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厂督的掌中娇

更新时间:2021-07-22 10:34:18

厂督的掌中娇 已完结

厂督的掌中娇

来源:追书云作者:是糖分类:言情主角:穆青棠顾青如

主角叫穆青棠顾青如的书名叫《厂督的掌中娇》,是作者是糖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顾青如缉拿有功的赏赐,青棠成为千古第一,也是唯一一个文臣之女下嫁东厂厂督的人。世人都说,顾青如杀人不眨眼,就算是圣上赐婚,穆家女也活不过三年。大婚当日,他身着喜服,放下了身段,心甘情愿背她下花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阴恻恻的往下一扫原本还算站的端直的两人都有些发抖,穆时平还好些,不过满头汗。漓月就不一样了,面上的颜色分外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这屋除了怀玉外,所有奴才都被挥推,她立不稳也没有丫头扶她。

“站不稳?”他笑,漓月还不懂他什么意思就听得他又说:“砍了吧。”

适才还站立不稳,几近晕厥,现下倒是规矩了,顾青如见她想故技重施:“你最好安分点,晕了就别醒了。”

他倒是气定神闲的叫怀玉换热茶,另外三人个个面色苍白,背后冷汗涔涔,湿透衣裳。

青棠本就畏寒,衣裳湿了,冷得她哆嗦。

顾青如来得突然,前厅还未生炉子就已坐在上头,适才衣裳干爽还不见得,如今衣裳湿了止不住的发抖。

她缩了缩,生怕顾青如又过来牵她,恐怕这回想砍的就不是漓月的手而是她自己的了。

这些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他,他喝了口茶对说:“天凉,送夫人去换身厚衣裳。”

怀玉应是,青棠也松一口气,带着怀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跨过门槛时她顿了顿,看了看天。

以后能见的,还有几回。

她不知道,没有谁知道,能在顾青如的手里活多久。

自己夫人走了,顾青如不再收敛,一派书生意气换成个似笑非笑的脸来。

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案,上头的茶盏震出微微声响,一下一下的落到穆时平和漓月的心上。

“穆大人。”顾青如嗤笑声,“咱家听说户部缺人。”

穆时平被他讥讽得面子过不去,又没胆子开口,原想着低声应是,顾青如会念在青棠的分上饶过这回。

谁知…

“哑巴了?”他睨了眼:“正好咱家嫌你聒噪。”

还没开口招人进来,漓月先跪下了。

雪白的衣裳恍若层层叠叠绽放的芙蓉,头上的珠钗穗磕到地上清清脆脆的,这般境遇漓月还是头回遇到,脸上挂起两行清泪,既是恐惧又是不屑。

她看不起顾青如一个宦官。

穆时平想开口却被顾青如一个眼神堵了回去,外头候着人早在顾青如说聒噪时就已进来。

“把他嘴堵上。”

若不是念在穆时平养了他夫人多年…

安排完穆时平,顾青如捧着茶盏,吹了吹,却也不喝。缭绕的雾气朦胧他的神色,顾青如反手掷向漓月。

滚烫的茶水有些许撒到她身上,瓷片纷飞擦破漓月的额角。

她向来最得意的便是这张脸蛋,如今破了口子,一时遏制不住自己的惊恐,慌忙往一旁退了两步死死捂着额角,泪眼朦胧的。

“这不是没哑吗?”

他今日心情不错,亦不想脏了自己的手,不过给个教训,谁知还没开始便是这样了。

谁给她的狗胆,敢骑在他夫人头上。

“咱家夫人性子好,玩意儿被抢了也不在乎。”他起身走到漓月跟前:“你算什么东西。”

漓月不敢说话,泪水哭花了妆容,顾青如的手刚凑近,就见漓月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哪有对他夫人的轻狂样。

“穆小姐好本事。”他似笑非笑:“咱家上两回放过你,倒叫你得意了。”

漓月瞪大眼睛,心头那点小心思被撞破,既羞又怕,眼泪流的更快了。

顾青如可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拈了快碎瓷片:“这东西不够利,不晓得穆小姐听过一句话没,钝刀子割肉。”

她呼吸一滞,眼珠死死盯着顾青如拿捏的瓷片,她离门近,冷风吹进来时惊得她寒毛倒竖。

头上的穗子随风而动,擦过脸颊,痒痒的叫她更为害怕,浑身发抖。

顾青如漫不经心的摩挲起瓷片:“咱家还没试过。”

她一脸不可置信,跪着往后退了两步,寒风猎猎,漓月压下心中不满,强迫自己开口:“督主大人,我妹妹青棠应当换好衣裳了。”

有仇有怨,心中憋闷,你找她去。

她不敢明说,只敢扯出个模棱两可的话对付顾青如。

“你当咱家是死人吗?”

瓷片顺着她耳边飞过,漓月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得珠子落下的声音,接着就是滴答滴答。

她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摸耳垂,方才还挂着珍珠坠子,现在空落落的,

只有温温热热的液体落在指上。

疼痛来的稍迟,漓月咬着袖子蜷缩着发抖,不敢出声。

就顾青如现在的脸色,她可以肯定再来一次,就是她的脖颈了。

“怕死?”顾青如问。

漓月毫不犹豫的点头,眼中万分惊恐,心里恨得牙痒。

她这样子落到顾青如眼里分外可笑,顾青如懒于正眼瞧她,嗤笑一声:“你觉得你藏的很好吗?”

漓月摇头,吓得魂飞魄散,想拉出青棠求情又被耳边的滴答声去了胆子。

冷风吹得她周身冰凉,耳垂刺痛,可她不敢摸,那块开了口的软肉在风中游荡,漓月忍不住想,她作何不好,偏要在昨晚给青棠一个难堪?

“父亲…”她哭着开口。

“穆大人,安分点。”顾青如又拈块瓷片,“想来穆小姐花容月貌,也不想失了颜色吧。”

锋利的瓷片口划过漓月的脸蛋,穆时平不再挣扎,闭上眼全作看不见。

适才还发抖的身子,现下动也不敢动,呼吸都停了,眼神落在瓷片上头,跟着它移。

直到…顾青如百无聊赖,丢下东西。

漓月这才呼气,犹如劫后余生,不敢生出一星半点心思,连疼都忘了。

“三日后咱家来接我夫人。”

即便人走了许久,漓月都没敢动弹,穆时平忙叫下人找大夫,漓月木在那里,眼神涣散。

“漓月,漓月…”

她只觉得耳畔吵闹,分不清是何,只有黏腻的滴答声清晰的荡在耳畔,眼前木木的什么都瞧不清,脑子里全是顾青如捏着瓷片将要划花她脸的模样。

眼泪还流着,人却不清醒。

穆时平双手颤抖抱着漓月往后院去。

他算个本分的文臣,揪不出大错,在今日之前他从未直面过顾青如,对传闻虽然深信不疑,却终究难以体会万分。

直到今日…

小说《厂督的掌中娇》 第五章 教训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