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玄幻 > 收魂那些事

更新时间:2020-01-23 14:57:47

收魂那些事 连载中

收魂那些事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K欧分类:玄幻主角:索魂仙忆生千里

主角叫索魂仙忆生千里的小说叫做《收魂那些事》,它的作者是K欧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灵狐,没有下限,没有感情,自恋又肆意,千年寻魂、收魂的故事。魂爷我啊,向来是自私的,千年来,收的是他人的魂,渡的却是自己。却也总有意外不是……问被拔了情根,还爱上同一个神上的感觉。大概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金黄色的阳光打在林间的叶子上,投射下一片片斑斓的阴影。千狐洞也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千里的一张俊脸随即映入眼帘,我着实被小小地惊了一下。

“醒了?”千里右手支着头,眼眸晶亮,嘴角扬起特别舒朗的笑容。

大清早的,千里的笑一时晃了我的眼,鬼使神差的,我伸出手摸他的脸。

这张脸竟和我昨日梦中的那个人恍恍惚惚地重合了。

千里怔了一下,他抓住我动作的手,皱眉,“怎么了,忆生?”

这句忆生,猛不丁让我的心颤了下。

我闭眼,深呼口气,抽出手,一掌拍过去。

“你个死家伙,占我的床占了多久了啊?终于舍得醒来了。”我死死地揪着他的耳朵。

“轻点,轻点,疼…啊…”千里嚎叫着。

我将他拎了起来。

我松手,翻身从他身上跨过去,不料过程中却和他的脸来了个摩擦。

鼻尖对鼻尖,双眼对视,这旖旎的情景让我瞬时想到昨个晚上的意外。

他的唇似乎软软的,凉凉的,味道挺好的。

想到昨夜,我顿时有些窘。

“大早上的,你想做些什么?”千里眉眼弯弯,盯着我的脸颊,似乎在嘲笑魂爷的窘迫。

魂爷怎么可能允许这么丢脸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几下翻到床的里侧,然后一脚,将千里踹了下去。

“做什么?当然是将你这鸠占鹊巢的家伙踹下去。”我中气十足,朗声道。

“啊哟!”千里揉着背,捡起来一个酒葫芦“你平日那么宝贵的琉璃葫芦,你就这么把它丢地上?”

这么重要的宝贝魂爷我居然给忘了,果然美色误人!

我赶紧夺了过来“还不是你赖我床上,害我没地方!”

千里起身,坐在石床边上,揉着额角,无奈地笑“不就在你床上躺了几天麽,怎么火气如此大?”

“几天?好家伙,你都躺了快一个月了。再躺下去,我都怀疑你翘辫子了。不就让你收个魂,怎么跟要了你半条命似的。”我凑过去,用我闪亮的大眼睛地盯着他。

来自魂爷我的真诚的凝视。

千里也凑过来,眨巴着他那狭长的丹凤眼,“就是困了。不过现在看来,爷有好长时间可以不用睡觉了。”

我这一葫芦真想甩过去。

“我警告你啊,下一次你要是困了绝对不许睡魂爷床上,否则我把你丢后山上去。”我恶狠狠地点他的额头。

千里笑吟吟地看着我,也不说话。

“看什么看,我说到做到,惹急了我,我真把你丢那去。”

千里突然起身,掸掸身上的灰尘“洞府该打扫卫生了,灰尘真多。”

“还说呢,要不是你赖在这,小铃兰不敢进来,这早就被小铃兰打扫得一尘不染了。”我重新躺下去,缩到被窝里,还不忘埋怨他。

千里扶额,“你呀……施个法的小事,到现在都用不好。”

笑话,魂爷平日里学会用灵力施那些大法已经很费神很费力了好吗?

“这不等着你嘛。再说了,法术哪有小铃兰利索又懂事,伤了我这儿的花花草草怎么办?”

千里站着愣了一会,然后开始束发,动作笨拙得很。

这家伙,不会又忘了怎么施法了吧?魂爷我是不懂怎么施那些简单的法术,这家伙是常常不记得。

啧啧,我俩能活到现在,还混的风生水起,真真是幸运。

一只泛着金光的银鹤飞来,我轻轻碰了下。

原来英娘有事相谈。

烟琅醒了?

我坐了起来,仰头一口酒,清冽入喉。

爽!

“有什么事?”千里收拾得人模人样的,闭着眼在那打坐。

“就前两天有一帮小妖来追杀魂爷。”我伸了个懒腰。

千里睁开眼,“你可无碍?”

“一群小妖自然不在话下。但那天烟琅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对我出手。然后她又被小妖给打昏了。今儿个估计醒了。”

千里不说话,似乎在思索着这件事。

“我去看看。”我将琉璃葫芦寄于腰间,准备离开。

“可要我一起?”千里刚要起身,我硬是按住了他。

“别别别,你每次刚醒来跟丢了魂似的,法力也时灵时不灵。坐下,好好打坐,把灵力给我捋畅来。”我命令道。

千里果然很听话,乖乖不动,“好。”

“对了,法力回来了就施个法把我洞府弄干净些,小铃兰这几日有事来不了了。”

临走前,我还不忘叮嘱他这件大事。

千里一直注视着魂爷,嘴角微微翘起,“好。”

凤栖阁内依旧歌舞升平,好不热闹。

我进入一号雅舍,只见房内摆了一桌盛宴,一壶好酒。

“魂爷!对魂爷出手,烟琅实在罪该万死,请魂爷责罚。”

我刚落座,烟琅就跪在地上,一番恳切地道歉。

我跷起二郎腿,玩起桌上的酒杯,“烟琅,先不说责罚的事,解释下吧,那日你是怎么了?”

“烟琅不过一缕幽魂,经小妖施个法便迷了心智,这才对魂爷以下犯上。但不论如何,烟琅还是出手伤了魂爷,烟琅情愿领罪。”

“迷了心智?”我摸摸下巴,“竟然有人能当着魂爷的面迷惑于你,可真不是一般的小妖啊。”

“是烟琅心智不定,请魂爷责罚。”烟琅一直低着头。

唉,魂爷最是怜香惜玉的,加上和烟琅也相处了几十年了,怎么忍心让美人一直跪着呢。“起来吧。魂爷是谁,小妖都伤不到我,更何况你。”我指尖一点,便让她站了起来。

“不过烟琅,你那日的法术倒真是很强。哦,不,是妖术。”我摇晃着水杯,笑笑。

烟琅本就不好的脸色更黯了些,“多谢魂爷大度。”

烟琅一身素净的襦裙,婷婷而立,起身给我倒酒。

倒酒时,许是心情还没平静下来,酒洒了些出来。

我手指敲着桌子,“换个杯子吧,这杯洒了,魂爷不喜欢摸湿的酒杯。”

“要不也不用倒了,魂爷自个带了酒。”我想了想,真诚地提议道。

“魂爷,这是烟琅用来向魂爷致歉的酒席,应当全部是烟琅准备,怎么能用魂爷的酒呢?”烟琅紧蹙眉,急急道。

我挑眉,“好,随你。”

“这桌好菜,都是烟琅你做的?”我夹了一块红烧肉片,滑而不腻,入口舒爽。

“是,烟琅特意做给魂爷的。”烟琅点头,换了个杯子继续倒酒。

“烟琅可真是好手艺,让你留在凤栖阁还真是屈才了。”我吧唧吧唧嘴,称赞道。

“魂爷说笑了。”烟琅垂着的头抬起来,脸色有几分憔悴,她淡淡一笑,倒颇有几分病美人之态。

我摇晃着酒杯,“这酒名何?”

“民间的竹叶青,味虽比不得魂爷那些仙酒来得甘冽,却也是极好的。”烟琅不紧不慢地回答。

我瞧着那酒,仰头一口干了。

不是烈酒,却别有一番甘甜,色泽澄芳,像是好酒。

烟琅直直地看着我。

“烟琅也来一杯?”说着,我拿过一个酒杯给她倒酒。

“不用了,魂爷,烟琅还未完全恢复,喝不得酒。”烟琅推开我的手。

这可是一杯好酒,人家不要,我只得自己喝掉,“那好吧。”

突然,肚子一阵阵痛,我不由紧紧捂住。

酒杯掉落在地,酒洒了出来,传来非常清脆的声响。

我咬牙,“这酒……”

小说《收魂那些事》 第十一章、酒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