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三汐九世解浅缘

更新时间:2021-06-30 14:08:29

三汐九世解浅缘 已完结

三汐九世解浅缘

来源:掌中云作者:陇上浪子分类:仙侠主角:三汐白鹤

主角是三汐白鹤的小说叫做《三汐九世解浅缘》,本小说的作者是陇上浪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一株仙草,他本是一只仙鹤,只为一次嬉戏,他却醉解九世恩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傅。”我和师兄赶紧站起来向师傅行礼,师傅摆摆手道:“罢了,合儿,你准备好了吗?等东方一亮你就出发,记住,这次去仅仅是调查,遇到事情切忌鲁莽行事,你只要记住事情的经过或者真相就行了,至于怎么做自有人会安排的。”

“师傅?”我疑惑地问。

“合儿,我只要你知道,师傅并不是一个人,你放心好了。”

“哦。”我点点头,又转身看向床上的白衣少年。

“你也放心,他是我们的重要人物,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我的心思师傅也是看出来了吧?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他这样的依依不舍,似乎我这一走,就会再也见不到他一样,心里既难过又焦躁不安。

凡尘师傅又取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我:“这是我配置的一种专门解**之毒的药,在外住宿的时候,你在睡觉前服一粒,很管用的,当然师傅不想你出什么事情,安安全全才最好。”

“嗯啊!”我接过师傅递过来的小瓶子,装在我随身的挂袋里。

“还有,昨晚的事情我会注意的,你们放心。”师傅又说道。

我看着师傅和散散,高兴地说:“原来,凡尘师傅比我更加警惕,这我就放心了。”

“合儿,你悄悄离开,别让祝华父女知道,你放心去,我和散散会照顾好他的,他是闽侯君的后代,就算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会保他周全的。这次派你一个人出去,一是为了历练你,二是这个任务很重要,我和散散去很容易暴露,所以你要多加小心,有什么事情以隐忍为好,只打听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能一意孤行做出决断,更不可与人争斗,你可记住,你的行为将关系到闽侯君家的名誉与他的生死。小不忍则乱大谋,合儿,事情的轻重关系我都给你讲清楚了,你一定要记着师傅的话。”

我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牢牢记住了师傅的话,冥冥中我的行为将关系到一个人的生死,这让我更加感觉到沉重。

背起行囊,在晨曦微露时,我巡着房屋下的暗影悄然离开,快速走出了凡尘仙苑,迅速向山下而去。

散散终究不放心我,跟着我身后追上了我。

随着年龄的逐渐长大,散散对我的态度越来越来明显,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那份依恋,而我对他,只是一个妹妹对哥哥的情感,我没有更多的想法,于是我对散散说:“师兄,回去吧,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师妹,我想跟着你,和你一块去。”

“那不行,你都听师傅说了,你去更容易暴露的,而且这次去,我只是打探消息,不会做其他的事情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的存在,所以你放心回去,如果你真的放心不下我,就帮我照顾好他。”

“师妹,你很喜欢他吗?”

我看着师兄,没有说话

“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且,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你也不知道他之前怎样啊?”

这重要吗?我想问师兄,可是终究问不出口,只好打住师兄的话:“师兄别胡说了,我要走了,你回去吧。”

“好吧。”师兄对我无可奈何,只拉着我的手说:“师妹,一定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有事就飞鸽传书啊。”

我点点头,脱开他的手,说:“师兄,我走了,你要保护好凡尘仙苑,保护好师傅。”

“嗯!”

我转身大步向前走去,东方已经泛白,黎明就在眼前,师兄,保护好他们,我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我为什么会喜欢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听他对我说过,可是那又算什么呢,我用月魂剑救了他,又陪着他三个月,莫名其妙地为他感到心疼感到难过,这就够了,难道还要因为他像一个曾经的故人吗?

我快速下了凡尘仙苑,走过孤独峰下当初救过他的地方,在那里看到那几堆堆积起来的黄土,心里不禁感慨万千。

回头看看孤独峰离这里那么遥远,我真不敢想象当初是怎么听到那风中的声音的。

我立在坟堆前一鞠躬,默默地告诉亡去的人,让她们放心,她们保护的人还活着,不要记挂,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好好活着,那里没有纷争,没有杀戮。

身边一股细小的风,卷起漩涡,我转身离开了,大踏步向东而行。

一路走着一路问着,还好遇到的人都很客气地给我指路,我并没有走错方向,这样走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我来到红柳镇,这是一个古城堡,城门前有把手的卫士,我顺利地通过了城门,他们果然盘查的很严密,走进城堡,到处是通向深处的巷子,巷子里全是石头砌起来的,石头墙,石头路面,就差点连那房子都是石头的,路面都是石头的,还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气息。

镇子上的人们看起来很安静很和谐,太阳就要落山了,夕阳像一把巨大的伞,笼罩着红柳镇。镇子口有一家红柳客栈,门旁边高高竖起一根木柱,顶端挂着客栈的旗子,在夕阳的余辉里,那“红柳客栈”四个字显得格外孤独。

整整一天了,为了赶路,中午我都没有休息,这会已经又累又渴,我必须得赶紧吃点饭,再找张床好好歇歇,美美睡一觉才对。

走进红柳客栈,那店小二满脸堆满了笑容迎着我走过来,弓着腰陪着笑问道:姑娘是吃饭还是住店?吃饭我们有好酒好菜,住店我们有干净漂亮的客房,如果姑娘是既住店有吃饭的话,那我们更加欢迎您。”

我微微笑了下道:“这世上吃饭的方式很多,有的人靠手,有的人靠腿,有的人靠智慧,有的人靠手腕,有的人靠嘴也有的人相信缘分,您这是靠那样啊?”

店小二冷不防我会说出这么一西话,但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于是打个哈哈哈道:“姑娘说的是,奴才这是说溜嘴了,姑娘不喜欢开玩笑就当奴才没有说,请问姑娘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嗯,来点素菜吧,再来几个蒸馍。”我回答道。

店小二转向一边的一个门喊道:“两个素菜,两个蒸馍。”说完朝我一笑,又提着一个茶壶走过来,为我斟满一碗热茶水,坐下来,将茶水推向我,悄声问道:“姑娘是从外地来的吧?”

我忽然警惕起来,莫非他察觉到了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他忽然抿嘴一笑,又说道:“姑娘进程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吗?”

我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摇摇头。

店小二见我不说话,便站起来要走,我忽然叫住他:“等等。”

店小二听到我的叫声,又转身坐下对我说:“怎么?姑娘有什么事吗?”

我看了陆陆续续走近客栈的人,问道:“这里每天都是这么多人吗?”

我的问话很显然让店小二很意外,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继续说道:“给我准备一间位置在先要位置的客房。”

店小二听了,满口答应,看到我又冷漠地喝着茶水,便又问道:“姑娘,你是要坐在这里吃饭呢?还是到客房去,饭菜给姑娘送到客房里呢?”

“就在这里吧!”

“好嘞!”

店小二又忙着招呼客人了,我安静地坐着等待饭菜,同时仔细打量着进进出出客栈的人们。

坐在西角靠窗户的一张桌子上的,是一位穿着青长衣衫的中年男子,长发束冠,安静而冷漠地坐在那里听客栈里人在谈论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也是我最为关注的,但我不能表现出在对这件事情非常感兴趣而引起人们的注意。

店小二端着我为我点的菜走过来,将两盘菜放在桌上,又将蒸馍放在桌上,我说了声谢谢,便拿起筷子慢慢地吃起来,而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离我不远的一个桌子上,那里坐着两个男子和一个女人,两个男子正在说着一件事情。

“都好几个月了都在盘查,听说在不远处的孤独峰山角下发生的事情呢,那南王真是心狠手辣,闽侯君全家都被……。”那男子说着,用手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身边的女人便拉住他的手道:“你轻声点,不要多嘴说那些事情,我们这里还算是偏僻的地方呢,听说奠都,在路上行走的熟人碰见了,只能以眼睛相互打招呼,连话都不敢说呢,我们这乡野山村不大目前还没有发现这样的事情呢,但是我们不得不防着,你看看这几天盘查的多严实。”

另外一个男子也说道:“是呢,我们还是少说为好,赶紧吃饭吧。”

“唉,听说大王在……”那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客栈进来一队人,哗啦啦啦涌进客栈,为首的那人穿着一身官服,其余的都是一样的青衣,为首的那位一手握着一把剑,一手指着客栈的人说道:“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别动,我们要检查。”

我身边桌子上的一位男子不屑一顾地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都几个月过去了,还在盘查,可见心虚着呢。”

声音虽然很小,但是整个客栈都是静悄悄地,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大,为首的那人听到后朝着他走过来,客栈的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用手按住了剑柄,但是忽然想起凡尘师傅的叮嘱“千万不可鲁莽行事,你此行关系到闽侯君家族的荣誉和他的生命,切记!”便又悄悄地将手移开,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你在说什么呢?”为首的那人对我身边的人说,“把他抓起来。”

小说《三汐九世解浅缘》 第9章 红柳客栈的一幕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