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最强妖孽狂婿

更新时间:2020-02-13 09:32:33

最强妖孽狂婿 连载中

最强妖孽狂婿

来源:阅文作者:情断水流分类:都市主角:陈恒杨梓星

《最强妖孽狂婿》的主角是陈恒杨梓星,情断水流创作的这本小说,小说内容非常不错,情节新颖,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刻画传神,非常的精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杨利民的怒叱声,令陈恒的心瞬时揪了起来。

这片别墅区,一般人根本进不来,能够进来的,非富即贵,自然不能被杨利民称之为乞丐。

而在陈恒看来,能够成为杨利民眼中“乞丐”的,刚好有那么两个人,正站在门口。

“让开!”

陈恒毫不犹豫的将杨梓星推开,冲进了杨怀远的房间,来到了窗子边。

透过窗户,陈恒赫然看到自己的堂妹陈秀倒在地上,痛苦的揉着脚踝,而周国平则一个劲的向正在离去的杨利民鞠躬,看那样子,似乎是在道歉。

岂有此理!

受欺负,受歧视的人,反而要向加害者道歉,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陈恒的脸色骤然变得冰寒了起来,单手撑住窗框,竟然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啊!”

跟在陈恒后面,不知道缘由的杨梓星惊得叫出了声来。

她虽然不知道陈恒与外面那爷孙俩有什么关系,但是她却很清楚的感受到了陈恒的怒火,并且这份怒火,是冲着杨利民去的。

她生怕陈恒惹出事来,立刻走楼梯追了出去。

却说陈恒落地之后,如同猎豹似的,脚下一蹬,以极快的速度冲刺了出去。

陈恒惊人的气势,连一百米开外的杨利民的察觉到了,杨利民见陈恒锁定自己,吓得一哆嗦,随即下意识的开始逃跑。

可他是个商人,并且是一个善于交际,又不懂得自我管理的人,平日里根本没有锻炼过,跑几步就开始喘,几乎和没跑差不多。

不到十秒,他就被陈恒逮了个正着,猛地推倒在地。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是你主子杨梓星的伯父!你几次三番对我不敬,是代表杨梓星的意思吗?”

杨利民跌倒在旁边的草地上,怒不可遏的冲着陈恒吼道,他完全不明白陈恒已经帮杨梓星出过一次手,事情都已经翻篇了,陈恒怎么还会追出来。

但是,在看似狂躁的状态下,杨利民却也别有意图的把手伸进了口袋,按下了手机的录音键。

只要陈恒敢应一声,他就能够轻松的以杨梓星对长辈不敬,发起内斗的罪名,向所有嫡系亲属提议取消杨梓星的继承权,甚至分割杨梓星名下的财产。

像是杨家这种大家族,家族的族规在他们这个小圈子内,甚至比法律更有约束力。

即使杨梓星不愿意交出权利,他们其他人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制裁杨梓星,到了那时候,杨梓星只会变得更加凄惨。

然而,令杨利民万万没想到的是,陈恒根本就没有落入圈套,甚至连落入圈套的条件都没有。

因为,他的身份,从来都不是下人,杨梓星也不可能是他的主子。

“我陈恒做事,还需要看别人的意思?你当着我的面打我老婆已饶你一次,转头又欺我妹妹,老子不打死你,就算是轻的!”

陈恒骑在杨利民身上,再补上了一拳。

这一拳,他没有刻意控制力量,一拳下去,直接将杨利民嘴里的种植牙打掉了三颗。

噗……

杨利民将牙齿和血水一同吐出,血水顺着嘴角不断溢下。

“什么妹妹老婆,我都不认识你,怎么可能欺负你的老婆,妹妹。简直胡说八道!看来你主子把你教得也不行啊,连编造一个理由都这么破烂不堪。

来,有种你再打一拳试试!你看看你能不能单凭几句编造的说辞,保住你主子!看看你能不能走出魔都!”

杨利民怎可能想到陈恒所说的老婆就是被他打了一巴掌的杨梓星,直到这时,他都还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因而生起了几分胆气。

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拿到了杨梓星主动挑起内斗的证据,只要他证实陈恒在撒谎,以及陈恒是杨梓星的手下,他就能够将杨梓星彻底扳倒。

呵呵。

陈恒的嘴角,划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他突然发现,生活在这个魔都里的人,似乎从来都找不准自己的定位。

不让自己走出魔都?

这恐怕是陈恒来到魔都以后听到过的最可笑的笑话!就凭一个还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分遗产的“孝顺”儿子?

他,也配?

要知道,陈恒的目标,可是一个能够不起任何波澜的摧毁一个庞大家族的家伙,和那个家伙比起来,杨利民连蚂蚁都算不上。

陈恒要是连杨利民都怕了,还谈何报仇雪恨?

所以,陈恒根本没有理会杨利民的威胁,再度举起拳头,准备对杨利民进行殴击。

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令他的动作,下意识的停滞了下来。

“恒哥,别打了!”

陈秀一瘸一拐的走了上来,劝阻说道。

“秀儿,这**骂你辱你欺你,你还为他说话?”

陈恒语气中仍旧带着怒意,不解的问道。

“恒哥,是我自己不好,挡住了这位先生的路,才不小心被撞倒的,你就放了他,让他起来吧。”陈秀继续求情道。

其实,陈秀很感激自己这位失散多年的堂哥能够为自己打抱不平,但是她作为一个小市民,经常看到新闻中某些财阀,巨贾权势遮天,知道这些人是不好惹的。

她之所以劝陈恒手下留情,并不是因为她过于善良,看不得杨利民挨打,而是不知道陈恒的实力,担心陈恒因为自己而遭到杨利民的报复。

其实,从陈恒如同天神一样从天而降,来为她打抱不平的时候,她就认定了这个哥哥,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家人。

“可恶!”

陈恒瞪了一眼杨利民,又回头看了看陈秀期盼的目光,最终还是一咬牙,将举起的拳头收了起来。

他可以不畏惧任何人,不受任何规矩条款的束缚,哪怕在天王老子面前都能狂上一狂,但在陈秀面前不行。

他并不觉得陈秀的判断是正确的。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有时候太善良,太怕事了,并非是好事,只会让别人变本加厉。

但是,即便是陈秀和他的判断不一样,他也会尽量采纳陈秀的建议。

因为他不想看到自己的妹妹伤心,或者是为他担心,而整日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滚吧!”

陈恒一把拽住杨利民的右胳膊,直接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不耐烦的喝道。

他已经不想再看见这张讨人厌的脸了。

“哼。”站起来的杨利民,仿佛是重新捡起了自己的地位和尊严一般,冷哼了一声,“今日之事,我记下了。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杨利民不是被吓大的,她要是想宣战,我杨利民随时奉陪,看谁斗得过谁!”

说罢,杨利民才甩着双手,扬长而去。

看着杨利民离去的背影,陈恒的嘴角,却是泛起了一道狡黠的笑容。

等杨利民的身影消失不见后,他心满意足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只见那左手的指缝之间,竟然夹着三根毫不起眼的细小银针。

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在刚才扶起杨利民的时候,已经将银针抓在手上了。

三枚银针,分别刺入了杨利民右臂上三个关键的宛如中枢的穴位。

**这三个穴位,能够让被这三个大穴统御的所有脉络失去与大脑之间的联系。

换句话来说,就是杨利民的手将在不久之后完全废掉,不能再接受大脑的指令,自然也就无法行动。

废掉杨利民的一条用来作恶的胳膊,这已经是陈恒能够忍受的,对杨利民最低限度的惩罚了。

只是打杨利民几拳,怎么可能让他消气?

“秀儿,你别撑着了,快坐下,我帮你看看脚。”

出了恶气的陈恒,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陈秀的伤。

“嗯。”

陈秀乖乖的应了一声,坐在路边的石阶上,脱下鞋子,将脚伸到了陈恒的面前。

陈恒上手,轻轻揉了揉,立刻知道了陈秀的症状,的确只是扭伤而已,并无大碍。

可对于陈恒来说,偏偏这扭伤还挺麻烦,他并没有准备跌打损伤的特效药,还得去置备才行。

“周伯,我得出去一趟,买一瓶跌打酒,我现在先带你进去把你和秀儿安顿下来,你放心听我老婆安排就行,不用太拘谨。”

陈恒扶着陈秀站了起来,转向一旁的周国平,对其叮嘱道,现在对他来说,最紧要的还是处理陈秀的扭伤,着实没办法一直陪着两人。

而他之所以千叮万嘱,也正是担心自己不在,周国平和陈秀会不自在,想要缓解他们的压力,让他们不要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而就陈恒扶着陈秀,转过拐角,准备进入别墅大门的时候,竟迎面撞上了仿佛等在门口的杨梓星。

“不用买跌打酒了,我家里有一瓶,你带着你妹妹过来吧。”

杨梓星面无表情的从陈恒身边走过,冲陈恒招了招手。

她其实早已到达了楼下,观望着外面的动静,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是因为杨家,比她想象中更为复杂。

想到这里,她猛地回头看向身后的别墅。

只见别墅二楼的某个窗口处,一个隐约可见的反光点,就像是受到惊吓般,骤然消失在了黑暗中。

小说《最强妖孽狂婿》 第十七章 惩罚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