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生一梦休

更新时间:2020-04-08 17:54:20

一生一梦休 已完结

一生一梦休

来源:微阅云作者:春雷炮分类:言情主角:秦南汐司少洲

精品小说《一生一梦休》是春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民国情缘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南汐司少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司少洲亲手将她父亲送进监狱的那天。她于断崖自杀。世人皆闻,司少洲与发妻不睦。他用她父亲为要挟,逼她自毁双目。后来那司少洲因发妻之死发了疯的事情,人尽皆知。一朝重生,他于她床前自挖双眼,想用他的命换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南汐听闻,觉得心有不适。

心道:果然冤家路窄。

回神间,她已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是她是心安的。

这辈子她与司少洲不认识。

如今她去留学,也不会和司家结亲。

司少洲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人群让出路。

他衣装笔挺,带着黑色的皮质手套,大氅随着他走路的动作猎猎作响。

男人在面前站定。

秦南汐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他的长腿,以及黑色的军靴。

随后司少洲摘掉手套,手指勾住伞沿,将伞给抬了起来。

他如愿以偿看到了秦南汐的脸,随后唇角勾起。

“秦大小姐,你被捕了。”

这个时候的司少洲,还未长成多年后让人看着就怕的模样,一双漆黑的眉眼里还带着少年气。

可饶是这样,别人也丝毫不敢轻待他。

他一双眼睛漆黑,似翻涌着浓烈的情绪。

秦南汐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陈昂拦在了她的面前。

“少帅,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司少洲比陈昂要高半个头。

他的皮肤很白,眉眼狭长,不笑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他就是这样看陈昂的。陈昂脸一热,但也丝毫未退缩。

他堂堂正正,况且喜欢的女人还在身后等他保护。

陈昂挺起胸膛。

司少洲手背推开他,秦南汐手腕一凉。

司少洲手里的手铐已经戴在了她的腕上。

“少帅,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秦南汐脸色一冷,歪头看向他。

司少洲抬眼,与她对视。

“很严重的。”他的声线低沉,旋即笑着问道:“你怕不怕。”

秦南汐道:“堂堂正正,无愧于心。”

上辈子,司少洲说父亲杀了人。

陈昂曾透露过只言片语,说父亲杀的那个人叫蒋凡。

那大概是三年前的事了,秦家生意危机,秦怀英的合伙人蒋凡携款而逃。

然后有人来告诉秦怀英,找到了蒋凡的位置。

秦南汐听闻,跟上了秦怀英。

她是的的确确看到父亲揣了刀的。

当年蒋凡之死,报纸上报道的是,蒋凡因对老友愧疚,而抹脖子自杀。

蒋凡还留了一封遗书。

她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到现场的时候已经隐隐的意识到。

那年司少洲所说的证据确凿,怕根本就不是信口胡说。

这点,她的确冤枉了他。

只是这个男人的恶劣,从来就不是在这一点上。

但是也罢,再不会有交集的人,自然不必费心思。

她回头对陈昂道:“我去去就回。”

离开船还有一个小时。

司少洲办公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

如果进行的快的话,应该还来得及。

秦南汐想了想,又补充道:“如果开船前我还没回来,你就别等我了,我坐下一趟船。”

司少洲猛地拽了一把手铐,秦南汐踉跄了几步。

她回头猛瞪司少洲,却对上一双漆黑的瞳仁。

她被司少洲塞进了车,隔绝了外面的暑气。

司少洲从前面拿出一瓶水递给她。

秦南汐没接。

司少洲拧开壶盖,将水递到了她嘴边。

秦南汐最怕热,她的皮肤总是太阳一晒就红。

她也很爱喝水。

“怕我下毒?”他沉声问。

秦南汐扭头,正视他,“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少帅是不是仗着自己的身份随便胡来呢。”

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鲜少出门。

她连只蚂蚁也未曾碾死,如今就被司少洲给押到了车上。

司少洲轻笑,定定的端详着她的脸。

这一世他对福利院的记忆里,没有秦南汐的出现。

分明是哪里变了。

他一打听,才知道,秦南汐要跟陈昂去国外留学。

他舔了下唇,当着她的面喝了一口,又递给她。

以示无毒。

秦南汐不知道他执着这事干什么,干脆别过了脸。

司少洲虎口扣住她的下巴,强迫她将脸扭过来。

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怒意。

那模样生动的令他的眼中盛出了光芒。

“要人喂?”他的目光落在她樱红的唇上,声音低沉。

秦南汐恼怒,挥手将水打落。

水撒到她的腿上,溅到了司少洲的身上。

他也不恼,从兜里取出帕子给她擦裙子。

他手温度有些高,秦南汐缩了下。

司少洲大掌直接握住她的腿,不让她动。

“你!”她耳朵尖红。

司少洲见她恼怒的样子,勾起唇。

他晚上就会跟父亲提跟要娶秦南汐一事。

她早晚也是他的。

秦南汐满脑子都是,司少洲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

这江州县怕是不能呆了。

司少洲将秦南汐带去了他办公的地方,他径直带人进了办公室。

吩咐人拿冰水进来,然后反锁了门。

秦南汐被按在沙发上,司少洲将冰水放在她面前,薄唇凑近她的耳朵。

热气拂过耳边。

他道:“你讨厌我也不必和自己过不去,你晒的皮肤都红了。”

他说完,没给秦南汐反应时间,自顾自的去了办公桌前坐下,开始处理事情。

秦南汐拽了把手铐,钥匙司少洲拿着,她打不开。

她起身走向门口,去动反锁的按钮。

司少洲抬起头,盯着她纤瘦的背影,道:“如果你有把握不被我抓住,你可以走。”

他眼皮一压,“但是下次,你呆的地方可就不是沙发了。”

秦南汐手一颤。

回身抓起水杯走向司少洲,然后尽数将冰水泼向了他的脸。

司少洲指尖碰脸,看了眼,笑了。

他一直以为秦南汐没有自己的小脾气,的确是他不够了解她。

秦南汐手撑住桌子,晃了晃手腕,“少帅,开锁。”

司少洲未言。

秦南汐威胁,“否则我报警了。”

司少洲将桌上的电话推向她,示意她打。

秦南汐冷笑,“少帅,好玩么?”

司少洲舔唇挑眉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么?”

秦南汐垂眼,道:“不知呢。”

司少洲握住闲着的那单只手铐,然后秦南汐清楚的看到,他套到了自己的手腕上。

秦南汐一惊,想抽手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咔哒一声,锁住了他的手腕。

司少洲稍微用力,秦南汐整个人被拽向了他的怀。

秦南汐额头撞到他的胸膛上,痛的她鼻子一酸。

司少洲大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抚摸她的发。

他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

司少洲力气太大了,秦南汐挣脱不开,视线中男人一截干净的脖子。

她张嘴就咬,下了狠口。

司少洲痛的皱起了眉,但是没躲。

被咬一口算什么,就算是她要他的命,他都给。

小说《一生一梦休》 第10章 今生要他命,他都给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