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离王王妃她又逃了

更新时间:2021-10-28 14:34:06

离王王妃她又逃了 连载中

离王王妃她又逃了

来源:互联网作者:果子茶分类:言情主角:楚念昔夜非离

主角叫楚念昔夜非离的小说叫做《离王王妃她又逃了》,本小说的作者是果子茶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21世纪赫赫有名的战地医生,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处处受欺负,不受宠的丑颜离王妃?绿茶侧妃,白莲花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楚相听到动静,一抬眼,刚要说话,就见楚念昔维持着从门口急匆匆冲进来的模样愣在了原地,多了几分她平时难得露出来的可爱模样。

楚相也跟着愣住了。

直到手中的话卷掉在桌子上,老人家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撩了袍子从桌子后面站起,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楚念昔的手。

“你这孩子,怎么都不知道让下人通传一声?快过来,坐到爹的旁边,让爹好好看看你!”

楚相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平时的那股威严劲儿在女儿面前再找不回半分。

握着楚念昔明显瘦了一圈的手,做父亲的就剩下满满的心疼了。

楚念昔呆呆地跟着父亲走过去,直到坐下来才意识到什么,惊讶道:“您这是为了把女儿从离王府里骗出来,故意装病的?”

正巧此时相夫人从侧厢房里挑帘走出来,一张脸都要笑开了花,

“快别提了,听说离王纳了那个什么上官姑娘,你爹爹一晚上都没睡好,就怕你在王府里受委屈,赶紧找了这么个借口把你骗来了!”

丞相夫人赶紧从侍女手上端过刚刚出锅的糕点,拉着楚念昔,满是心疼,“快尝一尝。”

楚念昔接过糕点,轻轻一咬,嘴里满满的都是糕点的甜糯。

她垂下眼帘,心头和眼眶都是一热。

在这个时代,她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

“爹,娘,我挺好的,真挺好的。”

楚念昔抬起头,对上父母疼惜又无奈的眼神,只觉得重活一世,也许是上天对她的眷顾。

就在楚念昔感慨之余,帘子微微一动,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被红着眼睛的赵莫颜推了出来。

坐在轮椅上的人一身白袍,玉冠束发,整个人如同璞玉一般姿态优雅,唇角含着浅浅的弧度,前前后后打量了她几番后,这才轻轻说道:“离王可是待你不好?这么久没回家,看你瘦了。”

楚念昔本也在打量着来人,根据记忆,她知道此人便是她的大哥楚剑宜。

当年她跟家里赌气离家而去,正巧遇到危险,是他奋不顾身的救了她。

也因为她的任性,让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男子变成了残疾,一直忍受着内心与身体的双重打击。

而在那之后,原主并没有任何愧疚,对于哥哥的爱享受的理所当然,甚至没有一次主动踏足过他的院内看望,直到出嫁都是如此。

本以为再见,楚剑宜多少会有些记恨于她,却不想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慰问她。

一时之间楚念昔心中五味杂陈。

她抿了抿嘴,声音中多了一丝暗哑,有些生涩地喊道:“大哥,最近可还好?”

听到她这句话,赵莫颜推着轮椅的双手不由得紧了许多,想说什么却又硬压了下去,只剩下眼底那抹浓浓的责怪。

但这句只是简单慰问的话,落在楚剑宜耳中,却让他有一瞬怔愣,待反应过来,嘴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楚剑宜越是这样儒雅和煦,这再也站不起来的双腿就越让人觉得无比惋惜。

赵莫颜站在他身后垂着眼眸,眼底却是红通通的。

当初她见到楚剑宜,真的就是话本中的“一见倾心”。

无奈自己那个拜金如命的母亲,最开始觉得嫁给相府嫡长子可谓是泼天的富贵啊,可现在......

母亲和娘家人见楚剑宜这腿着实没有了希望,这才逼迫她和离。

她绝对不会和离,除非她死了!

不过就算死,她也一定要做楚剑宜的妻,做这楚相府的鬼!

看着大嫂这般煎熬的模样,楚念昔在心底叹了口气。

其实不用多说,她也已经摸清了这位大嫂的心之所向。

简单的几句家长里短之后,楚念昔清了清嗓子,拉住父亲的手,正色道:“爹爹,女儿前阵子有幸结识了一位神医,从他那里学了些手艺,不如让女儿给大哥看看,说不定大哥的腿能好。”

楚剑宜微微一怔,澄澈的眸子里彷佛有光芒闪过,但也只是一瞬就立刻恢复了原样:“大哥的腿大哥心中最清楚。这些年父亲也没少费心,成效甚微,怕是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过好在我也习惯了。现在挺好的。”

楚念昔看着他淡然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涩。

楚剑宜当年风华正茂,天之骄子,如今却只能坐在轮椅上,旁人看着都不是滋味,更何况他这个当事人。

这话不过是在安慰他们罢了。

楚念昔深吸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两步,半蹲在他跟前,握住了他放在腿上的双手,“妹妹当年任性不懂事,大哥可是不愿意原谅我?”

一说起这些旧事,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相夫人,竟是红了眼眶。

即便是早期朝局动荡,相府曾几番经历风雨,楚剑宜身为嫡长子,都稳重懂事的令人心疼,和次子楚剑阳楚剑星一起,自幼文武双管齐下。

人人都以为这位嫡长子日后一定是朝堂上的一位重臣,谁知这双腿......

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国城内纷纷将楚剑宜双腿被废一事,直接间接地怪罪到楚念昔身上,也包括大嫂赵莫颜。

“你这是哪里的话,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当年的事本就不怪你,你不需自责。”楚剑宜反手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拍了拍,语气中带着一丝责备,但眼中却透着疼爱。

“即使大哥不怪,我心中始终挂念,大哥可愿意让我试试?”

“你何来的把握?我之前可从未听说,离王妃竟练成了一双回春之手。你大哥都这样了,难道你还要拿他来寻开心不成!”

大嫂的身姿和楚剑宜一样挺拔,语气却夹杂着浓浓的不满。

“颜儿!”楚剑宜厉声喊道。

大嫂虽还想说什么,但终是住了嘴。

楚念昔深深叹一口气,站起身来,尽可能让自己不去在意大嫂那句疏远至极的“离王妃”,以及她的责备,柔声道:“大嫂,我知道你怪我,我以前是做过许多错事,但他是我至亲的大哥,我怎么会用这话开玩笑?我有足够的把握来医治大哥的腿疾,你难道不想看到大哥重新站起来吗?”

楚念昔的语气诚恳,表情严肃而又认真,那股子自信仿佛从骨子里而出,带着强大的感染力,让人不自觉地想信她。

楚相布满皱纹的眼睛在楚剑宜和她之间流转了好几转,最后也只剩下叹气。

他虽是他们的父亲,但最终拿决定的还是楚剑宜夫妻二人。

楚念昔一边迎着大嫂犀利的目光,一边在心中盘算着大哥的伤势,执著地等着大嫂的肯定。

楚剑宜垂眸,轻轻一叹,半侧着身子拍了拍妻子的手,轻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妹妹不像是随口说说,我相信她。左右我的腿已经这样了,试一试没有损失。”

听着他温柔的语调,大嫂最后堆砌起来的这一点防线,也彻底松掉了。

楚念昔得到了肯定,提起来的心安定了下来,声音也轻快了很多:“那大哥我们去侧室!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重新站起来!”

赵莫颜还想说什么,就见楚念昔轻轻一笑,走过来将自己的手覆在她推车的手上。

大嫂明显地后退了小半步,也不知是楚念昔刚才这番言论太过于感染她,还是这笑容太过温暖。她终究妥协了。

楚念昔见大嫂并没有将手抽出,便顺势借着她的力,两人一起推着轮椅进了侧厢房。

楚相和相夫人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了过去,并嘱咐亲信看好整个厢房,无关人等一律不得随意进出。

几人前后到了厢房内,楚念昔将楚剑宜推到靠窗的位置,然后从空间内将银针包事先放在了宽松的袖口中,这才将银针自袖口中掏出。

楚念昔打开银针包,数百只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银针放于其中。

懂局的人便会看出,这副银针跟常见的并不一样。

她目光卓然的与楚剑宜对视了一眼,后者冲她点了点头。

楚念昔这才半跪在他跟前,葱削般的指尖儿夹起几根银针,轻轻的撩起他的裤腿。

一双修长却又瘦弱得不堪入目的双腿,便展现在眼前。

他的腿早已不同于正常人的肤色,又不是如正常病人般的苍白,而是透着铁青色。

就如同死去多时的人还未腐烂时候的颜色。

楚念昔抬头看了一眼楚剑宜,只见他仍旧一副和煦的样子,看不出任何情绪,这让她的心中多出一抹心酸。

楚念昔吐出口气,缓缓开口:“大哥的腿并没有伤及骨头,而是毒箭射伤,只是这毒的确厉害,又耽误了这么多年,毒已深,入,侵入脉络,所以妹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堆积在双腿经脉当中的毒素拔除。”

听闻她的话,楚剑宜点了点头,他本就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妹妹说的是什么意思,便侧头给自己的妻子一个安慰的眼神,温和道:“下针吧。”

楚念昔捏起银针,深吸一口气,刚要下针,就被外面一道女声给阻止:“等一下!”

小说《离王王妃她又逃了》 第7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