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更新时间:2022-06-21 18:07:38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连载中

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来源:掌读520作者:夏季北分类:重生主角:薛绯烟楮墨

主角叫薛绯烟楮墨的小说是《害了她的人都该死》,是作者夏季北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甜宠+养成+经商种田+科举权谋】 重生之后的薛绯烟只有三个愿望:1、努力赚钱,暴富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楮墨为薛绯烟盖好被子,蹑手蹑脚的下炕,悄悄地从房间出去。

薛楚穿着笨重的棉袍,缩在楮墨房门外的墙角瑟瑟发抖。

“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说了帮你写文章,就一定会帮你写的。”

楮墨面露不悦。

薛楚抬起袖口擦了擦被冻出来的鼻涕泡,在外头蹲久了,不仅腿麻,连脑子也被冻得比平时迟钝了许多。

“我也不想啊,可我后日就要去夫子家里送节礼了,这个时候,文章还没有着落,我能不着急吗?”

楮墨靠在墙上,耸了耸肩。

“这,我也没办法,我刚搬家,家里面一穷二白,连口吃的都没有,更别提笔墨纸砚了,我便是想替你写,那也得有家伙用不是?”

薛楚一听,确实是这个理。

他从兜里掏出了一袋碎银子,十分郑重的交到楮墨的手里。

“这是五两银子,你拿去买些笔墨纸砚,明天晚上,我来拿文章,你可是我最好的兄弟,这一次你一定得帮帮我啊!”

楮墨掂了掂钱袋子的分量,似乎不太满意。

薛楚一个脑袋两个大。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我替你写文章,那是要收费的,十两银子一篇,你若是觉得可行,明天晚上便拿十两银子来,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十两?”

薛楚差点惊呼出声,好在他反应及时,刻意压低了声线。

“你干脆去抢好了!”

楮墨毫无留恋的把钱袋子丢回薛楚手里。

“那就算了,你我交易作罢,你带着你的银子回去吧!”

说罢,楮墨转身,便要回屋继续睡觉。

薛楚急了,一把拉住他。

“我们可是好兄弟,你就不能给我算便宜点儿吗?”

“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大哥,你应该知道,若非你开口,我是不会主动替别人写文章的!”

“可是我没那么多钱。”

这五两银子,已经是极限了!

“我知道你没钱,可你没钱,不代表其他人也没钱,不是吗?”

楮墨一副完全没有商量余地的态度,薛楚猛然一僵。

是啊,他是没钱,他爷奶有钱啊!

别的薛楚不敢保证,但凡说他要买书文典籍,他那个抠搜爷爷,就算是再心疼,也能从心缝儿里抠出些银子来给他。

薛楚有了主意,重重的拍了一下楮墨的肩膀,“好兄弟,还是你聪明。”

目送走了薛楚,楮墨凉薄的唇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蠢货。”

薛绯烟怕错过了牛车,一大早便拉着楮墨去牛棚边上候着。

两个孩子在路边冻得直搓手。

专门赶牛车的薛富贵同他老婆说了一声。

她老婆连忙从灶屋里出来,对着薛绯烟招手:“这大冷的天儿,你们晚些出门也不要紧,起这么大早,在外头多冷啊!”

薛绯烟鼻尖冻得红红的,笑眯眯的摇头,“桂花婶子,我们不冷。”

“鼻涕都快冻出来了,哪里就不冷了?”马桂花说着,把浸了冷水的手,往围裙上擦了擦,才拉着薛绯烟。

“你们还没吃早饭吧?我烙了饼,你们来我家一块儿吃了再走。”

“不用,桂花婶子,您甭客气,我和小墨吃过了。”

薛绯烟哪里好意思去他们家里蹭吃蹭喝?

马桂花依旧把薛绯烟往里拉,“哎呀,你们别跟我客气,就你们那房子,刚住进去,哪儿有吃的?赶紧的,趁着饼还热乎,跟你富贵叔一道吃了再走。”

薛绯烟盛情难却,和楮墨一人啃了一块饼子,才跟着薛富贵一同上了牛车,准备去镇上。

如今天冷,大部分人家里头年货已经彻底置办齐全,因此牛车上稀稀落落的没坐几个人。

薛绯烟这两年被薛家那些人磨磋的,甚少出门,跟村子里的人,也渐渐疏远了不少。

楮墨在外人面前,更是话少。

起先,薛绯烟还有些不自在。

可她心里头,有自己的算盘。

牛车上坐着两个中年妇女。

同在一个村子里,薛绯烟都认得。

一个叫桂芬,一个叫四云。

桂芬是桂花婶子的姐姐,姐妹俩长得有些相似,但桂芬婶子比桂花婶子身材要魁梧不少。

四云则生得瘦弱的很。

听说她婆婆就是因为她太过瘦弱,嫌弃她没有福相,既不能镇宅,又不能旺家,因此,对她十分的不好。

桂芬婶子和桂花婶子一样,都是个热心肠的人。

见到薛绯烟也在车上,她热络的同薛绯烟打招呼。

“烟姐儿,你也去镇上?”

薛绯烟点头,“是啊,才搬了新住处,家里头什么都没有,总得去镇上置办些东西才是。”

桂芬婶子十分认同。

“旁的倒无所谓,米面家里头可一定得备足,咱们这里,冬天不仅冷得很,时间还长,等到春耕,起码得三月份之后,这么长时间,吃的可不能缺。”

薛绯烟认真地听着,字字句句记在心里。

旁边的四云却突然凑过来插话。

“买这些吃的,你手里头有钱吗?就前些天闹成那个样子,你们从老薛家搬出来,怕是半分钱都没要到吧?”

桂花婶子将眉头皱成了一团。

“钱不够,不还有我们这些做叔叔婶婶的吗?咱们村里这么多户人家,一人匀出来一口吃的,也够他们撑到开春了,用得着你瞎操心?”

四云顿时拉下脸,“你什么意思啊?我不过就是问一问罢了,你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你要是能把你那张嘴闭上,我就不用发脾气了,难怪你婆婆不喜欢你,就你这样的碎嘴子,怕是进了庙里,菩萨都得嫌弃你!”

“马桂芬,你是想同我打架吗?”

这两个人说着就要干起来了。

薛绯烟连忙拉住桂芬婶子,“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手里头确实没钱,今儿去镇上,我是想去找份工来着,我还欠着老薛家二十五两银子呢,限时三个月还清,我等不到来年开春。”

“哟,那你这可怎么是好?二十五两银子,就我们这样的人家,怕是一年不吃不喝也难攒到这个数目呢!”

四云阴阳怪气的说着话。

马桂芬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转头又面带着微笑同薛绯烟说道:“你说你去镇上找工做?”

薛绯烟乖巧的点头。

“我有个表弟,在镇上开粮铺的,眼下过年,正好缺人给他看库房,你要是愿意,我一会儿就带你去他那里看看,你觉得如何?”

薛绯烟眼睛一亮。

这不是正好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吗?

她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好,那就麻烦桂芬婶子您了!”

这一边正说着话,牛车突然颠簸了一下。

“大家快跳车!”

小说《害了她的人都该死》 第14章 你是想同我打架吗?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