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妙手鬼医:娘子太难追

更新时间:2020-04-14 09:49:41

妙手鬼医:娘子太难追 连载中

妙手鬼医:娘子太难追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三千湖分类:穿越主角:鱼以沫杜强

主角叫鱼以沫杜强的小说是《妙手鬼医:娘子太难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千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想:她不是一个真正的孩子,也无法去过那些真正属于一个孩子的单纯生活。前世所期待的亲情在今生都得到了,也经历过失去。一个人如果一直没有得到某样东西,也许他并不能体会失去后的哀伤;要是一但曾经拥有过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整整十日过去了,所有线锁已断,鱼以轩却再也找不到了。

相处了五年多的小男孩,一夕之间便消失不见了,鱼以沫很难过,也很沮丧。顾九尘却自我惩罚似的拼命喝酒。“还好,还好你在……”顾九尘将她拥在怀里,嘴里有些语无论次。

鱼以沫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心里却砰砰直跳。他第一次抱她,第一次这么在乎她。

前世她是孤儿,从小没有体会过亲情是什么,因为自卑所以也没有什么朋友.长大后见到许多的相亲对像,但因为自己职业的问题,对方都会对她平常自己引以为傲的长相表示质疑,是否原装?是否动过刀?是否微整过?今生曾经在鱼家体会过什么叫做亲情,但不过短短五年,失去了所有亲人,变得一无所有.可是现在……这个她心里喜欢的人,也许有他,让她觉得自己还有存在感.

一年后,江南铁手帮被灭,全帮无一幸免。

又半年,湖北双刀派被灭,全派无一生还。

屋子里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够了!你忘记她吧。两年了,要是能找到几大门派受你所托早应该找到,承认吧,她早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兰若薇声嘶力竭。

“不!她一定还活着,只是躲着我罢了,只要我不再烦着她,她会回来的。”顾九尘灌了自己一口酒。

“醒醒吧!你要一辈子都这样自歁歁人吗?顾九尘!如果柳灿还活着,她会放着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顾吗?她会不来看看她吗?她已经死了!”

“不!你闭嘴,你走,我不想听。你走!你走……”

兰若小抚袖而去,脸上的泪那么明显,就像她的心一样,可是顾九尘的眼里却只有清冷的暮色。

“进来吧。”

鱼以沫乖乖地从外面进来,两个人坐在灯下。

“兰姐姐哭了,好像回后山了,是不是她以后都不再理咱们了?”好吧,其实她心里只想问,那她以后还过来给他们做饭吃吗?

顾九尘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不知道。”他又倒了一杯,浅浅地啜着,“也许会,也许不会。

顾九尘也忘记了自己叫她进来做什么?只是一杯杯地啜着。他喝酒的时候双眼凝视着她,鱼以沫被他看得有些脸皮发烫,头轻轻看向另一边。顾九尘的手下一刻突然抚在了她的脸庞,轻轻地托住。鱼以沫双目圆睁,简直不敢相信。下一秒门被人用力的推开,兰若薇不知何事又去而又返。

“喝醉了吗?师兄!看看你眼前的人,是她吗?”兰若薇一声冷笑。

顾九尘一个激灵,收回自己的手。他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突然面色一变,跌跌撞撞地冲出了茅屋。

“兰姐姐…”

“兰姐姐?哼!”兰若薇一步步地逼近鱼以沫,“你从一开始就不愿称他不师父,说什么他太年轻,叫大哥比较好听,也不原叫我一声小师叔,说是怕把我叫老了。那个时候是有心为之,还是无心的呢?”兰若薇阴沉着脸接着又道,“让我猜一猜,他喜欢你的母亲,这你本就是知道的吗?按辈份你该叫他师叔,后来他又教你医术,你更应该尊他为师父,但是你偏不按常理的称他,你心里是喜欢他对吧?我没有说错吧?呵呵!”兰若薇不知道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对方。

鱼以沫身子一震,她看出来了吗?自己表现的有那么明显?

“被我说中了吧!哼!他十岁的时候喜欢上你的母亲,你十岁的时候喜欢上他,哈…他与你的母亲相差十岁,你与他也相差十岁,历史竟这样的惊人的相似!但是孩子,他喜欢的是柳灿,永远都是柳灿而不是别人,更不是你。也许你长的有些像当年的柳灿,但你终究不是她,他之所以怜你,护你,并非是因为你是你,在他眼里,你就只是柳灿的孩子,长的再像只能是她的影子。”

鱼以沫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出屋子的,她不愿接受这个事实,难道他只当她是柳灿的女儿?他一点儿也没有喜欢自己吗?她在暮色中狂奔,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山下的镇子上,她要去问个清楚,每天这个时候他应该都在镇上的酒肆。鱼以沫来到酒肆寻找顾九尘,可是里面的灯光很是昏暗,人也很多,她以小小的身躯拔开人群,一个个面孔找起来。

突然一个酒鬼抓住她的右手,呲着一口黄牙对她坏笑,“小姑娘,来陪本大爷喝一个!”

“放开!”

“哈…脾气还不小,本大爷就不放开,看你小姑娘怎么着?”那人不但不松开手,而且还出言调戏。

“哈…”酒肆解放的人都笑了起来,一幅人人看好戏的模样。

鱼以沫挣了半天,还是挣不开手,左手突然在那人面前这么一扬,那人瞬间便松开了手,全身发抖着慢慢萎靡了下去,鱼以沫心道他一定不在这里,他若在一定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面前。她有些后悔了,自己怎么就冲动地找下山了呢?他就是不喜欢自己,当自己是柳灿的影子,自己拿他又能怎么样?谁让她的身体只是十岁,她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用什么身份去怪他、怨他?想明白这些,鱼以沫准备不再去找,自己一个人慢慢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刚走的无人处,便感觉有点不对并没有,身后好像有风。“谁?”

“哈哈哈,小姑娘倒是很警觉!”说话的正是一位老者,借着月色鱼以沫也只能看清对方个大概,五十岁左右,一把花白的胡子,身后左右还跟着两个跟班。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身上的药,我们倒是很感兴趣!告诉老夫,你下给那个人的药是谁所配制的?你说了老夫便放你走,否则……”话未讲完,老者身后的两名壮汉,将鱼以沫前后围了起来,跑是跑不掉了,硬拼她更是拼不过。

小说《妙手鬼医:娘子太难追》 第三章 揭穿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