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

更新时间:2022-09-27 16:50:35

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 连载中

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

来源:互联网作者:雪糕刺客分类:仙侠主角:白柔离醉

小说主角是白柔离醉的小说是《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本小说的作者是雪糕刺客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作为神界唯一的小帝姬,白柔还在龙蛋里没破壳就被魔尊抓去拜了堂成了亲。神界的养尊处优还半点没享受到,就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

此话一出,不光是白柔感到惊讶,封狸也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她跟在离醉身边数千年,是离醉为数不多的心腹。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十分了解离醉的秉性。

他不喜与人接近。

即使是封狸与离醉日常接触也都是在一米开外的,更别提那些想爬上离醉床榻的女妖们了。

虽说白柔与离醉是拜过堂成过亲的,可封狸最了解离醉,那不过是他一时兴起,拿天界自吹自擂的小帝姬当个小玩意儿弄来玩玩。

这会儿怎么又肯让白柔接近他了?

封狸想不通,白柔更是懒得去想,她的注意力都在梅子汤上。

只要离醉肯喝,别说是喂,就算是让她嘴对嘴渡过去,她也拼了。

白柔站在桌前,用白瓷勺舀起一勺来,移到离醉的跟前。

离醉一只手托着下巴,带有审视般的目光看着白柔。

白柔心虚地避开了他的目光,只将白瓷勺又往离醉的唇边凑了凑:“魔尊殿下,请用。”

白柔这幅模样又乖又温柔,很难不让人心生欢喜。

但离醉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她太过顺从,顺从得有些异常。

“就这么想让本尊喝?”

离醉低沉的嗓音在白柔的耳边炸开,“你该不会是在这里面下了什么东西吧?”

白柔心中不可抑制的一颤,急得脸颊都有些红了,开口反驳,“没有。”

“不是妖皇殿下让我喂您的吗?为什么反来问我?”

白柔一紧张起来就喜欢咬住下唇,却不知那原本透着樱粉的唇被她这么一咬,反而充血变得殷红,透着蜜色的诱惑。

离醉轻笑一声,没有回话,只是将自己的薄唇往前凑了凑。

眼看着离醉就要喝下那剧毒的梅子汤,白柔激动的心颤抖的手,直接一股脑焦急地给离醉灌进去。

离醉倒是没反应过来一口呛住,轻咳了几声。

但白柔还是看见了他喉咙有滚动的痕迹,这毒药总算是灌进去了。

齐宿说过,这可是他研制多年的剧毒,哪怕只是一点点也能顷刻毒发身亡。

白柔趁着离醉咳嗽的时候,转身就想逃离现场,却忽然被离醉一把抓住了手腕,拽了回来!

“那么急想干什么?”离醉的声音染上了一层怒意。

白柔慌得一批,想挣脱离醉的手,但奈何他的力气太大,白柔只觉得自己腕骨都要碎了。

“放、放开。”白柔紧张道。

离醉舔了一下嘴唇,将上面溢出的梅子汁卷入口中,猩红的眸子锁定着白柔,淡淡道,“你多加了糖?”

白柔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太甜了,我不喜欢。”离醉没有松开白柔的手,反而将她拉近,盯着她湛蓝的眼眸不放。

白柔垂下眼,心跳如鼓。

心底却在纳闷怎么还没有毒发,难道齐宿搞错了?

“你的眼睛,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

白柔下意识地便问道,“什么故人?”

“呵,她死了好多年了,不提也罢。”

白柔偷偷翻了个白眼,不是你自己主动提的么?

不知是不是白柔的错觉,总觉得离醉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透着无尽的哀伤。

一个杀伐嗜血的大魔头也会有为故友的逝去而难过的时候?她只觉得讽刺。

“剩下的,赏你了。”

离醉松开了白柔的手,缓缓站起身来。

白柔这才察觉到他比自己高上许多,身形也宽上许多,站在他面前被他这样盯着看一种无形的压力便席卷而来。

白柔看着桌子上剩的梅子汤,又看了一眼喝了一口和没事人的离醉,心里忐忑起来。

白柔伸出手端起碗,拿起那离醉喝过的白瓷勺舀了一口梅子汤,盯着那勺子里的红色液体看了许久。

白柔吞了口唾沫,还是下不定决心。

【这么小心翼翼?不就是一碗汤水么,不至于感动得连碗都端不住吧。】

白柔哪里是感动,她是一点都不敢动!

齐宿不是说顷刻就会毒发吗?为什么离醉还没有死?

可她若是不喝,离醉肯定会怀疑这梅子汤有问题。

“怎么,你不肯喝?”离醉的声音有些冷。

【难道她还想让我喂她不成?哼,矫情的女人。】

白柔嘴角一抽,她深吸了口气,糯糯开口,“这个勺子......是你用过的。”

离醉那双幽深猩红的眼眸俯视着他,“你是在嫌弃本尊?”

白柔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离醉的大手包住了手掌,他生硬的命令在耳边响起。

“喝下去!”

白柔看着那愈来愈近的勺子,心里害怕极了。

就在这时,视野中的上方出现了一行字。

[宝贝妹妹,我搞错了,这剧毒只对我们仙身有效,那杀千刀的魔头离醉已经入魔,是百毒不侵的!]

[下毒的事情先缓一缓吧,你等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白柔的瞳孔瞬间睁大,怪不得离醉迟迟没有反应!

眼看着那汤匙就要沾上自己的唇,白柔慌乱间甩开了离醉的手。

勺子落在地上,摔成了几瓣,殷红的汤水溅湿了白柔的衣摆。

离醉见状刚要发怒,白柔抢先一步直接抱住了他!

她直接打断了离醉的施法,离醉的鼻尖随着白柔扑进入怀嗅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径直让他愣在了原地。

怀里的又软又透着馨香的少女怯声道,“我对梅子过敏,你能不能别让我喝......?”

离醉的眉头跟着蹙起,破天荒的没有直接将怀里的人拽出来丢出去。

他的声音透着几分颤意,“过敏?”

白柔嗯了一声,“我之前也喝过,后来全身起了又红又痒的小疙瘩,涂什么都不管用,我真的喝不下,求求你了。”

白柔带着祈求的语气,还有点委屈,让离醉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万年之前。

曾经他的身边也有这么一个会对梅子过敏的人,偏偏他还就喜欢梅子的酸甜,那人就强忍着不适给自己弄梅子汤喝,后来这习惯就一直伴随着他。

离醉拉回思绪,低头瞥了一眼在自己怀里颤颤巍巍的少女。

“那你为何还敢亲自送梅子汤给我?”

“是、是因为厨房人手不够......”

白柔的撒谎没之前那么理直气壮与自然了,然而她这种心虚到了离醉的耳朵里就成了含蓄与羞怯。

【哼,能好好与本尊说话,偏偏要打破这汤匙。】

【这会儿还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钻,这丫头果然是别有用心的。】

白柔听到这些还以为离醉发现自己给他下毒了,然而下一秒离醉将白柔从自己怀里拉出来,看着她的目光却有些深沉的炙热。

“我说你该不会真把自己当成本尊的王妃了吧?就算是恃宠而骄也该有个度。”

小说《魔尊别装了,魔妃她有读心术》 第5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