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宋安国侯

更新时间:2020-08-03 15:21:00

大宋安国侯 连载中

大宋安国侯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鸦杀尽斩生分类:武侠主角:徐杀生慕容飞花

主角叫徐杀生慕容飞花的小说叫《大宋安国侯》,本小说的作者是鸦杀尽斩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仙道自后唐没落,武道由此在宋时兴起。少年书生,徐杀生生于乡野,遇魔教妖女慕容飞花,拜为师姊,后闭关三年,下山后独闯江湖,在铸剑山庄勇夺巨阙剑,又统一江南丐帮,成为江湖上极盛一时的风头人物,自此各类人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宋宣和三年

夔州青牛镇

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光景,身上穿着单薄的棉衣,棉衣有些不合身,袖袍宽大,颜色发白,许是大人的旧衣。

少年已三年没有新衣了。

一侧书皮卷折磨损严重的《五经正义》摆在桌上,少年的眼神未离开片刻。

三年一举的院试仅余五月,去夔州府考试的盘缠还未凑够,但少年天性豁达,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大宋朝重文轻武,能报答照顾自己长大苏姨唯一的办法便是考取功名,做一名人上人,而院试取中、成为秀才则是第一步。

院子里响起了噗通的落水声,少年微微一叹。

估计又是隔壁苏姨养的大花猫,翻过院墙时,掉进了自家墙角的大水缸里。

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亦或是几十次。

这只蠢猫。

只是今日的水声怎的这样大?好似缸裂了一般。

又要挑水了。

虽然已近八九时节,但是寒气未褪尽,去河边挑水仍旧不是一个好差事。

饶是少年天性豁达,心里也不禁浮出一层阴霾。

院子里突然响起踉跄的脚步,愈来愈近,少年还未回神,歪斜的柳木门便被粗暴的撞开,震的残破的老屋也抖了一抖。

一团黑影跌了进来,又反手将门阖闭,便软作一团,不省人事。

徐杀生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闯进门的竟是一个裹在黑纱里的女人,身形曼妙,却又带着浓浓的寒气。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那种寒意,不似朔风如刀砍剑刺,却如寒冬滴水成冰,女子纱衣的后摆湿了一片,浸湿了青砖地板。

女人面目覆着一块轻纱,看不清真容,右手紧紧地攥着一柄长剑,雪白的剑身上浸满了微凝的血迹。

地上的水迹混着丝丝缕缕鲜血,渐渐染红了青砖。

徐杀生从未见过江湖中的高手,听镇上私塾里的老学究秦秀才讲,江湖上的大宗师可以飞天遁地,开山倒海。

他不知其所言真假,但仍心生向往。

光怪陆离的江湖世界,总比之乎者也的书本有趣许多。

在他前十六年的人生中,最羡慕的人,也是他心里认为是镇上唯一的江湖高手,便是青牛镇街东杀猪卖肉的胡屠夫。

胡屠夫生的膀大腰圆,横眉怒目,胸前一团黑毛凌乱不堪,形如下山猛虎,让人望而生畏。

此人乃是天生的杀猪匠,一口杀猪刀,上下翻飞,舞的虎虎生风。

因为刀法太过凌厉,导致他卖的猪肉里总有许多破碎的苍蝇尸体,这也使得很多人不愿买他的猪肉,总说他不务正业,只知道耍刀。

但是青牛镇实在是太小了,整座镇上的屠铺仅有一家。

所以胡屠夫对众人的风言风语,从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

男子汉大丈夫,理当如此!

青牛镇只有一条街。

徐杀生住在街南一处不起眼的老屋里,独居。

老屋里仅有一架竹床,一张缺腿的木桌,两把竹椅,还有满满的一书橱经书,这是徐杀生的全部家当。

老屋围着一个小院子,墙角有一口水缸,还有一株枯葫,结了两只碗大的葫芦,少年准备再过些时日,做成水瓢。

不过三五息后,院外又传来两声突兀的破空声,一高一低,高者如裂帛,低者如细雨飘摇,应该是两个人。

一道好听地声音隐隐传来,难辨雌雄:

“可看清了?是往这里来了么。”

“看清了,公子,应该就在附近的几栋老屋里,属下马上去查。”

徐杀生忽然明白了,黑衣女子必是遭强敌追杀,慌不择路,才贸然闯进自己的小院。

见死不救可不是男子汉做的事情,他没有考虑门外人闯入屋中,发觉黑衣女子以后自己的下场,举棋不定,也非男儿所为。

想到此处,徐杀生稳了稳心神,慢慢挪步,来到黑衣女子身前,对方胸前隐隐起伏,还活着,他心里舒了一口气。

本想抱起女子,将之藏在床上,却发现自己力气所限,而且对方身体柔软的触感,让他心神荡漾,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惶恐又不舍。

不得已,他只能慢慢地将女子拖向床边,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扶上了竹床,又用棉被盖好。

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走出老屋,他知道,如果闭门不出,很可能引起门外不速之客的注意。

刚刚踏出老屋的门,他不敢抬头看,只能慢慢走向院墙,佯装口渴的样子,要去水缸舀水喝。

但是如人高的大缸已经裂开了一道口子,已然没多少水了。

一股如兰似麝的香气钻进鼻孔,苏姨家的桃花开了,但这股香气并不似桃花香那样淡薄,也不是桂花那样浓烈。

恰到好处的香气,神不知鬼不觉,竟让徐杀生抬起头来。

眉如秋水,眼若明月,肤如凝脂,一个好像天仙般的人儿,竟单脚立在苏姨家的桃树上,单薄的身体好像连脚下的桃枝都未能压弯。

他不知道,这是轻功练到极致的表现,身轻如羽,可立于一叶而不落。

少年一眼便瞧出那人是女扮男装,毕竟鼓鼓囊囊的胸脯是男人所没有的。

院墙上的傻猫,也像某个泛着痴相的少年一般,看呆了。

灵活的猫爪好像被粘住一般,全然忘了辗转腾挪,肥硕的猫身跌下院墙,惊的鸡笼里的母鸡惊慌乱叫。

苏幼娘愤怒地咒骂声从屋里传来:

“又是哪里来的小贼,敢偷姑***鸡,活腻歪了!”

不知她是随口胡说,亦或是意有所指。

紧接着一个扫把从屋里飞出,直冲桃树上的白衣女子而去。

白衣女子随手一挥,肉眼可见的劲风扑出,扫把应声而落。

“你可见到一个黑衣女人来此?她使着一柄长剑。”

白衣女子的心情似乎有些阴晦,转过头来,眼眸定定地瞧着徐杀生,语气中没有蕴含一丝感情,仿佛是一块冰,带着摧人的意志。

“没,没…见到。”

徐杀生紧张地结巴了,脸色涨的通红,他不怎么会撒谎,他再心里暗骂自己:

不过是一个漂亮一点的女人而已,看起来和苏小小也差不多啊?自己怎恁的不争气。

徐杀生看似拙略的演技,落在白衣女子眼中,竟没有引起丝毫怀疑,她已见惯了这种失神的模样。

一支红色的烟火,带着尖利的啸声,绽放在小镇上空。

“公子,是司徒那边出事了,这座镇子不简单,有高人。”

一名灰衣人从远处的院墙,腾跃而来,单膝跪地,冲白衣女子禀告道。

“这女魔头暂时不杀也可,去支援司徒,不能再损折人手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日恐难全身而退。”

白衣女子,微微蹙眉,发号施令,然后足尖轻点,如蜻蜓点水,朝着青牛镇的北街去了,再也未看徐杀生一眼。

徐杀生有些怅然,躲过一劫,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不平,自己在白衣女子眼里,好似蝼蚁,或者说连蝼蚁都不如。

不过总算度过这关了,等等,徐杀生有些后知后觉,白衣女子刚才称呼黑纱女子为女魔头,难道自己竟救了一个…女魔头!

徐杀生的一颗心沉了下去,急忙返回屋内。

黑衣女子仍旧不省人事,覆在面上的黑纱落了下来,露出半面千娇百媚的脸庞。

这位姊姊也是这般秀媚,徐杀生叹了一声,又凑近两步。

生生忍住了脱口而出的惊呼,徐杀生万万没料到,黑衣女子的另外半张脸竟布满了狰狞的伤疤,好似用利器划成,纵横交错,犹如一条条红色蜈蚣,当真骇人。

还是遮上比较好。

徐杀生轻轻将黑衣女子的面纱掩回面上。

黑衣女子伤在前胸,鲜血仍旧潺潺流出,浸透了棉被,女子的脸皮也愈发苍白,气息奄奄。

徐杀生奔出门外,在屋檐下的晾架上取了东街胡老药送自己的五六株止血的蒲黄,在舂米的石臼里捣碎了,准备敷在黑衣女子的伤口上。

只是,临到上药之时,徐杀生却踌躇起来,黑衣女子伤在前胸左上,长约两寸,红肉浸血,看起来分外狰狞。

但是黑衣女子受伤的这个部位除了女子的丈夫家人之外,万万不能被他人瞧见,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他是明白的。

此时自己到底是敷还是不敷?徐杀生心中天人交战。

思量了半晌,徐杀生才下定决心,还是命重要罢,如果命都没了,还在乎这一时的失态吗?

徐杀生用黑衣女子的长剑破开女子前胸伤口的衣服,好让自己敷上草药,折腾了许久,撕了女子衣裙的一溜白绸,包在伤口上,又撕了自己的一件旧衣,将草药牢牢裹缠住。

血总算止住了,徐杀生松了一口气,斜坐在床边。

“嗯”女子忽然**出声,徐杀生连忙扭头,正欲开口。

不料对方已察觉到胸前异样,衣衫不整,桃花眼中登时射出两道寒光,寒声斥道:

“小贼,竟敢辱我!”

话音未落,伸手一点,正中徐杀生胸膛神封穴,只觉一股寒气入体,顺着玉堂、紫宫直升而上。

练武之人经脉行走真气,坚韧异常,而普通人经脉孱弱,经此一冲。

徐杀生只觉前胸剧痛难当,脑袋一歪,砸在黑衣女子身上,闭气过去。

而黑衣女子本已力竭,惊怒之下强行点指而出,又被徐杀生伏在身上,怒火攻心,更是雪上加霜,也一并晕了过去。

小说《大宋安国侯》 第一章 黑衣女魔头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