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战之神殿

更新时间:2022-11-13 09:43:26

战之神殿 已完结

战之神殿

来源:追书云作者:西西漫步分类:奇幻主角:白平白天

主角叫白平白天的小说是《战之神殿》,它的作者是西西漫步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战士的天堂,人心的黑暗,利益的贪婪为仇恨,他血腥天下;为天下,他毅然与魔抗争,巅峰之上,他是传奇不甘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丹田之处一阵战流涌动,白凡为此,瞬间惊出一声冷汗,心想:“不会凝结战云吧!”心里由此,一个劲地高兴。

不待其多想,老人便是向其说道:“小子,你还不赶快守住心神,凝气打坐,难道要被雷给劈死吗?”白凡闻言,自然知道事情地严重性,不作多想,依老人之言照做。当下平缓心神,也是感觉到丹田与其经脉内战气快速地涌动。

这是,又传来了老人的声音:“孩子,凝结战云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有很多人无法坚持过去,它是对人身杂质地洗髓,如若你忍受不住,也就只有前功尽弃。”白凡听闻,以前也听老人说过,今日的他,正是要为自己选择地道路迈出真正的一步。

老人对此,仍有几分不放心,看了看白凡,说道:“孩子,你放心,等会儿,爷爷会指点你一二的。”

此时,白凡身体周围地空气,迅速地带动起来,好似为白凡打气一般,急速地向白凡的丹田之中涌进,好似一个不小心,便要将白凡活活地挣死。

白凡心中,对此担心不已,极力地用战气相护,生怕一不小心,自己就挂了。

白凡的丹田之中,慢慢地凝出一个漩涡,将那些涌进地气流收纳进漩涡之中,也开始的挣饱之感。

白凡对这一切,只是有一种新鲜地奇异,并没有多想,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多想,平缓心神,等待着老人所说的灵光到来。

这时,白家上空的乌云刹那间快速地涌动,好似要变天了一般。而在那乌云的中心之处,也慢慢地凝结出漩涡的影子,只不过,那方漩涡是越来越大,将整个白家,乃至整个凯南市笼罩在其中。

刹那间整个白家,乃至整个凯南市,是一片茫然。心中都是疑惑地想及:“这是谁,竟然能牵动这么霸道的动静?”

而在白家之中,白天自然第一时间感觉到了气象的异变,正向那白成生问道:“成生,你可清楚?”

白成生对此,是一头雾水,向白天说道:“族长,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大概是有人要凝结战云,但这种天象凝结战云,未免有点夸张!”话落,白天出了屋子,却正好遇到了前来地白恨与白平。

两人见到白天,向白天问道:“族长,你可知此异象是什么?”白天听之,默不作语。

沉思片刻,白恨则霎时说道:“此等规模地异象,更像是有人在度劫。”话落,白天几人便是抬头望向天空。

虽然如此,在他们的心中,不免疑惑的想到:“这渡劫可是尊者才具有的,怎么可能?”

突然,白天向白成生问道:“成生,凡儿几个小孩子,其中可有谁快凝结战云了?”

白成生听闻白天问及,在心中思绪一番,自语道:“在白家之中,有谁到了凝结战云这一步呢?”

他的心中,甚为不明。白天与白恨听之,却刹那间想到了什么,一脸的惊慌之色。他们可明白,静宜还没有修炼战技,静若只是刚开始修行战技。

这凝结战云的人,由此一想,不难知道是白凡与白进龙两人。想及,两人是前前后后冲身而去,直奔那中心地带。

白天的心中,他可怎么也不信,白凡会凝结战云,白凡不光没有向他讨要战技,更是没有得到他的指点。

在他的眼中,白凡修行的战技,只是从他身上充数而得,怎么就可能凝结战云呢?但出于对儿子的关心,白天怎么也不敢含糊,将白恨甩在身后。

白凡缓了心神,感觉到了天空的异象,不免有几分惊愕,也感觉那赫人天象之中的威压与危机,刹时急守心神,不敢有丝毫地懈怠。

天空之中的漩涡,仍旧不停的涌动。些许时间,也终于将它真实地面目浮现,那满满落入眼中的,是一朵边缘乏着赤金色光芒的光漩。

此时,不论是白家之人,还是那些在观看此幕天象之人,都在此刻,刹那间明白了。原来,这方天象,正是凝结战云的天象。由此,人们的心中,都不免有些失意。

但那赤金色地光漩,却紧紧地吸引众人的目光,让他们感到无比地吃惊,也让他们抹去了心中地那份失意。在他们的心中,为此而久久震惊。

不仅是他们,只要是这个大陆上见到此天象的人,无一不为此而震惊,也在心中不免感叹:“天才,天下又有一位天才降生!”

语气之中,除了震惊,也就是浓浓地嫉妒之情。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此等天象,只属于一个美丽、惊世的传说,他们也深信,被此天象选中地孩子,便是天地的奇迹,此生,注定不凡;也会在战之大陆上,留下太多地传奇,让后人感叹:“他,只是一个传说诞生地传说。”

而此光漩所处地位置,正是凯南市白家之地。

一时间,各大宗派外在地部门,纷纷向宗内传回这条惊世地消息。同时,各自宗门在得到消息以后,派出大量高手,封锁白家,以防其他势力窥伺。

而在中圣帝国的丹心宗,一个闭目打坐的老人突然将闭着地双眼,自语道:“如此异象,天命如此!”话落,便又闭上双眼,打坐起来,就好像根本没有醒过一般。

不管外界多么惊动,白凡的心却吊到了嗓子眼上,不为其他,而是担心,更是不敢想象那东西落在身上会是怎么样地感觉。

想到此处,白凡心里也是打了一个寒颤,为自己担心不已。但在这个念头出现地刹那,白凡紧守心神,将之一闪而过,在心中想到:“死又能怎么样,要死我也得拼上一拼,更何况是一点痛楚呢?”想及,不难看出,白凡是想给自己打气。

在此番话语之后,却迸出两道斗志昂扬地目光,神色之中,流露出一种挑战强者的不惧,有的,只是一抹临危不惧地平静。

此时此刻,那光柱终于落到了白凡的身上,一层赤金色地光幕,将白凡与外界隔开。白凡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只在其身上,好似镀上了一层赤金色地幕。

白凡却不知道,真正地痛苦正在向他接近。当那赤金色地闪电落在白凡身上,刹时间击中白凡,在刹那间白凡就感觉到了钻心地疼痛。

白凡只是感觉到自己地身体好似被分解了一般,这种难以忍受地痛楚,让白凡几度痛晕过去,但又刹时被之痛醒。但白凡只能够咬牙坚持,也许他自己明白,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得坚持下去。

而今天,他只有两个结果,要么自己凝结战云成功,要么自己今日便身死此处,此时此刻,白凡心中只记得“坚持”二字。

其实,在这个赤金色地光幕将白凡罩住的刹那,白天几人便也赶到,其目光也是落到了被光幕罩住的白凡身上,也不多项,正欲冲身而上,却是被白平将之拉住,向其说道:“族长,这不是你我能插上手的。”

对此,白天心中又何尝不知道,除非你有逆天之力,否则,又怎能与天斗。但。白天出于对儿子的疼惜,一时之间,却顾不了那么多,好歹在白平的阻拦之下。

此刻的大陆之上,会有许多人感叹:“这是命,也是劫数,在这大陆之上,可是不知道有多少岁月没有出现如此天象,就算是那黄金色地天象,已然少之又少,更何况这等逆天地赤金色地天象。”

天命啊!

对此,白天无可奈何,只能靠白凡自己坚持了。而他,虽然也知道白凡这般天象实是逆天,心中自然明白,像白凡这样地天资,必将招徕各方势力地垂涎。

对此,白家、没有哪个实力,将白凡保全。但此时地白天却没有想及这些,他的心中,只期盼白凡能够安然无恙地活着。

随着时间地推移,白家的人都已赶到此地,不但如此,在白家大院周围地空中,也漂浮着十几道人影,更不要说在白家周围观看地人,以及那大陆上对此予以关注的人,真是不计其数。

而此刻,整个凯南市的高手,早已傾巣出动。

他们在等待一个结果,等待一个天才真正问世的奇迹,等待一个让整个大陆都为之疯狂地奇迹。

对于白家来说,一切祸福都在未知之中,其实,白凡如若因为凝结战云而身死,白家有可能躲过一劫。若是凝结战云成功,对白家来说,将是一场难以想象地灾难,也许白家会为之遭到灭顶之灾。

静若与白进龙看到白凡在光幕之中,那痛苦地模样,白进龙是握住拳头,为自己的兄弟担惊,也为之祈祷。

静若见白凡如此一幕,心中难以平静地跺着双脚。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希望,自己能为白凡分去一点痛苦,盼望白凡能够坚持过去。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击中白凡的赤金色闪电之中,却不是赤金之色,而是赤金、绿木、水蓝、黑土、金火,五种天地至极地五行之色,这点,或许只有白凡怀中地那一只小白才知道吧!此时的小白,俨然跟白凡一样,都在承受着钻心地痛苦。

白凡在又经历一次痛晕与痛醒之后,忍着痛楚,用心神向丹田之中看去,只见丹田之中的战气正向着雾气浓缩,他知道,也是从老人那里听来,当那丹田之中有一方固体丹丸之时,自己才算将这种苦日子熬过头了,也明白自己还要受到痛楚地历练,只有闭上眼,苦作坚持下去。

当一次又一次的痛楚降临到白凡的身上,白凡为之咬牙坚持,但无数次地痛楚,不免让白凡的头皮发麻。那一阵阵地痛楚,却旧传入他的感觉神经之中,让他一次次地痛不欲生。

时间慢慢地逝去,天空中的光漩也是缩小了大半,而白凡自己,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痛晕又痛醒了多少次,白凡只感觉到时间为什么过得如此之慢,他也在猜想自己的一生也不过如此,但是,事实上呢?

正在白凡思绪之时,那天空又是降下一道赤金色地闪电,当其击中白凡的身体,白凡便是刹时喷出一口鲜血,来不及察看伤势,却是将心神放到丹田之中的那粒只有米粒大小的丹丸之上,不留余地的笑出声来。

随着那一道闪电的降下,天空之上,剩有的一小半光漩,刹时快速地波动起来,好似不久便会散去。对之,白凡心中不免轻松些许,白天几人,也欲待光幕散去之后,就为为白凡疗伤。

但是,奇迹会在下一个时刻降临。

同时,人们却是忽略了有一句话:“下一刻,灾难也是一样会发生。”

没有人注意到,那天空本应散去地光漩,却是在涌动一番之后,猛地全力降下一道碗口之粗的闪电。

老人似乎察觉到了不对劲之处,在第一时间向白凡急切地唤道:“快快守住心神,调动丹田之中的战气,冲击任督二脉,以任督二脉为基,将战气进行大周天运行。”

好歹在白凡将任督二脉冲击开来之后,也来不及作周天运转,闪电便是降至其身,白凡、刹时便失去了知觉。此番一幕,好似给观看的众人,展现了天妒英才的一幕。在毫无准备地情况下,白凡生死未知。

白天几人,以及那些观看之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徒生出这一变故,但奈何刺眼地光芒所致,让人看不清白凡的情况,只有一心地担心,或是期盼最后地结果。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并不是突然发生了意外,只是白凡的凝结,并没有结束,也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一道闪电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才慢慢地向黑夜回进,而白凡仍处于金光之中,让人看不明白,那些各方势力之人,也做好了准备,只待白凡身影一现,只要其安然无恙,便出手抢夺。

也许,上天这个玩笑开大了,当金光散去,白凡的身子便是一下坠落在地,不省人事,好似气绝了一般。

众势力之人见之,打量一二,各自散去,白家大院,却没有随着众人的离去而平静。

当白天行至白凡身前,将之扶起。那原本一身白色地长衫,早已被鲜血染红,白天也不敢有任何拖沓,向白凡口中喂入大量地丹药,用战力为之度服。一切忙完,才是抖着双手,去探白凡的鼻息,发觉有微弱地气息。

由此,白天大喜,也匆忙地打量白凡的伤势,这一检查,可是将白天吓了一惊,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白凡除了有一口气被吊住以外,身体表面、内附、经脉,都是受到了严重地损伤。白天用目光看了看白凡怀中地小白,心里想及:“为什么这条狗没有事呢?”

对此,静若倒是有些惊讶,但心里也没有惊疑,只是自语道:“可能是凡哥哥给它喂的丹药吧!”

她自然丹药可以使小动物很快长大。白进龙见白凡如此一幕,心中也为之担心不已,向白天问道:“族长,白凡他~~~~~。”

不待其问明,白天看着静若与白进龙,说道:“放心吧!”再无其它言语。

叹息一声,抱白凡回房,唤道:“速请药师!”

白成生听闻,自觉地急速而去。他心中也是知道,早一分,白凡的生命就多一分希望。

与此同时,在大陆某处,此处孤崖独立,周围被云雾相扰,俨然是一幕奇景。

在此山崖之上,有一方洞窟,在此时那洞窟最深处,有一块翠绿地椭圆形玉石。此时,那玉石却是刹时光芒射出,光芒之中现出一行字:“千万年情劫,是劫;五彩神现,是缘;天地浩劫,是何解?是何难?乃一念之间!”现完,刹时消失。

同时,在战之大陆上空,跟十五年前一样的叹息声响起,可惜,这次却没有一个人听到。在那丹心宗之中,那原本打坐地老人,却是将双眼刹时睁开,自言自语道:“缘即已定,便随缘吧!”话落,老人默默将双眼闭上。

接着,整个丹心宗响起了一声肃然之声:“今日始,吾闭生死之关,不管何事,切忌相扰,从此,只要丹心宗基业不受波及,定不现身。”话落,整个丹心宗一片安静,更是一片哗然。

那些观看异象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在等白家的消息。但此时地白家,上上下下都是一片慌忙,以及不难看出,白凡的伤势很重,而白凡又一次有了性命之忧。

对此白天却不气馁,每天为白凡续通经脉,以求儿子丹田之中的战气可以运转,对伤势,可是一大助力。

同时,各方丹药师纷纷观看白凡伤势,好似重蹈了五年前的一幕,都摇头而去,好歹也开出丹药,让白天试试看,而白天也不管那么多,只要是疗伤之药,就喂于白凡。

听闻儿子无救,白天一下子老了十来岁,头上的黑发丛中,也夹杂了点点白丝。日日夜夜地担心,面容不免憔悴了许多。

此时此刻,白天多么想像五年前那样,再来一个如楚夜那般的人物,

小说《战之神殿》 第十五章天才诞生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