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朔风解如意

更新时间:2020-01-19 12:37:28

朔风解如意 连载中

朔风解如意

来源:微阅云作者:月下沉分类:言情主角:叶绾意南樾南栩

主角叫叶绾意南樾南栩的书名叫《朔风解如意》,它的作者是月下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牢狱里有些冷,叶绾意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囚衣,收效甚微。地下潮气太重,她感觉自己膝盖开始微微作痛,干脆不再走动躺在了地上的一堆茅草上,仰头看着漆黑一片的牢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实在是厌恶这个老板娘,可奈何偌大京城,只有这家的茶合自己胃口。

“照旧?据奴家所知,靖王对奴家所泡制的西湖龙井可是情有独钟呢。”话语间,老板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叶绾意。

叶绾意也是女子,自然了解她们这些争风吃醋的心思,只是她和靖王清清白白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莫名牵扯到她她自然是委屈了。于是,叶绾意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这次,南栩连一个音节都不愿再发出了,只是点了点头,便朝着二楼雅间的方向而去。

叶绾意随即跟上,清楚的听到从那女子口中吐露出来一个不屑的哼声。

她没往心里去,一介妇人罢了。她现下重获新生,自然知道生命珍贵,好的心情说不定还能延年益寿呢,所以也不会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当做一回事。

只是,许是因为直觉,叶绾意遇到这个老板娘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可这明明是自己同这老板娘第一次见见面,叶绾意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恐是自己多疑了,叶绾意晃了晃脑子,继而又跟上南栩的步伐。

落座后,南栩一言不发,却是眼中含笑的看着叶绾意。叶绾意被这眼神盯得有些发毛了,于是率先开口,“王爷这是怎么了?”

“方才在青楼你同那女子讲的话我都听到了。”南栩收敛了笑意,好不容易正经起来,丝毫都没有隐瞒叶绾意的意思,径直开了口。

不过他却不知,这全然都是在叶绾意的意料之中都。她虽是关了房门问话,但也明白,按照南栩的武功,稍为用些内力就能听得一清二楚。

叶绾意平静的点了点头,这却让南栩匪夷所思了。

虽是重生,但叶绾意的武功却保留住了。她内力深厚,对于南栩的功力深厚自然也了如指掌,更何况前世交锋,对他的全力也知道的清清楚楚。

方才她在青楼的时候,也没有刻意避开南栩。她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想调查清楚三年前的真相,她深知南栩也一直在暗中调查。

只不过南栩调查的进度如何,她却没有头绪。

“你为何要调查先帝驾崩之日的事宜?”南栩放下平日嬉皮笑脸的模样,眼眸中是旁人看不懂的深邃。不过,这神情只是一瞬,转眼间,就同往常一样了。

“王爷您难道不好奇真相么?”叶绾意轻轻缀了口茶。不得不说,这老板娘的泡制功夫确实了得。

听到此言,南栩的嘴角却漫不经心的勾起。

“你可知深宫之中向来没有绝对的清楚?你一介丞相之女,不安分待在闺房,反而理会这朝中之事作何?你可知你的立场也代表着你父亲的立场?若是让旁人知道了去,往小了说,不过是降官贬职,往大了说,倒成了先皇势力,扣上谋反的帽子了。”语毕,南栩只是静静的看着叶绾意,仿佛想通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中所想一般。

叶绾意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仿若四月天霎时间在她脸上乍现。

“你不是旁人。”

南栩心中一震,一瞬间,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他的心脏上爬行,心痒难耐。而叶绾意真正的意思却是南栩身为先皇之子,对于其父亲的真正死因自然有立场也有义务知道,怎会是旁人。

可还来不的南栩从这感受中苏醒过来,叶绾意便接着说道,“那是你的父皇,是我们国家的皇帝。他死的不明不白,实在是让人惋惜。”

“你知道什么?”南栩抿了抿唇,压下心头的诧异。

按南樾的作风,他不会让身边任何人知道那日的事情。南栩以为,这件事只有他们二人以及已经逝去的父皇知道。其余人,应当早已被南樾处置了才对。

可眼前的这个女子却是如何知道些蛛丝马迹的。这着实让南樾捉摸不透。

“嗯?”叶绾意语调上扬,懵懂的眨了眨眼睛。“王爷您在说什么啊?我不过是觉得这宫宴上的人全被分配到了别处,觉得诧异罢了。您也不是不知,平日里父亲管我管教的严,随是比旁家小姐多了些自由时间,但也不可能随意进宫。这些啊,不过都是我太闲了,想想玩玩而已。”

说罢,叶绾意脸上的笑意更甚,仿佛真的如同她所讲的这般,以至于南栩都有些动摇了。

“这老板娘的手艺确实不错呢。”叶绾意贪婪的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餍足的模样如同从阳光中苏醒过来的小猫。

“的确。”南栩也品了一口茶,没再继续方才的话题,可心思却是深沉了不少。

叶绾意感到气氛有些凝重,连忙转移了话题,南栩也是快速转换了神态,两人言笑晏晏,但彼此对对方心中的猜测都心知肚明。

日暮时分,终是到了饭点。叶绾意看着暗沉下来的昏黄天色微微舒了口气,这一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南栩的眼中。

她的确知道些什么。

不过,南栩却没有直接拆穿。他只觉得,叶绾意定然没有什么坏的心思。

“王爷,我们去用膳吧。”叶绾意起身,对南栩说道。

南栩点了点头,也随即站了起来。出了房门,便对一旁的侍从吩咐道,“言若,去将马车牵来。”

“是,王爷。”语毕,言若便恭敬的退去。

叶绾意却是愣了,有马车怎么不早说,方才走的路也不算是近啊。难不成靖王还有散步锻炼身体的爱好?

“怎么了?”察觉到身后人停滞不前,南栩问道。“翠花可是想与本王多待些时间,那言若你就别去了。”

“没没没!”听了这话,叶绾意立即制止,笑呵呵的往前走。她又不可能说我就是为了想和你少待一会儿才觉得诧异吧。

南栩脸上的笑意更甚,也不再继续捉弄她。待言若将马车牵来,二人上了马车便就离去了。

这茶馆本就走了不少时间,没想到这马车行驶的距离竟然比步行的时间还久。

小说《朔风解如意》 第七章 用膳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