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诡婿

更新时间:2021-07-20 19:48:46

阴阳诡婿 连载中

阴阳诡婿

来源:互联网作者:三度春秋分类:灵异主角:林笙念冰

主角叫林笙念冰的小说叫《阴阳诡婿》,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度春秋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被逼着和纸人成亲,为了逃婚,我娶了邻家的美女小姐姐。可成亲当天,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章柳树灵汤

听完苏启山的讲述,我的下巴差点都惊掉了。

没想到在念冰母亲的背后,竟然会牵扯出这么多离奇诡异的事情来。

最让我三观颠覆的,是和我家打了二十年交道的念天明,他不仅不是念冰的生父,甚至还是害死她母亲的罪魁祸首!

如果苏启山说的是真的,那念天明为什么还要我们邻村落户,他收养念冰的目的又是什么?

带着这种狐疑,我问向了苏启山。

“你以为这些事情我不想知道吗?可我半桶水斗不过念天明呐!”

苏启山无奈摇头。

他告诉我,念知秋其实是一个道门中人,因为当初埋她的时候,苏启山还从她身上找到了**书。

也正是因为这本道书,他才得以在偷学了半年后成为阴师公。

数年来,苏启山一直对那个被念天明抱走的女娃耿耿于怀。

把道书上的东西学通透后,他以为自己有了本事,就去了清水村找念天明摊牌,让他道出念冰的下落。

可念天明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仅仅动了下手指头,就使得苏启山浑身渗血。

庆幸的是,念天明并没有动杀心,只是警告苏启山不要再掺和他的事,否则就让他全家不得善终。

苏启山从此被吓破了胆,再也不敢踏足清水村半步,就连路上遇到念天明也会退避三舍。

他原以为念冰已经死了,所以今天看到她真人时才会惊慌失措。

也因为念天明生前的余威,当我向他求助时,苏启山才会直接拒绝,甚至惊慌而逃。

可他没料到,那头曾属于念冰母亲的老白牛,却打破了自己所有的平静......

然而,苏启山所说的,仅仅是二十年前的冰山一角。

念知秋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她为什么非要来我家,而念天明害她又是出于何种目的?

对此,苏启山摇摇头,“我只是一个图观表相的路人,你真想知道,恐怕还得问你爷爷。”

留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苏启山给灵位上了三炷香,随后便离开了祠堂。

此时村里的老兽医来了,正在帮着老白牛治疗伤势。

苏家老大也提着两个竹篮过来了,一个篮子装着钱纸香烛,一个放的是鸡鸭鱼之类的祭肉。

“林笙,你现在跟我出去一趟,去给你媳妇请灵汤。”

苏启山朝我交代了一句,我连忙点点头,接过那俩篮子便跟着他出了门。

苏启山带我去的地方,是他们村口的一处山坳。

在山坳的最里边,生着一棵三五人都合抱不拢的大柳树。

听说它已经活了足足五百年了,附近十里八乡的所有柳树,其实都是它的分支。

这种活了好几百年的古树,迷信的老人认为它已经有了灵性,能够庇护一方风水一方人。

以前农村医疗不发达的时候,谁家有人得了重病治不好了,就会来这儿折一根柳枝熬成汤药,盼着病人能起死回生。

我先前并不知道苏启山所说的‘灵汤’究竟是什么,可眼下他把我带到了这儿,多少也明白些了。

到了柳树近前,苏启山摆好祭肉,点起了钱纸香烛,同时让我跪下给柳树磕头。

“老柳树,您是庇护一方百姓的土地神呐!现在给您下跪的娃儿叫林笙,他的媳妇遭了难,还请老大人显圣赐福,施一口灵汤救她命呐......”

苏启山摇着铜铃神神叨叨着,可半小时过去了,柳树静默依旧,而我也磕头磕得头晕目眩,但始终不见他所说的‘显圣赐福’。

“苏师公,您现在做的......究竟是哪门子法事啊?”

我揉了揉磕得青肿的脑门,朝他问道。

对此,苏启山也是一脸疑云,“不对啊,以前我帮人请灵汤可都是有求必应,今天是怎么回事?”

他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距离子时还有半个时辰。

“罢了!既然老柳树不给我面子,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说话间,苏启山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把斧头,就朝着大柳树的树根砍了下去。

伴随着一阵碎裂声,柳树的树根被苏启山劈开了一道口子。

诡异的是,树根被劈开后,里边的经络竟然和人体肌肉一模一样。

而从裂口中淌出的树汁,也和鲜血一般猩红。

这一幕让我惊诧不已,而苏启山也是一脸沉重。

“老柳树,救人如救火,今天事出紧急多有冒犯,来日我一定登门谢罪!”

说着,苏启山拿出了一个陶碗,在接满了一碗血红树汁后,随即抓了一把泥土,封住了柳树的裂口。

没猜错的话,从柳树里流出来的血红汁液,应该就是他先前所说的‘灵汤’了。

做完这些,苏启山捧着这碗灵汤回了家。

到了家,苏启山便神神叨叨做起了法事,将一张黄符纸点着化成了符灰,和着灵汤给念冰喝下。

随后,苏启山松了口气,“好了,你媳妇的命已经保住了,等她醒来,你们就走吧!”

“这样就行了?”我瞪大了眼睛。

先前他可是告诉我,念冰被伤了三魂七魄,半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就这么随便烧了点符灰喂了点柳树汁就没事了?

“你还想怎样?”

苏启山没给我好脸色,“你晓不晓得,那棵大柳树就处在我们这一带的风水眼位置,树汁里更是孕育了一方天地灵气,救条人命还不是手到擒来?”

苏启山这话,充满了老神棍的气息,可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只好选择了信他。

此时已经到了十一点多,苏启山留下这句话便回了屋休息。

而**草包扎了一下被野猫留下的伤口,随即守在了床边,等着念冰醒来。

同时心里也不断在纠结,该怎么和她说起关于她母亲的事儿,以及该如何处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

毕竟经过这一天,我也深深明白,我们背后所牵扯的身世纠葛,远没有最初想的那么简单。

夜渐深,我也逐渐睡着了,可没多久,一阵阴风把我从睡梦里冻醒。

我迷糊睁开眼,发现客房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凉飕飕的风不断地灌进了屋子。

我打开了灯,就打算去把门关上,却看到床上空荡荡的。

原本应该睡在这儿的念冰,此时却不见了!

与此同时,一阵阵女孩隐约的哭泣声从屋子深处传来。

我的心里微微一咯噔,循着哭声传来的方向,来到了苏家的祠堂。

念冰醒来了,此时她就跪在自己母亲的灵位前,她烧着香,泪水止不住地从脸上滑落。

没有人告诉她念知秋的灵位就在这,可她醒来后还是第一时间找到了这儿,或许这就是血亲之间的天人感应吧。

我没有多言,随即也跪在了念冰的旁边,给这位素未谋面的丈母娘磕了三个头。

念冰擦拭了眼泪,满眼幽怨地看着我。

“林笙,其实我早就知道念天明不是我的父亲,也知道母亲在我出生时就死了......”

小说《阴阳诡婿》 第十章 柳树灵汤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