气度不凡,梨落对他生出几分好感来。

但想着初来乍到也不宜太过张扬,想着随意射个差不多就算了,低头搭好箭,也不瞄准,举弓欲射,只听一人小声议道“这星布王子本就不受喜爱,这下子怕要发配属地去了。”

心念一转,手上一动,直中兔眼。又是一阵欢呼喝彩,梨落转头看向星布王子,他也正在看她,眼中的星光又亮了几分。

大家纷纷行礼恭贺,王上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从桌上拿起最远的一卷锦布,缓缓展开写好的圣谕,在空白处写上星布的名字。

一旁的王后狠狠地瞪了下首的大皇子萨伦一眼,萨伦抬头看了一眼竿上疼得四蹄乱蹬的兔子,气急败坏地瞪了旁边的监官一眼,眼中透出狠戾,紧紧握住腰间的弯刀。

仪式结束后,梨落就被送回了帐中,有侍女告诉梨落他们的风俗是王子与众人同饮同醉,务必将所有人都陪致酒足饭饱离场方可回宫。但塞本人都好酒,不喝到不省人事是不会离场的,所以通常婚宴上都是宾客大臣趴了一地,新郎本人也醉倒当场才算了事。还说太子叮嘱太子妃可以先行休息,不必等着他回来。

梨落觉得这样正好,便卸了凤冠霞帔,换了一身纱裙,躺在床上,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想着或许这就是她的命,习法如何,习武又如何,还不是嫁个陌生人了却残生,在青羽也好,在塞本也罢,都逃不开孤独终老宿命,认命吧。连日赶路的劳累感袭来,闭上眼竟沉沉睡去。

睡梦中觉察有人掀帘而入,帐中烛火通明,可知天色未亮。那人向床边走来,步态平稳,并不似醉酒之意,还未及多想,星布已掀开床帏坐到了床边。

梨落赶忙坐起身来,欲下床行礼,却被轻轻按住肩膀轻笑言道“公主无需多礼,我二人已是夫妻,塞本向来以妻为贵,还请公主免了我的大礼才是。”

梨落向后退了几分,离开他的手,低头回到“王子……太子说笑了,既嫁太子,自当尽为妻本分。”

“哦?”星布挑了挑眉,眼中含笑,将梨落压在身下“那我自然该尽下为夫本分才成了。”梨落抬手就要推开,触到星布肩膀时,又忽地停住,将手缓缓放下,咬着下唇闭上了眼睛。

星布的唇覆了上来,那柔软的唇瓣冰凉如水,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本以为是她年幼不经人事之故,可再向下行吻过面颊时却觉唇间润湿,烛光之下可见身下之人又目无神,脸上两行清泪。

星布愣了一下,支起半臂身体“公主为何落泪?”梨落眼神偏向一旁,没有说话。

星布缓缓起身,擦干她脸上的泪水温和地说“是我唐突,还请公主见谅。”梨落坐起身来摇了摇头,欲言又止。星布却转身出了房门,拿了一条白色床帏回来,将大床分隔两半,梨落在内,自己躺在外面。

“我知王命难违,或许你并不想嫁到此处,但你我已是夫妻,若你还没准备好,我可以等。这个就挂在这里,待你心甘情愿与我为妻时,将它揭下便可。”星布温和地说。

梨落沉默许久,最终轻轻说出两个字来“谢谢。”星布转身面对白布躺下问到“公主闺名是。”“梨落。”“嗯,果然人如其名,清雅脱俗,好名字,睡吧,梨落。”

须臾,白布外传来匀称的呼吸声,梨落轻轻躺下,摸着胸口。她想起袁天宇狭长的眼睛,深幽的像不见底的渊,能看透人心。他的肩上有一条极深的疤,夏夜时,隔着薄衫便摸得出凹'凸。

那晚她靠在他怀里,用手轻轻抚着那道疤时,他也曾将她压在身下,看了她许久,又缓缓离开,只在她眉间印下一吻,沙哑着嗓子轻唤“梨落。”那时她的手正触在他的肩膀上。

这一夜居然睡得很安稳,梨落醒来时天已大光,掀开白布,看到星布已经换上一身青蓝色的常装,正坐在桌旁看书,闻声转过来说“今日要去领太子的受封之物,你我要同去谢恩,这几日还要搬入王城,会有些杂乱,我在猎场有一处行军帐,虽是简陋了些,至少清净,公主可愿去暂住几日?”

一听到猎场,梨落整个人都有些兴奋,但还是拘着礼,浅浅答道“好。”星布灿然一笑点了点头,这笑容阳光且纯净,与他星光般的眼睛一样,美好得像天宫仙境。

昨天人多事杂,未能细看,今日一见,塞本王上虬髯乱发粗犷得很,王后也是肩宽膀圆的样子,不知这两人是样生出星布这样清秀的儿子。

赏赐之物都是些寻常珠宝,梨落从一排物件中拿起一支蓝色的羽箭,“这是凤翎箭,只有本部太子才用得,用得是蓝色锦鸡的羽毛,这种锦鸡很难遇到,所以箭也少,一般都是放在房中做摆设的。”星布说。“蓝色锦鸡?”梨落有些疑惑,星布笑着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圆形暗纹

梨落细细看去,才发现上面绣了个形似凤凰,却少了几支凤翎的祥鸟,似曾相识。

梨落十岁那年,刚刚学会翻宫墙的时候,独自走入一片深林迷了路,想吹哨召猫头鹰来带路,却召来一只蓝色大鸟,那鸟通体宝蓝,尾巴上有三根特别长的蓝色凤翎。大鸟从天上坠下来,掉到梨落脚边,张着嘴巴,似要啼叫,却发不出声音,那鸟的眼睛清澈明亮,看得人心里一软。

它莫不是渴了?可惜自己也没有带水,林子又一眼望不到头,情急之下,梨落用树枝划开自己的手腕,向鸟嘴中喂了几缕鲜血。

那鸟居然真的合上了嘴,还伸长脖子长鸣了一声。

梨落那时虽懂得几种飞禽语,却没能听出这鸟说的什么,只当它是在道谢,便摸着它的头说“古有佛祖割肉喂鹰,今天我放血喂你,也算是修行了吧。”

后来大鸟低低飞起,引着梨落回到王城墙下,然后展翅飞向夜空深处,与宝蓝的夜空融为一体。那只大鸟除了三根超长的凤翎有些特别外,确实和星布身上的锦鸡一般无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