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

更新时间:2024-07-10 09:56:41

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 连载中

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金旺旺分类:言情主角:夏晚晚谢子暮

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这本小说超级超级好看,小说主人公是夏晚晚谢子暮,作者金旺旺文笔超好,构思超好,人物超好,背景以及所有细节都超好!小说精彩节选夏晚晚出生被掉包成了炮灰。调包的男主顶替哥哥官位后,不仅将娘亲害死,还杀害公主,诬陷娘亲全族被斩。他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谢晋安想不明白,刘婉慈善仁爱的性子,怎么会拒绝收养一个男婴呢。

他答应过柔柔,要给他们的孩子最好的名分和疼爱。

刘婉膝下的亲生儿,明显能得到最好的资源。

“你还有脸提这个事,若不是那婆子跪着求我,我还不知你竟能做出调换嫡出孩子的事。”

“还有你那相好的,也是个不知廉耻的东西,未过门便生下孩子,庶出已是便宜他了,若不是看在亲生血脉的份上,那女子同这孩子一起打死也不算过分!”

老夫人气得不行。

自己孙子怕是从小惯坏了,竟做出这种大逆之事。

传出去侯府的名声都要坏了。

若不是刘婉生育困难,吃药多年又生了个女婴,她眼里也容不下许柔柔那个贱蹄子和谢怀山的。

谁让谢怀山是侯府曾孙辈唯一的亲生男孩呢。

谢晋安急了,“祖母,可柔柔是我们侯府的大功臣,我答应过她······”

老夫人肃穆地看了他一眼。

谢晋安顿时知道这事没得商量。

刘婉怎么会不收自己儿子呢?

她不收,儿子怎么办?柔柔怎么办?

老夫人道,“你都那么大年纪了,怎还不懂事,刘婉不收,他只能是庶子!这事没有办法商量。

“还有,你也要上点心,多和刘婉亲近,让她再好好调理身子,再生出一个男娃来,这才是最名正言顺的。”

老夫人无奈看着他,她何尝不知自己孙子不喜与刘婉同房,生育困难是她拿来关爱刘婉的一个借口罢了,没想到刘婉那么多年乖乖吃药调理,倒让她觉得这个孙媳懂事了。

谢晋安低头,“孙儿知道了。”

说到男娃,老夫人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刘婉那姑娘儿不知道起名没有。”

“方才小厮传话来说,刘婉让女儿随她的名叫晚晚。”

老夫人皱起了眉头,杵着拐杖来回踱步,“那不行,那不行,不吉利的。”

谢晋安疑惑。

老夫人又道,“刘婉下一个须得是男娃,这个女娃得叫招娣。”

“多少人家的姐儿叫了招娣,下一个便是弟弟了。年轻小子不懂,我们老人家知道得多。”

谢晋安抖了抖唇,刚想说刘婉已经决定了名字,再改也不好。

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罢了,一个女娃而已,叫什么不重要的。

谢晋安道,

“怀山的满月宴定在初二,招娣的应该在初五,我定是要错开时间参加的,这段日子,有劳祖母替我照顾他们了。”

老夫人点了点头,“不冲突最好,等招娣满月宴过了,你再纳许柔柔进门,他们母子俩也就名正了,你呀,让你那相好的安分些,该给她的名分不会少的。”

说完,又觉得不妥,将自己手上的玉串儿摘下来,“这是给她们母子的,你啊,就先给柔柔拿着,让她放心些,安分些,怀山也是受重视的。”

盼春的人机灵,这件事的事很快传到了刘婉耳朵里。

那个玉串,可是侯府主母的象征!

盼春听到这个消息,都要气死了,骂道,

“那玉串是先帝赐给侯府主母的,是要代代相传的,传给了谁,谁便是这侯府未来的主母,老太太她居然!给一个乳母?”

“那您呢?您勤勤恳恳操劳五年,临盆的前一日晚上,还在看账册,操持后宅!你曾用命救了她,她都没有将这个玉串给您!”

“没想到那么容易就给了一个乳母!一个见不得台面的东西,不过喂养了一个男娃而已,凭什么拿主母的东西,老夫人真是糊涂,她想让一个乳母做侯府主母吗?”

盼春越说越委屈,最后竟然气笑了,说出来真是可笑!把主母的象征,给一个乳母!

刘婉面色很沉,但没盼春那么气,她告诉盼春那乳母就是外室。

而且,从她生出女儿时,她就该想到老夫人会偏心对待了。

她抱着女儿在怀里哄,“不管他们怎么不重视我们,我都是最疼女儿的,晚晚是嫡女,有我疼爱便够了。”

小晚晚在娘亲怀里笑,【娘亲不要难过,那个玉串儿不是什么好东西···害人哒···】

她记得,那玩意险些害死男主母子呢,想想就开心。

小晚晚笑的哼哼唧唧的。

刘婉听闻,挑了挑眉,心中有了主意。

这时,外头丫鬟来禀告,“夫人,老夫人送东西来给**呢。”

刘婉心中忽然没那么失落了,还好这老太太拎得清,知道明面上不能区别对待。

对于晚晚来说,这就够了。

她叫人将东西送进来,不看还好,任凭她再温和的脾气,也想当众把那东西给摔了。

竟是一把银子打的长命锁,上面刻着女儿的名字,招娣。

看来老夫人还想让她生个男娃。

她忽然感到一阵窒息,自知为了怀上晚晚有多不容易,五年来药没停过,可身子不知怎么越发亏空,再生无疑是致命的。

她还操劳侯府的大事小事,让夫君和老夫人甚至公婆都过上了轻松惬意的好日子。

可他们呢?没有一个在乎过她的感受。

没有一个人关心过她的身子,就连她的夫君,也······

刘婉双目通红,浑身被抽尽精力,将下人今早送来的账本全部扫到地上。

再也绷不住积压了多年的委屈,肩膀颤抖,呜咽着哭了出来。

盼春将那长命锁丢床底下去了,“晦气东西,这样的银子库房里要多少有多少,简直是在羞辱**。”

【娘亲,不要为这帮坏人伤心,你可是尊贵的尚书府嫡女啊,天塌下来晚晚陪着您,他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晚晚以前会算命哦······娘亲······娘亲。】

小晚晚不笑了,也不哭了,她安安静静的听着娘亲的哭声,心中难受极了。

她气得肺都要炸了,小指头不停的动着,一张小圆脸气到鼓起。

那老登!居然给她起名叫招娣,羞辱娘亲!

她要算算,那老登究竟什么时候死!

小说《偷听我心声,满门炮灰杀疯侯府》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