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更新时间:2018-10-12 09:38:25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连载中

良辰美景,何谈虚无

来源:微小宝作者:竹蜻蜓分类:都市主角:江雪张恩泽

主角叫江雪张恩泽的小说叫《良辰美景,何谈虚无》,它的作者是竹蜻蜓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儿时相遇,成为好友,两家相处甚好,一家却心怀不轨,最后三个孩子分开再次相见双双脱胎换骨,在大学见面,并与张恩泽的弟弟张恩旭交往,再次见面男主以总裁身份现身,女主江雪则以一个面试大学生的身份和自己旧时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张恩泽抽什么风,早上八点就坐在办公室喝咖啡,满是悠哉的闭目养神。听到推门的声音,半眯眼睛,瞥了江雪一眼,又看了看表,小饮一口咖啡说:"你迟到了。"

"现在是七点五十八分四十五秒,距离上班还有一分十五秒,你是没有时间概念么?"

"这么和我说话,我会让你后悔。"张恩泽几乎是侮辱的将咖啡倒进江雪的衬衫"昨天你说我会被泼咖啡,感觉怎么样?"

"你变态吧?"说着,一脚踩在他的皮鞋上,狠狠地碾了几脚"有病就治,别在这发神经。"

"你在诱惑我么?往自己身上泼咖啡,还真是卖力气。"

他的手搭在江雪肩膀上,半笑着一个用力,扯掉了衣领的扣子。被淋湿的的白色衬衫透出她浅粉色的文胸轮廓。

"没事我就出去了。"不想和这个神经病多废话一句,因为他,脑子有病。

没等他回答,江雪就推门离开,紧接着,从里面穿出了玻璃的碎裂声,她皱了皱眉头,转身回去。

"你又抽什么风?"江雪毫不客气的指着张恩泽的鼻子痛骂。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抽风。"于是直接拽着江雪冲出办公室,半推半拉着被拖进车里。

"你想干嘛?"

"调教你,让你学会听话。"说罢,嘴唇便落在脸上。

"张恩泽。"江雪几乎是流着眼泪,张恩泽停下动作,犹疑半晌,将她的白色的衬衫强行褪下,然后将他的西服披在江雪的身上。

"女人,学着温柔。"他不在说话,启动了车不知要去哪里。

“张恩泽你丫是脑袋有坑么?”

完全处于一种惊恐的状态,半推半搡的被拽下车,紧接着是劈头盖脸一阵拉扯,然后被他硬生生的拉进一家看起来高档的服装店,被好一阵蹂躏后,“洗心革面,焕然一新”的按到椅子上,被一堆不知名的东西好一阵折磨。

张恩泽像是看笑话一样的看着江雪,一边挑眉,一边抽烟,甚是逍遥的走到江雪身边,拿起一盒粉,用化妆刷装模作样的在她的脸上胡乱涂抹。

“你不要装腔作势,你明明就是个手残好么?”

张恩泽笑而不语,变本加厉的拿起更多的化妆品,在江雪的脸上开始胡乱创作。表情依旧是看似认真的表情。

那种想要一巴掌拍死一只苍蝇的冲动感,让江雪想要把他一粉扑拍成双簧里的丑人。

“你别乱动,你在乱动你的妆就全花了。”张恩泽边说边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拿起桌上眉笔,贴近她的脸,然后轻轻的在她的眉头上轻描几笔,炙热的呼吸在唇边骚动,几乎是挑逗着钻进她的嘴里,调戏她的舌头。

我竟对老板图谋不轨,说出去肯定是让人笑话,甚至会让人笑掉大牙,再变本加厉的给我加上一个攀高枝的罪名那就是一千张嘴也辩解不清啊!江雪心想。

虽然我和他是旧识,但还是不能有这种心思。

似乎是在罪恶中度过,张恩泽满意的起身,看着镜子里的江雪,先是点着头微笑,又摇了摇头,用手扶住她的头,左右摆动后,对她身后的女人说:“发型设计师。”

女人仟仟飘走,江雪定睛在张恩泽的脸上,“这个男人长的还真是英俊,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就是变态了点。”心里默想着。

“你的眼睛一会要掉出来了。”张恩泽嘲笑着看着江雪,一瞬间对他所有的好感,全部灰飞烟灭,什么英俊变态,他压根就是个神经病,不仅外表不正常,脑子也不正常。

当从镜子另一面走出一个步态性感的男人后,江雪对张恩泽的想法又变回了长相英俊得时候,她禁不住笑出了声,女人和发型师一愣,张恩泽也是被她突然大笑吓了一跳。

发型师面红耳赤的似乎发觉自己是她的笑点,也没有多说什么,江雪甚至以为他会用兰花指对着我说“你丫笑什么,什么好笑的?哼!”然后扭着臀部仰首离开。

但他冷静的出奇,张恩泽坐在一旁,淡淡的说:“优雅点的。”

发型师平静的拿起木梳,在江雪的头上张牙舞爪甚久后,她再一次被毫无征兆的拖走。没有目的的被人绑架。

所谓的应酬,到了这里,便被她完全的理解成为,左拥右抱,醉酒享乐,醉生梦死。

一瓶酒在张恩泽手里摇晃甚久,一个时辰过去依旧是滴酒未尽。

妖娆的女子走到他面前,陪笑道:“老板,来一杯么?”

张恩泽抬头看着女人,紧缩眉头后,一把将坐在他身边的江雪拽进怀里,伸手从她的腰间划过,一把搂住她的腰,俯身贴近她的脸,女人识趣的离开后,一把将她丢到沙发上,不顾她的死活。

心里默念一千遍“张恩泽你丫是上辈子抽风没抽完么?”

房间昏暗,各种颜色的霓虹交叉更替的从江雪脸上走过,她气鼓了腮帮,愤怒的看着张恩泽。

恰巧,他回头看她,见她表情搞笑,便走上前来,嘲弄的在她的耳边不低不高的说:“怎么没被泡够啊!”

那种想要一巴掌抽死他的冲动感,几乎是让江雪毁灭世界。

她是山里来的孩子,从小爷爷就教育她“贞操”,自从遇到这个禽兽,哪还有什么贞操,慢慢的都是“不守妇道”啊!

为大快人心,索性出卖色相。

江雪悠悠的走到老板面前,故意模仿女郎的步态,装作性感的将一杯烈酒送到他的嘴边,娇媚的说:“老板来一杯吧。”

张恩泽倒也是好色之徒,一饮而尽,江雪小饮几口,再次递上一杯,张恩泽则是从下到上打量我一番,再次一饮而尽。

“老板您还真是好酒量,不去再来一杯,尽兴些。”说着江雪再次拿起酒瓶准备倒满,张恩泽一把抓住江雪手,从身后抱住,趴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你是在勾引我么?”

包房里老板几位,陪酒数位,各忙各的,张恩泽如此放肆他们也是熟视无睹。

“老板,您说笑了。”江雪将酒杯倒满,递到张恩泽嘴边,“再来一杯。”

张恩泽很是爽快,再一次,一饮而尽。看得出,他是个久经战场的老手,有些酒量。

一杯接着一杯的一饮而尽,面不改色。

江雪见况,有些不满,本想让他醉酒出丑,但他竟一直毫无喝醉酒的征兆,于是……

“老板,你说这最后半瓶洋酒下去,您会醉么?”张恩泽倚在沙发上,单手搂住她的腰,微笑着看着她。

怎么看怎么不想和正人君子,满脸的色相。

“你试试看咯。”张恩泽笑着,“醉了,今天晚上,你陪我?”

此话一出,感觉脸颊滚烫,尴尬的定住,看着张恩泽这张帅气又找打的脸。

距离逐渐拉进,渐渐的贴近,江雪像只蜷缩的猫,在他的怀里。

他的鼻尖触碰到我的鼻尖,一阵温热的呼吸,像是温暖的哈气,在冬天,扑面而来。

紧接着,一阵暴躁,一人破门而入,不分青红皂白拽住江雪的胳膊,“啪”的一个耳光。

这女子面相娇艳,两眉间燃有怒色,好一个生来像极芭比的女子。

江雪整个人懵着被拽起,又一脸懵的被人抽了一个巴掌,处于惊呆了的状态。

那女子二话不说,“啪”的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另一边脸上。

完全蒙了江雪,像是个木头人一样,愣了许久。

张恩泽被第一个耳光惊了一下,愣住了,毫无征兆的又是一巴掌,他噌的蹦起,抓住女子的胳膊,用力一推,将她扔倒在地。

江雪仍然处于另一个世界,只听见各位老板低声细语,陪酒女尖叫着离开,几秒后,前来应酬的老板一起离开。

女子哭着说:“你怎么可以背着我做这样的事?之前佳瑶说我还不信,今天我真正的看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你够了,李佳慧,我和你结婚,算是因为小时候我妈定的娃娃婚,也是为了公司的发展,你爸是我公司的投资方,手里股份多,我才不得不娶你,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瞧瞧你惺惺作态的样子,我看着都恶心,赶紧滚,别让我看见你。”

张恩泽咆哮着把话说完,最后一句“赶紧滚,别让我看见你。”几乎是要震塌整所KTV。

“我求你恩泽,我爱你,不要抛弃我行么?我爱你,我们三年的感情你都忘了吗?你现在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李佳慧手指紧紧抓着地毯,眼泪成河的淌。

“滚。”张恩泽一个酒杯扔在地上,碎了一片,划破李佳慧的手背,手指也被杯底砸的通红。

她的指甲深深地陷进地毯,血液说着趋势下滑,久久不风干。她的波浪发看得出她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几乎素颜的她却有着几分妖艳之感。

“不!”李佳慧双目已被眼泪盈满,哗啦啦的往下掉。

张恩泽不再说话,突然一把扯下江雪的外套,吻住她的嘴唇,不断的撕扯着她的衣服。白皙的皮肤在撩人的灯光下越发的诱惑。

“你放开我。”像被惊醒一般抵抗这突来的袭击,没想到他会这般不按常理出牌,江雪以为他会摔门而出,结果遭殃的是她这个旁人。

张恩泽不说话,一只手抓住了她的两只手,整个连衣裙哗啦落下,躺在地上,只剩下内衣。

她几乎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张恩泽的眼里,她双臂紧抱肩膀,颤抖着向后方退去。

李佳慧整个人瘫在地上,面对此时此景,她无法做出反抗,挣扎着爬起,转身离开,说了句“你做爱吧,我不打扰你了。”

她一句恳求的话都没有再说,步伐如此沉重,这女人垂着头,虽已是满脸泪痕,却也没有用手去擦,任泪水滴落在地。

她定是伤透了心,此刻,也定是心灰意冷。

她的身体几乎是毫无遮挡的暴露在空气中,倒影在张恩泽的眼睛里。

他搂着江雪的腰,看着她的脸,温柔的说“我现在想要吃了你。。”

“禽兽。”

“这是你自己在挑逗我。”

“你算什么东西啊,有点破钱你就了不起啊?!”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惊悚悬疑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