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前夫原来深爱我

更新时间:2022-06-23 15:44:34

前夫原来深爱我 已完结

前夫原来深爱我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仙女不讲李分类:言情主角:周悦程竞之

主角叫周悦程竞之的书名叫《前夫原来深爱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仙女不讲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五岁的周悦,是众星拱月的豪门千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程竞之,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心外科医生。周悦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20章

第二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

周悦是被爷爷强行叫起来,给他院子里的花浇水的。

此时的她,睁着惺忪的睡眼,像一只蜗牛一样,拿着水壶心不在焉的浇花。

而不远处,老爷子正悠闲地品着茶,时不时的监工。

所以她想跑,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于是只能认命的做事。

大概浇了一会儿,她忽然发现院子里原本开的正好的郁金香已经凋谢了。

她记得,爷爷极为重视这几株郁金香,所以发现以后,她立即回头看向爷爷,提醒道,“郁金香怎么才五月就凋谢了?不是还有一个月才结束花期么?”

闻言,爷爷的目光缓缓投了过来,他扫了一眼那些花,许久,却是道,“今年雨季多,所以提前结束了吧。”

说完,他伸手指了指还有一株开的正艳的紫色郁金香,“月底的时候摘了去送给你父亲,这是他生前最爱的花。”

话音刚落,周悦就笑了,笑声不小,让爷爷直接皱起眉,他问,“你笑什么?”

“没,我就是好奇,我爸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喜欢这么浓郁的花。”周悦依然咯咯的笑着。

老爷子听了,眉头蹙得更深了,但过了好久,才说了一句,“也许他喜欢的不是花。而是......”

“而是什么?”周悦追问。

然而,他却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道,“你记着我说的话就可以了。”

周悦愣了愣。

就在这时,门口开进来一辆车,是程竞之的那辆座驾。

只见他把车规规矩矩停好,提着公文包下了车。

老爷子见到是他,立即就笑了,“上了个夜班,累了吧?”

“还好。”程竞之淡淡的颔首。

下一秒,他的目光朝周悦看了过去,见她原本还在闲聊,见他来了,就忙着浇花的情形,无声的笑了笑。

就在这时,老爷子忽然开口道,“有一件事,昨晚上悦悦还没跟你说吧?就是月底她父亲也就是你岳父忌日,我想让你和她一起去。也算是给他看看,他的女婿。”

话音刚落,程竞之的笑容不着痕迹僵在了嘴角。

但稍纵即逝。

很快,他便不疾不徐的应了一声,“好。”

随后老爷子让他赶紧去洗漱休息,而他走后,老爷子不满的看向周悦,“你怎么回事?刚才头也不回,招呼也不打一个。还在为他训斥了你,计较呢?”

周悦闻声,缓缓回过头,粲然一笑,“你说程竞之回来了?是么?可能是我太专注浇花了,没听到。”

“......”

接着,她就被老爷子无情的拆穿,“你知不知道你的演技很拙劣。”

这回轮到周悦无语了。

好不容易浇了花,周悦总算被放过,她打着哈欠,回到房间,一进门,才发现程竞之并未休息,而是在对着笔记本忙碌。

听到动静,他甚至头也没回一下,继续做自己的学术报告。

周悦本不想跟他说话,但是想起刚刚爷爷的提议,不由看向他,然后道,“刚才我爷爷说的事,如果你没时间的话,可以不去的。”

说完以后,她怕他没明白,又补充了一句,“我指的是我父亲忌日。”

话一出口,程竞之原本打字的手倏地停了下来。

下一秒,他直接回头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如果我说我有时间呢?”

周悦一愣。

神色立刻就很明显的耷拉下来,“我的意思是,你和他面也没见过,而且对着一个墓碑,所以干脆你就别去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他?”程竞之淡淡地说。

“什么?”周悦微微错愕。

程竞之怔松了一瞬,旋即又道,“报纸上网络上,不难看到他。”

“这样啊,但你们也不熟啊,所以还是别去了。”周悦把重点仍然放在这里。

程竞之哪里不懂她话里话外的意思,于是他挑了挑眉,“只要爷爷那里你自己搞定,我没意见。”

周悦一听,立即就笑了。

很快就到了月底。

却是一个阴气沉沉的阴雨天。

但这并不影响周悦的心情,她还特地起了个早床,换了一身黑色小西装,显得自己正式一些。

而且等她起床,程竞之已经不在,估计是上班去了。

于是她一个人脚步轻快的下了楼,就在她准备打招呼说自己要出门的时候,才发现,餐厅里赫然坐着的两个男人。

她一下楼,其中一个就冲她招了招手,“快来吃早餐,有事要去做也不早点起来,竞之比你早起了整整一个小时。”

周悦,“......”

她下意识看向程竞之,眉头蹙了起来,这什么情况?

这时,老爷子看了她一眼,然后道,“今儿下雨,所以我打算让司机送你们两过去,赶紧把早餐吃了,这种天气路上滑,早去早回。”

“......”

一直到车上,周悦都眉头始终紧锁着。

她怎么也想不通,这说好的自己去的呢?

而她想质问程竞之为什么不早点去医院上班,可碍于爷爷的司机在,她又实在不好开口。

于是,她一直忍着要说的话坐在车里。

欲言又止的。

当车子路过花店的时候,程竞之忽然叫司机停了车,然后一个人撑着伞下了车,等到上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束郁金香。

五颜六色的,花香浓郁。

周悦不由一愣,指着他手中的花束,“你怎么知道我父亲喜欢这个花?”

只见程竞之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说,“出门前爷爷叮嘱的,原本要摘花园里的那些,但是已经凋零了。”

周悦听了,疑问顿时烟消云散。

她想了想,于是把自己的话说出了口,“要不,你把花给我,我自己上去吧?然后你在车里等我也行?”

她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忐忑的。

哪知,程竞之直接转头看向她,“这不好吧?好歹我也要叫他一声岳父,不去的话,于理不合。”

“没事没事,我会跟他说的,主要是我有些话要和他说,你在,不方便。”周悦打着哈哈。

闻言,程竞之不再坚持,他把花递给她,“那我可以成全你,只是爷爷那边......”

“尽管放心,我担着。”周悦立即拍胸脯保证。

终于,车子在一个墓园停了下来。

周悦的心情也慢慢地变得沉重了起来。

她抱着花下了车,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程竞之,跟随着司机往上走。

司机不忘问她,姑爷为什么不下车?

周悦的答复是,他有临时工作要处理,一会儿再来。

见状,司机果然不再多问。

而他把周悦领到一处单独墓碑前,便走了。

司机走后,周悦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墓碑,上面的照片已经变得暗黄,可是分明那个人,正是她放在心里几十年的父亲。

那一瞬间,她的眼泪猝不及防落了下来,甚至还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早已经溃不成军。

不远处,男人同样一身黑色西装,撑着伞站在那里。

小说《前夫原来深爱我》 第2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