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天目神尊

更新时间:2022-06-04 10:25:04

天目神尊 已完结

天目神尊

来源:掌中云作者:龙人分类:武侠主角:黄天虎叶青青

《天目神尊》是龙人创作的武侠仙侠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天目神尊》精彩章节节选:数百年前,武林中出现了一位习武奇才,他在前半生误入歧途,以为天下武学越奇越怪就越强,可惜他虽能屡创奇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幸好,他的功力深厚,两个时辰之后,呼吸于是正常,不觉身躯蠕动了一下。

这时他已恢复了部分知觉,觉得全身飘然不听使唤,不禁大骇。

以为自己真在阴间,正在炼狱。

蓦地,微风吹过,清香扑鼻,他心中又是一惊,难道牛头马面的阴间,也有什么奇花异草?

他很想睁开眼睛看看,自己身在何处。

又害怕自己真在阴间地狱,山谷峡道的风一阵阵的掠过,虽然已是四月,吹得人身上还是一阵阵凉意,就像阴风掠过。

谁有勇气,正视那淋漓的鲜血,惨淡的人生,悲惨的现实?!

他想睁眼欲瞧的意念,又复打消,心道:“嗯,我何不用听觉,搜索周遭的情况!”

于是一动不动地仰躺着,潜心静听。

四周无声无息,没有恐惧,没有鸟叫,一片死寂,只有微风拂过藤蔓的沙沙之声。

他轻轻地咬了一下舌头,没有感觉,两牙一合,狠命的咬了一口,痛得他微一**,但他听不到自己的这种声音。

心头一阵罔然,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到了,是实实在在地看到,两边的千丈绝壁,两边一边黝黑,仿佛万丈深潭,东边被一泻千里的月光照着,岩石冷峻。

微一侧动头,鲜嫩的新叶抚摸着他的脸,刚好一滴露珠滴在他的脸上,一滴冰凉。

他用力一嗅,天啊,一阵幽香.

这感觉,真好!

活着的感觉,真好1

他不想动,懒洋烊的躺着,嗅觉、视觉都今他毫不怀疑还活在这个世上。

而且还是躺在藤网之中。

他一点一点的回忆,他记起是一条青影,将自己一掌打下悬崖的。

细数着一片碎银子的月光,知道自己还活着,心里一宽,又把眼帘垂下,闭目行功运气.幸好那姓黄的小子并不想把自己一掌震死,只是内功太强,把自己震飞,内脏六腑倒没受到什么伤害,主要是悬崖大高,下落得愈来愈快,愈来愈急,在藤网上将自己震昏了而已。

真气流转,注入四肢百穴,渐渐的能屈腿伸腰,全身暖烘烘的,于是又突然睡去,觉得比睡在‘六合神教’的大床上,盖着锦被还舒服,还安意。

不知过了多久,一眸双眼,头顶一线天地,狭长的窄缝里白云悠悠,日光下透。

哦,又是一天,好亲切的阳光,他伸手想抓一把,缓缓的一挥手。真的感觉到阳光如水似在指尖上流动。

他忽然涌起一阵感动,不由得泪流满面。

从绝壁上透下的阳光,越来越强,外面肯定是一个美丽的晴天,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他突然有一种冲动。

身子一弹,想站起来。

“哗啦”一响,人往下一掉,藤网已被他踩出了一个大洞。

他赶忙伸手一抓,将自己吊住,背心上出了一身冷汗。

感到眼前光影马上暗淡起来,身子一股凉意,低头一看,下面黑洞洞的,云腾雾绕,深不可测。

原来自己还在摩天岭绝壁的中部,慕地一紧,又出了一身冷汗。

再不敢造次,缩着手臂,缓缓的将自己的身体吊起,小心翼翼地扒上藤冈,伏着不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用鹰目再次打量万丈峭壁,光溜溜的如刀砍斧削,纵使有登天轻功;也是徒然,除非自己是长着羽毛的鸟儿.

他失望的收回目光,摸摸自己的身子,一根羽毛也没有。

这一摸,摸着肚内空空,弄了一夜,只觉得饥肠辘辘,再躺了一会儿,越躺越饿,肚子里的肠子直绞,清水从口中淌了出来,难受极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已干的血迹,腥腥咸咸的,清水一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又不能坐起,糊了一脸。

史百川堂堂的‘六合教主’那里受过这般苦,如果旁边有人看见,他早就一头撞死,反正也是自己一人,想着想着,干脆就窝囊到底,伸手在自己的脸上一气乱抹,将吐出来的污物糊弄自己满脸都是。

回想自己的身世,一幕幕地现上心头,浮出脑海史百川本是身在一个宦官家里,豪门巨富,但生下来就一边脸红,一边脸白,鹰眼塌鼻,凹额翻唇,暴牙,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长得惨不忍睹。

这么一个怪物偏偏出生在一个宦官豪门,多么有辱门庭,让同僚看见,岂不矮人一截,于是生父将他扔到一个荒山野岭,让他自生自灭。

在荒山野岭哭了三天三夜,最后才被一个讨饭的老翁捡起,已奄奄一息.老翁无儿无女,独自在山上过着凄苦岁月,风烛残年,家徒四壁,晚上没被子盖,就拾些柴火。

老翁缺了一条腿,双眼皆瞎,昨天在街上乞讨,被店家推出店外,后又被野狗咬得遍体鳞伤,山村的小孩又将他骗到山上。

寒冬蜡月,大雪封山,老翁昏倒在雪地里,耳边听到小孩的哭声,慢慢地爬,爬了三天三夜才爬到小孩的身边。

同是天涯沦落人,只不过是一老一幼罢了,老人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比自己更可怜的生命,突然有一个念头,非要将这个小孩养大,那怕不惜付出老命。

人有了目标,就有了信念和精神支柱,就是凭着这股信念,又破又瞎的老汉居然将孩子救活了,带着他走千村,过万户。

只要能讨得一羹半汁就先给史百川吃,听到史百川格格的笑声,史老头心里就感到无限慰籍。

不幸的身世造就了史百川顽强的生命力,在挨饿受冻,在颠沛流离中他慢慢长大了。

他幼小的心灵懂得什么叫人世苦难,什么叫做人情冷暖,一切都是冷冷的,只有史伯伯的怀里是暖的。

史百川一天天长大,而史老头一天天的衰老,终于病倒在路上,天上下着大雨,只有七岁的史百川背着史老头在泥泞的路上,一走三跌将史老头背到镇上的药房,天黑了,他昏倒在药店门口.

醒来后就拼命地擂门,门“吱呀”一声打开,开门的人尖叫一声,他从没看到这么丑陋的小孩,马上呼的关上了门。任他的小手打出血,门依然紧闭。

正在他绝望的时候,门被第二次打开,涌出七八个家丁,灯笼一照,才认出是人不是鬼,掌柜叫道:

“小叫化子,深更半夜吵什么,小心打断你的狗腿。”

“大爷行行好,帮我爷爷治治病,他快要死了。”

“有没有银子?”

“大爷你行行好,以后我再报答你!我给你叩头!”说完趴在地上咯咯咯叩了三个头,额头叩出了血。

“哈哈,笑话,叩头值几个银于,滚,给老子滚,别坏了我家风水,丑鬼!”说完叫家丁将两人拖走。

凄风冷雨,飘泼大雨仍在下,小史百川一摸史老头,冰凉冰凉,已死多时,他没有哭,一任泪和着雨水在丑脸上淌下。

用手挖了一个坑,将史老头埋下!

他恨这个世界,恨所有的人,幼小的心灵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后来在街上出现了一个不言不语,半怒半笑,半恨半喜,一张脸上两种表情的小叫化子,长得奇丑,从不说一句话,别人认为他是一个哑巴,但他总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别人。

肚子饿了,就冲进酒楼,见桌上有东西,抓起就吃,小二抓起一阵暴打,他却从没哼过一声。

有一次他又去抢东西吃,被两个如眼似虎的店小二打得半死,扔到野外后因机缘被‘六合神教’前教主’丑魔‘朱人贵救起带到总坛。

从此,史百川的人生掀开了新的一页,命运出现了转机。

不知是朱人贵与他有相同的遭遇,还是因为他也长得奇丑,江湖人称他为‘丑魔’,‘六合神魔’是江湖上实力颇大的一支魔教,还是其他别的原因,他不但救活了史百川,还收史百川作了义子,教他‘六合神教’的镇教武功一‘六合神拳’和‘阴阳掌’。

史百川尝尽了人间苦辣酸,颇有资质,懂得各种人物的诡诈心理,渐成气候,在朱人贵被正派武林高手围攻而死后,继任‘六会神教’第二代教王。

凭他的莫测武功和诡秘的心机,居然将几乎崩溃的‘六合神教’重振起来,并越来越兴旺,逐渐成为江湖上实力最大的一支魔教。

史百川做了教主的第二件事就是将药店老板的一家老小抓到总坛绞死,然后又派人到街上山村将那些欺侮他和义父的人杀得一个不剩。

有些人到死还不明白,是他当年踢了一个小叫化的**,才招致杀身之祸。

史百川太了解苦难的意义,知道权力意味着什么,怎样去操纵权力,所以他一上台就恩威并施,‘六合神教’形成了以史百川为绝对权威的一支实力强大的魔教。

史百川一改往日教主与教众同甘共苦的苦心作风,在他心里,人就是骆驼,驮重不驮轻,越对他好,越就取不到效果,所以对‘六合神教’犯了错误的处制的非常严厉,轻则残肢,重则处死。

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锦衣华服,像是要把童年的苦难弥补过来一样,穷嗜极欲,高高在上。

谁知命运又一次将他推到最低点,想着想着一阵巨大的饥饿感再一次袭上来。

人觉得迷迷糊糊的,想睡但又睡不着。

史百川又一次呕吐,这次却吐出了黄水,他不禁又想起在寒冬蜡月里,史老头和他三天三夜没讨着东西,不也是这般情景么。

一种死神临近的巨大恐惧笼罩着他。

不,不能死,史百川侧目四看,没有飞禽,没有走兽,没有活着的生物;甚至在连蔓藤上寻毛茸茸的毛毛虫都没有。

除了藤蔓上的青枝绿叶,什么都没有。

天啊,你为什么不能使古藤结果,那怕是一个果子也可以.难道真是天绝我史百川!

史百川饿得恍恍惭阁,看着日月交替,无计可施。

将头一侧,一条绿枝拂在脸上,柔柔的,他赶紧张开嘴就咬,舌头一卷。

嗯!真是人问第一的美味。

史百川想到自己真傻,犯了一个常犯的错误,在自己身边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却四处搜寻那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想到这里,人不由精神一振,连忙转动脖子将四周的柔条吃个精光,吃完之后,人有一些底气,小心翼翼的坐起来,又掐了一些大吃起来。

藤蔓尖端的柔条毕竟有限,史百川到中午的时候,只好吃绿叶了,绿叶吃完之后,他进而吃绿根。

那绿根比起柔条,如糙饭与熊掌,难以下咽,非得拼命咀嚼,像牛吃枯草,嚼得满口泡沫,如破絮一样,狠命一咽.

他真担心,自己会把他赖以生存的藤网最终吞吃于净!

史百川突然看到一个柔嫩的枝条,因为藤网之上已被他吃得没有一点绿色,所以那枝柔嫩特别显眼。

相对薛根来说,那可是熊掌鱼翅。

史百川不忙着吃它,眯着眼睛打量。

突然,他鹰眼越睁越大,背部渐渐抬高,目不转眼地盯着那根枝条。

那枝条是贴着峭壁横着长出的,阳光照着鲜嫩欲滴。

可奇怪的是,史百川明显的感到枝条应该还有一截。

这就是他的发现!肯定有一条石缝!

史百川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过午的阳光正好照在那一块峭壁之上。

隐约之间,史百川透过密密的藤蔓,他看到了字。

他呆呆地昂着头,揉了揉眼睛。

巨大的惊喜,使他喘不过气来。

字可是人才会写的啊!

慢慢地,慢慢地;他扒开密密的藤蔓,四个龙飞凤舞的石刻大字赫然显出。

史百川一字一字的念出:

‘地---一狱神教。”

这四个字显然经年已久,字迹变得暗红,但可以想象字里行间流露出的豪华气派。

天啊!难道这就是武林中梦寐以求,为之殊死争夺的“地狱神教”。

史百川一下子忘记了饥饿,忘记了他还站在藤网中,忘记了一切。

他用尽全力一推,石门天然而倒,露出了一个六尺见方的山洞。

同时,他的身子也猛的往下一掉。

赶忙抓住藤网,又吓出了一声冷汗,也不知哪来的力气,身子翻滚,落在了洞里。

躺在洞里,拍拍胸窝,仰面躺着,这种巨大的幸福和喜悦,他一下子接受不了。

定了定神,按住心头狂喜,站起身打量这个石洞。

这是一个深邃的石洞。

绝处逢生,他哈哈狂笑,笑声回应,传得很远,他不禁手舞足蹈,想大喊什么,喊什么呢?他忽然张嘴喊道:

“史百川,**的畜牲!

这是他这几天来所发出的一句人话,声音远远传出,竟没有回声传来,更加断定这洞必然通得很远.

打量石壁,发现四壁有斧凿的痕迹,石洞并非天然,显然是传说的‘地狱神教’无疑.摸索着往前走,洞壁光滑,地下平坦,作斜坡形状,盘旋向上蜒伸。

约走了一里路之遥,突地,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座用大理石砌成的官殿,庄严无比。

大门上嵌着一粒夜明珠,闪耀着如同白昼的光华,显然是一颗宝珠.正门挂着一块大理石的横额,写着‘地狱神教’四个金字,笔走龙蛇。

怔了半晌,史百川心里呼呼直跳,走进正门。

里面是一个大殿,大殿全都是玉石砌成,平滑如铜镜,虽然积落灰尘,但还是将史百川一张污秽的脸映照出来。

史百川瞪着自己的丑相,猛地伸手打了自己两个巴掌,“啪啪”两响空荡荡的。

随后指着自己狂骂一通,直到把自己祖宗八代骂完,忽而又狂笑起来,如此这般,如中魔疯了一般。

再转眼一看,大殿的前端,玉石的大桌前横七竖八地躺着遍地的白骨和一些刀剑兵器骨骸刀剑散落一地。

江湖传闻,说‘地下神宫’在二百多年前神秘消失,原来是被人所灭,史百川从这累累的白骨似乎感受到当年血雨横飞,惨战连号的激战场面。

心里不由骇然,趴在地上不明所以地乱叩了几个头,嘴里说道:

“地狱圣主,**原谅我,我史百川是被逼的,才冒犯你。”

忽而又捡起一把宝剑把白骨乱砍,神情冷酷,面目狰狞大叫道:

“老子冒犯了你,你又能把老子怎么样,**你妈!”

直砍得白骨横飞白骨已经过了百年之久,早已风干了,骨粉扬满大殿,弄得史百川一头一脸.

穿过大殿,身子一暧,强光照得他一阵目眩,用手在双眼褡了一个“凉棚”,眼前的情景真是使他惊心动魂。

饶是他一生见识颇多,但像今天这样的景象令他感到一种窒息的震憾.出现在他眼前赫然是一个城堡,全部是由白玉砌成,占地面积方圆有十里之广。

原来这是摩天岭峭壁后的凹起的峰谷,谷地处在峭壁当中,丽阳普照,经白玉折射,变得耀眼刺目,景色奇丽,不可想象。

一排排白玉豪宫,建筑辉宏,气象开阔,宛如一座繁华的城市,高高低低的王屋鳞次林比,中间矗立一座最高的玉墙,飞桅雕角,更见气派。

小说《天目神尊》 第12章 魔逢魔缘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