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贵女谋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3:24

贵女谋 连载中

贵女谋

来源:追书云作者:十七分类:重生主角:言锦以萧止苏

主角叫言锦以萧止苏的小说叫做《贵女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十七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都说当朝唯一的女大将军易昭靖居功自傲,手握兵权,胆大妄为,府内养了十几个面首不说,放眼建京无人敢惹,好在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死在了贤王剑下。只是易昭靖死后大家才发现,欢喜之人不敢露,忧愁之人不敢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武职?言锦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个人知道的不少啊!锦言堂怎么样了?”

“已经踏上正轨。”

“那就接着运作吧!建京还是要盯好了点,只要别把剑悬在言家,随他们怎么斗。”言锦以捏了捏眉心,笑着说道。

“你现在对言家倒是挺好!”楚航也笑了,“不过,还是得小心,据我所知,贤王在查,言御史在从中帮助。”

这老头子,竟然和贤王这么好。言锦以淡淡的嗯了一声,靠在床榻上没动弹,“飞霜的动态随时告诉我一声,说不定,我能把贤王欠我的那个人情要回来。”

“知道!”楚航看着言锦以,上前走了两步“要是他们知道你还活着......”

言锦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勾唇笑的明媚“先不说,知道的人越多,危险越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总会知道的。”

“但愿到时候你能保住了我!”楚航无所谓的耸肩。

“走吧,看来这几日京里不太平,你天天在外游荡,自己可小心这点。”言锦以挥挥手开始赶人,心里计算着青娘回来的时间。

“好,明天我会让堂里的人混进来,给你做个丫鬟,你留意着点。”

“知道!知道!赶紧走......”

楚航无语,这女人不论变成什么样子,谈完事总要赶他们走,自己一个人呆着,建京城内传她豢养面首,无法无天,只有身为她的面首们才知道,这个女人何曾养过他们,都是他们拼命赚了钱养她。

楚航刚走没一会,青娘便带着人进了来,“姑娘吃饭了!”

叶子曦看着桌上的菜,虽不及昨日,但是比之前还是好多了的,笑道“惯是些见风使舵的。”

“姑娘说的是,这诗锦园从一开始,府中的人就不敢怠慢。”青娘响起当年的时光,面带柔色。

晚餐过后,青娘又给从霜端了药来,喂她喝下,看着在桌前发呆的言锦以,青娘笑道“小姐没事就快些休息吧,天色也不早了。”

“嗯!”言锦以低头轻叹,眼中似有掩不住的落寞“我以为今天晚上爹爹会来看看我的。”

“顾宁别多想,不是老爷不过来,近几日外面不太平,我刚刚出去就听说今日又死了一个官老爷,老爷应该是有事情要忙。”青娘坐在言锦以身旁,宽慰道。

言锦以点头“青娘,我爹爹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啊!十七年前竟然就能买下这么大的一座宅邸。”

“不是老爷有钱,是夫人!”青娘替言锦以拢了拢长发“你母亲是南康柳家的女儿,柳家在南康可是一个大户人家,又是最小的女儿,所以受宠了一些,当初从南康过来带了不少盘缠,夫人就是看上了这个诗锦园所以才将这宅子买了下来。”

言锦以点头,南康柳家她是有所耳闻的,是个有名的商户,主要做些丝绸生意,主要与邻国交往比较频繁。

“行了姑娘,我看您还是赶紧休息吧!我和从霜在外面,有什么事您喊我!”

“好。”言锦以瞄了一眼从霜,服了药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青娘伺候言锦以睡下,替她放下门帘子,悄悄退了出来,外面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风,呼呼地吹着,外面的竹林沙沙作响,青娘又仔细检查了一下屋里的窗户,心下安定,点着蜡烛做些手工活。快到亥时,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青娘打开门,见是言御史和身边的小厮成武站在外头,立即屈身行礼,“老爷。”

言明远摆摆手“锦以睡了?”

“早睡下了,现在应该睡熟了。”青娘跟在言御史的身后,“老爷去看看小姐?”

“远远的看看就行了,我这一身的寒风,怕再冻着她。”

青娘闻言,轻轻掀开言锦以屋的帘子,言锦以缩在棉被里睡得正熟。

言御史笑了笑了“这都蜷成什么样子了!”悄悄放下门帘“青娘,近些日子锦以就辛苦你了,有什么事随时来找我。”

“奴婢知道。”

送走了言御史,关上房门便息了灯,整个诗锦园笼罩在一片黑色中,天上的月亮被遮住,也无半点月色。夜色漆黑如墨。一道身影潜进言锦以的房间,言锦以蓦然睁开眼睛,对着床前黑影抓去,却不曾想,被人抓了一个正着,两人双双往床上倒去,两人房内的声音惊醒了外面的青娘,青娘抹黑问道“姑娘怎么了?”

言锦以张嘴要喊,头顶随即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是我!”感受到怀里的人一僵,够了勾唇角“我被人追杀,不得已才闯入。”

“姑娘?”青娘披上衣服,打算点了蜡烛进来。

“青姨,我没事,刚刚翻身重了,你继续睡吧!”言锦以冷静的答道。

“好!”听着屋里的声音不像是有什么事,便又躺了下来。言锦以挣扎了一下,想让身后人放开她,只是身后人箍得太紧,她一点也挣扎不开,无奈作罢,抬眼狠狠地白了人一眼。直到外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身后人才将言锦以放开。

“不知贤王老是被人追杀,是做了什么昧良心的事吗?”言锦以坐起身,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人。

萧止苏听着外面的声音,在言锦以回话时便悄然退去。心下一松。

“本王坐事向来是坦坦荡荡!”萧止苏微微一顿“若是不信,你父亲言御史可以为本王证明。”

“哼!”言锦以撇开头“坦荡荡?你闯入女子的闺房叫坦荡荡?”

“这几日不太平,我在城中看看,走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言府竟然有两拨人想悄悄潜入,不知为何却打了起来。我旧伤未好不想参与进去,却不想我身后竟然有第三波人马。看似与另两拨不认识。”说着深深地皱起眉头。

言锦以也没想到,现在的局势居然这么乱,其中打起来的估计是楚航留在这里护着言府的,没想到,言府这么快就被盯上了。

“那你现在打算如何?”言锦以也不客气,看着霸占着自己床的人,越看越不顺眼。

“你睡你的,等外面静了,我就离开。”

言锦以挑眉,看着躺在她床上纹丝不动的男人,眼中赤裸裸的尽是鄙视。

萧止苏轻轻一笑“真不知道日后二皇子会不会后悔。”

言锦以不以为意,目送萧止苏下床,坐在梳妆台前,清冷的气质和这黑夜融为一体。言锦以以为自己在他没走之前是不会睡着的,没想到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躺下没多久便安然睡去,黑暗中的某人看着床上安静的睡颜,竟然有些想念刚刚把人抱在怀里的感觉。无奈摇头,暗道,真是疯了!但还是走到言锦以床边,俯身盯着这个姑娘细细的打量。心里默默吐槽,真是......心大!

言锦以早上醒来,第一反应便是看向昨天贤王坐的那个地方,人早已经不在。只有零碎的晨光落在梳妆台,凳子上,今天看起来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天,要是能出去走走就好了!

还不等叫人,青娘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姑娘醒了吗?孙姨娘已经到了,带了几个丫鬟在园子里,让您去挑挑。”

“是吗?”言锦以有些兴奋,赶让青娘给她梳妆,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楚航那个人给她找了一个怎样的丫鬟。

言锦以一出门,就看看看见孙姨娘在在外面坐着,和从霜说着话,

“姨娘,你来了?”

“是啊,姑娘睡醒了?”孙姨娘打量了一下言锦以,身子还是那般瘦弱,脸上的气色也不是很好,想着昨天言御史说的话,不由觉得有些心疼,本以为只是因为没有吃好所以身子才会这么弱,却没想到是中了毒。“昨天晚上老爷去了我那里一趟,说是来看过你,只是你睡了也就没打扰,今天让我来说声,下午他会让熟识的太医来一趟府里,让你在府里等待。”

言锦以询问的目光看向青娘,青娘点点头“老爷昨天晚上亥时来的,姑娘已经睡下了,老爷只看了姑娘一眼就走了。”

“好的姨娘,我知道了!”

孙姨娘点头,笑道“赶紧来吃了饭,吃过了去挑几个你喜欢的小丫头进来伺候你。”

“姨娘费心了!”言锦以挂念着门外的几个小姑娘,赶紧坐下吃了两口饭,又去看了看从霜

“瞧着今天这个样子倒是好多了,脸上也总归有些血色了。”言锦以摸了摸从霜的脸蛋,无不感叹道。

从霜红着脸,一双水雾般的眸子看着言锦以,“都是姑娘庇佑。”

“你可别用那双眼睛这样看着我,我可不是男儿郎”言锦以笑的张扬,打趣道。“你保护了我十几年,如今我好了,也到了我保护你的时候了,你好生养着,我去找几个小丫头供你使唤。”

“姑娘真是!”从霜被她这一番话羞的脸更红。

言锦以还是易昭靖的时候,常常和将士们一起住在兵营,虽然长得还不错,但是武力值太高,一般营里的男人都没人敢把她当做女人看,让她跟营里的男人学到了不少调戏小姑娘的荤段子,但是一般不敢展示出来,今天见了从霜那双湿漉漉的眸子,不由就想到营里那些将士互相调戏的场景。言锦以现在想象,可真是苦了那些将士,对着一个糙老爷们调戏。

言锦以心情舒畅,从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嘴角都还含着笑,一点架子也没有,园子里站着十几个小丫头,看年龄都不大,只有站在最后的那个神情肃穆,虽然伪装的很好,但是言锦以一眼就看出来她眼底的戾气。

“都说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会做什么。”

几个小丫鬟一一报上了名字,柔柔弱弱的声音,听得到言锦以脑袋疼。终于等到了最后一个......

“女婢名叫寒星,会......”眼前这丫头显然没想到有这样的问题,也没做什么准备,稍一踟蹰道“会打架......”

言锦以闻言眨了眨眼,突然就笑了起来,见言锦以笑的欢畅,其他的女孩也跟着跟着抿着唇角。

“就她了,我正巧缺了一个保护我的人!”

一张寒霜般得小脸听着这句话,终于挂上了一点笑意。言锦以看着她想,个性倒是挺冷。

除了寒星,言锦以又留了两个,一个精绣工的木槿,一个好厨艺的夏莲。

小说《贵女谋》 第六章 想抱着她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